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58492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冰雪之花绚丽绽放(犁夫)

点击率:3304
发布时间:2020.03.02

冰雪之花绚丽绽放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四届冬季运动会比赛项目写意

 

犁夫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四届冬季运动会是经国务院正式批复同意,由内蒙古自治区举办的2020年全国冬季运动会。

第十四届全国冬季运动会设置7个大项、15个分项、109个小项。设置滑冰(速度滑冰、短道速度滑冰、花样滑冰)、滑雪(高山滑雪、越野滑雪、跳台滑雪、自由式滑雪、单板滑雪)、冬季两项、冰球、冰壶、雪车、雪橇七大项。设置轮滑、轮滑冰球、陆地冰壶、滑轮、滑轮+射击、跳台滑草、跳台滑草+滑轮项目。

今天,我们以散文诗的形式,向人们展示这些冰雪运动项目,诗情画意地描摹冰雪之花绚丽绽放的美丽景色,打造祖国北疆亮丽风景线,同心共筑中国梦的坚定决心和信心,传递了内蒙古办好十四届全国冬季运动会、推动中国冰雪运动发展的不懈努力和追求。

 

自由式滑雪

 

在北方的雪野,柔软的美丽,涤荡炽热的渴望,信念如铁。

积雪如此任性,那些奔跑着的思绪,串起一季迷漫,浪漫的漩涡,顷刻回旋的背影,一次一次在眼睑里重叠。

美丽的倩影,明明灭灭,在心里临摹,誊写。

脚下卷起风雪,旋转上升,特技跳跃。

起跳,高度和距离,延伸了渴望的触角,在时光的彼岸,斑驳的阳光,在眼前摇曳。

刺破静谧,在私语拥抱雪花,飞泻的身姿,流浪在空旷的岁月。

腾挪,穿梭,辉映,飘洒,刹那间的永恒,定格在雾霭,一双羽翼,扇动起沉寂的喜悦。

小鸟的尖叫,在空中掠过,铺天盖地的目光,聚焦了冰天雪地,叫醒这个沉睡的季节。

白色的精灵,撑着雪撬,滑翔,一如雄鹰,遨游。塑造童话般的世界。

两行闪光辙印,写成冬天的赞美诗,构筑了魅力四射的攻略。

洁白的雪花,镀亮了视野。

凌空飞跃,闪展腾挪,华丽的技巧,娴熟的动作,在天地之间注解。

雪花,抚平辙印。

雪撬的魅力,诱惑了造字的仓颉。

哦,中国,哦,自由式滑雪。

什么样的表述才会贴近悬念,什么样的词语,才会更加贴切?

韩晓鹏都灵冬奥会空中技巧夺冠,实现了中国雪上项目的更迭。

杨扬在盐湖城冬奥会上,女子短道速滑夺冠,实现冬奥会中国人金牌“零”的突破。

哦,风雪吹打,中国的雪撬,终于在阿尔卑斯山层峦叠嶂之间,实现金牌历史性的飞跃。

跳跃,再跳跃,意念起起伏伏,大幅度旋转的思想,明明灭灭。

喘息的雪撬,放缩着飞雪鲛龙的欲望,阳刚与阴柔,摇曳和谐。

空中技巧,呼风唤雨。

灵活运用,处变不惊,耐人寻味和咀嚼。

 

雪橇

 

