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231767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诗意炊烟/杨 坚

点击率:1437
发布时间:2022.11.25

远古时期,我们的祖先过着茹毛饮血的日子。《礼记·礼运》记载:“未有火化,食草木之食,鸟兽之肉,饮其血,茹其毛,未有麻丝,衣其羽皮。”这时我们的祖先还处于尚未开化,比较原始的蛮荒时代。还只会与野兽赛跑打仗,吃生肉食野果。

当我们的祖先结束了茹毛饮血的历史,学会了利用自然火到钻木取火,再到利用火烤炙食物,用火取暖驱寒,用火照亮黑暗,用火驱退野兽。先祖们围着一堆篝火,炙烤着刚捕获的猎物,烤熟的肉香伴随着炊烟弥散开来,天空中升起了袅袅炊烟,文明时代开始了。

男人常年与野兽赛跑,脚底板磨得起了一层层老茧,硬如铁,老虎刺见了都怕三分。女人也与男人一样,穿梭于山林、沟壑,被刺刮得遍体鳞伤。当我们的祖先尝到烤肉香,篝火带来的温暖,照亮了漆黑如锅底的夜晚。于是男人狩猎的梭标、弓箭变成了砍柴刀、锄头,女人手中有了织布的工具。

男人用砍柴刀砍出了一块块耕地,用锄头耕耘着飘着稻花香土地,女人织出了的一匹匹布装饰着男人和女人。先祖们择山水而居,建起了茅草房,告别了山洞、树洞,形成了村落,炊烟便升腾起来,永恒地飘荡在村庄上空……

炊烟像一首唐诗,意蕴丰富,回味无穷;炊烟像一首婉约的宋词,清新艳丽,缠绵凄婉;炊烟像一坛陈酿老酒,清冽甘甜,久远弥香。炊烟像母亲可口饭菜,让游子魂牵梦萦,无法割舍。

早晨的炊烟是母亲驻足村口盼家人归来的拐杖。在我的家乡,村民习惯早出晚归,一般早上10点左右,便烧火做饭。早上的炊烟轻盈而灵动,像江南的少女妩媚而婀娜。从各家各户屋顶的烟囱如泉水汩汩而出,微风拂来,似杨丽萍孔雀舞般柔美,又似一条锦带印在空中。

我的母亲早已在灶边,忙得团团转,锅洞里柴火烧得旺旺的,火苗像一道道闪电直往上蹿。黄豆秆、麦秆、玉米秆,在锅洞里嗡嗡地烧,似雷鸣,有时烧到还残留在黄豆秆、麦秆、玉米秆上少许的黄豆、麦子、玉米,谷物香气弥漫在炊烟中。

我和父亲拖着疲惫的身子从田地往家赶,肚子早就像孙悟空大闹天宫一样,饿得咕隆咕隆的响。我家那条大黄狗已经迫不及待,像老母鸡慌蛋一样,来到母亲身边。更似采蜜的蜜蜂,步步紧随母亲,把尾巴摇得像耍火把一样。大花母鸡带着一群刚孵化出壳不久的小鸡,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叫个不停。

母亲停下手中的活计,从蛇皮口袋里抓出一把小麦往天井一扔,嘴里“嘀嘀嘀”地唤着鸡。大花母鸡带着她的孩子像刘翔百米跨栏般冲向天井,“咯咯咯……唧唧唧……”吃得欢天喜地。大黄狗“嗷嗷嗷”叫着向母亲抗议,母亲赶忙舀了一勺米饭给它,才平息它的不满。

我和父亲进了灶房,母亲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耳朵,散发着麦香味,浓浓汤汁,混合这嫩绿小白菜、翠绿的小瓜,诱人极了。当父亲用爬满老茧沾满稻花香的大手从母亲手中接过面耳朵时,我早就“哗啦哗啦”,吃得酣畅淋漓。一家人团团围坐,吃着面耳朵,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母亲从锅洞里,掏出几个烤得焦黄的洋芋,顺手从灶边拿起一个玉米骨头。刷刷刷,把烤煳的擦去,表皮焦黄吃起来香脆可口,里面金黄,沙沙的,热气腾腾,香气扑鼻。吃了面耳朵,肚皮鼓得像青蛙肚皮,用手一拍,“嘭嘭嘭”直响。看到洋芋忍不住又吃了起来,撑得像要下蛋的老母鸡,“咯咯咯”的,直打饱嗝。

炊烟是什么?是母亲做的面耳朵,是母亲烤的洋芋。

雨中的炊烟是一副淡雅的山水画。烟雨濛濛,青砖碧瓦,厚重古朴的木门,村边飘着稻花香的谷子,牛背上的牧童,屋檐下衔泥磊窝的呢喃春燕。雨中炊烟就像信鸽,扑棱扑棱的从烟囱里钻出来,转瞬之间消失在村庄的上空,披蓑戴笠的村民,加快了往家赶的脚步。

雨中的炊烟有王维山水诗的意境,有丰子恺漫画的简约,有齐白石山水画的质朴。

炊烟是什么?是为你遮风避雨的温暖的家。

傍晚的炊烟是一首凄婉宋词。看到炊烟让漂泊在外的游子心头升起一抹温暖。游子是一只飘无定所的风筝,这炊烟就是母亲手中的风筝线,无论你在天涯海角,无论你漂泊异国他乡,无论你贫困潦倒。只要看到炊烟,你心中充满了踏实,忘记了疲惫;你心中充满了希望,忘记了苦痛;你心中充满了力量,忘记失败的阴影。

炊烟是什么?是母亲手中的风筝线,无论你走多远,永远也走不出炊烟的诗情画意。

夕阳像一面古铜色的锣,悬挂在西边山头的树梢上,颜色由嫩黄逐渐变成猪肝色,几只昏头昏脑的乌鸦一头撞了上去,“咣咣咣”,便消失在暮色中。村民家的屋顶上正在升起袅袅的炊烟,乳白色的烟柱一时齐发,像讲坛上的列宁挥着大手召唤晚归的村民,当炊烟升到高空中时,被撕成一些丝丝缕缕的淡蓝色碎片,随风而去。

看到炊烟,不约而同,村民们三三两两,踏上了弯弯曲曲的回家的乡村小道。扛着锄头、握着镰刀、挑着箩筐,带着疲倦却又洋溢着幸福。赶马的、牧牛的、放羊的,在清脆悦耳的铃声中,向村中走来,马蹄印、牛蹄印、羊蹄印,大大小小、深深浅浅,密密麻麻,一直从山中延伸到村中,就像这乳白色炊烟,雕刻在雾霭岚岚的天空一样。香甜可口的饭菜的香味随着缕缕炊烟香透了回家的路。炊烟升起的地方有温暖的家。

炊烟是什么?炊烟是香透了回家路的可口饭菜。

炊烟是庄稼人的一种期待,一种踏实,一种欣慰;炊烟是庄稼人锅碗瓢盆交响曲的华美乐章;炊烟是一条长长的风筝线,一头牵着游子,一头连着家乡。炊烟是诗经、是唐诗、是宋词,绵延千古,传唱不绝……


——选自西部散文学会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