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3228641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想起爷爷/贾文慧

点击率:2116
发布时间:2019.01.25

早市摊位的边缘,我注意那个卖瓜子的老头有很久了。他推着一辆三轮车,车上载着用木板做成的简易货摊。用木条分开的隔断里分放着不同口味的瓜子,还有麻子和大豆。

当然,我不是被他售卖的瓜子所吸引,我注意他,是因为想起了我的爷爷。

听奶奶说,爷爷原本也是生在大户人家,只因爷爷的爸爸后来迷上了抽洋烟,把所有的家产都败光,得病后无钱治疗而去世。从此,爷爷就过继到他大伯家生活,总算没被饿死。爷爷从小寄人篱下,很小就在大伯的面铺里帮忙,从来不偷懒。

后来,爷爷凭自己勤劳本份的好名声与同样出身苦寒的奶奶结合在一起。成家后,与他的大伯分了家,自立更生过日子。

没念过一天书、无一技之长的爷爷为了谋生只得选择了做小买卖,针头线脑、瓜子花生、颜料头绳等等杂货从爷爷的货摊上售出,用来养活一家人。

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爷爷卖瓜子的经历。

奶奶说,那时候河南比山西富裕,河南过集的次数也多。每逢过集,爷爷总会提前三天出发,和镇里做买卖的乡亲一道,步行下郑州。从高平到郑州现在坐车只需两个小时,可在那个年代,挑着担子的爷爷得步行两天多时间。饿了,就吃从家里带来的锅盔(一种杂粮饼);渴了,就去路边的人家要口水喝;困了,几个人打地铺休息一会儿。遥远的路途,我无法想象爷爷是如何挑着百十来斤的担子到达的,但我却想象得出,他必定是满怀着对生活的美好憧憬一步一步走的,他坚挺的肩上承载着全家的希望,他扛起的是一个堂堂男儿的责任与担当。

在奶奶的描述里,爷爷能吃苦,人又机灵,到了郑州的集上,总能把带去的瓜子大豆售卖一空。为了节省住宿费和饭费,总是在集市的角落里对付着过夜,用自己的瓜子随便换一些吃食。然后用卖货的钱进回一些本地不常见的小杂货回来售卖。一次赶集,连去带回最少需要六天时间,其中几乎有五天时间担着装满货物的担子走在路上——那条洒满爷爷汗水的路,可是全家老小的救命路,爷爷的希望之路啊!

爷爷的辛苦没有白白付出,一大家人终于吃穿不愁了。那年家里的祖屋年久失修,是爷爷和他的大伯一起推倒重建的,奶奶说,那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都是爷爷用汗水换来的。

谁知命运总是让人无法预料,正在家里的日子稍微有些起色的时候,一场轰轰烈烈地打倒走资派的运动使爷爷不得不放下了他手里的秤杆。原来临街开的门脸被爷爷用砖堵死,成了爷爷心里一面再也无法打通的墙。

运动过后,因吃苦出了名的爷爷被煤矿食堂招了工,虽然工资微薄,但再也不用受来回奔波之苦。是金子哪里都会发光,在食堂当厨的他又慢慢地练就了一手好厨艺,乡里乡亲谁家办事都会请质朴善良的爷爷去帮忙。

多少年后,我回乡走在村里的街道上,村里的老人还会记得我,都是因为还记得我那勤劳善良、留了一世好名声的爷爷。

“卖瓜子噢——”售卖瓜子的老头用嘶哑的嗓音继续吆喝着,悠长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拉扯出来。我不由地仔细端详起来,他瘦瘦巴巴的身架,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两只小小的眼睛有点浑浊,手有小薄扇那么大,每一根指头都粗得好像弯不回来了,皮肤皱得像树皮。我知道那是流水般的岁月留下的无情烙印,可我又注意到那双眼角布满了密密鱼尾纹的眼睛依旧是那么有神。

我微笑着走过去,把各样炒货都买了些,我想念爷爷……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