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914399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风过有痕/袁存保

点击率:4051
发布时间:2019.03.14

风过有痕


文/袁存保



时光如流水轻逝,走在如梦如烟的芳华里,任凭花开花落,岁月更替,厚重的乡土情结积淀在过往记忆里。漫步人生路,凝神静思,花开花落都美好,云卷云舒俱悠然。

 ——题记


从小生活在家乡的小院里,欢乐而不失舒适,宁静而不失惬意,单调而不失雅趣,那个小院里曾记录着我童年、少年生活的点点滴滴,珍藏着我几多梦想和追求。虽然时隔多年,却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家中的小院分外院和里院,占地并不大,大概有八分多地,外院三分地,只有一间南房,门朝西,听父亲说,爷爷在世时是一个商铺,爷爷经营商铺,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外院旧时是一个驿站,来往的客商用骆驼和马匹运送货物,大多晚上在这里歇脚。爷爷去世后,奶奶和父亲相依为命,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自我记事起,这间南房做为屯放麦草的房屋,其余都是自留地,种植一些果蔬。一条小径通向门外。直到1968年我的父母结婚后,他们三人还在外院住了一两年。后来在我的几个堂兄哥哥和亲戚们的帮助下,向里面打了庄廓才有了里院,而农家打庄廓,先要通过大队(村委会)审批,然后才在划定的地皮上打庄廓,耗费大量的时间、人力和精力是不言而喻的,一院庄廓是用土墙连接在一起的,打土墙一般需要七八个人,所需工具一般有:四块30公分左右的木夹板,一个墙头堵梯、八根一模一样的松木椽,石墩子(在方孔中装上木柄,木柄的上面再安一个丁字型的手柄,提起来向下砸。)四五个,木榔头两三个、绳子若干条。接下来收拾地基,测距放线,挖窝栽夹杆、栽墙头堵梯,栽好后在它们两边各夹一条椽,固定结实。下来就可以填土,填满用脚踩实,用石墩子夯实。两面的两块墙板上下翻,一面墙大概要20余板才能打起来,然后将一面面墙首尾连接成一个方形的庄廓,最后在需要安装大门的地方挖一个拱形的门洞,以备以后安装正式的门。就仅仅打庄廓至少要1个多月时间呢,打完庄廓才庄廓内修建房屋。我家的后院大概有四分多地,在父母的努力下,随着条件的逐步改善,分别建起了4间东房、4间西房和最早的3间北房,每间房的功能不同,住房、厨房、粮仓、储物间、厕所、牛圈等一应俱全。家中条件虽然简陋,但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的内心感到敞亮,无拘无束,有一种满满的收获。

看到现在的规模,想起当年家徒四壁举步维艰的情况下,父母将这个家营造成现在这样的规模,实属不易啊!

北房冬暖夏凉,父母就让我和妹妹、弟弟同奶奶一道住北房,我们在奶奶的呵护下一天天长大。我上初中后课业负担重,父母把西房腾出来供我读书学习,多少个夜晚母亲在我身边陪读。岁月静好,我的青春就在这样的芳华里生根开花结果。

小院的周围载满了白杨树和榆树,院子里竞相开放的黄花、芍药、牡丹、刺梅、菊花等装扮了小院,小院在绿树和五颜六色的鲜花掩映下,显得格外美丽、静谧和别致。当时,村里为繁荣农民的文化生活,隔三差五在村里和附近的砖瓦厂放电影,我喜欢看电影,但因为我是兄妹中的老大,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我很自觉地留下来和奶奶守家,我素爱洁净,就在小院的小径上洒点水,然后清扫干净,看到干净整洁的小院,心里感到特别的惬意和爽快。

老屋都是土木结构,经历的年限长,大概有20多年,跟我的年龄一般大,它苍老的容颜,再也经不住岁月流逝,随着风雨的冲蚀摇摇欲坠。外院的院墙和南房的墙每逢夏天大雨滂沱,“轰隆”一声就倒了,好几次我从梦中惊醒,第二天总看见父母在垒墙,父亲是一个合格的“泥瓦工”,技术精湛,做工精细,这些活基本上难不住他,弟弟和妹妹年龄还小,我也就跑前跑后做一些和泥巴、搬土块等力所能及的事情。当时北方的生产队农民大都这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早晨天还没亮,父母就去出早工,白天抽空还要做这些活。当时我就想,这些院墙也太不结实了,现在想来当时家中怎么买得起昂贵的钢筋水泥呢。

19岁那年,我阔别给予我快乐的小院去外地学习、工作,开始很不习惯,经常梦见伴小院里的一草一木,一股幸福的暖流涌向内心深处。时间长了,就对小院的感情慢慢淡漠了,我想,这种淡漠是内心曾经对小院深怀眷恋之情的背叛,亦或是源于人类最本真的成熟吧。总之,故乡的概念和老屋的元素已渐行渐远成为模糊的记忆。

我们兄妹三人都是在小院里长大的,后来为了生活疲于奔波,去过很多地方,最后全都成家了,都有一个圆满的归宿。每逢我们相聚回忆起小院里的点点滴滴和喜怒哀乐,都热泪盈眶。是啊,不管孩子走得再远,总是走不出父母的心灵,家永远是我们休憩的港湾。

2015年,家乡的公路改扩建,我家大部分的小院被占用了,老屋就一间间被拆除了。因为要生活,所以三年的时间里,家中老少就租住在别人家的小院和房屋,我们心里对老屋的挂念越来越深,毕竟那里记录着我们成长的足迹,那里虽然简陋,但是内心深处对老屋的感情是永远抹不去的。

诗人纳兰性德《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柬友》有“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是啊,人生中很多事情莫不如此。如今的我每逢路过老家的宅基地,都要驻足观望,看看曾经的痕迹,但是再也看不见我那别致的小院和老屋,心中那份难以割舍的炽热感情,只能珍藏在内心深处,成为一抹永恒的记忆。

——选自《中乡美》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