雪橇,搅动春天的腹稿。

是冰天雪地里冒出的青春芽孢。

从瑞士的雪野里播种,一路播撒,芽孢在欧洲、北美和亚洲钻出雪壳,长出最初的妖娆。

木头或金属袒露着质感,弹性,滑板前翅。

在冰雪线上,高速滑降、回转。

技巧借助起点,双手助栏,后推雪橇,反弹的力量,冲破困难的阻挠。

仰卧于上,拉住皮带,舵手,以身体的姿势操纵雪橇,快速滑降成流线,穿越冰道。

S形弯道,风驰电掣,心惊肉跳。

男子双人、男子四人及女子双人,是规定的动作。

其实雪的情思,雪的意蕴,只有戏雪者才会知道。

雪橇,在一次次倒春寒中忐忑,踉跄,跌倒。

又在冰天雪地里,披上一件絮厚的外套。

探寻滑行的秘密,只能把自己的身体融在雪里,在皑皑的辉光里,体验冰冷但有沸腾的创造。

当然,蓝天最好,阳光刺疼眼睛,雪橇上依旧哼唱着古老的歌谣。

浓浓的山野味,风情腾挑,掠过树梢。

打开雪野的心扉,雪橇致意爬满诗意的枝条。

摇曳,飞驰,雪橇擦过岁月的边缘,峥嵘弹跳。

溶雪的时刻,擦肩而过的岁月,渴念着春天,耳边的风,不再呼啸。

在冰块与雪橇撞击声响里,激荡的心,依旧在冬天里风流俊俏。

雪橇,牵引着那些雪白的精灵,用瞬间的滑降,在大地上做一次素描。

追梦人,在雪橇上起舞,挂在睫毛上的晶莹,装点了松枝间凌乱的羽毛。 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唯有擦滑的音律和激烈的心跳。

雪橇做笔,想勾勒整个冬天,连同那些坚硬的韵脚。

在结冰的渡口,用雪橇泅渡,浩荡结冰的思念,摆渡雪野的妖娆。

哦,雪橇。

以一朵萨日朗的姿态,开放成山花。

以一股裹挟的气流,狂卷冬天白色的风暴。

 

雪车

 

英国人把平底雪橇装上了橇板。

爱好者们又装上了金属舵板和制动手闸。

自此,有舵雪橇成为雪地里盛开的一朵雪莲花。

摇曳着丰姿,弥漫着芳华。

克雷斯特朗的滑道,转弯,光滑,雪橇滑降,翩翩姿态,演绎出冰上奇葩。

男子双人座,飞翔在普莱希德湖上。

女子双人座,在美国盐湖城,如期抵达。

领航员握紧操舵索,制动员终点刹车,拉闸。

推手,推动雪橇。

坡度,弯道,护墙,都在被时间包围,都在被速度甩下。

曲线、直线、圆形赛道,加速度,突破。

一叶铁制小舟,流线,擦出灿烂的冰雪之花。

舵板,与方向盘相接;制动器,锁紧瞬间的速度,精于攻伐。

滑行,一切的转弯,随着速度,急转直下。

争分夺秒,速度挑战三个因素,重量、空气阻力和摩擦。

风驰电掣,头部朝下。

超越,再超越,盯紧每一个视点,速度,让目光和分离的身体在终点线上,快速还纳。

雪车,为你感动。在眨眼的瞬息,赏识你的潇洒。

皑皑的白雪,在汗水里融化。飞行的雪车,满载牵挂。

是寒风追逐着飞雪,是汗水滴落在山洼。

坚硬的冰封,吟唱着歌谣的韵律,折射着谶语般的晚霞。

牵挂也是一种甜蜜,牵手一生,心弦拨响在刹那。

抬头与松涛私语,默默地与大山对话。

等你,是爱的偈语,浪漫诗意的年华。

寒梅总是绽放在雪里,飞雪和寂寞耳语,速度与胜败,在赛道上并驾。

雪车,穿越远方,我在雪山等你,情满山崖。

 

速度滑冰

 

风过无痕,疾风在日月之间穿行,掠过雪野的雄鹰,矫健,轻盈。

万里冰道,天地玉琼,游侠速降云层,超越一座一座冰峰。

试问苍穹,搏击雪浪,亮出身形和灵性,谁敢与之峥嵘?

