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066854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蜿蜒小径/陶 静

点击率:1651
发布时间:2020.09.25

 

曲径通幽处,村庄花木深。那条蜿蜒小径,从朦朦胧胧的村庄延伸出来,从我梦里延伸出来,从我心里延伸出来。长长的,弯弯的,窄窄的,满目荒草,野花烂漫,融入大路,已改变了模样,不知去向哪里。

那条蜿蜒小径,一直都蛰居在老家的村旁。宛若一位不染纤尘的女子,将路边开得最艳的野花,环佩扦插于发间,无需多余的修饰,亦无华丽的衣袂。是那条河的温婉,已潜入她身体里的柔软,踩着她,就像踩着一朵无纤尘的云。

都说四月裂帛,人生相聚又有别离。古道西风瘦马,那是马致远的断肠天涯路。我心中的那条“小径”,荒草萋萋,如夕阳般沉默,满目的云霞锦缎,已是遥远的时光。而那云霞林籁,唤醒的只是泉草木石而已。树棵之下,野坡之上,一簇簇的野花,身姿摇曳,一小朵一小朵的浅黄,一小串一小串的浅紫,一小片一小片的粉白,或是孤傲,或是阳光下绽放笑脸。

“小径偏宜草,空庭不厌花。平生诗与酒,自得会仙家。”自然,小径是偏爱草的,草也只顾不修边幅地疯长,那就是小径之特色。仿若一首音乐,词往往会在旋律中游泳,或在旋律中闲庭信步。而小草总是喜欢在小径之音乐中停靠,这里是小草的驿站,这里是小草的家园,这里一直都在漂流着一首美妙音乐。

粗茶淡饭,是小径上的欢声笑语,千帆过尽,又是草木逢春。喝了一壶杏花酒,读了唐诗,又说宋词,醉倒在冷冷清清的小径,原来是旧事浮起,迷茫中,我已经坐在小径那绿柔柔的草上,一时竟然不知身在何处。

“坐看红树不知远,行尽青溪忽见人。”不远处的村庄依然安宁静谧。高高低低,随处可见一树桃花,一树梨花,一树杏花,像是笑在春风里,又像是美人胭脂泪。只是桃花张扬跋扈了些,陌上桃花别样红,君不见紫陌红尘,只剩下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了。那村庄,俨然成了桃花村,梨花村,杏花村。何为桃花依旧笑春风,是叶分芳草绿,还是花借美人红。那玉树琼花的惊鸿一瞥,叫我如何撇得开。

小径独幽,一缕暗香浮动。我站在小径上,目光总是朝着一个方向,心儿也朝着一个方向。我想去的那里,原是两间朝东的茅草房,那个我童年的老屋,坐落在小溪旁,拥有清醒的空气,拥有温暖的阳光。简陋的小屋里,有我和家人的欢声笑语,有亲情的萦绕,有幸福在荡漾,那些都是萦绕在我心中挥之不去的思念。

挨着小径,是一片小树林,鸟语花香。那一丛丛,一片片,绿意阑珊,苍翠葱茏。那一片绿,是一种不知名的草,依然有青青的味道,还有一种淡淡的黄藏于其间。草也只顾不按规律,四面八方的凌乱着。而生于此长于此的小树,高高的,细细的,枝桠已有了树的模样,只是柔弱了些。枝头新芽刚刚舒展,但我已经感受到它的绿意,它的木香,它葱葱郁郁的希望。风从这里经过,并未刻意,却改变了这里的模样。小树不停地点头摇曳,不知名的杂草则是一副矜持的模样,留下的是一段在风中摇摆的闲暇时光。

细雨冲刷了小径,露出了泥土灵魂的纹路,路面坑洼且湿滑。可是小草最懂她,总是满满包裹着,细雨过之,只是慢慢地浸润,似在抚慰小径疲惫的心。那草浅浅深深的绿,仿若生了烟,不经意触碰了我柔软的心。阳光依旧,路已明媚,聆听脚步,聆听春暖花开,将内心的喜悦和忧伤,交于诗与远方。

