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91476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春日走笔/齐凤艳

点击率:2079
发布时间:2020.07.01

当日子走入三月,它就被一种气息罩着,这气息也围绕着我,或者这气息本来就是我的。一场篾笼想返青的舒张,一次干枝低吟的苏醒,一种小马耳尖上竖起的渴望。想聆听,想触摸,想感知。那到底是什么呢?

清晨醒来,我这样问我自己。室内很安静,我看上去也很安静,只有这些思绪知道我胸中的悸动。当阳光透过窗帘,斜斜地织着,落在地板上,一声鸟鸣也落在了我心坎。我终于知道藏在我身体里的那蠢蠢欲动的是什么了。那是一声轻轻的呼唤:去郊外,去春天里!

于是在这三月周末的早上,我应着这呼唤,朝春天走去。临行前,我对着镜子,细心打扮了一番。初春时节,我不能太艳丽,也不能太素朴,我得和春天相融,既不能夺了它的采,也不能让它晦暗。一件米色裙式薄风衣和一款浅黄丝巾,应该和初春很搭吧!所谓“傍花随柳过前川”,“偷闲学少年”说的就是我呀。

出了家门是百合山庄。从这两个名字就可以猜出这个小区是建在山坡上的,我要去的地方在它的西面。小区内楼房很密集,绿化不多。这或许是因为小区紧邻水库和群山,建筑商就借此省钱省力了吧。所以小区内几乎没有春光可赏,我就加快了脚步。

不一会已是一段下坡弯路,而且越来越开阔,我知道我的目的地要到了。坡路略陡,无形中成了天然加速器,我的步伐更快了,心也顿然开朗起来。虽然还没看到水,但是山已经伫立在眼前了。豁口处吹来的风亲吻着我的脸颊,它带着清香,绒绒的,在我鼻尖细语。它说给我带来一个秘密:“春天一直惦记着你!”我瞬时神清气爽起来,近几日所有的心绪之归结,就是要和春风和春天进行一次对话呀。

我不禁想跑。下坡路尾,山路一转,群山连绵,绿色起伏跌宕。数数吧,最近的是磨盘山,接着是歪石砬子山、尖山、牟家岭、横山……当然我目力所及的,只是前三座,那看不见的,在心里驰骋,驾着春风,哒哒哒地驮着绿色奔跑。

凌水水库就在前方不远处山道左侧。我一边跟着山走,一边仔细观看山上的树木。一年之际在于春。柳树、白杨、刺槐,谁都不甘心落后。抽条、放叶、长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比个头,比腰肢,比衣装:我们谁更绿的妖娆?

树木仿佛都是有人的精神的。比如松树永远苍劲,小松树也是,老成沉默,季节变化在它们身上留下的痕迹非常少。但是春天里的复苏之风,令它们也有了耳目一新的感觉。杨树则总是英姿勃发,挺拔腰身,不倨不傲地抬着头颅。泛起绿波的枝干伸展着,似乎要捉住每一缕春光。柳树怎么看都是女性气质多,春天的时候,它就是少女,垂着秀发。

不一会儿,山路的左侧出现木栈道,水库到了。其实我早就走在水库岸边了,只是树木遮挡了我的视线,我没有看见水库罢了。我找了一处树木间隔大的地方,向水库望去。春水绿盈盈的,映着磨盘山的影子。水波徐缓,似乎一心只在徜徉,而不是游走。它仔细端详着山、树、云和天空。它喜欢它们的热闹,柳条的舞蹈、云的变幻,这些也是它的热闹。还有燕子。它们从南方回来了,回来给小河唱歌。小河则对它们说,飞低一些,再低一些,让我摸摸你们美丽的翅膀。两个季节的怀念啊,欢迎你们再回到我的怀抱。

多么柔软的春水啊!于是,我的心也柔软如我脚下的泥。小草萌动在我的肌肤里,它们一跳一跳的,引逗我数它们的个数。那刚睡醒的虫,在我的指尖打个哈欠,扮个鬼脸,说:“你好!”我刹那间神清气爽起来。我笑了。轻轻地,不惊动三米外的一棵野桃树。桃树叶藏着的桃花骨朵。胖胖的,嫩嫩的,一个骨朵就是一朵梦境,一场期待。期待就是花苞啊,它们都是美好的,心声吐露时,希望它们都能够得到温润的目光。

水边坡地上,小草一直攀援到我的脚下。水边的风湿润,草在风中就可以沐浴,既伶俐抖擞,又娇嫩新鲜。水的灵性和滋润令岸边的草比其他地方长得快,绿得玉质亭亭。很多不知名的小野花已经开放了。花一定是懂得构图和色彩原理的,趁着绿草蓝天,红色,浅粉,深蓝,穿插组合,绘出一幅画。草天天生活在花园里,花日日有绿茵陪衬。它们一定会时不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会心地笑。

我继续往前走,就到了水库附近刘家景区。石子铺就的甬道,凸凹有致,蜿蜒如带,徜徉着,弯弯曲曲地正合我流连的心境。远处的村舍,近处的水中木亭,虽是人为之物,却与大自然和谐融洽,毫无造作之感,它们在春天里也都像返浆的土地一样润泽。此时,若是农舍走出一位姑娘,她会不会穿着绿底碎花长裙,她会不会看到我向她遥望。

我已经过了穿花裙子的年龄了,所以,更爱花了。幸福的是这里的桃树很多,花蕾初结。我想把花骨朵都轻轻地捏一下,我就是蜜蜂,就是采花大盗,就是手捧百万玫瑰的仙子,就像柳树下面手指肚大小的小野花,它们从泥土里擎出美丽,献给身边的小草和头顶上的柳枝。

槐树新长出的叶子是明黄色调的,透着亮,泛着玉质,迎着阳光看去,似乎在一点点变薄,要有凝脂滴下来。我忍不住伸出右手的食指去触摸它们,感受那温润、粘腻与柔软,然后将手指放到唇边露出舌尖品尝。这就是叶子的味道,树的味道。右手食指因此而与众不同起来,我看见它也显出欣喜。

这欣喜也在我的周身。春天回来了。风、芽、花骨朵、燕子,既是春姑娘的伙伴,也是春姑娘的倩影。当我走在春天的路上,迎接它,欣赏它,拥抱它,我就也是春天吧?我是它。走在它的路上,我有诗在萌芽,有你在诗里。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