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188518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何日春归好(李永晖)

点击率:1045
发布时间:2019.07.29

今日已夏至,春归无觅处。

这一个春天,那一个春天。人生有多少春天?何日春归好?

在我的记忆中,春不是阳光明媚的。她总是阴雨连绵,让人多了些忧郁。

雪花飞舞不忍归,与彩蝶齐蹁跹。有时弄得枝折花落,伤残满地。这是天山木垒的春,天公怒颜无可欢。

拿今年的春来说吧!明日立夏,今日雪舞。一夜的细雨敲窗,一晚间温度骤降。飞雪取次花丛懒回顾,宠吻春花,不舍人间春色浓。春之末,夏之初,斑斓的色彩汇合,演绎天山唯美绝伦的色彩与豪爽奔放的热情。

一切都是任性的,又是拘束的。每年的五月,总有冰火两重天。种菜的,种庄稼的,总在小心翼翼地预防着四月八的黑雪,但总是防不住的。因为节气,时令已到。该播的,该种的都播种了。只有栽菜苗的,只要性子不急,也能避免那场总也躲不过的春雪。

我是喜欢雪的,但每年五月的雪总让我心疼。我是农民的孩子,我深知农人的辛苦。那一季雪,伤一年的心,负了多少春事?斑斓的色彩相遇带着惊艳,也带着灼灼的伤。

我喜欢雪也喜欢雨。芭蕉夜雨寸心愁。雨敲打着窗,或直扑向屋脊,或悄然落入泥土。密密斜斜,星星点点,这是春雨。

可是,一提起春,无论是雪还是雨,总让我少不了些许的伤感。

这年春天,一样的阴沉,不一样的伤。盼不到晴日,丝丝凉风裹挟着阵阵寒意,好不容易盼出来的太阳,也会瞬间躲在云里。总让愁云裹满了我的泪水,真想痛痛快快哭一场,许是雨过天晴?一个多月的阴天,让人压抑。我也抗不住了,一点精力和气力也没有了,任春寒料峭的风瑟瑟地吹。

自二月份,六岁多的侄女住院,我就去照管她。进入三月,我不仅管她的病,还得管侄女的学习。是因其父母在南疆工作,没时间照看孩子。于是,我把孩子转回木垒来上学。

孩子是去年十二月,因感冒没及时治疗而引起这缠不清,时刻不能疏忽大意的皮肤病!每天早中晚,抹药,吃药。我得细细地数着每一个包包(红痘痘),唯恐落下一个。天气不好,这病反复无常。眼见的好了,还没来得及欢喜,红包包又利利落落地出来了。

心情好也至关重要。于是,一有时间,我就带孩子去游乐园,一有时间就带孩子去买新衣服,新裙子,鞋子……这够奢侈的,但比喝苦咖啡强呀!

父母是孩子的天,孩子是父母的天。我的乾儿(儿子名叫王思乾,州一中高二学生。)我的天。我的婉儿(侄女的名字)我的天。

每天紧赶慢赶,早上最迟也得七点起床,晚上十二点了还在忙。尽管如此,上班还是紧张,我自嘲自个儿叫李踩铃。

作为一名老师的日常工作节奏不紧不慢,但得按时按点。我这管一个孩儿,如同生了二胎。可最难的是一周或两周就去乌市中医院复查。二百七十多公里的路程,来来去去,一个字。挂专家号,更是一号难求。大多数时候,都是买转手号。我也知道,这样也滋生助长了一种职业。使得他们在缝隙中生存。但是实在无法拒绝。有时也自己排队等,实话说请一天假再加周末时间,或仅用周末时间,周周转转,那点仅有的时间是没时间等啊!当然弟弟和媳妇也没少跑。

记得我排队等过一次。仅是取号。排队,司空见惯,不以为然。但这次的排队,却让我感慨万千。我真没经过这事儿,当然挤哪儿也不往这儿挤。确确实实,对这次排队感触颇深。

初春的清晨,风柔软清爽而又不失寒意,有点彻骨的寒,真是春寒料峭。在昏睡的清晨,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入住宾馆三步并作两步向中医院疾驰。凌晨,五点三十分,不排第一也可能是个第二名。可是到医院大门口我傻眼了,比我早到的人还真不少。六点钟才开大门。没几分钟时间,二三十人的队伍,已经让我觉得拥挤不堪。

站在队伍中,我不停地跺脚。我穿件衬衣,一件羊绒尼大衣。经受这半小时的考验可真是受不了。不过听着大家的挂号感言,倒也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实践出真知。排在我后面的一位姐姐,刚好和我找同一位专家。一聊便觉亲切起来,真是同病相怜啊!她可是我这初来乍到者的向导。我们也说好了,进去了,我跟着她。

大门终于开了,门卫开门允许两人两人进。也就是开一次门,只放两人进去,然后再开门放进去两人。我看到前面的人一进门就撒腿跑。我是第二组进门的。在我的包过安检机时。那位我身后的轻装上阵的姐姐,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了视线。我得跟着她,我抓起包,撒腿跑,追了上去。可院子里很黑。我尽可能迈开的腿脚,无处安放。关键时刻,不能懈怠。就这样,挤在大厅前台等到十点取号。我清楚地记得我取了第七号。是因跑在前面的人,将几张空滕条椅也排队了。

这一个春天,我一次次地追逐奔波。在学校,在医院。偶尔去看望一下儿子。这一个春天,我更是没白没黑地赶着工作。我每天数着星星,盼着月亮。这一个春天就在这样的忙碌,焦灼与期盼中渡过。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家里的琐事不断,工作上也无人分忧。一位可爱可敬的执着的爱岗敬业的老教师小疾成大患,住院了,手术了,化疗了。我没有任何条件,得上两个班的课,两个一年级的课。推已及人,想他人之所想。想领导所想,想家长所想,毫无条件。在这纷繁复杂中,我迎难而上……

这个春天,我忙忙碌碌,百感交集。可那个春天,我泪流不至。

那是2007年的春天,我那受了一辈子苦,一辈子累,没享一天福的父亲在清明节那天走了……仅仅一个月的时间。苍天没有给我们治疗的时间,没给我们思考的时间,没有给我们孝敬的时间。这一切,犹如晴天霹雳。我们无法接受,但这是事实。我倍受打击,我的天塌了。可那个春天我带着毕业班。亲情与孝心更向责任的天平倾斜了。一个人活着,不仅仅属于自己。

春是伤感的,寂寥的。

春是考验,春是期盼。

任时光静静地流转,任风空空地吹。我在文字中沉静,在文字中吸取力量,润泽生命。

何日春归好?人生暮年,只要眼中有春天,心中有春天,才会春意盎然。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