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10508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问隐三清山/末 子

点击率:656
发布时间:2019.09.30

三清山像一群隐者,立于苍茫的天地间。风呼呼。云汤汤。亿万斯年!

初冬,阳光还在路上。大雾弥漫,一行人像天外来客,闯进三清山奇幻的梦境里。云是梦,山是梦,人亦是梦。倏忽间,仿佛八仙过海,时隐时现;须臾一瞬,又似孙行者,驾雾凌空。稍有空隙,我们定睛细看,群山仍在云雾里,犹抱琵琶半遮面。无怪乎美术届有一句话,三清山是一座最难描画的山。

一切都是灵动、变幻的,截取点滴,以慰情致。



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

沿着环山栈道,在冰冷的花岗岩山体间穿行。雾气萦绕,山体隐没,犹在仙境。远远近近可以看见一些树,南方铁杉、木荷、福建柏、猴头杜鹃和松树等。走着走着,便会有一棵树蜿蜒着从山体上斜逸过来,有的是条树枝,有的会是主干。它们恣意地生长,占据道路有限的空间,可是人们宁可弯腰绕行,修路时也不愿剥夺它们生存的权利。

山体转弯处,有一株柏树,根部俯卧在山体上,为了更好地抓牢山石,它的根全部裸露在岩石上,盘根错节,很像一只八爪鱼四下张开的手臂。它借势生长,伸展有姿,彰显着生命的顽强。栏杆附近,常有山体下伸上来的枝条,枝叶的顶端清晰可见,翠绿的松针在迷雾中更显苍翠。杜鹃花的琼枝坚硬舒展,带着浓密深青的叶子,叶子中间顶着坚实的花苞。据导游讲,杜鹃花是十月“怀胎”,一朝绽放。它在每年的八、九月份打下花苞,经过整整十个月的涵养,到来年的五、六月份盛开。可以想见,那是怎样的漫山红遍,灿若烟霞。原来最美的绽放,都是需要最长久的孕育。

雾气稍散,放眼远眺。在群山之巅,万壑之上,总有几支松傲然挺立,云雾掠过太多风景,唯有青松迷蒙中更见挺拔。隐隐约约,松树好似山石的眼睛,打开了一个个奇幻美妙的世界。移步一景,或挺立、或侧卧、或斜出、或结伴相生。远看,淡远而不失精神,轻灵而不失挺拔,伴着迷雾重重,颇有“阴生古苔绿,色染秋烟碧。”的意境;近看,粗粝的枝干峻拔而不失姿态,浓重而不显单调,令人想起“兰秋香风远,松寒不改容”的风骨。

杜鹃长在山谷,柏树、杉树长在山坳,唯有松树立于山巅。苍苍云松,落落绮皓。不论山间悬崖,还是陡峭绝壁,狂风瑟瑟兮云不尽,松涛阵阵兮岩不舍,浩浩汤汤,横无际涯,青松迎风挺立,傲霜斗雪。手扶云梯,呆呆地想,它是怎么生长到那里?不偏不倚,恰到好处。如果用笔墨去描摹万卷丹青,那么松树便是高山大川最秀美的点缀;如果用琴音去弹响壮美河山,那么松涛便是高山流水最清雅的和音。树和山配合默契,构成一幅幅意趣盎然的画卷。山若没有了树,太过单调,缺少气韵;树若没有了山,缺乏依托,少了威严。

一位老者告诉我,一棵幼松刚刚出土的时候,被丛生的杂草埋住,它柔弱的幼苗一点点生长,扎下根去,非常缓慢,几乎要被野草吞没。可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样的一棵松树幼苗,却有笼聚云气的心志,最终傲霜斗雪屹立山巅。

诗中亦云,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揽胜遍五岳,绝景在三清。

玉京、玉虚、玉华构成三清山峻拔三峰,宛如道教玉清、上清、太清三位尊神列坐山巅,因此而得名。经过亿万年的地壳碰撞、演化,形成了今天三清山的奇峰耸天、幽谷千仞,以花岗岩为主的峰林地貌。

可以想象,亿万年是怎样的时光长河;可以推测,地壳变迁碰撞是怎样的天塌地陷。因为曾经热烈的奔放,才有群山如今的静寂与苍茫。你听,所有奔腾的云气越过万丈高峰,穿过密密的松林,沾湿人们的发梢,发出娑娑的细语;你看,所有温暖的阳光堆在山头,云轻雾散,天地呈现出秀美多娇的峰峦长卷。不远处,靠右独立的峰柱犹如骆驼的头颈,靠左并排而立的峰丛像骆驼的身躯,俨然一只骆驼在云海中若隐若现。它好似背负着行囊,慢慢穿行在沙漠之中,一会儿昂首嘶鸣,一会儿侧耳倾听,它是在等待主人归来吗?

