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91454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青稞地里的向日葵/王海燕

点击率:3749
发布时间:2019.12.19

青稞地里的向日葵


文/王海燕





梵高的向日葵好像开在花瓶里,就那样朦胧神秘地开了百年,美丽了百年,美丽了人们的想象;而山里丫头月儿的向日葵是鲜活活开在青稞地里的,美丽了远天远地的山嘴嘴。

月儿没多少文化,但悟性好。她唱《少年》能唱得人神迷魂乱,摹仿花儿皇后苏平像极。她的针线茶饭满庄子甩梢儿,比如,头天,有人发现她的花衫破了一个洞,第二天那里却开出了一朵红杏,灼灼耀人。爱美的女人们啧啧称道,看人家月儿这补丁打的……艳羡不已。还比如,她把粗黑的青稞面干粮烙得光鲜美味,一层儿绿,调了菠菜汁儿,一层儿白,揉了洋芋粉儿。一样的五谷杂粮,在月儿手里像着了魔法般精彩不断,把寡淡日子过得滋味无穷。

山里日子清苦,没有城里女子那么多的时髦行头。月儿夏天常着一件洗了又洗的白底青花的碎花衫子,走在村巷,走在田埂,清清纯纯的,像一片舒卷自如的行云,或如一支散发着淡淡幽怨的山曲儿,占尽了乡里丫头的风光。

有时候,清晨,亮明星还在龙王山上闪耀,月儿去泉儿湾担水,一同去担水的媳妇丫头突然发现有个东西跟在月儿身后,忽隐忽现,细看是一只大狸猫,眼里发着绿莹莹的光,惊得把水滟了半桶。再看,什么都没有,只听见月儿桶里轻轻晃动的水声。

有人问月儿,你家是不是养了只狸猫?

月儿说,没啊!她想了想,说,哦,听说我奶奶养过一只狸猫。可奶奶殁了后,狸猫也走了,再没有回来过。

山里的夏天是情感最容易膨胀的季节。青苗叉棵,豆秧猛窜,爱也疯狂,恨也疯狂,全凭了山里那一颗火辣辣的太阳,那一方蓝得深远蓝得人心烦意乱的天空,那一片厚厚实实的土地。

远离村落,那高高的山嘴嘴上,月儿独自在自家的青稞地里拔草。四野里静悄悄地,不是张家的油菜地,菜花儿睁开嫩黄惺忪的眼睛,就是李家的豆地,紫红的花瓣像一串串风中摇曳的星星。没人影儿。月儿心里闷得直想吼几声《少年》。

月儿一个人在远远的山嘴嘴上,唱“少年”没人听,就唱给山雀子听。月儿一手托着花檎脸蛋,两眼痴迷地瞅着蓝天上飞旋的山雀,望望远山上一朵一朵白棉花般的云彩,深山旷野里便飘起一支好听的《少年——


白云彩上来端站下/绾疙瘩/活象是才开的棉花/把阿哥好比白棉花/捻成个线,纺成个纱/缝一件挨肉的汗褡

山道上,一辆红摩托飞驰而来,象一匹撒欢的红马驹。转眼,红马驹停到月儿的地边上。噢——噢——尖锐的喝采声在山嘴嘴上荡开。月儿敛住歌声,是穿牛仔衣的青年骑手已摸到她身旁,月儿就惊惊恐恐,一双毛眼扑闪闪地假装拔草,可手中铲子不听使唤,铲断了不少青稞苗儿……


青稞拔掉草留下/麻雀儿抱一窝蛋哩/身子回了好留下/不见的路儿上见哩


后生好声嗓,唱得月儿脸绯红,心活像被猎手追逐的兔子,快要蹦出胸脯。

山场野洼里,“少年”是心灵的彩虹,“少年”是探路的石子,帮你闯进长满野草莓的神秘森林……

搭上茬儿,后生蹲下身来,往月儿手里塞了一把香糖带葵花籽儿。嗑着葵花籽儿,扯着些天知地知的话儿……整个世界只剩下两个人的山嘴嘴……

月儿放下铲子,嗑着葵花籽儿,露出两排细碎的牙,呈琥珀色,在阳光里偶尔闪射出出耀眼的光气。后生眨了一下眼,直盯着月儿的牙齿。月儿发觉后生灼人的眼神,扇了扇眼睫毛,两腮上绽开了嫣红的桃花,不觉手里的几粒葵花籽儿掉进青稞地里……

后生说,你听,这山雀儿喊得多受听!