流年似水,一季又一季的草木繁花,一年又一年的枯荣沧桑,都过去了。小时候最喜欢小径的枯草遍地,喜欢冬风凛冽,甚至喜欢满地白雪。因为这个季节,会有一位步履雄壮的军人,那个我最想念的人,从小径上经过,那是从远方部队归来的父亲,回家探亲。我迎在小径上,心花怒放,那是无以言表的快乐时光。

思绪的游走,仿若跨越了时空,是小径边那高高过人、颗粒饱满的大棵油菜,触碰了一下,让我又回到了现实。那油菜拖着重重的身体,我真舍不得碰,拍一碰便会油菜籽满撒。那块麦苗是不用说的碧绿挺拔,或已抽穗,或静等抽穗,甚是喜人。路过时,真的有点不忍踩踏。前面有一小片精心种植的豌豆苗,特别可人,棵棵分得很开,只顾自己开着洁白柔和的小花,结着扁扁的豆角,互不打扰。几棵迟到的油菜,散落在别人的队伍里,不急不慢开着美好的花,仿佛在告诉路过的人,这里它最美。

这里,虽然不是“小径松门寺对桥”,却还是有几座小巧古朴而简陋的桥,通向小径。小沟也执着地追逐着小径、小桥、田野和村庄,弯弯曲曲地长流远方。西南角的那一弯湖水,更清更绿了,点缀于田地、树林和花草之间,玉石般的碧。记得曾经跟着母亲在湖边浣洗过衣服,湖水好清好凉,我好喜欢,于是我光着脚站在水里,双手弄着水撒向高处,欢乐的笑声,把母亲洗衣服的声音淹没,而那湖水,只对着我和母亲,掀起了一片小小的涟漪,被风赶向了对岸。

春未老,尽芬芳。风吹过,有隐隐的香味,自然,恬淡。几十年后,与小径的邂逅,似乎一切都刚刚好,不只是转身匆匆的缘分,依然是久久地温暖我的时光。逃离城市的喧嚣,寻一隅安静,这里便是最美好之地。而小径一直都在这里,并未走远。

我多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守着阳光,守着清风,守着草碧、花香、树绿、湖水、村庄,都与时光落落为安。心有归之眷眷,有浅浅之欢喜,有淡淡之暖意,有久别之重逢。可是小径却把我当成坠入尘世之仙子,衣袂翩翩,浅笑安然,柔柔地从小径上走过,不经意地幽香沾染。而我,则想把心捏进深处的泥土里,让那蜿蜿蜒蜒的小径倾听我心灵的倾诉。

江南的烟雨红尘沐浴唐风宋雨,撒哈拉沙漠续写了大漠孤烟,长亭外,古道边,芳草连天,风笛声残,而我却独喜欢我的蜿蜒小径,春风十里不如你。时光剪不断,你的样子已镌刻在我生命里。携一缕馨香,书一路明媚,缠绵而不悱恻,只是悠悠的思念,悠悠的缱绻。

云是风的故事,树是村的故事,而小径,注定是我的故事。一切仿若很久远了,一切又仿若就在昨天。只是擦肩而过的短暂,隐隐刺痛我心,又有点难以抑制的思绪。那条蜿蜒小径,或悠长,或简短,或明丽,或平坦,或婉约,怎么都有点意犹未尽。我想在小径上找旧时乡村的风姿、风度、风霜、风味、风情、风俗、风趣和风尚。今夕何夕,我怎么找不到旧时乡村的模样,只有远远近近、短短长长、深深浅浅的影子,和着那条蜿蜒小径,让我在日后的闲暇里,慢慢翻阅,慢煮桑麻。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有时候,相逢就是离别。魂缠兮,梦绕兮,不说永远,不言聚散。

蜿蜒小径,离开你,我把依依不舍之情藏于心间,只将回眸的那一刻,定格成温暖的笑靥。

——选自《初语》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