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914487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神木散记/刘成章

点击率:3521
发布时间:2019.12.19

神木散记

文/刘成章


县曰神木,是因为山上的故城之南曾有三株枝柯相连的松树,人们视之为神灵之木,遂以之名县。

来神木的时候,本来是走不完的沙原、河沟、土山,使人甚感寂寥;但一接近县城,视野中,茫茫黄土里突然矗起一片新异,一个奇袭,使人心跳加快,精神亢奋,每个神经细胞都激动得闪闪发亮。定睛看时,一道连天的别致屏风横在眼前,好像瀛洲天姥之于李白。那是山吗?是的。但那山绝不同于黄土高原常见的黄土堆成的土山,而是彻头彻尾的石头。那是石山吗?是的。但那石山大有别于一般常见的石头的随随便便的放大,而是那么艺术品似的引人入胜。那哪里是陕北的山呵!那哪里像陕北的山呵!它和四周风光的反差是那么巨大。它简直是从什么遥远的地方切来的一角。一角奇山。一角异峰。一角阳光照耀下的腐烂之金。一角由大地撑起的壮丽和不同凡响。它气势如泼墨使然,嶙峋若工笔细描,凝重像锻压成型,跌宕似刀削斧劈。它笔架似的,驼峰似的;或者,是山样的笔架,山样的驼峰;或者什么都不是,就是一座精美绝伦的大型无标题石雕。它的造型之奇,之美,之出神入化,令人叹为观止。

岁月的烟云从它的顶巅漫过。

这是二郎山。山上的殿、庙、亭、阁,疏密相间,错落勾连,内中还有数不清的壁画、石碑、石刻、楹联、题字,而它们都在险字上荡悠,而它们又都雷打不掉,雄奇秀丽,气象万千,吸引着八方香客和游客。那些信男信女和旅行家们享受着惊险的剌激,别时总踏着平安之歌。

据说神木的天上有时会出现叫做“山现”的奇景,那当儿,天就像一面大镜子了,二郎山会被分毫无差地反映在上面。但要见上它,除非在神木住上十年八年。作为过客的我是无福领略的了。

哗啦啦傍城而流的一条大河的名字怪得出奇,叫做窟野河。我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过它,说它野得像狼。它浑浑黄黄,一整条宽阔的川道,都留下了它恣意改道的痕迹。它真野得像狼——北方的狼,齐秦歌中的狼,在呼啸的风中

磨砺着尖利牙齿的狼。但它又像马一样,背上佩戴着鞍子。不,不,那是一座车辆奔驰连接城乡的大桥。从大桥上驰过去,轮碾市声,步踏旗影,肤觉温热烟火,心碰睽睽众目,那,就是人们挤成堆儿的地方,就是闹闹嚷嚷的县城了。

县城背倚的山上,奇石处处,引人不能不连连仰视,以至无暇欣赏美丽的市容。那些奇石,若走兽,若飞鸟,若欲跃的蛤蟆;也有的高高耸着,与山畔比肩齐眉,中间开了两三个透明的大窟。它们装饰着神木。神木是塞上客厅,它们是工艺品,摆放在山的橱柜上面。而它们又和客人有着最恰切最诗情画意的的距离。

城周到处弥漫着悠远深邃的历史文化氛围。在视力可及的崇山峻岭之间,忽然看见一条卧龙,那是长城的遗迹;忽然看见一座土墩,那是烽火台的遗迹;还会忽然看见砖石的种种砌状,那是城、堡、关、寨的遗迹。在交通干线旁,却又是具有现代意识的人们捐资修下的新的烽火台,通体新砖,瓦蓝瓦蓝。它们无不表明,神木古时曾是边塞重镇。但万万不曾料到,这边塞重镇绝不同于一般的边塞重镇,它曾出过威震华夏的英雄之群。外地的人们也许不知道神木,但绝不可能不知道那一英雄之群,那一英雄之群就是永垂史册的杨家将呵!杨家将,一个一个,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杨宏信,佘太君,杨重训,杨光,杨业,杨延昭,穆桂英……这个由杨氏血脉连接着的灿烂星系,每一个光斑都是一颗拳头大的铁钉,好似铆在我们的国门之上,令持枪守卫的战士胆气豪壮。但他们当年是出没在麟州城的,麟州城在离现今县城20余公里的山头上,后人将它称为杨家城。拨开杨家城的萋萋荒草,依稀可以听见他们的挥戈呐喊之声,而它竟然使今之野花摇曳不止,如同我心。