速降疾风。冰是热的,是温馨的,是亲近的,

人和冰之间,是妙不可言的温情。

闯出一条仙女散花之路,碎玉之花,盛开出一路风景。

一朵雪花,在空中翩翩飘舞,恣意挥洒飘逸的本性。

穿越,抵达,青春的憧憬。

古老的滑板从加利福尼亚陡峭的拉波泰山坡上疾驰而下,逝去的激动,依旧热血沸腾。

冰道。笔直,平稳。

出发,加速,计速和减速,在起点与终点之间,落差制造意识的惊跳和梦幻的波动。

加速,与信念一起飞翔。

减速,驾驭时间,舒缓在旅途,让身后的记忆,如影随从。

冰杖,撑起最大初速度。

滑板,触摸冷寞的幽谷,在凄清的山麓,但柔波似月的心胸,依然贴紧蔚蓝的天空。

斯堪的纳维亚,回荡着殷殷的呼唤;

阿尔卑斯山脉,传来呦呦鹿鸣。

速度滑冰,在波峰浪谷里,拓展着每一次飞扬的路径。

冰杖上的往事,被山风攥紧;

雪板上的风景,早已融进奖牌上的姓名。

风,吹来。

山峰雪野,大地传奇的蛊惑,在脚下交织成柔美的辞令。

娟娟飞舞的情思,早已嗅到了蓝莓的清香,和大山般信仰的神圣。

那深沉的眼光,延伸美丽的弧线。

长长的冰道,足迹擦不去滚烫的汗水,沉重的双脚,依然追随春风。

畅想金色的阳光和绿色的草地,在皑皑的的雪道上,用一滴滴汗水,勇敢地举起旷世功名。

哦,每一方冰面,都是飘舞的誓言,隐隐的沉默,挑战极限,艰辛和执著,义无反顾地经历青春的里程。

哦,速度滑雪。

风为你加油,云为你助兴。

松涛为你呐喊,春雷是领奖台下的掌声。

 

花样滑冰

 

旋律在心中绕,光影在冰上飞。

把思念缠绕在飘落的雪花里,把忧愁掩埋在落叶里,冰面上,是疯狂旋转的芭蕾。

艳羡的目光掠过轻盈的舞姿,

呜咽的北风,静谧了塞音。

优美的旋律响起,纤细的罗衣,从风飘过,姿意翻飞。

蝶恋花,景翠微,冷霜寒彻,仍有暖意巡回。

郁结的心,轻盈的姿态,恣意娇媚。

矫建,男性阳刚之姿。

灵巧,女性阴柔之美。

珠联壁合,相得益彰,让人陶醉。

单人花样,美到满分;

集体花样,美到极致。

让人倾倒,迷离,惠睿。

万般风情,演绎人间红尘。

似星光摇曳,如露珠滴翠。

雅如夏荷,轻如薄纱,明丽静美。

孤傲,安详,处变不惊,脸庞上绽放着淡雅。

翩翩飞舞的蝶姿,升华着羞涩腼腆的高贵。

跳跃,旋转,飞翔,盘旋。

搏击的鹰,轻捷的燕。

蒙娜丽莎般的微笑,蕴含神秘和温情,足尖提升了美的精髓。

大弧线,徐缓;小弧线,急转。

风一样轻,云一样软,水一样活,音乐的脉博,伴随着妩媚。

婀娜在旋律中,飘逸在柔美里。

轻盈的步履,踩着针尖,如风,从大地微吹。

变幻的意象,把更美的意境,层层力推。

动作突转,戛然明暗,蟾宫折桂。

阿克塞尔跳,勾手跳,后外点冰跳,后内点冰跳,后外结环跳,后内结环跳。跳到空中,迅速转体,落冰,然后归位。

华尔兹,狐步,探戈,舞姿在音乐里隐隐归类。

哦,花样滑冰。

花一样,盛开优美;

影一样,身影相随。

 

高山滑雪

 

皑皑的阿尔卑斯山,坚硬,如铁。

滑板越野,特定的求生方式,在雪原上蹀躞。

在五千多年前的北欧,冰天雪地,原始狩猎。

挪威奥斯陆最古老的滑雪板,角逐在荒凉的雪野。

平地速滑,转向,高山丛林,穿越。

如影随形,跟从的脚步,便快速滑向地形复杂的沟谷,冲浪在自由的岁月。

泰勒马克郡,改变了方向,停止滑行的旋转,定格瞬间;

