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63026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第三只耳朵听香/曹 洁

点击率:1636
发布时间:2020.05.10

柔脂一样的雨线,斜斜地织着,不闻雨声,只见雨的网,织了散,散了织。屋檐下一枚清亮的雨珠,像一朵莲的密语,轻轻叩响深宅。半坡的茅草、秘境的印记、丝竹丝的锦里、白夜的茶香,红尘喧嚣,被水汽悉数吸纳,濡湿一些干渴的词语。

古蜀的水分儿,这么足,这么细滑,似乎吸一口就可以饮出一眼清泉。雨中老城,细密、温婉又疏淡,没有凝重和伤情,氤氲着一种近似远古的味道。她很安静,很守本分,一种彻骨的安静,一种本位的守分,不与谁争风吃醋,有点儿古雅,有点儿孤芳自赏,却一点儿也不骄矜。细雨轻尘,雨雾弥漫,从宽宽窄窄的小巷漫出去,漫回来。青葱的草木在屋前屋后疯长,弥散着缕缕馨香。街道湿漉漉的,延伸向不可望尽的远处,白墙黛瓦的房舍,一排排铺开,长成了巷子的左右手臂,老街就躺成了千手观音。

微雨清亮,明明暗暗地闪烁着,来了去,去了来,如聆听曲风清明的天籁。它有风一样的流线,摄取浮躁,荡涤积尘,每一个音符都传达出对人生与世界的感知,物我合一,一切皆空。其实,空的状态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没有什么可以再融进去。宽坐宽巷子,意境朦胧,心怡神安,用第三只耳朵听香,我的心房就处于这样一种极为充盈的态势。

漫步浮世之上,转眼就到了江油。李氏宗祠藏在蓊蓊郁郁的草木中,藏得不深,却幽,一些亮,一些暗,隐在云层。老屋黯淡,微光从天井漏洒下来,酒水一样,弥散着雍容大度的盛唐之香。江油之水天上来,江油故里,李白没在,刻在石头上的汉字,是他一粒粒遍洒的酒香,唐宋不减,明清难消。

李白在石头上饮酒,坐着,卧着,大笑着。他生在酒中,活在石头里,一棵又一棵老树,长成一地酒杯。他随手摘一片叶子,蘸着月光,只一口,就饮尽半个盛唐。你看,三百杯刚过,他就呼唤着岑夫子、丹丘生,微醉着,大笑着,仰着头颅,走了蜀道,上了剑门关,做了“百年诗酒风流客,一个乾坤浪荡人”。

你们啊,身前身后的你们,就等着细数白发吧。

一种潮湿的气息排闼而来,怀揣着一滴雨的温度,回到浣花溪。一条锦江,守着源流,敛着气度,流淌着大唐之风。杜甫草堂,一扇柴门始开,只为迎后来君子。风从门前拂过,一如熟悉的呼吸。轻叩门扉,一个声音在说:“厚重木讷仁慈天下,仁者也。”杜甫是仁者,生之艰难凄苦,心悬天下,今夕何夕,他一直背着沉重的负荷,背得尴尬、疲惫、恓惶,任谁看了,也不忍。杜甫不是李白,李白永远是仰着头向前走,他可以漫不经心地走,也可以任性猖狂地走,骨子里的傲岸将不屑和藐视踩在脚下,一路不休,从不回头;但杜甫不是李白,万方多难,他一直低着头,眼睛向下看,看到生灵涂炭,听到沉郁悲声,伤人之所伤,痛人之所痛,一肩挑起古今愁,一生不肯放下。

望江楼上,古井旁边,一抹斜阳,几树琵琶,何处是校书门巷?

千年前,那个表字“洪度”的女子,随父居成都,八九岁能诗,十六岁入乐籍,脱乐籍后,退居浣花溪为女冠,六十三岁终老,一生未嫁。寥寥数字,寂寞一生,仿佛这个女子就这样简简单单瘦入岁月深处。其实,她的生命洪流惊涛骇浪,恢宏澎湃,只可惜历史还是上演了一幕悲喜剧,后人望着她寥落的背影,唏嘘不已。“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这诗有冰凉的悲愤和清醒。她曾以饮露而食的蝉为喻,抒写身为形役却灵魂如蝉的自己,但周旋于政治漩涡的孤单女子,终难免因世事风雨而大树倾倒。

