(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415688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一缕阳光穿透黄土( 外三篇)何党生

点击率:3224
发布时间:2018.12.20

清晨,碰见一缕阳光,她脚步匆匆,有些气喘。

我刚要问话,阳光说,走了好远的路,刚从黄土地里

回来。

“那你一定碰见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子了?”

我惊喜。

“正好与一位少女擦肩而过!看见她红扑扑的

脸,背着大书包,走在山路上,一路都是鸟儿在给她

歌唱。还看见那些嫩绿的叶子,红的桃花,白的李

花,它们把温暖溢满那少女的眼睛。”

“还看见一位中年的妇女,赤脚走在田埂吗?”

我有些得寸进尺了。

“看见了。她从水井的方向走来,肩上担着满满

一挑水,边走边擦汗呢!”

那一定很累的,我嘀咕。

“你不知道,她还边走边哼着山歌,显得怪轻松

的呢!”

“一位背着满背篼玉米棒子的妇人,也看见了

吗?”我再次试探。

“看见了。她刚从高高的玉米地里钻出来,

灰白的头发上沾着长长的玉米的胡须!那妇人

穿着宽松的圆领T 恤衫,低头走过一颗挂满雪

梨的树下时,硕大而下垂的乳房摇晃得厉害着

呢。”

“还有一位,厚厚的棉衣外面,拴着一件黑色

的围裙,手挎一个椭圆形的竹兜,黄色胶鞋踏过

霜路,用竹刮子撬开厚厚的冰层,淘洗红萝卜白

萝卜的妇人,看见了吗?”我有些不敢相信,咋我

想见的阳光都可以看见呢?我再次急切地问阳

光。

“看见了。她跨过一个沟坎的时候,踩在硬而滑

的旱冰上,差点摔倒。她的双手,和竹兜里淘洗干净

的红萝卜一种颜色,红!”阳光立在我的面前,似乎

要和我告别。

“你看见的她们,就是我的母亲。那年,她一不

小心钻进一堆黄土里,就让我们从此看不见了。”我

轻声告诉阳光。

幸好有一缕缕的阳光,她可以看见。每天清

晨,当她路过那堆黄土的时候,母亲一定也会这

样急切地问她:“看见那些孩子们了吗?那就是我

的孩子!让他们一直跟着你,好让我可以看见他

们!”


从船到岸或者由岸上船


船,轻轻地靠了岸,不惊动熟睡的一丛芦苇。

我从船上走下来,却不知道船在什么时候就成

了空。

船夫系紧缆绳,也走下船。船也就成了空,孤独

地更像一只空壳。

沿着河堤,可以直接上岸,上岸就可以通向笔

直的马路和幢幢高楼。

那颗伸出千手的树,是榕树。她无意中牵引住

了我的衣角,我的整个衣衫随之扯落下来,接着就

是我的皮肤从后背褪落下去。

我的脸开始发烫,然后发麻,然后整个脸皮随

之被扯下,露出深深的瞳孔,浑浊的眼珠,灰红的舌

头,木炭一般的牙齿。

我很渴,是焦渴。抬头望见桂树,树缝间有一滴

正在滚落的露珠。我刚一张口,那露珠就顺势掉入

我的口中。像毒药一般,我顿时被一种东西完全控

制,像酒后的车辆,连撞红灯,却无法停下。我横穿

街道,我横过马路,不断有车和人从我身上走过,我

既不疼痛,也不欢悦。

一只麻雀,是一只全身都麻的麻雀,叽叽喳喳,

喳喳叽叽。我捡了她的羽毛,她说,这是她掉的第三

十七根,每掉一根,她就接近死亡一寸。我说,把死

亡都给我吧,以待来世的重生。

几声喇叭,我的第六感官很讨厌的那种声音。

我于是就像一只根本不懂交通规则的狗一样,挡

在车队前面的斑马线上。那个带墨镜的司机大声

吼我,赶快让让!我看了看我的表情,似乎无所事

事。

一阵风来了,是带着寒气的春风,我想她把

我带走。一阵风走了,我又想她把我吹回原来的

地方。风说:“这没办法,我也是被另外的风吹

着!”


闲人


那天黄昏,我立在城市广场中央的空气里,忽

然忘记了来的方向。

想赶紧回家,又忘记了家在哪里。

计划多日的事,临到面见,却听到他在电话那

头说忘记了最初的约定,身子已经投放在远方的风

景里。

望着对面街上超市的半开半掩的门,门里全是

走来走去的穿着单薄的丝袜腿。

密密的春雨从半空掉下来,小女孩故意踩着深

深浅浅的积水问,是不是在下雪,是不是要下雪?年

轻的母亲说,好几年都不下了,恐怕是老天爷忘记了下雪。

我跟在一辆无牌的浑身沾满黄泥的越野车后,

它慢慢把我带进一个深深的窄窄的巷子。映入我眼

帘的是一排不锈钢栏杆铸成的高高的门,栏杆上挂

着两块用红色油漆写着“闲人免进,内有狼狗”的蓝

色铝合金牌子。

我忽然恐惧起来,我害怕那狼狗随时冲出栏

杆,咬住我的厚厚的牛仔裤脚。从它的眼睛和表情

来看,它认定了我是一个闲人。


雪,出发了


天空还布满阴霾,雪,开始出发了。她让我的

双眼如此明亮,足足可以看见外婆家的山坡,全

是一片片的白。她让我的耳朵和脸开成一朵朵的

红花,完全就像姐姐出嫁时红衣红鞋上绣的那些

鸳鸯。

我身着单衣,走进雪的怀抱。股股热气从脚心

直冲脑门。

我停在母亲的菜园子旁,摘掉一丛白菜的雪帽

子。我看见它的样子如此熟悉,很像宝玉初见林妹

妹的景象。我确信,就是在砍这颗白菜的时候,镰刀

划破了母亲冻僵的红萝卜一样的手指。就是那一串

牵线的血滴,融化了白菜身上的雪,才现出了白菜

的全貌。

我真的担心,有一天,那些温暖,将雪和我的心

一起融化,现出了我短小而嶙峋的骨架和空荡荡的

灵魂。

父亲说,看看那些山坡上的草多好。雪来了,就

盖上被子假装睡觉。雪走了,就现出一叶又一叶的

绿。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