我心在岁月的浪涛中本来被摔打得很疲惫了,但如今在古英雄们的面前,空前振奋起来,仿佛成了他们胯下咴咴叫着并且刨着蹄子的坐骑,骚动不安,周身冒火,很想干些事情了。作为我们伟大民族历史遗产的杨家城,是一座可以点燃万代心灵的不朽宝库。与它相比,那些属于自然遗产的奇石,只能是些小点缀了。

回眸市容,一曲野嗓子唱出的信天游灼红了我的视线。神木是出歌手的地方,榆林地区民间歌舞团好几个有名的歌手,他们的家就在这个地方。但我顾不上多想,因为大街小巷已在我的心上急切地感光了。如此偏僻的边远小城,漆柱画廊的凯歌楼下,它的旧民居,却是老北京一般的四合院。它的文化气息很浓重。不过,在这浓重的文化气息中,又夹杂了些荒蛮的味道。例如其中一隅叫做八贡圪洞。“八贡”是很文气的了,但那“圪洞”,却像原始人的语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而其实只是“胡同”的意思。神木紧靠内蒙,它的语言一定受了蒙族的不少影响。就在八贡圪洞,有一院古色古香的民居,它十分讲究,连烟囱都是楼阁的模样。屋里更不一般了,古典的桌,古典的柜,古典的床,锁子和桃形的锁环吊片都是黄铜的,金光灿灿,耀人眼目。这很有特点的民居和室内陈设给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县城的另一半是新建筑。钢筋水泥,马赛克,瓷砖,铝合金,玻璃,霓虹灯,防盗门,五颜六色的招牌和广告,组成了别样的现代文明。其中以神木宾馆最为豪华。

新修的街道十分宽畅,也很热闹。潮来潮去,是载重汽车;黑浪翻滚,是车上的煤炭。它告诉人们,不远处就是煤田了。什么煤田?煤田之前首先应冠以大型二字,那是如雷贯耳的神府煤田!这神是神木,府是府谷,神木还排在前面,足见它所占的重要份量。其实脚下已经是这煤田了,随便在哪儿开钻吧,每一钻都不会落空;不过现在开挖的还在别处。看来神木的木不是不在了。却有它在。它没了树干和枝叶,根系却变得无比庞大,并且粘结在一起,成了黑色的。它引起了全国的瞩目。于是人们便说,上苍有灵,它当年安置下那三棵松树从而引出县名,是有深意的。它早已暗示这个县是煤的海洋了。并且说,以神木这个词儿喻煤,是最恰当不过的了。人们更知道,神木县的版图辽阔广大,就是把它放在960万平方公里中也是极显赫的,据说应是全国第二大县,而它又寸寸储着煤炭,多么令人爱恋!

神木除了黑宝,还有白宝。白宝是羊。神木的羊肉好吃极了。当地人都是吃羊肉的高手,能从味道上品出产自北部还是南部。北部的牧草多而品种单一,南部的牧草少而花样丰富;北部的羊非常悠闲,南部的羊每天要跑很多的路程。两地的羊肉比较起来,南部的自然要更胜一筹。神木人包括做羊肉在内的烹饪方法很原始,有的甚至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了,关于这,有此地出土的文物为证;但那最原始的方法,在他们的手里被发展到了极致。

奇山野水,杨家将的血脉,与内蒙的接壤,挖煤的劳动,以及大块的羊肉……大概就是这些,铸成了神木人的有着强烈特点的性格。

神木人豪爽,能喝酒,又好客。我曾被他们盛情邀去,喝过一回。他们那诚挚执着的百般劝酒,简直让人无法招架。他们认为只有把客人灌倒,才算把客人招待好了。我因此喝得满头淌汗,晕晕糊糊。大概我半年喝的酒加起来都没有这回喝的这么多。而他们少说也要比我喝的多上五倍六倍。他们还讲究喝酒要喝出响声,滋溜溜的。

在酒桌上,他们讲的关于酒的笑话,使人笑破肚子。故事说,这城里有一个名人,他喝醉了。他跌倒就抱定一头猪,却以为抱定他的发小了。他摸着猪说:“你还说你手头紧张,这不,皮夹克都穿上了。”他又摸上了猪奶头,说道:“咳!你这扣子可不怎么样,软叽巴达的,大概是伪劣产品。”一会儿,猪尿到他的脸上了,他以为又给他灌酒,急忙推辞:“不喝了,不喝了!”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