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105060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奶奶,我想对您说(素心极简)

点击率:681
发布时间:2019.07.29

奶奶,我想对您说

素心极简

 

 

今年的冬月十三,奶奶离开我就要快三十二年了,但奶奶的音容笑貌和心疼我的往事,并没有因时光的流逝而消失,而是在我的记忆深处越来越清晰。

小时候约有六七岁的样子,奶奶带我去赶场卖鸡蛋,奶奶卖完鸡蛋,牵着我的手说道:〝琼琼,走,奶奶带你去吃羊肉。〝

〝吃羊肉?〝听奶奶这么一说,我好惊讶。

〝嗯,你长么大还没有吃过羊肉〝,奶奶说着就把我带进了一家叫〝徐羊肉〝的羊肉馆子,在一张有些油腻陈旧的方桌旁边的条凳上坐了下来。不多一会儿,奶奶就从卖羊肉的灶台上,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羊肉,一碟搁有芫荽香菜的汁水,奶奶说:〝快趁热吃,蘸着汁水好吃!〝

当我把羊肉往汁水里一蘸,放进嘴里的时候,哇,好鲜好香呀!那时,我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么好吃的食物,我忙叫奶奶吃,奶奶却只尝了一小块就放下了筷子去付钱了。只见奶奶从衣襟的怀包里,掏出用手帕包裹着刚从集市上卖鸡蛋换来的两块多钱,拿出了两角钱。

回家的路上,奶奶还特意嘱咐我说:〝回去后,别对哥哥和妹妹说你吃过羊肉〝。

〝好!〝我答应道。果然那时的我还真会保密,直至现在他们也不曾知道有过这件事。

 

四十多年过去了,现在生活好了,吃羊肉的机会也多了。可每当我走进羊肉馆子的那一刻,闻着那熟悉的特有的气味,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奶奶第一次带我吃羊肉的情形,也更加明白奶奶当年为什么只买一碗羊肉而又只尝一口的那份浓浓的爱意。

记得上四年级的时候,那时我读书成绩好,年年都是三好生,所以常常遭到我大伯家女儿和我同班的三姐的忌妒,仗着我大伯是生产队长,就伙同差不多和她一样大的娃娃,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墙壁上、厕所里到处写我的名字。为此,我好伤心好难过,实在憋不住了就告诉了奶奶,奶奶没有说话,沉思良久就带我去班主任家里反映情况。从此,那屈辱的阴影才远离于我。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奶奶是多么为难呀,两个都是她的孙女!

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这让对我满怀期望的父亲很是失望。回家务农后,我唯一的爱好就是农闲时喜欢看看小说杂志之类的。

那时候,八十年代初的农村老爱停电,晚上大多时间都用煤油灯,我父亲怕花钱,不让点灯看书,说是又没读书了,看再多的书又有啥用。于是,奶奶就给我当起了通讯员,只要听见我父亲在外面回来的脚步声或咳嗽声,奶奶就悄悄告诉我:〝你爸回来了!〝,我一听就赶紧把灯吹灭

奶奶给我的爱太多太多,此时,我最想说的是:

一九八零年冬天的一个下午,我在菜地薅草,薅着薅着就见奶奶躬着很驼的背,蹒跚着向我走来。奶奶戴一顶黑色的针织的留有软边的毛线帽子,穿一件深黑色的大门襟棉袄,拴一张围腰,围腰下面烤着取暖的火提子,只是一向和蔼的奶奶满脸凝重。

〝奶奶,〝我喊了声,奶奶没有答应,过了半响才对我说:〝你们还不听话,往天我向你们大伯大娘他们要赡养费,你大伯大娘说了,要赡养的话,就叫我单独生活,和你们分开过;不然的话,那钱就在树巅上挂得高!〝,奶奶说到这里声音里含着悲愤,顿了顿又接着说:〝你爸的脾气又不好,我好担心,到时候你们一个个都象那落棍棍的瞎子一样!〝

尽管当时我已十七岁,但听奶奶这么一说,我的眼泪就嗒嗒地往下掉,我无法想象没有奶奶的日子将会是什么样子。

〝琼,你别气,〝我抬头一看,原来奶奶那双浑浊的眼眶里早已噙满了泪水,说话的喉咙有些发硬,〝我不会丢下你们不管,一个人去生活,我也不要你大伯他们赡养我了。只要我在一天,我就看你们一天,守着你们一天!〝这时奶奶沙哑的声音里充满了坚定,苍桑的脸上写满了坚毅!这年,奶奶已经七十岁了。

听了奶奶的话,我刚才茫然无助的心顿时有了归依!

自小我们几姊妹都是在奶奶的呵护下长大的,我妈身体不好,又有心脏病,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妹妹才七岁,哥哥姐姐也大不了多少,是奶奶逆水行舟,承担起了属于我妈遗留下来的全部责任

也正因为这样,我大伯大娘他们才心里不平衡,说我奶奶没有给他们带过孩子,做过家务,才会对奶奶早年守寡,靠佃田纺线织布的养育之恩而不顾,竟连每月叁元钱的赡养费也不给。

这也正是我上小学时,受大伯女儿欺负的原因。

为了养育守护我们,奶奶历尽艰辛忍着年老带来的病痛,把所有的心酸和委屈深深地埋藏在心里,毅然决然地继续和我们在一起,让我们没妈的孩子从不缺爱。在我妈去世后的日子里,又为我们遮风挡雨苦苦坚守了十一年,陪着我们长大,看着我们成家,然后〝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告别了这个世界,不舎地丢下了她爱的和爱她的孙子孙女们

直至去世,奶奶也没有用过大伯他们一分钱的赡养费!

也就在昨晚,我做了个梦,梦见了我的奶奶。梦境里,我在坝上割猪草,象是油菜小麦快要成熟的季节。奶奶在不远处望着我,穿了件灰色的大门襟单衣,挽着发髻的头发雪白雪白,额头和两鬓的几缕发丝在和风中翻飞,笑得好开心好开心,那笑容我从未见过。

梦里醒来,我好高兴好高兴,我已好久好久没有梦见过我的奶奶了。难道是奶奶在天有灵知道她最疼爱的孙女在想她,特意入梦而来?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我便特意查阅有关资料,得出的结论是:有,千真万确!顿时,我分明感到一股强劲的暖流流遍我的全身和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

奶奶,您知道吗,我想对您说,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这个世界,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天堂找您,和您团聚!

 

 

选自《花水湾》20184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