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18861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领衔花季的至尊稞麦/祁建青

点击率:1232
发布时间:2019.01.25

大麦青稞,既属于高原特有,亦为世界稀有之粮食物种,是否也同样需要关切保护?这事儿,抑或人们尚未全然意识到。


一些上岁数的乡人心里有话欲说还休:曾经紧挨庄廓的一片片青稞田,说消失就整个消失了(近几十年间,青稞以不可逆之势收缩向高海拔地带。究其原因,首推气候变化,它们实在忍受不了那个热)。


好就好在,在更高更远处,青稞与乡亲们形影不离的日子一如既往。大家按部就班,表明青稞久经考验不在话下。独步高处一枝独秀,相对稻谷小麦以及玉米高粱,青稞名至实归是无可逾越的高山作物“绿色屏障”。


有着悠久种植史的祁连山门源盆地,青稞每年3月20日开种。海拔3千米上下,草木皆还冬眠着,此时春播已算早得不能再早了。相应的,紧依祁连山北麓,盛产名马的甘肃山丹青稞,基本也在这个前后。


此之前,主人先要把籽种倒腾出来,于露天来一次“日光浴”。晒种,得两三天。频繁的搅动加持续的受热,籽种休眠激活,又大幅增注了所谓“钙质元素”。这一可观场景,文人酒家见了必眼热心动:将来新酿青稞酒的酒质,还有无数次喝过的青稞酒扒心扒肺的“烈度”,追索起点,却在这儿。


农事的细节我省略太多,但播种完后铁碾滚子的镇压环节,我不会漏掉:如植树完后还需用力把土踩实,以达被新概念词语简化作的“深扎”之效,容不得偷懒马虎。是的,否则作物根茎就难以达到关乎一生的深入扎实。减免成熟期作物的倒伏率,这法子实为选项之首。


犁铧破土,籽种播入,生机复苏——籽种们禁不住又打了个彻冷的寒颤!由忽热而忽冷的冰火一淬,接下来等待幼芽的,还有绝不心慈手软的春寒冻灾,此处之浓墨重彩亦即:年年岁岁紧赶着提前探春、迎春、报春者,惟属青稞。


记得我早这样说过:青稞是一种基因优秀的先锋作物。


于是,个把月光景,高原农田,青稞率先出苗。时为4月下旬,阡陌间树木还无一丝绿意呢。青稞,一亩出苗计有35至40万棵。嫩芽初出,“草色遥看近却无”。莫急,有苗不愁长,苗芽发轫一天一样,再半月二十天功夫,绿色即浸染田野。宽广起伏的几十、上百亩面积司空见惯,数百以至数千亩超大版块,几令青稞的属性面貌酣畅淋漓大展特展。


这个时候,油菜、燕麦等作物才下种。待到青稞长至一拃多高,油菜仍不见吐苗。迟了吗?太迟了。为什么会让青稞抢先?这样的疑问,没人问过。而我只知一条:青稞品性耐寒经冻,甚或可以说它不喜暖热,它更贴近雪线冰雪之侧的寒凉。


当油菜终于有了动静,青稞则分蘖初步完成。分蘖,即一颗种子出苗后,由根部生发多枝母株,三五株,八九株,都很正常。必须交代一下:每株都将有一头青稞穗(品种多为六棱“昆仑14号”),一粒籽种以及一亩单产可以繁殖多少头、多少粒新一代青稞,立马可以准确算出。


六月六日,节气时逢芒种,北山乡田野任我徜徉。农谚说“芒种芒种、连收带种”,那是指关中及以东小麦主产区。冬小麦成熟割罢,夏季作物新种开播。可咱们这儿呢,棉毛内衣尚不能离身,甚至,家里火炉仍得架旺。此状,差不多就相当内地南方的冬天了。


