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91429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青春有约/吴丹红、黄思颖、石淑珍、金芝蓁

点击率:1101
发布时间:2020.12.06

心灵的珍藏

吴丹红


有一所低矮破旧的老屋,炊烟从老屋后袅袅升

腾,宛如一条扯不断的舞动的白绫,窗前有一个小小

的人痴痴地等待着盼望着那个人回家……

爷爷已经年近六十,身材有些矮壮,背也稍稍驼

着,有着一双健壮有力的像蟹钳的大手,头发却已斑

白,面色被阳光晒得黝黑,额头上像是被刻刀划了几

道深纹,脸上布满了浅浅的皱纹。那都是一波三折的

往事吧。

爷爷虽然四肢不方便,但他就是闲不下来,时不

时就往山上钻。那天中午爷爷换上了他那破旧不堪

的绿解放鞋,鞋尖处稍稍凸起,还有那醒目的翘起来

的胶皮垫。“家里的柴火不够了,我到山上去弄点回

来,实在是闷得慌。” “爷爷带上我呗,闷得慌!”爷爷

系上竹刀,揪了一下我的小辫。 “好嘞,把你也捎上!”

拉着我的手步履蹒跚地往山里挪。爷爷的手宽阔,粗

糙黝黑,满是老茧,又硬又多。关节肿大分明,指头敦

实,满是乌黑的脏东西。我拉着爷爷的手踏着一条弯

曲的石路,朝这一片青葱的大山走去,那分明是一副

诗情画意的水墨画嘛。

“早上起来天气凉,唱首山歌解心肠,只有山歌

来解恼……”爷爷就好山车,一唱山歌连手脚都利索

了,我蹲在一旁帮他把柴摆好等他来捆上,又给自己

捆了一小把。爷爷身背着一捆柴,把他的小脑袋藏在

了木柴后面,有点踉踉跄跄的,但又无比坚定地迈出

每一步。突然,爷爷嗖的一声踩空了,山上那窄窄的

巴掌大的路把爷爷推下去了,径直地滑下去,胸贴着

地面,爷爷胡乱地慌张四处扒着。腿重重地碰到了那

个嵌在土里的石头,万幸还能抓住那颗细小而又坚

挺的山茶树,爷爷接着又被那捆木柴重重一击,那个

邪恶的恶魔试图把他推向死亡,拽下深渊。我感觉身

体里的血液因为那可怕的景象急速的冷却了,冻结

了。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窒息得厉害。

“爷爷!爷爷!”爷爷死死地抓住那棵山茶树,试图挪

动自己的身体想把自己拽上来,泪水模糊了我的视

线。 “爷爷没事,马上就上来了!”爷爷弱弱地应着我。

仰起头,靠着那棵树蹬着腿,狰狞地往上爬。

爷爷爬上来后直接瘫坐在地上,全身上下都是

脏兮兮的,裤子被划破了一个洞,身体在发颤,嘴唇

微微发白。“丹丹,我记得你跑步可厉害了,回家帮爷

爷拿个木棍。爷爷的腿有点疼不敢动。”我点点头,朝

家里跑去,腿一点力气也没有,软趴趴的使不上力,

心里像被人揪住了一样,我好想跑快些,真的好怕爷

爷突然就去别的世界了。下山的路都是石头,坑坑洼

洼的,大树根也淘气的往土外钻,那些烦人的小草也

一个劲的拦着我,那条我时长走的路,突然变得好长

好长,那次奔跑定是我跑过最远的路,也是最漫长的

一次奔跑吧。

我气喘吁吁地递过木棍,腿部肌肉里像是填满

了石头一样胀胀的。爷爷轻轻地把手搭在我的肩膀

上,一瘸一拐的走着,我扶着爷爷努力的为他分担一

些身体的重量。到家以后爷爷把伤口随意的处理一

下,又将它遮的严严实实的。爷爷说这是我们之间的

秘密,除了我们就没人可以知道这件事。那一次我做

了一次爷爷的拐杖,知道了爷爷终不能永远护着我,

而我要开始学会如何去保护爷爷了!

我开始住校了,好久在能回一次家,坐在窗前等

待好像也就成了爷爷的家常。每次我朝着家里的方

向轻盈快步地走去,好像空气都是带着一丝甜甜的

味道,阳光最懂我心跟随着我的步伐洒满了大地。

“丹丹,回来了!”爷爷坐在窗前摆着他的手,扯着嗓

门。听到爷爷的叫唤幸福感像泉水一样用上心头。

“爷爷,爷爷。”我奔跑着,踩在木梯上放出咚咚咚的

声音,迫不及待推开门冲着他跑过去。

爷爷在他胸前的口袋掏了好一会。“爷爷你在干

嘛呢?” “看,爷爷特地给你留的。”爷爷脸上笑的开一

朵绽开的菊花,几颗用纸巾包住的早就快化没了的

冰糖,被爷爷当成宝一样从口袋里掏出呈到我面前。

“你最爱吃甜的了,这几颗专门留给你的。”爷爷有些

浑浊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眼角的皱纹更密了。我轻轻

地吃了一颗甜甜的,就像我的心也甜甜的。

那天我在房顶放了一壶酒,白云偷喝了那杯酒。

于是她的脸红成了晚霞,羞涩地散发着柔软的金黄

的光,像个青涩少女与我们慢慢挨近。

再后来尽管爷爷身体已经大不如前,对我的期

盼和与我相聚却总能让他忘掉身体的疼痛和不适。

爷爷得了老年痴呆症,什么也记不清了,却总是呢喃

着: “丹丹,回来了,回来了……”