月儿望望远山,说,你看那云彩白的,像一堆棉花。

后生说,我把你捎上浪街走吧?

月儿瞅了一眼后生,莞尔一笑,我也想浪去。浪去呵草把青稞夯掉哩!

后生说,夯掉了叫麻雀抱蛋去给呗!

月儿脸越来越红,怀里像揣着两只野兔,就要蹦出碎花衫子,追风而去。

这时,后生从衣兜里摸出几张画片,递到月儿眼前。月儿撇了一眼,是繁华的城市夜晚,灯火喧哗,高楼冲天,汽车如流,街市上隐约人影,男人皮鞋铮亮,女子裙裾飘曳,像梦境,不禁让人想入非非,心旌摇荡……月儿翻看着图片,一张是拉萨,红山顶上的布达拉宫居高临下,气势宏伟。月儿上学时早就知道了这座藏王的神秘辉煌的宫殿。

月儿问,你去过这里了吗?

后生点头,去过了,拉萨我常去。往后有空带你去拉萨朝拜。

月儿眼里流露出一丝温柔的渴望。渴望有一天真能跨在后生的红马驹后,栉风沐雨,闯荡天涯……

后晌,雷声从山那边滚过来,山顶上便涌起一堆堆雨云。山里的猛雨说来就来,逼他俩离开山嘴嘴。

红马驹把月儿捎到了村口,互相道声改日见,就分手了。月儿疾走一阵,回眸,见红马驹和它的骑手早网在雨幕里了;再瞅,只留一片风雨声。月儿踅进家门,心中半是兴奋半是湿湿的惆怅,月儿没打问红马驹的名字,亦不知他家住哪山哪洼,只听他说他满世界跑,去过草地,去过河西,去过乌鲁木齐,去过拉萨,去过许多遥远的地方。

日子清淡如水,月儿清淡如水。夜里挑灯,仄在炕上做针线,那红马驹和它的骑手不经意就闯进月儿心里,激起一圈一圈微波,荡漾着漫进梦里……

长夏过去,山嘴嘴上的青稞地里悄悄窜出一朵葵花,远远就能望见,金灿灿地格外惹眼。

闲着的日子,月儿总去山嘴嘴看她的向日葵,象一位虔诚的圣徒。

日子一天天过去,山嘴嘴上的青稞黄了,地里的向日葵熟了。月儿拨去一片花蕊,掐几颗葵花籽儿出来,粒粒饱满,便想红马驹,想青年骑手。想往她手里塞了一把香糖带葵花籽儿的情景。月儿充满了感激,睫毛上挂着晶亮的泪珠;向日葵充满了感激,花蕊里含着晶亮的泪珠……也许,红马驹在遥远的他乡再也记不得月儿了,可一株孤独忧伤的向日葵就永远开在了月儿心里。

青稞已经收割。深秋的第一场雪已经降落。山嘴嘴一片洁白,静静的象什么事情都未曾发生过。

红马驹再也没有出现。

月儿永远不会知道,她心中的红马驹也许仅仅是一个幻想,也许纯粹是在青稞地里做过的一个梦。其时,山里的土路上经常有红色、绿色、黑色的摩托驶过,带起一溜溜尘土。摩托已成为很多乡里后生的得意坐骑。

但也有人说,后来月儿离家出走后,红马驹曾多次出现在月儿家门口,焦急地向村人打问月儿的消息。还有人说,红马驹去乌图美仁淘金参与械斗,出了人命,吃了官司,关进班房,怕是一二十年出不来了。也有人猜测,红马驹把月儿买了……

庄子上的一个疯婆逢人就一句疯话,你们一帮睁眼瞎子,能知道啥哩,只有我知道,月儿的红马驹是月儿奶奶的大狸猫变的,信不信由你。月儿奶奶的大狸猫是修炼成精的大猫神。月儿狸猫附身了。哈哈哈……

听的人四周瞅瞅,不禁头发根发麻,心里发慌,心里骂一声这个瓜婆,转身疾走,唯恐狸猫缠身。

正月里,有媒人给月儿拉攀了一个婆家,是山那边一富户人家,可女婿娃老实牛呆。只知道埋头拉车,不知道抬头看路。人家送来6666元礼币及一应俱全的衣物杂什等聘礼,说夏里就把月儿娶过门去。家人皆大欢喜,唯月儿藏在闺房里独自流泪。