诺德海姆,侧滑和S形快速降下,在奥斯陆滑雪大会上,辉光泻月。

茨达尔斯基的短滑,回转障碍,降下,上演了滑板奇绝。

比尔格里上校深蹲雪山,持双杖快降,制动转弯,转瞬雀跃。

伦恩的回转和速降,在高山滑雪史上,洒出飞天的词阕。

高山锦标,奥运滑雪,大回转障碍降下,回转障碍降下和快速降下,奥地利的山风,轻轻拂去奖牌上的汗滴,以及雪的碎屑。

时间检录着线路的长度,高度差,以及检查门数,雪野里,高山滑雪的梦,发芽,扎根,一夜又一夜,速度和技术,长成系列。

滑降,以迅捷的速度,15-30度倾斜,强悍的意志和体力,与旗帜呼应,斩关夺隘;

回转,穿过一道道门,连续转弯,风驰电掣,风雪裹挟。

大回转,山上山下,依旧连续转弯,依旧穿越各种门。左右盘旋,速度和技巧,铸就铁血。

超级大回转,之字形,更为陡峭,而旗门,是一扇智慧和技术的全新方略。

全能,滑降或回转,速度与技巧携手,健美与优雅并肩,粗犷,不失儒雅。

超级大回转,冷寂如雪,但又壮怀激烈。

属于自然,归于自然,雪板的重力承重,转换分解。

重心,有时在体内,有时在体外,多维方向的移动,运力和谐。

陡坡,凹凸起伏,惊险和刺激,挑战胆怯。

犁式转弯,悄悄掠过视线,交换和投影,都是一次擦肩而过的逾越。

重心与地心连线,连接雪地,两点一线,涅槃成瞬息万变的省略。

哦,高山滑雪。

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盛开。

白雪歌里的诗句,在高山雪夜里,雪似梅花,梅花似雪。朗朗上口,声韵激越。

地白风色寒,大如手的雪花,吹落轩辕台的尘埃,一双双滑雪板,正在联句咏雪。

此时此刻,心绪飞度,是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吗?

还是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的除夜?

唯有长云暗雪,河冰塞川,北风吹雁,才会轻吟绝句,雪杖做笔,追捧仓颉。

哦,高山滑雪。

就这般浪漫,就这般恣肆,这般狂野,这般飘曳!

划过雪野的弧线,圈圈点点,猎猎雄风,旋风般吼唱回旋跌宕的歌诀!

 

钢架雪撬

 

