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30945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梦里大雪/司新国

点击率:1504
发布时间:2019.01.25

大雪真美。

“大雪”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21个节气,也标志着仲冬时节的正式开始。《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说:“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大雪的意思是天气更冷,降雪的可能性更大,降雪的范围更宽泛,并不意味降雪量一定很大。但在北方的苍茫大地上,纷纷扬扬的大雪早已给大半个中国披上了银白色的外衣。宁夏的朋友凡姝告诉我,入冬后第一场雪早就已光顾塞上明珠。而在最近几天,雪又落到了新疆、内蒙、吉林、黑龙冮等地区。东北的朋友打电话问我这边下没下雪,让我去看雪,看冰雕去。初雪的降临,着实让雪盈遍野、有雪可赏的朋友们欢呼雀跃,欣喜不已,但也让南方的朋友心生嫉妒,羡慕不已。甚至南方的朋友都打点好行装,准备到北方来看雪,来领略雪景之美。

天气预报依然无雪,看来雪都下到了朋友圈里。半夜睡不着,竟如初恋少年渴望见到心中女孩一样,希冀大雪的到来。最好是天气预报不准,最好是有一场雪不期而至,最好是如英国诗人罗杰·麦克高夫《我最喜爱的时刻》中所写:“我最喜欢六点钟的早晨/屋外积雪有六英寸深/当我还没有被发现/在厚厚的被子下面/沉沉的睡眠/天要下雪了/万物将被重新命名。”推窗望去,一轮月儿依然孤寂的挂在天边,周围几颗星星眨着眼睛,天地间一片清寂,并没有丝毫下雪的意思。雪恋窝,恋山,恋群,恋无垠的大平原,且没个正性,象顽皮的小孩,随意的很。一窝蜂都去了朋友圈。截止今年,今年的今夜亦如此。

不下也罢,省得路滑,省得路上摔倒人。但话说回来,雪的好处多的数不清,“瑞雪兆丰年”,在豫东平原,雪是随着漫长冬季演绎的一曲交响乐。当漫天皆白、原驰腊象的时候,一个积攒能量的季节、一个守望丰收的季节就到来了。但雪的坏牌气上来,和人较起劲来也极骇人。比如2008年那场铺天盖地的大雪,至今让人想起心有余悸。于是不再纠结雪下与不下事,天冷,夜寒,进热被窝要紧。

想谁有谁。临明时分大雪飘然而至。这雪下的那个大呀,一片片,一团团,你扯着我,我扯着你。让人分不清那是天,那是地。瞬间深达尺余,在这朦朦欲曙时发散着缕缕寒光。雪花在半空中舞到疲倦,显得轻柔无力,些许微风吹过,翩然起舞。上天浑然不怜惜,似乎要让琼花似的雪落尽,将梅花、海棠封存在冰雪之下。墙角的几枝梅花却无所畏惧,冒着严寒独自盛开。远望就知道是洁白的梅花,不是雪呢?因为那隐隐随雪飘过来的幽香,正是梅花传递的消息。

雪像梅花一样洁白,梅花又像雪一般晶莹。彼此惺惺惜惺相惜,都是从骨子里美到极致,且又最能勾人愁思。当应是扬万里、王安石、吕本中在踏雪寻梅,吕本中也许是想起了他的初恋,他的情人,情不自禁发出了“记得往年,也是这样时节,我却是和你一起踏雪寻梅,那明月照着我们俩,时间流逝,人亦渐老,事也成了旧事,没人再提。我醉了又醒,醒了又醉,却是为了谁?唉,直到现在,我还在悔恨,悔恨当初那样轻易地离开了你”的叹息。往事如风,斗转星移。事也真成了旧事,但宋人扬万里、王安石、吕本中留下的《观雪》《梅》《踏莎行·雪似梅花》还在,又呈现在今天大雪里。

凝思间,一场更大更猛的雪倏然而至。己经不能以雪花称之,而只能是片,其大如席,一片一片飘落在轩辕台上。在这冰天雪地踯躅而行,我分明到了燕山脚下。李白的一袭白袍在雪中是如此飘逸,却又一脸怆然,站在燕山之颠击节而歌着《北风行》。幽州城里。思妇含悲藏辛,愁眉紧锁。正倚着大门,看我一眼,随后把目光投向来往的行人。我好像听李白说过,她在盼望着她的丈夫呢。她的夫君到长城打仗去了,临别时留下的虎皮金柄的箭袋和白羽箭,还一直挂在墙上。上面结满了蜘蛛网,沾满了尘埃。如今箭虽在,人未归。也许早已战死在边城呢。