深秋的树木,泛着这个季节特有的金黄,爷爷眯

着眼试图看清小路的尽头,痴痴地等待着回家的孙

女。秋风吹过,竟也忘了自己衣着单薄。

那没有玻璃的窗,那把陈旧黯淡的长椅,那条弯

弯地泥土路都还和以前一样,那份纯纯的爱我会永

远藏在心底。只是啊,爷爷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小巷剃家

黄思颖


老街把一些手艺和精湛的人称为家。字写的好

的叫写家,戏唱的好的就叫唱家,剃头剃得好的叫剃

家。被称为家就是最高赞誉了,表明手艺好,还德行

高。在小巷口开理发店的老陆,就是一个剃家。

小说故事里写剃头匠的传奇多了,老陆却是个

没有传奇故事的人,论长相,普通得没有任何特点,

扔在人堆里就找不着了。论身世从小在街流浪,十几

岁跟着一位剃头师傅打杂,师傅过世,他就接了理发

店,平平淡淡。非要说出点绝活来,那就是左右手都

会用剃刀。

老陆几十年在巷口开着理发铺,童叟无欺,随叫

随到。有的客户半夜里要外出进货,需要打理,会去

敲老陆的门,老陆的灯就会亮起。他一丝不苟地给客

户刮脸梳洗干净,不多收一分钱。有时客户过意不

去,多放下几块钱,他也会记在心里,下次来理发就

不会收钱。

当老街的买卖更新换代飞快时,唯有巷口老陆

家的理发店没有换老式的招牌,其他理发剃头的店

铺几年也就换了门面,大大的霓虹灯映衬的美发厅,

发型设计中心门口站立着的都是年轻的孩子,发型

古里古怪,还染着各种颜色。老街和巷子,那些上了

年纪的人还喜欢来老陆的理发店理发剃头刮脸。老

街的人还是愿意听理发推子的咔嚓咔嚓质感声,小

巷里的人还是享受剃刀,在脸上游龙走蛇的舒适感。

老街的人理发爱扎堆,越是人多越来凑热闹,在等待

中抽烟喝茶,便把老街近几天发生的奇人怪事数落

一遍,评论一番。

临近过年,这平时冷清的老街也热闹起来,大商

店小店铺生意也多了。真是事不逢时,西大街的一家

商店着了火,火光冲天,几十号人来不及逃生,在火

中丧了性命。好不容易热闹的老街又冷清了,被巨大

的伤痛笼罩住了。街道处理事故的人找了几家理发

店,请去给死者修修面容,打理干净了,让家人来认

领。给死者理发梳发,没有人愿意干,这种晦气的事

情会有损利益的。

街道人找到了老陆,老陆闷头吧嗒地抽烟,烟雾

弥漫着他没有表情的脸。几个老客户说老陆就是要

自砸立起几十年的招牌啊,接了这趟活,他的店就开

到头喽。老些的人都讲究运气,谁还来你店里找晦气

啊。但是,老陆看着门店的招牌,说: “死者为大啊。咱

不能让不幸的人走了也憋屈啊。”老陆把烟抽足,收

拾好工具,爽快的说去干活。


我的梦

石淑珍


有首歌的歌词写得不错: “就让光芒折射泪湿的

瞳孔,映出心中最想拥有的彩虹。带我奔向那片有你

的天空,因为你是我的梦……”这首歌一度让我喜

欢,不过它也给我带来了一个问题:我的梦想,究竟

是什么?

关于这个,我此前只有些朦胧的想象。而真正地

思考它,是在高一暑假的夏令营。

那是一个志愿者的演讲。她说: “按部就班的人

生其实是没有任何错误的,但你已经可以预见你的

一生怎样度过了,仿佛你都能亲眼看见。”她描述她

高中时对此的感受: “我害怕我厚厚的人生履历压平

后只是一张白纸,一切不过是重复与重复的叠加。”

心房在那一刻被击中。我开始想,有没有办法去

选择一件我非常热爱的事情,去为自己的生命创造

一些不同。

“梦想”这个词,上是华夏复兴的中国梦,下是普

通人的小幸福。那时候我想的是,生为一个普通人,

我的梦想又可以是什么呢?