圣莫里茨的雪野,飞来一只神雕。

翅膀隐去,头部朝下,在雪野里飞驰,幻化一架雪橇。

赤练携徒,冰玉心寒,重剑奇功,穿越关山。

江湖,恣肆的侠侣,肝胆相照。

长雪橇,搬运印第安人的行李。

结冰的道路,湿滑陡峭。从圣莫里茨滑到塞勒里那,一瓶香槟就是最佳的奖赏,荣誉在香槟的飞沫里,至圣至高。

把危险抛在身后,一任寒彻的风,涤荡姿势,所有的表情,都飞驰在赛道。

邂逅盐湖城,往事,依旧在滑道上演绎冰雪纷飞的冬奥。

等候,出发的信号。

迅疾,30秒内完成出发动作。

俯身躺在雪撬,先头后脚。

推车向前,加速奔跑,登车竞技,俯卧的肚子,贴着雪撬。

肩膀和膝盖掌控方向,倾斜,把一颗惴惴不安的心,交给前途未卜的冰道。

曲线半径,无法诉说煎熬。

滑行转弯,地球重力4倍的压力,接踵山呼海啸。

曲线,直线,马蹄形滑道,加速度,滑行绕过多个弯道。

没有任何借口缓慢,只能在竞技的风口浪尖,争分夺秒。

滑行,最美的样子,是一片飘飞的羽毛。

轻柔,铺天盖地。

赤裸的拼搏,把寒物与温暖,一起拥抱。

守着这片纯洁,与雪野温情的对话。

孤寂,在冰天雪地里自行燃烧。

大美雪原,悄然冷藏着许久的心愿。

生命的乐章,冰山曼舞,回荡飘摇。

怎么也拆不穿雪野的心事,在寒彻的背景里,冰雪袒露着冰清玉洁般的孤傲。

明净,贴着冰面,柔柔腹肌,静止眼睛的狂啸。

胸臆中的一声慨叹,飞花的手臂,在琴弦上缠绕。

骇人的意象,挟冷风而降,在洁白的冰雪里,犹如一支挥毫泼墨的狼毫。

云雾腾升,语字醉舞,平仄成韵。

碎裂成片的笔锋,呼唤旷野的隐闻与狼嗥。

此时,风与雪,扫去一切忧郁,相视而笑。

钢架雪橇,不过是寒冷世界的绝句,激情的韵律,总归平仄的韵脚。

啜饮,或许不是一壶新酿,而是陈年的花雕。

注入酒杯的,除了苍茫,还有最得意诗句,只是在醇香的酒杯里,惬意轻摇。

雪地上的卧姿,像不像岩画上的星图?

天狼,该是怎样的在苍穹中闪耀?

苍鹰声声,穿透力冰雪的厚度。

除了冰雪,还有挂在枯树上的祈祷。

神话,与迷惘邂逅,昂首俾睨,把头埋在雪线上,横眉与悲壮,都在风云激荡中,彻骨呼号。

用白洗涤眼睛,以冷凝炼崇高。

就把手脚还给雪野,神情交给泥土,英姿托付草叶,悲壮还给火焰,仰望归属天空,欢歌唱给鸟雀,情思飞翔在云霄。

哦,钢架雪撬。

阳光劈开树的侧影,抬高了日暮的冷肃。

目光掠过石壁,凿出腾飞的跑道。

隐隐推开一扇心扉,闪身跃入雪撬。

在眉际铺一条路,目之所及,冲刺梦中的目标。

 

短道速滑

 

一代天骄,骤然绽放冰雪之花。

绽放的美丽,电闪雷鸣般,瞬间爆发。

冷静坚韧,奋力冲击,传奇成为艳羡的奇葩。

加拿大,短道速滑从这里出发,在欧洲,在美洲,迎着冬奥之路,攀峰励志的人,璀璨芳涯。

看,离弦之箭;看,卷雪扬沙。

迷蒙,澄宇,疾风,青春的梦想,在风驰电掣里,显露芳华。

逐梦,不止于脚下。

力量,技术,点燃奋争的火把。

燃烧,用滴落的汗水,毅然决然,把勇气和信心,恣意挥洒。

来不得犹豫,等不得观察,蹉跎岁月,需要瞬间的秒杀。

把繁杂抛在身后,任一阵旋风,猛吹狂刮。

荡气回肠的抒发,在冰场上化作一缕光束,在身影背后,映衬彩霞。

用爱照亮往事,用爱回报豆蔻年华。

冰驰电闪,豪气冲天,如箭飞驰,气吞山岳,直抵天涯。

冰雪旋风,在起跑线上发端,预赛,抽签,超越,再超越,打破神话。

短道速滑刮起的风浪,超出意料的气象百帕。

卷起,落下,在卷起,在落下,一颗心在灵快绝技里,翻滚,上下。

4圈追逐、7圈追逐、9圈追逐、全能、500米、1000米、1500米、3000米、5000米接力;

预赛、次赛、半决赛、决赛,机遇和胜败,都在一条起跑线上同时出发。

站位,内道,直道,弯道,炼狱般急转直下。

领先,拖后,破坏,犯规,掩护,配合,心与心较量。

战术配合和战术体系,人与人之间,都是尚待破译的密码。

冰上蝶飞,情中牵挂。

鸿影流盼,该是冰上传情,醉炫双眸。

一世同甘,半生共苦,金牌的咬痕,把自己铭刻岁月里,建功立业,再度出发。

一步是疾风劲草的摇曳。

一步是滑步登台的潇洒。

哦,短道速滑!