转过山峰,在苍苍茫茫之中,有一巨型花岗岩石柱,海拔1200米,横出天际,峰身上有数道横断裂痕,虽经亿万年风涛雨雪,凛然不倒。顶部扁平,颈部稍细,峰腰最细处直径约7米,状极突兀,形似一条巨大蟒蛇,它破山穿地昂然而出,故名巨蟒出山。从金沙索道上方,它直冲云霄,为看清全貌,必须仰视。等你再转过山口,它又变幻了形态,呈现出婉转多姿,傲视群雄的气象。“天尊封神玉皇顶,万芴朝天怕漏名。仙人乘鹤早早去,可祈民安与太平。”大雾弥漫,万芴朝天峰混沌一片,成了一芴朝天拜,千军还复来的景象。最得意的是一个巨大的马头石,它独立绝壁,似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度。我手扶青松,静立马前,“器宇轩昂”,大似有“愿乘泠风去,直出浮云间”,驾鹤飞去,归隐山林之态。

“烂漫姿情开,不畏桃李妒。缘是烈士血,落根把花护。”还未到杜鹃谷,那红透的杜鹃花已经在心底开了千遍、万遍。在幽深的山谷,行了一程又一程,竟没看到一支类似雏菊、紫菀的野花。起初甚感奇怪,后来才明白,这高山绝壁,唯有像杜鹃、松柏这些耐寒的树木可以存活,怎奈春花蒲草太柔弱。等到登临绝顶,雾随风转,层层迷雾把整个群山都包裹起来,更是云诡波谲,仙风道骨。三清尊神似乎在云雾中参禅打坐,不见尊容。呼呼云气,风声水起,超乎世外,此乃像极了“境由心生,来去无踪”的隐逸情致。

“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不管是否云开雾散,三清山都宛若仙翁被群山环抱,洒脱而又淡定。传说这里曾有无数仙师驾临悟道,融天地万物于一身,令人无时无刻不在体察,一山、一石、一草、一木,那安详的呼吸。



行至女神峰,大家便饿了。幸好带着一些绿豆糕,在女神依稀的倩影里和同伴们分享。突然顿悟到:真是饿了吃糠甜如蜜啊,秀色可餐纯属无稽之谈。

迷雾重重,女神羞答答地躲藏起来,像披着一层薄薄的云纱。峰下有一餐馆,曰:女神餐厅。我们一边在餐馆享受美食,一边等待女神惊然现身。菜不多,很精致,大家互相谦和地吃着,米饭一碗碗地下肚,菜却不见少。正此时,不知是东边、西边、南边还是北边,吹来了风,呼呼的大风,云雾在动,风起云涌。一阵云气突然散了,女神惊现出挽起的发髻。这时大家坐不住了,纷纷拿着相机、手机在玻璃窗前拍照。有的担心采光,赶紧跑到外面去,站在石栏杆的台阶上抓拍珍贵瞬间。

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司春女神是侧身坐像。头稍低,微微侧着,头发柔顺的挽在身后。她像在倾听,是阵阵松涛吸引了她,还是山谷的泉流、山间的鸟鸣让她着迷;她又像在沉思,是在思念着久别的恋人吗,还是在为万物生灵默默祈求平安?她的一袭白衣从上至下一直垂至脚踝,山风吹起,随风舞动,翩翩若仙。我们看不见女神的眼睛,但在她微侧的身影里,仍能体味她顾盼颦兮,温柔缱倦的神情。

须臾一瞬,山风消隐,浓雾重锁,女神又消失不见了。只剩淡淡轻灵的身影,让众人唏嘘感叹。有人说,女神一点也不美,哪是什么女神,明明梳着发髻,是个老婆婆;也有人说,女神真的很美,她就是天上的仙女瑶姬变的,这里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据说,瑶姬是玉皇大帝的女儿。她在天宫整日无事,很寂寞。一天,她偷偷跑出天庭,来到凡间,看见有一山气势巍峨,风光秀丽,便飞落下来。不料被树枝挂伤,正巧碰到上山采药的孟龙,孟龙把瑶姬背回家,并给她治伤。相处中,瑶姬被孟龙勤劳朴实的气质所打动,孟龙也爱上了这位美丽善良的姑娘。瑶姬决定留在人间与孟龙结为夫妻,但与凡人通婚是违背天规的。玉帝闻知后大怒,立即派人把孟龙变成蟒蛇压在玉台山下,孟龙一心想要见到瑶姬,拼命挣扎,终于甩掉身上巨石向空中冲去,即今天的巨蟒峰。而瑶姬也信守了爱情誓言,化作女神峰永远伴在他身边。他们一直相依相守,流下的泪水变为信江日夜流淌。

这个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千百年来被人们广为传颂。人家都说,在女神峰下许愿非常灵验。不知同行的友人是否许下美好的愿望,在他们的护佑下,梦想成真。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女神的美,不光是来自她的美貌和忠贞,还源于她的沉静与安详。经过了亿万年的岁月变迁,女神仍旧那么沉静的坐着,她是那么温柔妥帖、富有情感。她和周围林立的群山相偎厮守;和大山里所有的生灵相亲相伴;和山间所有的云气霞光同升同落。是冰冷的花岗岩铸就了她的躯体;是天地之气、万物菁华给予了她灵魂;是人类神奇的想像和美好的愿望赋予她情感。

女神有爱。她是美的,是温暖的!

三清山是隐逸的仙境,神游其中,如梦如幻。它吸收天地之气,纳万古沧桑,历经亿万年,终成三清福地。也许,殿门上“殿开白昼风来扫,门到黄昏云自封。”方为它最本真的写照吧。


——选自《文学篱栏》文学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