她写给韦皋的《十离诗》,单读诗题,已令人肝肠寸断:《犬离主》《笔离手》《燕离巢》《珠离掌》《鱼离池》《鹰离鞲》《竹离亭》《镜离台》《鹦鹉离笼》《马离厩》。这十首诗,一地留一首,一步一叩首,自降尊严,自贬人格,自讨生路,卑微如尘埃的薛涛,只能以卑微如尘埃的《十离诗》,惹韦皋怜惜,留她在身边。这是薛涛之悲,也是旧时女子之悲。当然,如果说薛涛孤单一生尚有庇护的话,还是韦皋。韦皋镇蜀其间二十一年,薛涛聪颖慧辩,诗酒唱和,应酬周旋,但身为幕府营妓有多少人事风雨她独自抗得了?是韦皋给了她表演的舞台,给了她足够的保护。

一场场欢宴,觥筹交错,又一双温和谦恭而寂寞深藏的眼睛,深望薛涛,那是武元衡——武则天曾侄孙。他曾任四川节度使,温雅沉静,持身正气,不喜浮华,爱惜薛涛才情,上书为其请名,卑微乐妓最终以“女校书”千古留名。日影飞去,融入锦江之水,有关薛涛的人事都走了,只留薛涛一人汲水、制笺、写诗,粒粒琵琶,是诗笺上甜蜜的注脚。

英国女作家肯尼迪曾对薛涛的姓名提出一种富有诗意的解释,她说:“薛涛者,草也,涛也。薛涛者,青草如涛也。芳草遍野,生机勃勃,春风过处,犹如大海涛涛。”历史长风呼啸而过,芳草萋萋,一片大海涛涛。望江楼上那一幅楹联:“古井冷斜阳,问几树琵琶,何处是校书门巷?大江横曲槛,占一楼烟雨,要平分工部草堂。”不仅概括了薛涛繁华而寂寞的一生,且将她的诗才与杜工部相提并论。有此殊荣,我虽无言,薛涛,你可以瞑目了。 

穿雨而过,青草如涛的女子,汲水而上,手制粉笺,展宣研墨,一纸粉笺,染成风流。从浣花溪走出,夜色锦里的灯笼,红出隔世的暖意。成都是一座弥散着梦幻气息的城,她以土藏戈,不为都城,自成良池。用第三只耳朵听香,水鱼、日影、月光、风声,耳目所及都是诗。无论你走近或远离,身心都会沾染迷雾一样的巫气。


细雨湿衣看不见


细雨悄悄落过了,地上湿漉漉的,深夜她来,自己竟熟睡无知。大概世间好多物事就是这样来去悄然,寂静无声,或者早已经喧腾过,你却毫无知觉。人们总是在不经意间错失真正的美好,只有怀一份闲情之人,方可于无声处神游方外,心无旁物。

古人有“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毛毛细雨,悄悄然润湿了衣服,着衣之人却毫无知觉;树上的花开过了,凋谢了,谁也没有听到她落地的声息。这诗句极简,也极好,好在一个“细”字,安在一个“闲”字。似乎这细雨必得有这闲花来陪,才算得上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倘若有心在细雨中静看闲花无声而落的曼妙,沉入难得的自然意境,又有谁会感叹花儿的飘零呢?

这是唐代诗人刘长卿的那首《送士元》:

春风倚棹阖闾城,水国春寒阴复晴。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

日斜江上孤帆影,草绿湖南万里情。

君去若逢相识问,春袍今已误儒生。

这首诗作于诗人被贬将要赴任之际。江南水城,春风乍起,寒意微凉,他起程赴远,行船停泊在苏州城外。故友严士元前来相送,默然相对,百感交集,瞻念前途,就像变幻莫测的天气。刘长卿是开元中进士,唐肃宗至德年间曾任监察御史,战乱起后,不知所终。就是这样一个不知所终的古人,为我们留下一份温润的闲情诗意。

春阳中读好诗,我坐在时光的缝隙里,感觉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无形无色的光,仿佛自己也成了光的一部分,探寻了时光赋予人心的隐秘。行走世间,人与人之间的很多缘分,就像细雨湿衣,看似近了,其实又远了,不是她没来,而是我们没有感觉她,没有给她抵达的通道。自然中有这样一种化学现象:当一束光线透过胶体,从入射光的垂直方向看,可以观察到胶体里出现一条光亮的“通路”。这叫丁达尔现象,也叫丁达尔效应。比如清晨,茂密的树林中,常常可以看到从枝叶间透过的一道道光柱,这也是那条光的通路,云、雾、烟尘就是胶体,做了传递光的介质。