 

冬季两项:滑雪射击

 

把苍茫送走,沉入怀旧的雪季,把悲壮的誓言,举起。

松涛,闪跃着光芒,把沧桑,复活成鹰的样子。

此刻,背负雪野的静谧,站在雪道上,悄悄地抬头,隐约听见心脏的跳动,也看见了翅膀的涵义。

高高的山峰,洁白的雪场。

耀眼的光环,一束束泛起涟漪。

山沉静,雪堆积。

抚平的辙印,余韵偈语。

准星对准缺口,静心平气,向靶子,瞄准,射击。

雪野的精英,在疾驰的视野里,用神枪,证明自己。

那支苍凉的歌,被冰雪擦拭,山岚的雾气,把所有的心绪牢牢的拴在一起。雄浑,属于辽阔。

孤独的歌谣,剔开浮躁,守望凛冽的永恒。此时,风的年轮,一望无际。

滑板和雪杖,枪支,都沿着标记,挑战预设的程序。

翅膀,在阳光下,隐匿。

寒彻的白沉浸到天际。

凹凸的天界,陡然凝冻,四野茫茫,飘飞雪霁。

坚挺的生命,放射内涵的光芒,在梦的边缘,轻舞韵律。

枪口里,复活了峥嵘岁月。

英姿勃发,一枪命中,在缜密的设计里,解除了枪林弹雨。

依旧是喷火的枪管,射出的子弹,呐喊的还是最后的胜利。

挺起脊梁,在射姿里,锁定目标。

以冷静和决断,叩响英气勃发的传奇。

默记越野射击的顺序,像真正的猎人一样,只用一只眼,就让山林跌落更深的静寂。

铁质的冰冷,冒着热烈的气息。

靶子,子弹,枪管,手指,扳机。

在滑动的瞬间,一切已经成为不可逆转。

雪原上,将信念举过头顶,旷野留下的,最终是决战的自己。

堆满郁结的愁肠,被滑冰板和滑冰鞋,踏在脚底。

脚环,锁不住久远的志向。

飙飞在洁白的世界里的憧憬,把拼搏的品质与胆量,在滑雪和射击中交替传递。

云中飞翔,视野迷离。

蓝蓝的天空,划过遥远的记忆。

或许,英姿与汗水,都会一点一点被掩埋在雪里,但百灵,明亮的歌喉,不会把优美的音符隔离。

雪舞花飞,灯火迷离;

洁白的灵魂,凝眸花红柳绿。

旷世的鏖战已经开始。

山谷呼唤,必须和雪住在一起。

神圣飞扬的旗帜,旋风一样的飘逸,弹跳射击的气息,都留在了雪野。

冬日在燃烧的冰雪里,一次一次涅槃颤动的梦呓。

哦,在飞扬的青春里,朝着既定的目标,滑雪射击!

 

单板滑雪

 

雪里冲浪,用单板制造一个个美丽的细节。

单板滑雪,身体和双脚控制着方向,在高山峡谷之间,实现着一次次飞跃。

舍曼—波潘的两个雪板,绑成了世纪的平台,让飞翔的心,在无限回环的天幕上,摇曳。

平行大回转。旗门开启,在穿越旗门的瞬间,脚尖承担压力,胸部前挺,穿越。

然后,压力置换,脚跟实施预设的方略。

滑板,给了滑动的信心,一切的热望都在跃跃欲试,唯有一双脚,在钢边横切。

边刃动作,瞬间倾泻。

面谷转弯,面山转弯,摔滚的惊恐,似乎在嘲讽胆怯,挑战愉悦。

滑板狭窄,坚硬如铁。

转向和高速滑行,在晋级和淘汰之间,蹀躞。

U形滑道,旋转和跳跃,伴奏音乐。

造型,跃起抓板,跃起非抓板,倒立,跃起倒立,旋转,难度赢得分数,效果标榜激烈。

雪丘,跳跃点和急转弯,防不胜防的碰撞,时刻都在围追堵截。

唯有技术,越过障碍,涅槃时间,区分优劣。

单板滑雪,刺激着,冒险着。

自由洒脱的冲浪,流畅优美的洒脱,滑板驰骋雪海,刺激震撼山岳。

在纯自然的雪原,快感随速度飙升。腾空飞舞的是,一腔热血。

此时,关于翅膀有了新的理解;

