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58825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梓树花开/刘 卫

点击率:1599
发布时间:2020.05.10

某个暮春的周日上午,我前去老母亲那里问安。每个礼拜如此,倒像是例行公事了。

上周回来的时候,单元楼门口的梓树打起了白朵,现在应该开了吧?进了院,我看到的却是更加“惊艳”的场面:三辆警车把原已满当的小区挤得快要喘不过气来。车与车的缝隙间插满了人,人们的表情紧绷着几丝惶恐,许多人的面孔陌生。

前一栋楼的阳台窗户打开了不少,有人探出脑壳又缩了回去,接着又探出来。一打听,原来是老唐,死了,自绝。

老唐已独居多年。倒不是没有老婆孩子,而是他们不愿和老唐住在一起。为什么呢?我检索了记忆,只是一些片段。

老唐大高个,烟抽得凶,脸黯黑,坑坑洼洼。走路腰板直、很快,一挺一挺的,活像迅敏而高傲的鸵鸟。他曾是母亲的同事,后来当过某学校的校长,学校关闭后,回到某国企当了中层干部。有一年教师节,我虽小,却记得清楚。在一栋教室的露天黑板前,老唐带领高年级的孩子们,以汉隶篆刻的形式,用颜料画出一方“尊师重教”的大印,旁边辅之以文字说明。这枚印,周正、苍劲,虽说麻点也是画出来的,但很自然,古风韵味足。

母亲说起老唐,嗯,这个人有点歪才!后来,父母退休,我上班了,也和他成了同事,但还是习惯叫他唐老师。老唐对谁都客客气气,打着哈哈。我们之间没有工作上的往来,但有一次,我去他的科室办事,看到他桌子上有份材料,出于好奇,我多瞅了两眼,原来是某厂长上报职称的三五份表格。嚯!他忽然对我咆哮起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吧!!!我没理他就走了,现在想想,谁愿意让别人窥探到自己的“隐私”呢?何况这很可能是关乎他“命运”的东西。

老唐可能真的研究出了什么。退休后,他准备出一本书,听说是关于民俗方面的。可最后落得被人骗去了署名和版权。于是出现了这样的一幕:每当夜晚来临,老唐的叫骂声回荡在两栋楼之间,以及临近小区的上空。他是那样庄严、沉郁、排山倒海、气势磅礴地骂着,可能会持续一两个小时,偶尔有间歇,还可能更久。他的骂声更像是话剧旁白。老唐在发泄,恼火变成了怒火、嗔恨变成了狂啸,也许只有发泄才能获得些许快感。周围居民不堪其扰,打电话报警。可教育完之后,回来依然故我。最后,派出所也没办法,索性不再管。

我想,老唐,抑郁了,还是重度。

不知道,老婆孩子什么时候离他而去的。不消说什么理解与否,他与妻子已是两个世界的人,在一起,就是折磨。据说,在此一个月前,老唐的家人就找不到他了,还报了警。其实他一直在“躲猫猫”,他把自己藏在自家沙发床的储藏箱里,自绝于世外。这是老唐跟世人开的最后一个玩笑。他给女儿取名“尚暖”,是来自陆游“金鸭余香尚暖,绿窗斜日偏明”之句吗?不知道他“躲猫猫”时,心中是否默咏过这阙《乌夜啼》。

大门口梓树上的白花开了,人们只注意了警车,没工夫瞅它。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