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864607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一片青山在梦境/白衣书生

点击率:1300
发布时间:2020.09.10

一片青山在梦境


文/白衣书生



我对《剑南文学》杂志最初的知晓,要算是上初三的时候,记得有次经过县医院门口街边的邮亭时,心存文学情结的少年的我,尚是喜欢读书的,自然是课本之外的那些闲书,时常去报摊邮亭瞄上一眼,便也算得上家常便饭。不一定买得起,但随眼瞄瞄随手翻翻倒也不打紧,待得人家老板显然不耐烦了,没好气地问上一声“买不买”,这才放开手,悻悻地离去。

我不记得那时候,现今的《剑南文学》在上世纪80年代里,是叫做《剑南》还是《剑南传奇》了,封面与里面的故事差不多都花花俏俏的,似乎很是符合那时代人们的审美与兴趣。只不过,那时候我就在想:“啊!这书居然就是我们这绵阳本地的。”显然是吃惊,但到底是在本城何处,什么人在管在办,却一无所知,便在心底里不禁泛起日渐浓郁的神秘。

时间总是很快,就像我的青春骑在战马上,风驰电掣,一闪即逝。或许那时候,我也在心里隐隐地觉得,那份仰望的神秘就此无期,根本就没想过有一天会走进它的世界,与纹理。

直到2008年,我有幸加入了市作家协会,从而结识了时任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同时也兼任着《剑南文学》副主编的散文作家王德宝先生后,这才跟诸多的本土作家诗人们有了不断的接触与认识,从而也让我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剑南文学》杂志的读者,而后是作者。这实在是一份结缘,也是重逢,总感觉是冥冥之中的天意。直到最近,在网上看到连番而至的一些关于《剑南文学》的前世今生的文章时,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对它的初识,早在30年前的时光。

我已不记得当初第一篇发表在《剑南文学》上的文章叫做什么名字了,原本应该记得的,可无论怎么想都无济于事,于是我便只好不再去显然徒劳地苦想。放过自己,也是给自己一条出路,即便是出逃。所幸的是,在随后的十年时间里,我的小散文也时而会在这份历史悠久的本地文学杂志里闪现,我也在细细地阅读里,看见一些熟悉的朋友的作品,并且兴致昂然地走进他所书写的故事,也通过对一些作品与故事的品阅而后了解更多的作者,甚至一些大有名气或者小有名气的作家与诗人,有的也在日后成为酒桌上茶馆里时常相见的朋友。无论亲不亲切,熟不熟识,都有一份共同趣味的认同。只不过我这人,有一种像是先天里带来的孤僻,不太爱合群,即便热闹上一阵子又会不自觉地落入到冷清。一种不知名的孤独感,总是在我心头萦绕,我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渐渐地也只好听之任之了,任岁月浸润。

前些年,冯小娟在担任《剑南文学》杂志的主编,近年又是王德宝先生,而也在这几年,我又得知曹代义教授以前也做过,不觉间我便为自己这份虚妄与无知而颇觉汗颜。我知道它的故事太少了,太浅薄了,从而每每遇到介绍它的作品,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写到的,我都会认真地去品读,甚至会心怀一种新发现的欣喜。包括上世纪90年代就大量发表作品的蒋晓东先生,在字里行间所写到的那样,教人印象深刻。

始记得,《剑南文学》上发表过我一篇叫做《童年里的那朵雪花》,还有《那岁时光》,都是对童年乃或少年时代里的一些人和事的记叙,甚至少不了会去夹杂上丝丝缕缕追忆中无意间泛起的畅想。我大概习惯了对梦的色彩的沉迷,总是难免一份情不自禁。甚至有时候我也很想去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心境,改变自己内心里的那份不乏青幽的底色,可是种种努力最终都成了徒劳,我又只好无奈地放弃。或许这广阔的天地之间,万物都有它存在的道理,也各自有各自的谱系,我便也只算得其中之一。即便迷茫,即便飘渺,即便再怎么不切实际,我也只是我,也只能是我而已。

当我弄清了这个问题,心里便一下子释然了。虽然平日里不常投稿,写作也是懒懒散散的,有时很没有章法,也懒得去讲章法,但一旦有文章被发表,还是蛮高兴的。虽然我并不像一些特别热爱文字并且显然热血沸腾的朋友那样,动不动就去拍了照片发到网上与人分享,但我心里的这份高兴,却是实实在在的,就像饮进肚子里的酒,慢慢地发酵,慢慢地浸润,慢慢地消化得干干净净,从而内化成为自己寻找与洞悉宿命的营养。融入血液,融入骨肉,融入我这不为人知的世界里的枝枝叶叶根根系系。

偶尔,我也会去门前不远的市文联大楼里的《剑南文学》杂志编辑部串串门,或是取杂志,或是领稿费。无论是走在路上,还是进了它的办公室,我总是在不知觉地暗自猜想,它的前世今生抑或未来,都是些什么样子。经历了哪些鼎盛时光,还将到达一些怎样的鼎盛时光。诸多的剑南人,辛辛劳劳勤勤恳恳数十年如一日的不懈付出与坚守,让我等或大或小或大小不一,或远或近或时远时近的作者们,寻找到了一片沃土,那是泛着梦的色彩,梦的羽翼不断扇动的地方,它成就了一个个作者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渐行渐远与如梦如痴。谁都可能破茧成蝶,我看见一群群的蝴蝶在飞舞。

放眼浩瀚的文学丛林,《剑南文学》杂志无疑是其中的一片草木葱郁的青山,让每一个读者与作者,都在其中若有所思或闲庭信步地游走,抑或旅行。恍若置身于五彩斑斓的梦境,你看你看,那个周公又化蝶了,随即溅起一地无羁的哈哈声……

——选自《剑南文学》(双月刊)2019年第6期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