此时,关于生命有了质的飞跃。

哦,单板滑雪。

除非你很怕冷、胆子小,若不然,你自然去滑雪。

白雪皑皑,山间景色,凉爽的空气,清新的呼吸,放松心情,隔绝宣泄。

山顶瞭望,超越雪野。一骑绝尘,飞驰在雪道上,松风如歌,雪上起舞,速度快感,恣意嗨吼,嬉戏雪野。

演绎花式动作,嗨直羡慕的目光。

流畅的摇摆,大山助长你的狂野。

乐趣,在单板上,滋生华彩;

单板,在雪野里,绽放花语,芬芳一个心灵的世界!

 

冰球

 

滑跑,运动,攻防。

冰球,以精湛的技艺,设置悬念,设置辉煌。

起跑,正滑,倒滑,惯性转弯,压步转弯,急停,守门员的特殊滑行,指引着骤然起跑,和频繁急停,和频变方向。

控制,不止于一个球,更多的是局势,瞬息变化的多样。

传接球,一个飞吻般的暗示;

过人,穿越阻隔,带出设想,转瞬即逝的机遇,秒变沧桑。

在蓝点之上,重新开球,以争夺的方式,争球的哨音,骤然鸣响。

射门,不可避免阻截、抢球、冲撞。

守门员的防守,当然是最后的堤防,惊呼和叹息,都在这里粉墨出场。

挑射、拉射、击射、补射、弹射,把进攻和防守,打成一个结,死死捆绑。

以多打少,以少打多,都在关键的时刻,改变战况。

强调配合,战术多变;

偏重个技,强行突击。

无论快攻,还是阵地进攻,无论个人防守还是全队防守,战术应变策略,全力以赴,设计攻防。

“多打少”和“少打多”,困难与机遇同在,进攻与防守相当。

局面在于控制,一个是江山稳固,一个是被罚出场。

冰球,把变化的法则,甚至潜规则,都偈语杆上。

越位,只能在中区争球,重新比赛。

肩、胸、臀扰乱控球,三步之内滑行,跳起来阻挡,这都是合理冲撞。

从背后,离界墙3米以外,冲向界墙,猛烈冲撞,那是非法冲撞。2分钟小罚或者5分钟大罚,附加10分钟违例,严重违例,直至取消被罚出场。

文明,以优美的曲线,摆动在冰上;

危险,同样也会以不可预料的意外,突兀现场。

不文明现象,孳生不文明攻防。

用手推人,抱人,用腿绊人,用肘顶人,用杆钩人,绊人,将杆举过肩部以上,持坏杆比赛,向场外投掷球杆,用杆打人,用杆头刺人,杵人,横杆推阻。

冰蝴蝶,火玫瑰。

所向披靡。

打击铿锵。

有点冷的冰球,其实,在喷射一颗火球的能量。

炽热的球场,一柄球杆,正在指挥冰雪世界的合唱。

“暴力美学”,是有意或无意的合理碰撞,吸引眼球,提升观赏;

“潜规则”盛开冰上之花,演绎一次次美丽的“身体对抗”。

“单挑”的“冰球坏小子”,只能认罚。劣迹,无处躲藏。

文明呼唤文明攻守,毕竟,文明是一轮太阳,时刻都在迸射灿烂的光芒。

哦,冰球。

守门员,恪守一方;

左后卫,右后卫,左前锋,右前锋,中锋,赛场奔忙。

冰鞋,承受苦辣酸甜和汗水、泪水的重量;

冰杆,拨动冰球的诗和远方。

头盔、护胸、护肘、护腿、护裆。

小小的冰球,就是一颗流星,拖曳着迷人的光芒!