幼苗期的青稞,你会说那有啥。不,这是我人生的一封邀请函。有多少年没见了?十年还是二十年?恐怕不止。这档阔别久违,我应内疚惭愧,足以泪流满面。葱郁、簇新的叶浪蓬勃,两个多时辰我一门心思不能自拔。呼吸着青稞的呼吸,聆听着青稞的聆听,阳光是最好的阳光,土地是最棒的土地。肥沃黑土,捏一把,能“渗出油来”。这哪里是什么简单普通的庄稼?非也非也,我自语。这就是祖辈种下的。就是父母种下的。亏得我也是种过青稞的人,从种到收,仔细的田间管理,紧张的割麦打捆。熟悉的镰刀现如今早没了,只要有青稞就好,就好啊。一个认知更明晰:青稞,它才是年景的总主题。没了它,一天就等于白忙活,你所做的一切都劳而无功。不要以为这光是农民夫妇自己的事,不要以为这就是土地和天气的事,千万不要。


被青稞簇拥,心和灵魂一定明其就里而不屑为我挑明。被年青青稞簇拥,我已穷极奢侈而浑然不知。何来声音,如此清亮?光顾着青稞了,刚才竟充耳未闻。


简直神乎其神,唤作“大地鸟”的百灵鸟,清早群起,竞相鸣唱。人说每只鸟的声谱都不一样,细辨果然!叫得愈发欢实得了,自然是见着我,要给我传递一个信息。大地鸟非同凡响,一阵快意上下翻飞,进而颤翅悬停空中,霎间揭晓眼前时空的阵容与盛况:众鸟欣然飞抵,田野诸神归位,野花编织花冠,通向青稞殿堂,大地光荣加冕。


只有这样的鸟才匹配青稞专有。有这样的鸟整日为你飞鸣,你哪会无动于衷。青稞,天下的农作物会不会羡慕嫉妒,而你会不会长得更聪颖内秀、更优雅神气?当然如是。


鸟啊,你肯定是把广袤青稞田野当成大草原大草地了。


鸟绝顶聪明。我应该学学鸟,就把青稞地看做大草原。


鸟之天赋,人望尘莫及。有一种落寞是身边没有鸟,不晓得飞到哪儿去了,乃是彻底被遗忘。好像我明白了这些朴素道理,大地鸟勾魂般引领了我,一转身,我已置身草原。梦境的童话的草原,野花正开,芳菲正艳。我在陪谁一起看草原,因为有缘,百灵鸟语、青稞物语和我之人语融会如意,就有了书写的奇异状态。文字具备了动机和行为意义,穿梭于动物、植物以及人物,气息里牧歌传送,神情中牛羊游移,数十万亩青稞大地及其上空,安放演奏天地之无琴之琴、非弦之弦。


此处说来有点鬼使神差:清早我才从“龙驹路”走过。龙驹路名可知大有来头,有点儿如雷贯耳。无论如何,与马相关,那就是真正名副其实的草原。索性招招手,或打一个唿哨——


有一群马,意念的理想画面里,群马鬃尾飞扬声先夺人!它们自远方欢欣归来。纯种的“龙驹”又名“青海骢”,正是古老青稞所亲近见识过的。它们同甘苦共患难,青稞饲喂过的马匹强壮而聪灵过人。马,青稞的精英,这点人们已然折服足以相信。翻身上马,闪亮的坐骑,嘶鸣的神骏,腾自蔚蓝大湖,跃上苍莽祁连。那时,我们也不会意外惊奇……


有野雉旁若无人在地里觅食。学名环颈雉,多为色艳尾长的雄雉。尽可放心大胆,这是自己的家园。极少见雌雉,大约都在巢里一动不动孵卵呢。孕育的季节,是生命都不会辜负光阴闲着,青稞的季节,这不仅仅是鸟与雉鸡们自在想要的生活。


青稞总算等到了油菜。油菜苗子,当然精致,只格外幼小。


两田相邻观感分明:青稞丛丛站立,在静候,在环护,乡音唤你;油菜地,还是总体黑土裸露。能够预见的却是,亿万万朵油菜花,将伴陪,将衬映,芳香迷你。


一个先行,一个后追,人们体察沉浸于大自然的无穷妙意中,油菜花与青稞穗的灿烂相遇眼看着就不远了。


今年春旱,青稞抽穗和油菜开花将提前大概5至10天。青稞农艺师告诉说,青稞抽穗期,与油菜初花期,之间相隔也就短短三五天。也就意味着,两样作物抽穗开花几乎就是同时的!大自然的安排,或人类的经营,不能说这叫人为刻意,实则然终随了人情物心。


