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630337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长大的我/张 娟

点击率:3838
发布时间:2019.06.24

那时我是个小小的人,有一颗小小的心,心外有一圈窄窄的围墙。我的心一天天长大,我的世界一点点变得复杂,我的围墙越围越宽,越围越大。好像不这样,就没法保护自己和装在围墙里的东西。我想要的越来越多,我的恐惧越来越大,我开始害怕开窗,我怕伤害围墙里的自己。于是我固守自己的世界,不想走出去,也不愿人走进来。我习惯了几个固定的朋友,习惯了只在一群人面前完全展现的自己。我习惯了某个圈子,某种交往方式,好像不是没有更好的,只是一切都已经习惯了。

我在这个习惯的过程里一天天学着彬彬有礼,一天天变得客客气气,所有可以发生的友谊和陪伴都被限制在一个范围内,我叫它安全距离。在安全距离里,我和一群叫“闺蜜”或“兄弟”的人嬉笑作伴,最终只是偶尔互相取暖。不是没有人可以偶尔一起看场电影,分享同一间餐厅,甚至也可以在某个合适的天气说几句私房话,可以在某个时候借一个肩膀哭得伤心,好像从来不缺少饭局和聚会,好像身边一直繁华似锦。我也只是偶尔发现,好像少了那么一个人,可以一起安静地坐一下午,不需要绞尽脑汁想共同话题,不需要适时微笑捧场客气,我们就那样安静坐在一起,就觉得舒适安逸。

是啊,该有那么一个人吧,我们在一起不是有说不完的话,就是可以一句话也不说。不必要总是担心自己有没有逾矩,不必要揣测他给的邀请会不会只是客气。可是我大多时候都选择了缄默,宁可一个人走走停停,也再不愿花那样多的时间去试探,去磨合,去适应。

是的,越来越长大的我,再也燃不起年少时掏心挖肺的热情。我明明还记得那时我们是怎样酣畅淋漓地交心,争吵,然后越靠越近。我明明知道那个新朋友也是一个好人,却早已丧失了那样的勇气去亮出整颗心灵。我怕自己走错圈子,然后越陷越深,于是别人不来推我的窗,我也不再会去敲别人的门。我们就这样躲在自己的壳里,渐渐地我习惯了一个人弹唱写字,一个人和自己谈心。这样安安静静,客客气气,也挺好。我这样想,这叫宁静。

其实我不是不知道那不是宁静。我们明明都寂寞,都冰冷,但我们都保持沉默,都无话可说。我推开自己房间的窗,看看对面那个和我一样寂寞的灵魂,我想,我们这样近。这样远,那样近。

我每天和一万个人擦肩而过,我和几十万人一起在这个城市生活,我和一群人一起乘公交挤电梯,我们生活得如此拥挤。这个城市那样大,我每天都要邂逅无数人,我们彼此擦肩而过,途经彼此的生命,留下或者不留下痕迹。我答应或这或那的邀约,甚至有可能接受一场有房有车的爱情。我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变了,只能接受这样的平静。我不是不渴望灵魂的碰触,只是太聪明。我懂得交一个知己好友比谈一场恋爱更耗时耗心,我懂得交一个知己就像谈一场生死未卜的恋爱,是命中注定。我懂得交一个知己就像一次一掷千金的豪赌,但可惜只有年少时的我们才能那样不顾一切地下注。我太聪明,我已学会权衡利弊,学会保护自己。

不是一步也没有迈出过,却发现在茫茫人海里找一个知己比找一个人恋爱结婚更难。白马王子打了对折也可以柴米油盐地天长地久,可朋友不像爱情,一时感觉不对,就再难继续。我也说不清是那句话没有投机,还是哪件事情凉透了心,却再难和那人心与心靠近。于是我们变成普通朋友,点头之交,然后分开前行。

我失败了几次,一次、二次总之不多,但足够将我本就不多的勇气用尽。我将我的触角收回自己的壳,又感到安全和寂寞。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习惯寂静。不是声音的寂静,可能是这城市的红男绿女,我可能炙手可热,耀如明星。但就是在最繁华的街道,我也觉得周围一片寂静。一片寂静,不发出也不倾听灵魂的声音。

怕自己的真心受伤,不如不赌这一场。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我拿这句话安慰自己。我又一次习惯一个人散步一个人写字一个人走走停停,所有靠近灵魂的事情,我都选择自己进行。

于是我像这城市里所有人一样交友,见面,应酬,寒暄。我看周围的闺蜜兄弟,我想不是我一个人如此可悲可惜,于是我坦然。可是我坦然而空虚。

我会在某个时候怀念过去。我可能想念某一座城市,某一间房子,但最终都变成想念某一群人。我们不太经常见面,见面却像是给心灵补血。我们不常联系,又何尝不是我不敢时常联系。我怕我的珍宝太常摆出欣赏就易蒙上这屋里处处都是的新尘,我只好把它放进心里,偶尔怀念,时时珍惜。

这样也好。我常常这样想。回忆最美,是因为走不进去。我继续在这车水马龙的城市穿行,每天遇见一百个和我有着相同爱好的路人,我们点头微笑,然后继续前行。

这样也好,我告诉自己。

只是某个午后,我会忽然想起幼时那个小小的自己,我和这个是如此贴近。我差点就要忘了,我也曾有过赤裸裸没有包裹和粉饰的心。我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可耻地长大,我已经学会保护自己,掩饰自己,冰冻自己。

我也说不清楚,关于彼此靠近,我究竟是渴望,还是恐惧。我只是恐惧完了寂寞之后,又开始恐惧群聚。有时我笑笑,我比谁都明白,或许只是因为群聚,才更觉寂寞的可惧。在这个城市,我开始习惯。

——选自中国作家在线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