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63030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搓澡的女人/雷小萍

点击率:1591
发布时间:2020.05.10

“你好!请问这会去洗澡话门开了吗?”大约九点多,我拿起手机咨询洗浴中心。极想洗去一身的尘埃,连同一份疲惫。

“如果你要搓澡的话就要晚来点,大约十一点左右人才能来。现在人手不够,就一个人,昨晚她下班太晚,都十一点多了。”前台服务员这般回答。

心里产生淡淡的遗憾。平素不都两个人搓澡么,以前九点多去,总是趁着早,偌大的地方就我一个人。在那哗哗的水声里,在热气腾腾的桑拿房,一切都是空白,只有自己。尽管并不频繁,但却在间或里需要这样的放松。

于是我与霞拿着洗澡的东西,溜达着走向洗浴中心,推开大门,只见所有的服务人员正在开会。我们便扭身去吃早饭,事实上是为了拖延时间,能够等到搓背的人来。慢悠悠地吃完了早饭,又来到了洗浴中心。当然我们还是来的最早的两个人。上到五楼,服务人员问我们是否搓澡,我告诉她是。她就给人家打电话了。此时已经是十点多。

打开好几个水龙头,为的是把冷水放掉。桑拿房也用不成了。说是更换新的设备,过两天才到。泡了大约半个小时,搓背的人来了,是那个个头高的,相对柔和,体形保持还有致的女人,家里并不需要她以此来贴补家用,只是自己想找点事情做。她从容里还有几分女性的优雅,即使搓澡的时候,也不紧不慢,同时,会对人身体的优点加以赞美,尽管自知:但凡有点年纪或者生育过的女子,总归会有这样那样的身体走形,可从最初的别扭到渐渐受用这样的谬赞,多少能得到某种慰藉。她搓澡,不怎么用力,让人耳朵比身体受用。就像拿了人手短吃了人嘴软那种。我们并不陌生,准备妥当,我便劳烦人家了。

“不是你们两个人么?怎么现在就剩你一个了?”我们开始了聊天。

“她走了。”她说。

脑海中,浮现出与眼前这位看上去截然相反的女人:瘦小、紧致又精致,她是需要这份工作的,职业使然,搓澡的同时也会夸赞一下她的顾客,语气里,极易辨出真假,却不会让人见怪,谁会对一个夸赞自己的人怎样呢?她穿着雨鞋站在那铺了一次性塑料薄膜的小床边,居然有种力道感,第一次让她搓澡的时候,疼得人悄悄吸溜。面对她的专注与卖力,委实难以张嘴说什么,还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于娇气,以致于回去后背和大胳膊处,真的结了一些针尖大的痂。她有点直肠子,有一次拉着脸诉说委屈:她的这个同行,把她玩手机的事情告诉了主管,扣了她的钱,气得她几天都睡不着。想必不是格外恼火,她也不会告诉我。

“没人的时候不让玩手机吗?”我有些疑惑。

“是的。不让玩,可是都玩,太无聊了!”她愤愤道。

“那她是你的领导,没人的时候她不玩手机?”我再次问她。

“咋不玩?一样的。但是人家就把我告给主管说我玩。”又是那般委屈而无奈。

“扣了你的钱会给她奖励吗?”我既不懂也有点怀疑。

“不会。可是人家就愿意,就想。”瘦女人几乎要哭了。

 我于是沉默。这竟然是最后一次她给我搓背。

“你觉得轻重?”回忆被耳际一个温柔的声音打断,那个高个子女人望着我,从来没有过的眼神。

“她就那样走了?”我回望这女人。

“是的,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她被辞退了。”留下的这位有点神秘地告诉我。

“啊?这工作还存在辞退吗?”我有点惊讶。

“就前两天的事。她在大厅说了两句话,被人传到领导那了……”她顿了顿,“我们这工作又不拿底薪,就是一个提成。最淡的日子都熬过了,一天就只能挣那么十几块钱也没说让走……”多少,她还是抱打不平了。不平的语气里,似乎又夹杂着别的味道。

“就因为这个吗?说了什么要命的话连工作都丢了?”我惊讶的同时疑惑不解。

“就是在吃饭的时候,在那里抱怨了两句说要饿死在这里了,这样的话重复了两遍,就被前台的哪个给告到领导那了。”她说,“领导说我这么大的洗浴中心,多少人吃饭,就单单把你饿死在这里了?那你看哪棵树粗你傍去……”起初,那个被辞退的瘦小女人以为是个玩笑话并没有当真。况且她说的基本属实。不曾想人家来了真格的,就让她立马走人了。一句话,即使是事实的话,也带来了致命一击,一个五十岁的女人就此失业。据说传话的人扭曲了她的意思,甚至夸大其词了。领导需要这样的心腹,尽管大概也心知肚明被辞退人的委屈。可必须杀鸡儆猴,以禁止任何不利于他们的任何言语。

同室操戈,相煎何急!一个人的工作环境到这般地步,甚是堪忧!当一个弱者,自然逃不过小人一劫。就是智者,还有那么一失,再谨言慎行,也不可避免。俗人之口,愚人之脑,任凭你怎么说也是徒劳。谣言止于智者,但智者几何?

那个女人曾告诉过我,说她因为被告好长时间里寝食难安,极大影响了心情甚至健康。她在乎别人的说辞,她在乎这份工作,但她还是失去了。兴许有人会责怪她不聪明,是咎由自取。反正,那个女人目前是闲待着了的。洗浴中心在最忙的季节,让她走了。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但不会告诉你他称出来的轻重。

我并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她,但她的认真和努力给我留下的印象却一直在。无论她还是我,还是她的同事,怕都将此事作为一个警告了吧?她的影子,总在。不是吗?一杯羹,有人乐于分享,认为那是一乐,有人宁可吃独食到撑出问题,也不愿意他人沾点边。

 博爱与大爱,气度和胸襟,犹如贝中最昂贵的那枚,太难得了!希望,她在失去里也能得到。

雨雪之后的那个我待过十年的小城,此刻已是冷了很多的。揉揉眼睛,迎着耀眼的光,想起康震在百家讲坛里讲到的欧阳修起起伏伏的人生,那不止是时代与历史,还有恒古不变的人之性。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