再过二十来天即六月底,青稞就开始抽穗。抽穗,即座果结籽。对于青稞,我觉得更准确应叫“吐芒”。青稞吐芒,精彩瞬间,千万不要错过。青稞稞芒,尖锐锋利,任何作物都没有这样锋芒毕露,它戳痛或刺穿了什么?岂会仅仅是虚空与没关系无所谓。


青稞为油菜花的绽放而绽放,说时迟那时快,油菜花,也为青稞的绽放而绽放。


“盛农”合作社这片青稞,绵延铺陈1400亩,罕见的超大田块。种植带头人柳芝福特别引以为豪,引起我极大兴趣的是,他碰巧是我老家互助的土族同乡,祖上何故跋山涉水迁徙来此,大约就是如前述一路追随青稞而早早出发者之一?这确实是眼下的事实。老柳的标准化经营已整整九年,正应了土族人擅长种青稞一说。诚然,土族人也擅长酿青稞酒,也擅长喝青稞酒。一天忙碌罢了,极其争气的庄稼让他们可以睡个安稳觉。青稞油菜就像是他们的孩子,听夫妻俩怎么说:


“它们苦尽甜来了”;“吃了多大苦,人不知道”;“活了个大气干撒(干撒:方言,意为漂亮潇洒),没遗憾”;“它们值了,我们庄稼人,也值了!”田间地头,庄稼有知,会当唏嘘以至垂泪。最理解也最心疼庄稼的人,就是这些一生侍弄务劳庄稼的人。对庄稼知冷知热的人,庄稼和你贴心贴肺。把青稞油菜没完没了种下去,庄稼人的人生就这么自足又辉煌。


一年一度活的就是这一时节。打此时起,日子重新开始:留心天气,关注雨水,看重阳光。打此时起,一切再不能照旧,早出晚归,心存感恩,亦深怀隐忧,不忘乎所以,谨言慎行,警惕灵醒。一个捧在耕种者手上的夏天和秋天,青稞金玉般的稞芒,不会随意弯曲,也不会轻易折断。别以为这是文绉绉的诗句,这千真万确是青稞活生生的模样状态。


青稞,每株雌雄同体,因此它们超级稳定而自持。然而,抽穗后的青稞,却就都是母性的了。养育几十子女(单株)的青稞,是亲昵的专注的,因而也是幸福的富贵的。按每亩单株分蘖总计,青稞的强大群落,是密集的喧嚣的欣喜若狂的,也是轻松的畅快的气定神闲的。


奇观之为奇观:世界各地的油菜都花开谢毕,独独这里,百万亩油菜花,在夏天怒放。


祁连山盆地的青稞穗朵与油菜花朵,相照应、相对视,甚是滋润,格外妖冶。吸吮着花香的青稞自带些醉意。还远未到收获期更没有酿制成酒的青稞,在花蜜花粉的熏风中先行醉过。盛大暑日里的众生,从夏天回到了春天,都不知道奇迹再现,不知道个个返老还童。


大田绿波滚滚青稞进入灌浆成熟期,烧酒作坊热气腾腾琼浆不停在酿造时。


抬头,冷龙岭高耸;转身,达坂山横列。再看青稞,恍若仙草。山峦和我,一个斜依祁连的老翁,一个醉卧花丛的少年。不错,青稞和油菜花取悦着天地,取悦着自己,取悦着你我。哦,告诉你这个秘密:青稞是可以观赏的作物,换言之,青稞不似花,却胜似花。


农作物之无穷奥妙,须来原产地寻找。原产地,两样物产一直伴随着我们的吃喝,一是青稞酒,一是青油(青稞青油密不可分?莫误会。青油系油菜籽所榨,与青稞无关)。来自两种作物的这两种液体,相遇于人类的口腹是最顶尖终极的受活受用。相对青油香,青稞酒必辣。能少喝点吗?不能。得到了青稞的允许,焉能辜负,岂止一醉。为世界天地敬酒,为种青稞的父老乡亲,少不了都要喊叫出来:好酒好酒!嗯嗯,那是多多少少读懂了青稞,或是,青稞的神与韵在他们的心和灵魂里瞬间生根发芽。


(祁建青,青海互助人,土族。著名军旅作家,中国作协会员,青海省作协顾问,青海省散文报告文学学会会长。创作荣获全军一等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中国散文学会突出贡献奖等。)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