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63017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春到边墙/刘 卫

点击率:3780
发布时间:2019.06.24

包头的古长城遗迹很多,百姓们管它们叫“边墙”, 并据此为落、乐观生活。有战国时的赵(北)长城,如青山区的东边墙、西边墙,昆都仑区的边墙壕;固阳县境内还有一段保存较为完好的秦长城。

妻子姥姥的坟头,就在她二舅家的东边墙村。姥姥属牛,九十二岁上走的,是“喜丧”。按照本地人的说法,老人走后的第三个年头要“大办”一下。这亦是古礼,守孝三年,“春秋”时期即已有之,人们缅怀先人,更要节哀、向生。

三年前,春节刚过,年味儿正浓,二舅、三舅都打来电话,说姥姥走了,全家人心里一下子沉甸甸的。虽说姥姥身体大不如前,但大家的心愿是她能和我们这些晚辈待的时间长些、再长些!

姥姥伺候过妻子月子,女儿的小名,也是她叫“乖猫虎”开的头。姥姥爱穿红,看见红衣、红袄、红鞋袜真是爱不释手,上身试一试,高兴的脸上泛出少女般的笑靥。那时她还能抽烟,隔三差五,我下班路过小卖店,总不忘给她买盒“白沙”、“红云”或是“金版纳”。吃完了饭,她得空就搬个板凳坐在阳台抽上一两根。不开灯,月光便走了下来,缕缕烟气从她略显干瘪的唇里飘出来,那烟色是悠悠的蓝,若不用力吸吐,烟气先是直上,后来就像波浪翻滚到天花板上了。伴着烟气,她手托着腮、满是皱纹的脸颊如同一幅油画,一直挂在我心房的墙壁上。姥姥边抽烟边唠叨着什么,似乎是村里或是家里边的事儿,有嘱咐、有嗔怨,像是开一个不为人知的会,又像是在安慰着谁……细细碎碎、叮叮咛咛好一阵子,抽完烟就回屋歇着,再无一句多余的话。

那段时间,我曾多次试图唤起姥姥识字的兴趣,全都无功而返,但她说的一句话我记得清楚,就是“凡事要走在人前头”。从她讲述由山西河曲辗转来到包头的只言片语中,姥姥近百年的人生一定埋藏着不少坎坷、屈辱和疼痛,还能甩出这样硬韧的话,这不就是她性格的写照吗?!姥姥就像一枚银针,从口里穿梭到了口外,把全家人生计的口袋縻紧;更似一叶小舟,从河曲那头划到边墙这头,孤帆薄桨承载着、维系着生命里的悲欢离合。

正月里的大青山南坡,天,蓝得幽远;风,刮得彻骨。当我们全家又一次来到东边墙村,依然是青瓦、白墙、红灯笼,条条街道井然、家家对联红艳,俨然一派阴山脚下的“小江南”。二舅、二妗早早张罗好吃食,就等着这一大家子的团聚。妻的表弟来得更早,他在院子里已支起大锅,专门来给大伙调凉菜、炖羊肉。又看见大舅、大妗、二姨、外甥们了,大伙儿互相问候着、寒暄着,抱起孩子亲昵着,满满的亲情陡然间从这偌大的院子溢了出来!

十点钟过后,天气暖和了些,孝子贤孙们要去祭奠了。祭品有纸钱、水果、祈香……还有几只姥姥平时爱吃的素饺,二舅、三舅唯恐烧纸燃起山火,特意准备了一只大铁桶。二姨身上不舒服,还执意上山再看看老娘,被三舅劝住,怕她伤心过度。想起三年前,二姨哭得抢天抢地,女人啊!柔弱中自带着几分悲怆。当年葬礼的“代东人”是位风水先生,按照大师的“指导”,我拟好了姥姥的悼文,算是为姥姥尽的一点孝心吧。印象更深的是一位比姥姥小一辈儿的邻里女人来给她烧纸,大伙儿都说,二女女,给老人哭一哭哇!她应道,唉,哭哭哇!只见她慢慢坐在地上,开始边哭边唱、如泣如诉,恰到好处的沙哑嗓时而低吟、时而高亢,唱词糅杂着沧桑、悲沥、凄婉、痛彻,一股脑儿地倾泻下来,这女人仿佛一直在跟姥姥回忆着、劝着、争着、辩着,一定要把她从奈何桥上拉回来……更令人惊奇的是,当她从地上坐起,抽完一根烟后,刚刚发生的一切似乎与她已毫无关系,又和乡里人嬉笑怒骂开来。那晚,鼓匠班子敲打了一夜;那晚,东边墙村无人入眠。

开饭啦,开饭啦!二舅一声声洪亮的吆喝,把我从伤逝的记忆中扽了回来。啊,热腾腾烩酸菜、黄锃锃的油炸糕、香喷喷的炖羊肉……伴着浓浓的酒香,这一大家子久藏的情愫再一次迸发出来!这菜,调合了苦辣酸甜;这酒,交融了天地水火;这边墙,凭靠在阴山下;这阴山,与边墙共绞缠……

用罢中饭,二舅的孩子跟我说:“姐夫,再去边墙走走吧!”我应声道:“好啊,再去走走。”这里的“边墙”(赵北长城)是迄今遗存最古老的长城,其特点是就地取材,以土打垒、夯筑,有的书上说,夯起的土墙用米汤浇筑坚、固、耐、牢,但是那个年代,粮食是多么珍贵啊,可能吗?两千多年的风雨没有湮灭她的身骨,又是什么力量支撑着莽莽的脊梁?

头一次来到这里,料峭初春里、衰草掩荒塚,还附着着一派肃杀之气,只见一道微微隆起的土坡逶迤在阴山脚下,绵绵西去,它见证过多少日出日落、血雨腥风和美丽的荒芜:这里曾是中原与外族的边界线,“不教胡马度阴山”的分水岭,赵武灵王叱咤风云的演兵场,成吉思汗东征西讨、挥戈南北的出发地……当我再次来此循迹,看到一段重新夯起的边墙,还立了碑,原来是文物部门进行了修缮加固,其它几段边墙也用网围栏围了起来。让我犹感欣慰的是,重新夯筑并没有破坏原貌,还保留了原来逃荒到此的流民依傍边墙而建的土窑。姥姥也曾是他们之中的一员。向生、向生!不去理会命运的阻挠,是生命的渴望让她和他们向着太阳出发的地方走去!

这里真好啊!附近的山冈、山洼,已栽植了不少油松、山桃。姥姥干不动活儿了,伴着绿水和青山就在这歇脚吧,姥姥啊,你是不是已化作阴山下边墙的一抔泥土,守望着她曾经渡过的黄河,护佑着今天良善的后辈……

远望阴山,还有残雪,但我晓得,春天已经出发,春风知道答案!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