此刻,雪花飘入庭户,把窗外的竿竿青竹变成了洁白的琼枝,整个世界都变得明亮了。凭楼四望,一片洁白。这白雪能掩盖住世上的悲伤,别离,丑恶、纷争,让世界变得与雪一样洁白美好吗?我依稀记得,这是唐人高骈《对雪》中句。

比燕山之北的大雪浪漫而有诗意的是边塞大漠。北风席卷大地把百草吹折,胡地八月就纷纷扬扬飘起了雪。宛如一夜春风吹来,化作了千树万树盛开的梨花。散入珠帘,湿了军帐。狐裘不觉暖,锦被已嫌薄。将军双手冻得拉不开硬弓,都护的铁甲穿著如冰。惨淡的愁云凝滞,仿佛压低了天空。中军帐中摆下了酒筳,为武判官归京饯行。胡琴呀,琵琶呀,羌笛呀都来助兴。且歌且舞,开怀畅饮,宴会一直持续到暮色来临。

归客在暮色中迎着纷飞的大雪步出帐幕,红旗被冻结在天空,如一抹静止的红云、在白雪中显得格外绚丽。去时大雪盖满了天山路。山路迂回,曲折。已看不见人。雪上留下的,是一串马蹄印迹。

我知道这些,是因为岑参在《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中说过。才目送岑参回帐,却又到了古睢阳(商丘县南)郊外,这应该是唐玄宗天宝六年。我知道这一年春天吏部尚书房管被贬出朝,我知道房管的门客,高适的好友董兰庭也离开长安。我知道了这年冬天,高适和董兰庭在睢阳小聚后又在这里分手。真不知道这些古人与友人话别、给友人饯行,为什么喜欢在这种风雪天气。我知道高适正因怀才不遇而困顿,但我没有从他脸上看见沮丧、沉沦的意思。他其实就是一个阳光大男孩,豁达大度着呢。马儿在风雪中打着响鼻,仰天长嘶。对面的董大,那个擅长胡乐的著名琴师董庭兰,眉毛上已被雪染白,两人衣袍上都落了一层雪花。北风呼啸,黄沙千里,遮天蔽日,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以致云也似乎变成了黄色,本来璀璨耀眼的阳光现在也淡然失色,如同落日的余辉一般。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群雁排着整齐的队形向南飞去。我听见高适给董兰庭,那个身怀绝技却又无人赏识的音乐家的劝慰:“此去你不要担心,更不要担心遇不到知己。天下哪个不知道你董庭兰啊!”

我正想上前和高适聊聊他这首《别董大》,“却见白居易骑着毛驴,一步三摇的朝我拱手”。我家新酿的米酒还未过滤,酒面上泛起一层绿泡,香气扑鼻。用红泥烧制成烫酒用的小火炉也准备好了。天色阴沉,看样子晚上要下雪了,你能留下与我共饮一杯吗?

我当然不能舍弃在我心里用高山仰止犹嫌不及的河南老乡,诗坛大咖的亲近机会,何况在这寒风瑟瑟,大雪飘飘冷彻肌肤的日子。想想那红泥小火炉,想想那绿蚊新醅酒就流口水。于是不再理会高适,随白居易先生而去。到了先生住所,却也简陋得很。茅舍三间,竹篱四围。及至入内,只见居中一个粗拙小巧的火炉,绕炉几个蒲礅。酒真的是新近酿好的,真的是未经过滤,真的是泛着泡儿,颜色微绿,细小如蚁,正是传说中叫做“绿蚁”的美酒啊。原来白居易先生的好友刘十九早已在此,这刘十九我知道,是刘二十八即刘禹锡的堂弟,叫刘禹铜,是洛阳富商,和白居易先生常有应酬。我们稍事寒暄,围炉而坐。红彤彤的炉火照亮了暮色降临的屋子,照亮了白居易先生清瘿的脸庞,也照亮了刘十九下巴骨上那撮小山羊胡子。酒虽新醅,却也有劲的很。几杯下肚,不觉微醉,喝多了的人自是少了拘束和规矩。我就没大没小的问刘十九,问他们堂兄弟间,名讳何以带着铜,带着锡?是否家里开有锡矿铜矿呢?弄的白老先生忍俊不住哈哈大笑,弄的刘十九大笑之余罚我三杯,且要过干的,一口闷。

三杯下去,昏昏睡去。揉揉眼,天已大亮,这才恍然,原来却在梦里。在梦里和雪相拥,与古人邂逅。咂咂嘴,犹有香味。

——选自《西部散文选刊》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