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86483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中国西部散文网

>

散文选刊

>

虎跳峡/朱徐雨

>

正文

虎跳峡/朱徐雨

点击率:1160
发布时间:2020.09.25

虎跳峡


文/朱徐雨



从飞机落地的那一刻望见从天而降的一滴又一滴云南的雨水,我就对此行不抱一丝希望。直至一位本地司机说他可以带我去各个景点,包括在香格里拉深山中的虎跳峡,顺便充当向导,这才让我重燃了希望。

约定去虎跳峡的一天,我一大早就换上登山服。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可谓惊心动魄,尤其是在香格里拉境内的那一段山路。山势险峻,道路崎岖。公路依山而建,右边是百米悬崖,左边是雨水冲刷之下随时都可能飞落而下的山石。我绷紧神经,但司机面色从容。我心中暗喜,多亏了这个司机,我才实现去虎跳峡的心愿。

停好车,司机与我步行前往虎跳峡。我在山腰,虎跳峡在山脚,还得爬山。

我步行前往虎跳峡。走着走着,感觉有什么声音在耳畔,但细听,却又烟消云散,缥缈如一根系在枝头随风飘荡的丝线。

楼梯陡而长,一直通向山涧。一步又一步地挪步,小心翼翼,却又兴奋不已。

耳畔尽是水声。那水声绝不是山涧哗哗,更不是泉水叮咚,而是瀑布的水花声,迸溅声,海浪的拍岸声,澎湃声。我隐隐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潮湿了起来,又有几丝薄薄的水汽侵袭而来。

终于到底了。还有一小段穿越树林的平路。耳中早已充斥着滚滚雷鸣之声。透过树林,可以隐隐望见前方有水,黄色的水,白色的浪,还有棱角分明的石。

我略显紧张地走出树林。霎那间,那浪高达十几米,排山倒海地向我涌来,一浪起,又被另一浪打成碎末,吞噬在后面的激流之中。时有一巨浪,疯狂地冲向前,如一头挣脱缰绳的猛兽,撞碎前方的一浪又一浪,激起的水花高达数十米,又疯了一般横冲直撞,最后慢慢地平静,消失。

走近水边,倚靠着栏杆。耳中灌满了这如雷般的隆隆声。声音同浪一起翻滚着,随浪拍打在石壁上,碎裂成珠,又哗哗啦啦地落下。平静时,如大风天的海,只有水珠迸溅之声。激烈时,仿佛从空中落下一个庞然大物,轰地砸在江面上,炸裂成碎片。

由于是丰水期,我向江心望了半天才见一块黝黑光亮的巨石,那便是虎跳石,十几米的巨石淹没在浪中,竟只露出了半米。浪吞噬了它,疯狂地拍向它,想让它破碎。

忽然,几滴水珠溅上我的脸。冰凉,但内心热烈。即使已经停下,却依旧感到它的巨大力量,让世间万物破碎的力量。那水,有股泥土的味道,奔流的味道。

虎跳峡流传着一个奇幻的神话,金沙江、怒江、澜沧江三姐妹外出择婿,玉龙山、哈巴山两兄弟奉父母之命追赶阻拦,若放过三姐妹中的任何一个,都要被砍头。玉龙腰佩十三柄长剑,哈巴身挂十二张雕弓。两人并肩前往丽江,轮流守在江边等待三姐妹的到来。在哈巴看守的时候,金沙江妹妹,到了丽江边,看见了哥哥哈巴,灵机一动唱了十八支歌,歌声婉转,听得哈巴神魂颠倒,倒头便睡。金沙江妹妹便得以逃出两个哥哥的阻拦。待玉龙醒来之后见到此情此景,落下两行清泪,砍下还在沉睡中的哈巴的头颅,仰望天空,默默祝愿妹妹幸福,垂下了头。玉龙的两股泪水化作白水黑水,哈巴的十二张雕弓化作虎跳峡的二十四道弯,哈巴的头颅落在江中化作虎跳石,而哈巴雪山自此平顶无头。

哈巴的神话带着哈巴的灵魂在虎跳峡激荡,冲刷了千年。望着水流在石壁上勾勒出道道深纹,我知道,哈巴和玉龙的神话不会被云南人忘记,至少不会被这石壁忘记,不会被这一江奔腾不息的水忘记。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峡谷之间,金沙江呼啸过七道瀑坎,十八个险滩,用龙吟虎啸般的磅礴祭奠哈巴

