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243520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风的雅丹/王彩霞

点击率:1752
发布时间:2020.12.10

大漠孤烟直,我感觉我的前世属于大漠戈壁,也许是楼兰其中一位走丢的公主。

沙漠雅丹风往往很大,吹的人步子在沙窝里像拧秧歌,走一步退一步,脸部扭曲。被风撕扯着话说都不利落,话不知饶了多少弯顺着头顶子过去的。在沙漠里弯腰弓背走起来,仿佛在拉着一匹骆驼前行。行走,鞋比脚都疲惫。风大的时候,帐篷就成了摇篮。一切好的和坏的念头在这里都被风刮得七零八碎了。

头一天先看距离雅丹最近市区的天气预报,天气好得出奇。第二天拖家带口出发,可雅丹的气候往往在意料之外。遇到天气不好,风从第一天下午一直刮到第二天天亮,沙在头顶旋绕,帽子吹的离开头顶而去,脚下的沙窝已经被风削平,鼻孔,耳蜗灌上了沙粒,如果遇上狂风身体好像被活埋半截了一样。在这里泪粘不住沙粒,因为泪无法浸透沙之心。

手电筒是户外必带品,不只是照明,还起到威慑作用,也是给自己壮胆,使得侵入者害怕,形成一种精神镇压,让对方不敢轻举妄动。帐篷里各自打开自己的睡袋,帐篷拉上拉锁不是透气,睡袋拉的太严热得心烦,拉开胳膊甩到外面感觉肩膀又凉,怎样睡都不舒服。

大漠雅丹难得下一场雪。一但遇上漂亮的大雪,会把黑夜下成白昼。被雪覆盖不同造型的雅丹地貌,一个个像刚出土的竹笋,太阳下有雪的,雪化的部分和没有落雪的部分形成明显对比,拍出了照片层次感也很强,也很漂亮。晚上再看有雪的雅丹地貌,仿佛就在另外一个星球。这里的雪不张扬,是那种含蓄的美。这里的雪是天上的盛世,人间的清欢。仰头,任雪花漂亮满脸,手脚和嘴已经冻的麻木,接住一朵又一朵,雪花慢慢融化,是她流泪了。荒无人烟之地,没有了五味杂事参杂,只有心一次次被洗礼,空旷无边的属于你。再来二两白酒暖暖胃,你的心就暖了,喝到高兴处,会化成泪水,化成往事。

那一刻,我似乎读懂了大海道沙和雅丹的对话。我在《雅丹与沙对话》这样写道:冒着迷路的风险去看你,为的就是你那迷人的姿态,无法想象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顽强的坚守自己这方阵营,沙不流失,雅丹不走,就这样常年厮守,沙对雅丹说你是我的顶梁柱,雅丹对沙说你是我的最爱,我要守护你到永远,无论你遭受严寒酷暑、风沙尘埃我将不离不弃,风来了我抵挡,雨来了我遮挡,太阳出来我们一同沐浴,月亮出来我们静静的一同数星星,云儿来了我们不争不吵,静静等云儿飘过,我们的衣服在蓝天白云下更加漂亮,我们俊人的脸庞不用化妆更加迷人,我们的身子更加婀娜,我们想就这样一直陪伴下去,无论多少人来看我们,赞叹我们美,我们不能骄傲,我们也不会因为城市的繁华而动心,大凡来的人都没有带礼物给我们,时常还会踩痛我们,我们会忍受着直到他们离去,不是我们不痛,而是我们痛并快乐着,因为有这些人还记得我们的存在并不多余。它们守住彼此的尊严,没有虚荣心,没有嫉妒心,随和大度,与世无争。

    拍日出当然要起早,寻找合适的拍摄点,沙漠雅丹日出往往有种朦胧感,还没有看见太阳露脸,雅丹就出现红晕,太阳一点一点挪着步子,从远处的地貌开始凭着自己心情升起,阴阳面都展示了出来。此时会陶醉在这里,仿佛你就是待嫁的楼兰公主,住在楼兰城,遇上印欧人里的美男子。

    小动物的脚印在这里更明显,曲曲歪歪的小蹄子猜不透是狼还是什么?晚上帐篷里确实进来了一只小白鼠,是和我同住一个帐篷的闺蜜先看见的,惊叫声是我躺下的身体不由自主坐了起来,白鼠就在我俩的脚那头,身体不大,贼溜溜的眼四处张望,藐视我们不存在似的,闺蜜很是害怕,也许是摄影人本能反应,我很镇静,拿起手机说不要动让我先拍一张,可是还没来得及,闺蜜连喊带抖把它吓跑了。     

第二天早晨我们把白鼠进帐篷的事告诉他们,谁也不相信,说我俩在做梦吧,也难怪不信,我来了大海道六七次也是头一回见。我不知道它从何而来,怎样生存下来的。

    对于摄影人而言,外拍几天不要脸是常事,水在荒漠地方就是命,所以都很自觉节省。馕和杂菜也是外出携带的必备食品,也有喜欢美食的朋友,自己卤些肉甚或鸡鸭鱼带上大家席地共食。

无情的人在这里都会动情,大海道雅丹地貌竟然这么豪华,有形似12属相,有孔雀开屏,还有围城,恐龙蛋,金龙吞珠,竞天石笋,石化了一样是骆驼群等等。

我第一次去大海道是马老师带路,我们去了4辆越野车,那天还没有到地方就狂风作妖,刚进入大海道,风刮得车身无法移动,车距很近,互相都看不见, 两驱车或者城市越野在这里只是摆设,只能靠更强劲的霸道一辆一辆拖着走,而且车上人都下来,只剩下司机。记得那天拖车花费了大半天时间,到了目的地,风并没有罢休,像拉仇恨一样,所有人都不敢下车。

大海道是古代敦煌与吐鲁番之间最近的一条道路,开通和使用始于汉代,唐代以后官方的利用趋于停止,大海道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成为停留于历史记忆中的丝绸之路古道。

其中大海道为东通中原必经的要路之一,“大海道,右道出柳中县界,东南向沙州一千三百六 十里,常流沙,人行迷误,有泉井咸苦,无草,行旅负水担粮,履践沙石,往来困弊。”这是一片方圆约500公里的残积——洪积戈壁滩,并多有流动沙丘,石碛渺渺,沙浪滚滚,除少数几处苦涩的露头泉水处,地表几无径流,且人易迷向,又不便车马,其路途之艰险困苦自可想见。然而该道较为顺直,行程较短,可由吐鲁番径达敦煌,无须向南绕向蒲昌海(今罗布泊),或向东经伊州(今哈密)再折到敦煌。古城堡、烽燧、驿站、史前人类居住遗址、化石山、海市蜃楼、沙漠野骆驼群、以及众多罕见的地理地貌随处可见。

我的笔触对这片瘠薄的土地从不吝啬,一首小诗《沙漠寂寞令》权当总结:


披星戴月

车缓行

不在于路多远

而在于遇见谁


路难行而择道

爱不在四季,在万里

是谁把撒野的风带到这里

肆无忌惮的吼个不停

平原、海洋成了现在的模样


驿站消逝

驼铃声渺无

沙流泪

地貌凸起

成了风的雕塑

心寒冷,谁人知


前行

看那绵延起伏的流金

观那高低错落的雕塑

那是一座晒干的海洋公园


天为房,地为床

撑起帐篷当新房

沙漠雅丹做伴娘

史无前例的浪漫

岂不向往?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