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86496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中国西部散文网

>

散文选刊

>

惊蛰/段晓宇

>

正文

惊蛰/段晓宇

点击率:3838
发布时间:2019.04.23

这是春雷炸响的惊蛰时分,碧空万里下的巴颜喀拉群峰闪耀着银光,扎陵湖上漂着还未完全解冻的薄冰,早归的鸿雁在鄂陵湖上空盘旋,湖边芳草连天碧,山花遍地铺。又是惊蛰,你清楚,唯有你才能解救族群——巴颜喀拉藏原羚群。

那是一年前的惊蛰,整个族群都在安详地啃着有初春晨露的嫩草,去年新添的羊羔们在花丛中嬉戏追逐,在这共享天伦之乐的美好时光里,谁也没有注意到危险的逼近。

猛然,老羚王倏地抬起头来,举起弯刀似的黑角,警惕地嗅着,一身棕黄的短毛竖起来,长咩一声冲向山梁,但他还没跃出几步,咩叫的声音还没有停止,一个银灰色的身影就从草丛窜起,老羚王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听到狼牙噬咬喉管的脆响:“叭”!羊血四溅,年轻力壮的公原羚羊都飞也似的奔出山梁,消失在草原深处,只有你没走——母羊和羔子还没脱险呢?

母原羚呼唤着羔羊,羊羔惊惶失措,已忘了躲到母亲身下,银灰公狼扑向一只呼唤羊羔的母羊,一只黑母狼也扑向一只羊羔,你急中生智,长啸一声,这是羚王下令的声音!母羊们一下子有了主心骨,尥蹶子甩掉了狼,小羊也仿佛醍醐灌顶,清醒过来,贴着母羊的肚子狂奔,凶狠地踢着狼头,消失在山那面的河谷深处。

你明白,你今天在劫难逃了,于是你把锋利的长角擦在草皮上,准备拼死一搏。原羚不是绵羊,是不会闻到狼腥味就四蹄发软魂飞魄散的,更何况你是年轻力壮的公原羚。

银毛公狼显然很愤怒,因为你放走了被困者,狼夫妻的围猎计划因你而失败。但他没有暴怒,扭过狼头向妻子轻呕一声,然后坐草丘上,眨着凶残的狼眼,舔着雪亮的狼牙,似乎是准备欣赏黑母狼的表演。几只银灰色的狼崽子也不知从哪钻出来,肩并肩尖声叫着,为母亲助威。

黑母狼扑上来了,你赶紧把角伸向前方——你以为黑母狼要从你两角间钻过,所以准备直接捅瞎它的双眼。但是,世界上哪有这么笨的狼呢?黑母狼已经悬在你的颈侧,狼崽子的喝彩声也越来越响亮,你下意识偏头过去,想用长角护住颈动脉,只听一个声响:“哧”!你的颈动脉被咬断了吗?可能是吧,你闭眼等死,但你听到了母狼垂死挣扎的哼哼声。你奇怪地睁眼望去,看到了令你惊奇不已的画面:黑母狼胸腔有两只羊角捅穿的洞,狼血喷涌,狼崽子吓傻了,银公狼却沉稳地蹲在旁。你早料到,银公狼会来报杀妻之仇的。你杀死了一匹狼!创下了巴颜喀拉山的奇迹,你还没能想清楚自己是如何捅死黑母狼的,就又面临着银公狼的反扑,你不可能再侥幸捅死银公狼了,现在惟一能做的就是殊死战斗!

但接下来的事却让你惊讶——银公狼并没有扑来。它要放你走!你没有多想:惊蛰的春雨已将草叶上的羊膻味抹得一干二净,但你清楚,羊群一定在东边的陵湖草滩附近。当你来到扎陵湖畔,羊群已在那里了。它们对你归来很是惊讶,你站在草坡上长咩三声,宣示新任羚王就是你——你救了族群,理应称王。臣民也欢叫着,拥戴新羚王的诞生。

你带着族群游荡在扎陵湖畔,搏杀黑母狼解救族群的险遇恍若梦中。现在,只有缠绵的春雨,静谧的湖水,安详的羚群,盘旋的归雁。但你怎能知道,银公狼是要你带路,直捣羚群的老巢啊!它怎能白白让妻子丧命羊角下呢?

静谧才持续几天,银公狼的报复就宣告开始。美丽的扎陵湖滩成了屠宰场,羊羔一只接一只地命丧狼牙,母羚羊的哀嚎日夜不绝,奔逃中被咬断喉管的公羊,为了救子而搭上己命的母羊,被狂追至累死的老羊比比皆是。羊群认为:是你引来了恶狼。

去年秋天,由于狼的狂追滥捕,羊群停止了繁殖。巴颜喀拉藏原羚群日渐衰弱,现在族群已从六十多只锐减到二十多只。再没有羊来向你献媚邀宠,越来越多的壮年假意埋怨你害死他们的子女,其实是想争夺你的王位……

王位不重要,重要的是族群的生死啊!

又是惊蛰,踏着雨后湿润的草地,你在冰凉的刚解冻的鄂陵湖畔逡巡,两支雁群引起了你的注意:它们刚刚飞回巴颜喀拉山,严冬时它们或许在林芝,或许在昆明。但现在,它们各据半片鄂陵湖水,享受雪域早春的美好。你心生一计……

第二天清晨,趁着大雨,你领着族群离开扎陵、鄂陵二湖,穿越巴颜喀拉雪山河谷,一路向西。西边是哪里?是更高更寒的可可西里山脉。那里有什么?有凶残的雪豹,狡猾的豺狼。到那里,你相信,一定能够挽救族群。

当然,银公狼和三只即将成年的狼崽不会被甩掉。它们为报杀妻、杀母之仇,只要有一口气在,它们就不会放过你和你的族群。

七天颠沛流离地奔跑,终于在一处草滩停下,这里有大片狼爪印和新鲜的狼粪。你疯了吗?银公狼尾随而至,嗅着羊膻味,复仇的疯狂已让它不再精明;它嗅到了一切可疑味道,惟独忽略了狼爪印和狼粪——这是可可西里某支狼群的领地!

你和族群缩在一个雪山岩洞里,银公狼和狼崽仰天齐嗥,想吓出几只胆小的羊羔来。但雪山四周响起更威猛激越的狼嗥来。银公狼如梦初醒:自己闯进了其他狼群的领地。

一只雄壮的青黑色公狼领着十余只毛色各异的狼跃出来,驱赶侵犯自己领地的不速之客,刹那间,咆哮声,狼牙碰撞声,喉管崩裂声此起彼伏,你趁乱领着族群离开了凶险的可可西里山脉。

回到巴颜喀拉山东麓的扎陵湖,已是初夏。银公狼再也不会追来了。的确,你是最聪明的藏原羚,还是备受爱戴的圣明君主。今秋,又添了十几只小羊羔,家庭和睦,不再提心吊胆能不能活到明天,小羔羊平安度过了巴颜喀拉山的严冬。

湖泊解冻,春雷炸响,鸿雁归来,山花盛开。又是惊蛰,巴颜喀拉和谐安详,巴颜喀拉藏原羚群欣欣向荣。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