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532752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雪落昭苏(郭文涟)

点击率:4007
发布时间:2016.06.16



      昭苏在我的记忆中始终是遥远而又令人神往的。

      那里有莽莽无垠的大草原,有神奇多彩而奔腾欢啸的河流,有默默沉思在悠悠岁月中的夏塔古城,有白雪皑皑的汗腾格里峰,那是天山山脉的主峰。它冷漠而孤傲,终年被银光闪闪的冰雪覆盖着,在湛蓝的天空和悠悠飘浮的白云缠绕下,在万道强烈的阳光照射下,高耸而坚硬,巍然而不动,沉默无语,任何时候都显露着一种令人敬畏的力量和光芒。

      在这座坚硬如钢一般的冰山雪峰下,却如母亲慈祥般地流下一串晶莹透亮的乳汁来,它先是滴滴嗒嗒潺潺淙淙地流泻下来,继而如马驹一样欢腾跳跃往下奔驰,在接纳了10余条支流后,汇成一川大河——克斯河,温情脉脉地向恰甫其海山口奔泻而去。

      而在它所经过的地方,便蕴育出风光旖旎富饶的昭苏大草原和无数令人感喟的历史故事。历史上的“天马”、“西极马”就诞生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还有那剽悍顽强的乌孙人和细君公主、解忧公主,有张骞的驼铃马队,有一代代的草原骑士……





     然而,就在这样的令人神往中,这些年来我只去过两次昭苏,而且都是在春天,且碰上了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

    十余年前的春天我第一次去昭苏,那时节伊犁河谷已是鲜花盛开草长莺飞了,而昭苏依然是冰天雪地,一片银装素裹。记得那天抵达昭苏时已是临近傍晚,灰蒙蒙的天空里飘着纷纷扬扬的雪花,给天地间挂起了一幕硕大的轻纱,我的那双刚刚接触过嫩绿鲜花的眼,刹时间又被漫天无边的雪花所迷住,变得宁静祥和起来。那雪轻轻地落在那冒着一缕缕炊烟的低矮而破旧的屋顶上,轻轻地落在房屋院墙的垛口上,落在高高地电视天线杆上,落在那一排孤独而又高大笔直的白杨树上。雪,依然以它顽强的意志和坚韧的性格展示着它的风采。偶尔有几位行人匆匆走过,留下几行脚印,旋即就被雪湮没了……

     夜是静悄悄地降临的,稀稀疏疏的灯火一盏一盏地亮起来了,闪烁在苍茫暮色里,明灭于漫漫飞雪之中。在一间低矮而厚实的土屋里,我裹着一床棉被,两眼盯盯地望着漆黑的窗外,倾听着雪落的声音,不时有几片雪撞在玻璃上,感觉着它是在疼痛般地滑落着,融化着,最后成为几缕长长的泪痕,在屋内昏黄的灯光映照下,轻轻地闪动着一种欲说还休的絮语……

     就在这样静寂的絮语里,我的一颗柔韧的心又想起了那个流着眼泪的细君公主,当她于公元前105年踏上这片不归的土地的时候,面对的也是这样一片白茫茫的天地之景吗?那个雪夜里有一闪一闪的烛火吗?有一堆堆燃起的篝火吗?有乌孙铁骑奔驰欢呼的声音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她5年后撒手西去时,她已留下了一首千古绝唱《黄鹄歌》。虽然乌孙国的首府赤峪城在伊赛克湖之南,但我想细君公主的足迹是涉足过这里的,因为这片富饶辽阔的土地上仍然吟唱着她那首让人潸然泪下的歌: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

穹庐为室兮毡为房,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还故乡。





     从那以后,我经常想起初行昭苏时的那个静谧的雪夜,想起那一夜雪落昭苏的声音,虽然那声音是轻轻的、隐隐的,但却声声入耳,灌注全身,时不时地在我心扉间便有了落雪的声音;因而即使身居闹市,我依然能够走进一种洁净而静谧的状态,想悠悠天地之事,探漫漫人生之理,只是仍有一种淡淡的忧郁在心头凝结,抑或是细君公主那凄婉哀叹的唱词一如云雾白雪一般,驱散不尽?

     今年春天,我又有了一次前往昭苏的机会,由于路况已非往日可比,我们乘坐的车早晨从伊宁出发,中午便到了昭苏。一路上,那舒朗的阳光,普照着广袤无垠水草丰美青青绿绿的大草原;那柔柔的风,从那蓝天白云里的雪峰下轻轻吹来,给人以丝丝凉意,那静谧安祥而又波澜不惊的岁月,又悄然从那记忆深处的天网中翻腾跳跃出来,这使我对昭苏充满了敬意充满了热恋之情,我的思绪犹如船帆一般,在遥远的岁月之河上悠悠飘荡:那剽悍的乌孙人定是草原上的骄子,他们属于疾风暴雨,属于险峻的幽谷和漫漫戈壁黄沙,也属于这翡翠般嫩绿的草原;那么细君公主呢?她本该属于富庶温暖的水泽江南啊!还有那个步细君之后从楚地来到赤谷的解忧公主,她生性开朗、身体健壮,渐渐适应了草原上的生活,深深爱上了乌孙,成了乌孙国上下敬仰的“国母”;还有那个追随解忧公主数十年的侍女冯 ,七十高龄时仍重返乌孙,帮助解忧公主的孙子治理国家。她们都是中华民族的英杰女豪啊!由此,我又忽然有所悟:其实历史上许多美好的东西,都是在将悲剧层层剥开之后才发现的啊!许多悲剧就隐藏在美好事物的最核心处。中华民族的融合过程不就是这样的吗?她常常以悲剧始,尔后才使清沏明亮之泉水汩汩流淌至今。或许这也是人类在走向文明进步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吧!

      那天夜里,天气骤然降温,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继而狂风大作,细细密密的雨珠儿击打在窗棂玻璃上“砰砰”直响,我卧居于一所现代化的宾馆内,咀嚼回味着十余年前后两次来昭苏的感受,久久不能入眠……

      早晨,拉开窗帘,“不见松林翠,徒见遍山白”。雪,已在昨日夜里静悄悄地倾情铺洒下来,已把春光明媚的昭苏变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一座崭新的县城,一夜间静谧得如同海底的银色珊瑚,千姿百态,晶莹剔透。那路两边的郁郁挺拔的青松绿枝上落满了雪,那平坦宽阔水泥路面铺满了雪,那宽阔的人民广场。那高高低低的楼宇砖房,以及那广袤无垠的大草原,都被厚实而圣洁的雪铺盖住了……

      昭苏,真是充满了诗情画意的地方。昭苏的春天不是以绿茵来昭示,而是以这蕴含着蓬勃跃动生机的皑皑白雪,那雪的下面隐藏了多少美好而传奇的历史故事啊!雪,是昭苏的生命之源。

      如此,我又看见了白雪皑皑的汗腾格里峰。凝视久了,我总觉得在它那冷漠孤傲的外表下面,在流淌着涔涔心酸的泪水。

     如此,我又想起了细君公主、解忧公主,还有那个冯,她们看到汗腾格里峰的时候,眼里是否也忧忧郁郁地噙满了泪水……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