岸边,有一座猛虎的雕像。那虎,肌肉有力,向前迈步,回首咆哮,花尾横扫,白额吊睛,气势逼人,欲施展全身本领,蓄力跃上江中巨石,再一迈,扑上对岸,回首咆哮,潜入山林。

细品,虎跳峡声也似虎,势也似虎,又有虎跃涧垫脚之石,真可谓是虎跳峡。

劈开善城斧无痕,流出犁牛向丽奔。

一线中分天作堑,两山夹斗石为门。

清代云南诗人孙鬃翁的《金沙江》的诗句在虎跳峡的山谷回响,诗人大写意的笔法把虎跳峡的野性描摹得淋漓尽致,好一把开天辟地斧,好一道限隔南北的天堑。

收起对虎跳峡震撼人心的观赏,踏上归路,再向上登山时,只觉得腿脚无力,头晕目眩。司机说是高原反应,我以为是被虎跳峡的凛凛威风惊住了。


自然之约



雨蒙蒙。宁静,潮湿。

阳光,在雨珠奏鸣成一首长曲的音乐大厅,送来了光和一丝温暖。

漫步无人小径。穿过泥地、小灌木丛、水塘……有人打趣“这是荒野求生”,我说这是离开高科技和大城市,通向大自然的大道。

宁静的林子,潮湿的泥土,无处不在的生命。


向纵深行走,便是一个河塘,鱼儿吐出的泡泡和雨滴溅起的水珠,化成涟漪布满了它的脸。看那儿,水鸟!真的有水鸟……我们便纷纷拿起了望远镜。它似乎是我发现自然的一双明亮的眼睛,戴上它就可以把遥不可及变为近在咫尺。水鸟扑棱着脚蹼四处觅食,有时猛地扎进水中捕捉一条小鱼,更多的时候在和同伴打闹,嬉戏。


到了,这里是与自然约会的第一站。

河岸上处处是生机勃勃的植物。奔跑着,穿梭在灌木丛中,你争我抢地摘叶子,用袋子装起,回去制作标本。乔木、灌木、草本……一个个收入囊中。

大石头是小径的尽头,一边紧挨着小径,另一边则是灌木丛,有整整半块石头都在灌木丛中。小分队里几位队员先跳上了大石头,其中一位探头灌木丛,他用手拨开树枝,四处察看,不知发现了什么,就摘下了它。他湿漉漉地钻了出来,跳下石头。我们紧盯着他紧握住的双手,静静地看着他手的张开。他的手中握着两朵紫花,多么美丽的紫花呀,想必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纪念品,淡黄色的花蕊在五片四色花瓣的怀抱中轻轻摇摆,花香也随着风飘逸在大石头边。

满满的收获,看看袋子便是。一个个成了泥孩子……


天,蒙蒙亮。阳光,灿烂,温柔。

云,有些稀疏,一绺一绺的悠悠地飘着。经过一场雨的滋润,天,如玻璃,透着暖阳的粉嫩。

鸟鸣把住家爸爸带到秋千上,手捧一本厚重的书,享用着一杯浓郁的咖啡,等待猫咪的归来。

鸟儿飞落枝头,抖落几滴露珠。摇曳一串

小花。风信子顶着一顶插满花的春帽子,参加盛

宴。

萌萌的多肉,饱饮春的露水,把自己撑得鼓

鼓囊囊的,等待着干燥炎热的夏季,为满世界的火红,添上一抹沁人心脾的绿,与水嫩。



沉重。咆哮。

疯狂地扑向海堤,嘶吼着撞击乱石碓。

跃起。落下。

溅起朵朵雪白的浪花,把脆弱的石子卷下大海。


温柔。悠闲。

轻轻地诉说蔚蓝色的故事,孕育满腹的鱼

虾,一个神秘的海底世界。

光彩。鲜艳。

鸟儿漫步,在沙滩上写下一行音符。


欢快。雀跃。

俯身亲吻大海,悄悄告诉你我的名字。

漫步。奔跑。

沙滩上的脚印,写下一段成长印记……


——选自《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