人生旅途中,生命之光从你不知道的远方而来,柔柔地穿过,那些看不见的微尘,就是无形的胶体,做了光的媒介,成了彼此的通路。你所要做的是,迎着光而去,穿透尘埃,走过那条通道,与光的温度,相融相生。尘埃就是烟火世俗,我们奢求蓦然回首的必然惊喜,也要珍惜烟火世俗的偶然相逢。比如陌上相逢,偶然交汇,某种触觉瞬间被攫取,无可逃遁,你会懂得和感恩另一种生命存在形式对你的滋养;比如纸上相遇,文字也是有灵魂的,读人与读书都是光与光的相融,让生命多一个出口,那些故事、情绪、情状、梦境,虽是寻常细末,却感应着你的灵魂;比如曲上相闻,倾听一首乐曲,自我之心与乐流之脉互动,就像是一个灵魂去迎接另一个灵魂。

因之,人之相与,或远或近,也有一种穿透效应,或者说心灵感应,只不过,我们看不到那条无形通道。那通道便是一种缘。无缘人即使碰面也只是擦肩而过,是路人,不会有遗憾;有缘人总在刚好的时候相逢,在刚好的时候明白该明白的。为了这刹那的相融,人们甘愿倾尽一生,牵牵绊绊,安心守候,直到那份天定的使命完成。

这一场红尘旅程,你不会无缘无故走哪一条路,也不会无缘无故与某一个人相逢,每一段不期然的偶遇都是上苍馈赠的礼物。一条小路上总会有一个人与你迎面而过,一份默契刹那滋生,生发出心灵的相透。这些真实的生活细节,是朴素的人性之光,穿透纷繁世事的尘埃,直逼你的心灵,纠缠着你的九曲柔肠,安抚你单薄的生命。虽然有的人你想近却近不了,有的人你想远也远不了,这并不以谁的意志为转移,但不管什么样的人事机缘,人与物、物与物、人与事,即使是花草、树木、山水,遇到了,就是彼此补伤的药。你若不伤,我又怎么会走近你、怜惜你?

但凡人间百味,棱角相触,枝节相依,彼此滋润,柔软圆融。人与人的相遇,就如星光与星光的穿透。不管任何时候,总有人正从世界的某个地方朝你走来,像光那样,从一颗星抵达另一颗星,完成光与光的传递和通达。不管是亲人、恋人、朋友或陌路人,我们都须相遇而感恩,感恩而相守。这是人类的本能,也是人之为人的本分。当你为一份遥远而切近的物事动容时,你对生命的感知也会得到另一种诠释和升华,以达另一个空间,如同另一种哭泣。

细雨湿衣看不见,没有刻意,没有目的,没有矫饰,一种次第润湿的过程,却隐藏着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南怀瑾先生说:“情之为用,非专指男女间事,若扩而充之,济物利人,方见情之大机大用。”人人生而有情,远不止男欢女爱、亲朋相守,她是爱、是付出、是彼此的养护,是林间呢喃、草上虫鸣,是细雨湿衣、闲花落地。广而言之,人之情乃家之情,家之情乃族之情,族之情乃国之情。这情是灵魂、是精神、是文化。人与人、民族与民族、文化与文化,只有笔划的差异,没有良善的距离,心存善意,和平安详,方得大用。这是一种无形的力量,盘旋头顶,统摄着我们干干净净的灵魂。

雨后沁凉,风无声无息,轻柔到极点。阳光隔着玻璃漫进来,流泻着暖意。顺着光,可见高远的蓝天,大朵大朵的云飘着,也像是浮着,风作了云的依托。一些低云挨近了窗,仿佛伸手就能摘一片轻柔。阳是生命的需求,光是抵达的终点,不要躲在黑夜的暗沉不肯出来,不要冷硬拒绝这阳光的柔暖,心存阳光,便可暖了自己,也暖了他人,即使四季风烈,也不会太冷。

《圣经》中说:“光本是佳美的,眼见日光也是可悦的。”光来自外物,也来自心底,很多时候,我们需要走在光的通道,以光接纳光,以光反射光。

——选自《西部散文选刊》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