 

冰壶

 

敏捷,优雅。

举手投足,苏格兰的风情和仪表,追随的眼光,跟着冰上溜石,滑成奇葩。

苏格兰福斯阿利斯岛的石头,此时此刻,在人们的心里,以冰壶的身姿,旋转,抵达。

一把冰刷,让悬着的心,在冰面上起伏,波动,攀爬。

从苏格兰,到加拿大,到美国,冰上溜石,在冬季的欧洲和北美,尽情潇洒。

冰道,是技术与机遇的祭坛,静谧,光滑。

本垒的球,在冰道上,邂逅惊喜与遗憾。

营垒的同心圆,守望着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征伐。

蹲下身子,将身体坐在腿肚子上,伸直胳膊,把冰壶石轻松地放在自己的前方。

然后,垂直肩膀,伸直胳膊,靠拢膝盖,端正身体,去掉意念上的庞杂。

放松,但控制平衡。

然后,躯干抬起。冰壶向前稍微移动,肩膀用力,投出一个惊讶。

伸直的肩膀,前后摇摆,调节投壶的距离。

控制脚的转弯度,每一个小横步,都在跨越一个神话。

保持重心,右脚弯曲,左脚控制,掌握平衡的砝码。

把冰壶石提到前方,伸直胳膊,然后把脚慢慢地移到冰壶石的后方。重心从后脚移到弯曲的前脚,依旧掌握平衡,上演冰刷。

投出冰壶,身体伸展到最低、最远,肩膀垂直,胳膊伸展成翅膀的。

击石。拉引击石。防卫击石。敲退击石。通道击石。晋升击石。

精彩的击石,不止于简单的敲打。

有判断,有智慧,有陷阱,有忍耐,有突兀,有平淡,有狡黠,有变化。

神奇一掷,深情敲打。

赢得比赛 但决不贬低对手。

冰壶,是友善和可敬的传达。

竞技,诠释和应用了规则,一种精神,从场上弥漫到场下。

冰壶运动,是个谜语。

曼妙的身姿,帅气的动作,都在用心血,给一个个惊叹作答。

遗憾的泪,只能偷偷滴落。

汗水,总是在冰面上,闪耀着光华。

平凡积累崇高,冰壶盛满的酸甜苦辣。

坚强的臂膀,撑起爱的无私,爱的深沉,爱的博大。

 

北欧两项:雪中倩影

 

北欧斯堪的那维亚半岛的雪,覆盖了千年的梦,用雪杖轻轻地拨开逝去的日子,在皑皑的视野里,跳跃和穿越,以完美的姿势和风驰的速度,留下青春的倩影。

姿势,起动至落地,准确,完美,稳定。

距离,在跳跃后加乘。

跳台滑雪和越野滑雪,用终点的冲刺,夺取优胜。

不仅仅是胆量,还要谙熟技术,囤积体能。

越野,掠过各种险阻,抵达起起伏伏的巅峰。

瞬间滑过的感慨,冲击着山风,拖曳着光影。

追赶时光,时光总在前面悄然无声;

蓦然回首,时间都已在汗水滴落的痕迹里遁形。

年轻的心,在雪野里翻滚,激荡的超越,极速前行。

经过了各种磨难和冷寂,可跳荡不已的心,依旧在茫茫雪野里热烈憧憬。

云卷云舒,依然变幻着迷人的风景。

永不定格的青春,是瞬间滑过的痕迹,张扬着猎猎昂扬的感情。

跳台,无法面对胆怯,只有闭上晕眩的眼睛。

然后,纵身起跳,决绝的不给任何退后的借口,这是斩钉截铁的行动。

正是珍惜,才迷恋光影;

正是热爱,才这样咬紧牙关,坚守初心,表达衷情。

底蕴十足,流畅,明亮,妙不可言。

争睹芳容,倩姿丽影。

灼灼的目光,聚焦疾风劲草大起大落的意境。

雪舞腰轻。

悄然降临,雪的精灵,自天宇,自苍穹。

在童话世界里,依旧感受出大漠雄风。

滑雪,轻轻点拨,韵律便沿着雪道飞舞,气贯长虹。

从坡顶滑落下来的晚霞,邂逅雪野的黎明。

笑声,回荡在山谷;

白色云海,遨游着雄鹰。

用滑雪写出,冬天的声明。

雪撬,闪光辙印,与阳光辉映。

滑雪板上飞翔的歌谣,那是对冰雪的馈赠。

北欧两项,一项演绎感受,一项展示风情。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