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572022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日出龙眼山(刘志成)

点击率:3749
发布时间:2016.06.14

  四周尽是嶙峋的骨架,龙眼山……失去了它的高度。

  天虽未亮,但我来自内心的激动,在五月的龙眼山顶深入了一场清凉的风。源于龙眼山旭日上妆的久远渴望,又一次穿透并且焚烧了我春天的心情。

  还是……在孩提时,龙眼山就从私塾出身的祖父口中生动起来了。它的险峻,它的典秀奇拔,它的昂首如巨龙飞舞云空,以及它名源于山首二石孔如眼的传说,像院子里的鸡鸣在我童真的心地上植入一粒充满了诱惑的种子。当金乌东升时,镶于石孔,那是一种奇观呀!挺美,在宋朝就被誉为“麟州八景”之一呵。在祖父的述说里,我悠长的目光挂上了一幅古典的山水画……后来,读初中的我又偶读了清人王致云的“各乘与马出城东,恰在龙眼指点中。仄径留霜迎草白,疏篱透日耀花红”,王国昌的“边地麟城北,名山龙眼开”,脑子里装满了纯净如一只远古琥珀的龙眼山和龙眼山的阳光。以至梦里,还看见一缕一缕的朝阳光洋溢在山的明媚里,弥漫在山的清幽里,徜徉在山的温馨里,荡漾在山的岑寂里……

  去年八月,我赴山西参加一个散文笔会,途经麟州,特意留了下来。但“仄径留霜迎草白,疏篱透日耀花红”的图景早不知跑到哪儿去了?一些厂房和大片的住宅小区已侵占到了龙眼山腰。工业时代的机器像一群发怒的驴子,声嘶力竭地嚎叫着。伸入云天的灰烟筒吐得黑屁罩满了天空,一道遍体鳞伤的阳光深埋其中。城中一些古拙的四合院正被拆除,而拆除过的空地上又在新建一些大楼。龙眼山,作为梦和渴望,它已撤回了我的体内。它陷入的嘈杂,已荒凉了一个人曾经的伫望。而离开了环境,我们还谈什么生存和生活呢?泪,就在我远眺之际,无端地想降落下来。我大步回了旅店,将沉重的心情埋在了一本外国散文集中。当我忧郁的目光触摸到了美国作家亨利•大卫•梭洛的“太阳的光辉会照耀得更加妍丽,会照进我们的心扉灵府之中,会使我们的生涯汛满更大彻悟的奇妙光照……”的句子时,我浮在书页外的心情,又在祖父述说的像出水芙蓉一样幻美的龙眼日出中开始蓬松……但令人失望的是第二天烟雾海海漫漫地迷蒙了山身。我只好怅然远去,充满脑海的依然还是先前那朝阳光们一抹儿一抹儿抃舞的模糊影子。

  现在,我激动的目光撞开了黎明。灰色的天空,因了几颗零星的点缀,显得格外高远。而所谓天空的灰色,是被工业时代的嘈杂污染了的宁爽。天空,也和人类的生存有关,但人类却为什么要一只眼睛幻想着物质时代,另一只眼睛思念着破坏前的环境?我茅草般蓬乱的长发立在五月的风中。我山丹丹般鲜艳的激情与心灵的冷凝状态,在雾状流体的烟雾敲击和对“疏篱透日耀花红”的怀念中,竟是一片茫然……周围重重叠叠的山峰除了漆黑还是漆黑,像一个个大汉匍匐在龙眼山裙下,醉在了她头顶浮现的那一抹儿一抹儿玫瑰色的圣光中。

  浮吧。浮吧。通途就在前面。歌声就在远方……夜色太浓,几抹玫瑰色显得多么苍白无力。

  依然是……痴心的等待。

  渐渐的,那几抹玫瑰色越来越厚越来越浓,由浅红到橘红,橘红到嫣红,嫣红到深红,冉冉地占尽了万千风情。像青铜器身上的那一种暗淡,呈现出了怎样的一种神秘。朴素的震慑心灵的光芒中,我更真实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忽地,谲幻的霞光中火爆爆地浮出一个红的透亮的“月牙儿”,并不耀眼。像一艘小船儿在广阔水域一起一伏。此刻,我的心就深入了涛声里……红霞簇拥中,月牙儿在丰满。丰满……后来渐渐快了……弓圆。半圆。多半圆……我抑制着呼吸,生怕风中的一声咳嗽,拉远了与霞光和那个量角器的距离。量角器忽地一跃,便上了山头,金光四溢,洒向了山的清新水的旖旎……

  此时,龙眼早已看清了眉目,血一般耀眼的红球儿镶嵌其中。像两个红毛线团悬着,闪动着一种神奇的温柔。毛线团熠熠的光,掩不住炯炯的灵动,像瀑布一样清洌洌地倾泻。光瀑在碎银一样的流泻。泛滥。照得人睁不开眼睛。我只好回首,权作栖歇一下目光。从龙眼中溢出的金泊的光芒如手电光夜逸,已在山脚小城中央古拙的凯歌楼南门洞壁上印下了两个淡白淡白的圆托儿(凯歌楼已是城中唯一保存下来的古建筑了。我不知道艺术是否要被破坏了,才能铭记心上),视之若无,凝睛却有,像楼洞上可以行走的色彩,有一点苹果的红润,有一点雪梨的亮色,有一点流水的波动……我源自内心深刻的孤独和迷惘,在神秘的色彩里溶化了……

  调头……看时,四溢余光如雨们淅淅沥沥。在龙脊上翩翩。它已被淋得兜头兜脸,眉发滴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沁人的馨香。晃漾的雨点儿悠悠地洗亮了龙身的金甲儿银鳞儿,一灿一灿。金泊的光瀑晃动在山顶的芊芊翠绿里,轻轻细风里……光瀑溶溶。溶溶。山脊的庙群在闪光。群山在闪光。我的目光驮着迷醉在轻风里闪光……我也仿佛消融了……

  不晓得……过了多久,我从奇妙的灵光中拽回了激动,只见那圆球已跃上了山头尺许。暖色的光瀑流泻下来,如洪水在汹涌。泛滥。及再回眸,那楼洞上也不见淡淡的圆了。楼洞上,金光一闪一闪,城中鳞次栉比的楼群也有金光一闪一闪。我的心再一次温润了。又想起了祖父讲述的龙眼的传说,想起了清人王致云题咏龙眼的诗,想起了美国作家亨利•大卫•梭洛关于那段阳光的禅意体验……

  光瀑溶溶里,小城的人们又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生活。龙眼山在人们日渐淡漠的目光中也开始了一天的孤独。

    选自2010年4月期《夜郎文学》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