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0668172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寻根之旅/宋玉欣

点击率:1393
发布时间:2021.12.28

父亲念叨了好多次,说想回老家看看。可是前几年,我们都忙于照顾孩子,忙于自己的工作,一直没有空闲。直到今年,我们才终于能在十一放假期间,抽出几天时间来陪父亲回一趟老家。

老家,对于我们这一辈人来说,几乎是完全陌生的。父亲对老家也不怎么熟悉,因为他并不是在那儿出生,也没有在那儿长大。那是我的祖父祖母年轻时生活过的地方。可是在父亲心里,老家一直是他心头萦绕盘桓的情结,因为他从小到大,几乎每天都在倾听自己的父母对老家进行描述和回忆,那是我的祖父祖母对老家永远的怀念与眷恋。

这天一大早,我们便出发了。

我们的老家距离我们现在居住的地方并不远,在河北省赤城县。可是通往老家——三道川乡西沟村的道路非常难走,交通极其不便,这也是父亲只于十多年前回过一次老家的缘故。

我们的车子一路向南,不多久,就进入了河北省地界。又向前,便是通往西沟村崎岖狭窄的山路。这条山路,仅容一辆车通过,路上布满了高低不平、大大小小的石头。我们不时地从车上下来,站在路边,看着车子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地向前挪动。可是,在山路的两边,却是层林尽染的宜人美景:耸立的高山上长满了各种树木——白桦树、杨树、松树……这些树木大多粗壮古老、奇形怪状。树叶呈现出不同的颜色,红色、金黄色、浅黄色、淡绿色……抬眼望去,一片红,一片黄,一片绿,浓淡不一、色彩斑斓。山下一条清澈的溪水潺潺流过,溪水中美丽的鹅卵石清晰可见,这就是有名的黑河。

一路上,我们欣赏着旖旎的醉人秋色,走走停停,终于在下午抵达了老家。

一下车,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是一座真正的小山村,村里稀稀落落地坐落着几十户人家。在村子的正前方耸立着一座险峻陡峭的大山,村子的背后依然耸立着一座险峻陡峭的大山!山上长满了茂密黝绿的野核桃树和野榛子树,看不见一丝可以插进脚的空隙。听父亲说过,因为前后都是大山,家家户户的耕地很少,这山上的野核桃和野榛子就是祖父祖母们在这山沟里得以生存的食物之一。望着这峭壁林立、被野生树木包围得铜墙铁壁一般的大山,我脑子里闪过李白的两句诗:“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渡愁攀缘”!我无法想象,我那年轻的祖父是怎样挥动着利斧,一次次披荆斩棘,艰难地行进在高山上,一边与凶猛的狼虫虎豹周旋,一边为家人开采可以果腹的核桃和榛子;我更无法想象,我那年轻的祖母是怎样扭动着一双小脚,提心吊胆、谨慎万分地跟在祖父身后,仔细地捡起一颗颗核桃、一粒粒榛子……一时间,我喉头哽咽、心潮难平。

村子里祖父祖母的直系亲属早已不在了,但整个村子的住户都是我们的同姓族人。我的祖先早在几百年前来到这里,开创了这个山村,并在这里扎下了根。由于父亲十多年前来过一次,凭着记忆,他带着我们找到了祖父祖母生活过的院子。祖父祖母居住过的老房子已经没有了,但根基和院落仍在。院子那低矮破败的围墙仍能看出昔日大体的模样,尽管累累沟痕早已使大多土坯失去了原有的形貌。来到房子的根基处时,父亲蹲下来,用颤抖的双手缓缓抚摸着一块块石头,泪水滴滴洒落下来……过了好大一会儿,父亲的心情平静了些,便坐在墙基上,庄重地与老院子合影留念。跨出院门时,我们不约而同地回过头,再一次认真端详着院子的每个角落……

我们向山上走去。山坡上,人们正在收割玉米。父亲兴致勃勃地从田间的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到这头,不停地向人们问这问那,流连不已。人们也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热情地同我们攀谈。那一刻,我深深感觉到: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无论相隔多么遥远,亲人相聚,从心里流露出来的最诚挚的东西依然是浓浓的亲情!因为,他们血脉相连。

沿着山路再向上走。远远的,父亲指着山脚下一片茂密的榛子林,说:“那就是我爷爷的坟地!我爷爷的坟就在那儿!”声音里满是骄傲、激动和感慨。突然间,我恍然大悟:为什么这些年来父亲执着地固守着回老家看看的情怀和念想,他不只是想看看这里的山山水水,他是在怀念自己的祖辈父辈在这里开创生活那段艰辛不易的岁月,他是在循着祖辈父辈们踏过的足迹,寻找自己的根啊!

是啊,根和亲情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永远是难以忘怀、难以割舍的,也永远是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最温暖最动人的依恋和最忠诚的向往。

虽然这个山村现在依旧贫穷、依旧落后,可是村子里这70多户我们的同族人,守着仅有的几亩薄田,种着老玉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辛勤地耕耘着、劳作着,他们心甘情愿地守护在这片土地上,因为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园,这里就是他们的根。

父亲久久凝望着那片祖坟地,眼里隐隐有泪光闪烁。我们的眼睛也湿润了。

由于天色已晚,我们没能上山去祭奠。

返回的时候,我们和父亲的远房叔叔一家告别。父亲的两位表兄拉着父亲的手,流下了难舍的泪水——那是献给亲人最珍贵的礼物。依依惜别之中,我们互留了联系电话,相约明年再来。

明年,我们要带着孩子们一起来。一起来寻找那根植于我们灵魂深处、流淌于我们滚烫血液中的根与亲情。

——选自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