夏天很快来到。月儿仍去山嘴嘴拔草,仍穿着那件碎花衫,只是走路有些沉重,象一片雨云。

可有一天月儿去了山嘴嘴后再没有回来。满庄子人去找,不见人影,只见青稞地里东一株西一株葵花长得正旺。

整个夏天,没月儿的消息。月儿像一颗露珠一样从草尖上滚落,没有影踪了。

月儿,山坳里的月儿,穿碎花衫的月儿,把“少年”唱美了的月儿,阿哥们眼热下的月儿,象一朵云彩般飘逝了,远天远地地追寻她梦中的向日葵去了。

没有了月儿,山野里就少了一道风景,人们心里就多了一畦空白。村人们心里空落落的,山嘴嘴上空落落的……

一年一年山嘴嘴上的葵花开了又败,败了又开,一茬一茬山里丫头长大了,象圈不住的风拽不住的云飞出山坳。唉!山外的世界也真精彩。

我也曾一度为月儿担忧。月儿身单影只,像一朵流云,在熙熙攘攘、阴晴不定、黑白相搏的阳世上流浪漂泊,何以为家?是喜是悲,是存是亡……

后来,村里关于月儿的传说层出不穷,版本各异。

雷家在外跑买卖的说,他在玉树看到月儿在挖虫草,后来跟一个四川的虫草贩子不知去向。

刘家在城里务工的媳妇坚决反对这个说法,她说她亲眼所见,月儿在城里一家洗浴中心给人洗脚,说不定还坐台哩!

当然还有更离奇的传闻,有人说在普陀山不肯去观音院见了月儿,她割断六根、削发为尼了……观音不肯去日本,月儿看来不肯回山嘴嘴了。

山嘴嘴上的青稞地日渐荒芜,再也没有人看到那一夏一秋金黄金黄的葵花在云雀的啾啾声里,在空旷的山风里,又灿烂,又寂寞,叫人看着心疼。

我不知道月儿到底经历了什么,但她像山嘴嘴天空中那一片云彩一样时舒时卷,一直没有消失过,在人们的想象中变幻着无穷的姿式。

也许是一个奇迹。二十多年后的一个夏日,月儿像一朵携风带雨的云彩,又飘回到山嘴嘴上。

这时候的月儿已是俩孩子的母亲了。风雨吹落了腮边的杏花,时光漂尽了碎花衫的清纯。也许是草原戈壁的风霜悄悄藏在了鬓角,城市迷丽的灯火渲染了眼眸……月儿已不是二十年前青稞地里拔草唱花儿给云雀听的那个月儿了。月儿是个身价千万乘坐宝马的女老板了。

很快,也就月儿回来一年多,山嘴嘴被开发成了龙山花海,成为远近闻名的乡村旅游打卡地。一到夏里,满山满洼的花团锦簇把曾经寂寞得只剩几只野鸡、野兔、野狐的山野装点得热烈非凡,像一片缤纷多彩的梦漂浮在那里。远望花田,如云中飞天,翩翩而降,惊艳山中。山嘴嘴上经幡飞舞,草木棲棲,愈衬出花田妖娆多姿,热烈而矜持。花有格桑、五瓣梅、印度红菊、蔷薇等,遥与山林、经幡、山舍相呼应,云来雨往,斜阳返照,美不可言状。

也有眼细的人发现在花田一隅,有一片青稞地,在青稞间有千百朵葵花探出金色头颅,四下张望着这绚烂喧闹的山野,显得惊奇而兴奋。地边立一块龙山青黑色巨石,上有书家题写的金色大字——

青稞地里的向日葵。月儿于甲辰夏月谨立

山嘴嘴上的花田开了败,败了开,刺激着人们的欲望。

这时,月儿在祖坟上,烧了香,奠了纸,又像一片云彩飘离了山嘴嘴,不知去向。人们又在编织着月儿的新传说。说月儿东渡日本,经营什么唐物去了,云云。

在后来的岁月里,只是有一个历经沧桑、两鬓风霜的男人,每年夏天骑着一辆破旧的红色摩托,去山嘴嘴花田看那青稞地里的向日葵。也许,他在随风飘舞的青稞的波浪里,看见了那个穿着碎花衫给云雀唱花儿的、云彩一样飘悠的月儿……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