前人的答案不尽相同,却是那么令人心向往之。

宗悫愿乘长风破万里浪,班超投笔从戎立功异

域。万里黄沙没有使张骞却步,滔天海浪没有让哥伦

布胆怯。史公的文字在竹简中煜煜生光,马丁·路德·

金的演讲响彻美国大地。

他们的梦想,是实现了自我价值。而我所热爱

的,大概是笔下的文字吧。

这一个个方块字里,有鲁迅的辛辣冷峻,有李敖

的嬉笑怒骂,也有金庸的侠之大者。这一支细长的

笔,写过无数英雄豪杰,写过多少王朝兴亡,也写过

华夏的兴衰荣辱。

我想好好地握住这支笔,写出很多很多的故事,

写那悲欢离合爱恨情仇。用笔记录人生,在生活压力

的缝隙中追寻洁然自若的光明,在脱缰的妄念中安

一颗清和淡泊的心;寻找茫茫人海里的共鸣,慰藉深

夜孤单寂寥的心。

都说“一个人没有梦想,跟条咸鱼有什么区别”,

但梦想不需要多么高大上,不需要像水中捞月一样

无法实现。无论是你、我,还是任何人,都可以拥有自

己的小幸福。往小了说,可以是希望自己明天都有一

个好心情,可以是掌握一项技能。往大了说,可以是

做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拥有更多快乐。

“生命的过程,无论是阳春白雪,青菜豆腐,我都

得尝尝是什么滋味,才不枉来走这么一遭!”这是三

毛;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这是海子。但于

我而言,梦想可以陪我们渡过许多难过的日子,和我

们走过一段孤独的岁月,为我们的生命创造更多的

不同,让我们浸透烟火后,依然一腔诗意。

这就是梦想的意义。


水自流,云自飘

金芝蓁


静静流淌地桑江水上笼罩着一层厚厚的水雾,

此时,太阳还没爬上那高耸连绵的山峰,却有几辆大

卡车从路的尽头驶进了县城,一路轰鸣,最后驶进了

沿江的菜市场……

两个人从卡车上一跃而下,打开车后箱,从上面

拖下一袋袋的蔬菜。菜市场里还没有多少人,那些四

边形的摊位上盖着白色的塑料袋,中间拱起,四角用

棍子或石块压着,有的货摊上方还吊着一盏白炽灯,

发出白晕的光,黑黑的地板上还有掉落的红色塑料

袋和青黄萎缩的菜叶,小贩的板凳静静地立在上面,

119

俪人·西部散文选刊

四周是昏暗的。

过了一会儿,有人陆陆续续的从发出光亮的入

口走向卡车。他们拿过称好的蔬菜,从腰间斜挎的鼓

囊囊的、颜色不鲜艳的包中掏出钱来,递给那两个

人,再扛着那一大包蔬菜回到自己的摊位,掀开覆盖

的膜,悄无声息地将蔬菜放上去。开始了一天的等

待。这时,会有从各村镇来的老奶奶、老爷爷和中年

的大妈挑着一担蔬菜,疾步晃悠地走进市场,挑选一

个好位置坐下。鸟儿也出巢了,太阳缓慢地爬上山

坡。

这就是龙胜市场早上的光景,在这个对县城人

无比重要的地方,摆满了各色的食物和生活用品,你

可以在那方形木板上找到黄圆的糕,撒着黑色的芝

麻,在那摆放在摊前的蒸锅里看见大颗的螺蛳,沸腾

的汁水散发着香辣的气息,空气中还散发着粽子的

糯香,蒸玉米的香甜,人从旁边走过,带起一阵风,拖

着一条带着气味的尾巴。摊前还有用桶泡着的酸菜,

在这里的一年四季,你都可以看见这些美食,它们已

经占据了龙胜人一年四季的餐桌,简单朴素从不腻

味。

你从市场入口走进,会看见琳琅满目的商品摆

放在摊位上,你甚至可以发现许多老式电器和八九

十年代的生活用品,还有菜种、药材和饼干等,密密

匝匝的躺着,它们的主人坐在椅子上,有的在玩手

机,有的只是静静的坐着,或者摆弄着眼前的东西,

见着有人在摊位前停留就抬起头来,问一声: “你要

些什么?”龙胜的小贩不喜欢吆喝,所以,市场里从不

会嘈杂。这里,没有阳光可以照射进来,光线较昏暗,

每一个摊位上都会悬挂着一盏灯,暖洋洋的照着,有

那么些温馨。什么土鸡土鸭土鱼、野蜂窝,用笼子、盆

装着,满满都是的。尽管这里有点黑、有点杂乱,空气

不是那么新鲜,装修也不是很好,却出入着各式各样

的人物,有的浓妆艳抹,有的一身朴素,游得欢快,有

的劳累,都在这里购置物品。

市场南边已经重新整改过了,沿河建了一个别

具民族特色的风雨长廊,供农民们摆卖土特产。早出

晚归的农民在这静静守候一天也能挣个盆满,欢喜

而归,成了干净的走廊。

时间的流逝是悄无声息的,黄昏总是在不知不

觉中降临,有的蔬菜已经售完,有的还剩下,处理这

些对小贩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农民们也早已收摊

回到家中享受天伦之乐。明天,一切都会回到早晨的

模样。

水自流,云自飘……

—— —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