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513218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精神亮色/白 才

点击率:6116
发布时间:2016.02.16

      亲切的阳光、札萨克河水,闪烁着迷茫的光,爱抚和温存着万物。熟稔的故土敞开天空般广阔的胸怀,惠泽着缤纷十色的世界。远远的地平线处,一幢幢鳞次栉比的建筑傲然矗立,繁华、杂沓、喧沸的市声此起彼伏,湮没了胡汉铁马的征战屠戮吗?湮没了记忆的低矮小屋和勒勒车辙的辛酸吗?一切早已在风中消逝了。

  远离故乡的日日夜夜里,古朴灵秀的札萨克盆地常常在我轻眠的梦呓里漫长地游历。而此刻,蓝天、白云、绿树,从远天漫过金色的田野。札萨克盆地苍茫辽阔,又勾起了所有熟悉难以窥视的岁月苍凉。我的灵魂如同鸟儿一样归巢,沉醉在激情燃烧之中……一切生命在有力地律动着,一阵阵凉爽的清风送来蟋蟀快乐地歌唱,蝴蝶和蜜蜂们都在尽情地舞动着翅膀,还有乡亲们的躬耕劳作的背影和飞翔的鸟儿们都被影映在水泊中,散发出淡淡的水乡气息。那些所有的生命都为生活的和谐与幸福而忙碌着。八月,札萨克盆地生命的旺盛季节已来了,广阔的田野上阳光的亮色温柔地涂抹在麦子上,麦子的表情辉煌,翻卷着无边的金色麦浪像潮水一样涌来,弥散着一种久久没有闻到扑鼻沁人肺腑的芳香,大片大片的金黄色的麦子怀着无可名状的兴奋,走进了一车车满载着日子如蜜一样的甘甜里。迎着渐渐逼近的嗒嗒马达声,随便走进一片金色包装着的村庄,准会有那些墩实的汉子光膀子挥汗如雨忙碌在打麦场上,打碾机不停地运转着,纷纷扬扬的麦粒在阳光下欢快地崩跳,麦堆渐渐地升高,场地上隆起了一堆堆圆圆的赭红色的金字塔。乡亲们醉心在一派丰收的景象里:


  牧人的脸色酡红

  同堆的麦垛一样丰润

  牧场上

  滚动着彩色的珍珠


  听不到叹息的声音

  看不见衣衫褴褛的影子

  日子不再哭泣

  醉在麦子的颜色里


  蒸腾的水汽淡去了盛夏的炎热。沿着一条幽深的土路,我的激动不时引出了一串串激烈的犬吠。走出犬吠的追赶时,已到闪烁着银光的扎萨克河边了。这河发源于北部盆地,有许多细小的水泉像开了锅似的从地下喷涌而出,一条条纤细的小溪牵着绵绵流沙向前赶去,而后就蕴集成一腔清洌的情怀,径直向南悠悠地流淌,锋利如刃的河流将盆地劈为两半。两岸绿荫如盖,蛙鸣虫叫如潮。宽阔清澈而柔和的波涛凸现出我金子般童年的情趣。我记忆中的每一个细节,深深地刻在生命流程的瞬间。儿时的我们被河水照映出一张张稚嫩的甜蜜的笑脸,一张张如春水般荡漾的笑脸。我们在河岸丛林、苇荡和洲头,抓雏鸟、找鸟蛋、套野兔、挖野菜、踩野果,在清风雨幕中疯跑、嬉戏打闹,要是累了就跑到黄澄澄的沙梁上放开嗓子吼几声带着野性的山曲儿。这条久违了的河流点燃了我心中的激情,愈是经年,愈让我牵肠挂肚,难以割舍。没有人确切的知道古老的河流走过多少岁月,但它却深情地滋润着盆地,养育着一代代子民们……

  我的思绪从泛涌着波涛的河水里泅渡上来时,眼前田垅里留下来的骒马们一口接着一口贪婪地啃食,把嫩绿的青草栽进它的胃里,不时留心警惕地注视着、守护着身边活泼乱跳的初生的小马驹。拴在草滩上的几匹骟马,激情澎湃,昂首嘶鸣。马曾为乡亲们代步骑乘和驮运的工具,就像扎萨克盆地的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打马走过的雄姿和长眠的陵墓,他的伟大与神密传奇昭然天下,令人景仰观止。今天,奔驰的骏马却变成旅游景点,摄影装饰和排影视剧中的需要,现代化机械早已把它们抛在时代的边缘。惯以勤劳著称的马闲来无事,远离推磨拉车的年代,闲置的生活按奈不住这种单调寂寞,有力的马蹄不停地敲击着,马蹄与心灵都渴望在大地上一起飞翔,它的个性与脱俗的志向渐渐地丢弃了,显然有些无聊忧伤的神情,浮躁着、感念着岁月的驰骋。我走近一匹被绊住的马跟前,它双眸泪光闪闪的注目着陌生的客人。开始它有些惊慌与不安,但不像草原上性子暴烈的野马,我觉得它很善良温顺,于是试探性地用手摸了摸毛色油亮的脊背,全身筋肉隆起,感觉到有一种真实与生动,血液的沸腾与马力的蕴藏。它打着响鼻甩动长长的尾巴,对一个陌生客人表示真诚的友好。我读懂了它的孤独、困惑与苦闷和所有的心声。它是一匹纯真的马,眼睛里滚动着晶莹伤感的涩泪,分明在诉说它所遭遇人世间的一切不幸,在诉说着人性对马性的扭曲、人性对马性的践踏和摧残。我开始怜悯这匹被羁绊囚禁的马。一阵苍凉的歌声自远传来:


  花角金鹿栖息之所,

  戴胜鸟儿育雏之乡。

  衰落王朝振兴之地,

  白发老人享乐之邦。


  这是鄂尔多斯流传的一首古老的民歌,故乡素有歌舞之乡的美誉。从泥土里飘来的清新气息,又一次使我领略了故乡的风情,又一次使贫乏的我得到了故乡的输血……我环顾四周,看见林子西端有个牧马汉子在轻松自如地咏唱,还带着一种悠长伤感的味道。他手提马绊从容坦然地走来。“赛百努”?“赛赛”。牧马汉子的那份热情感动着我。我默默地给递上一支烟,他笑容可掬地接了过去,于是开始自由轻松地交谈。他是这片林地的主人,像朴实的泥土,没有客套的礼数,也不会花言巧语,丑不掩饰,美不炫耀。袒露出一种恬静古朴的本真。他那张被田野的风吹成古铜色的面孔,写满了血脉承传中的忠厚、勤劳、善良、淳朴。

  当牧马汉子得知我利用闲暇之际回故乡采风时,略有些迟疑地说:“你看看那些柳!”远处万倾沙海绿洲,澎湃的激情如同黄金火焰般地焕燃着……“柳?”我有些迷惑了,“那是一位治沙老英模栽的!见我不解,牧马汉子说:治沙老英模为了那些柳,终日劳作在大漠上累死了。老英模为什么要栽柳?我问。为成为一株柳。我被牧马汉子朴实的话怔住了,老英模竟为了成为一株柳把全部精力和宝贵的生命慷慨地奉献给冷月与明沙!人生不就是为了追寻一种执著的奉献吗!我们去看看,我说。牧马汉子满足了我的要求,带着我走进了那个治沙老英模当年种植的那片茂密的林地里。我虔诚地去拜谒立在柳林间的那块石碑,碑文是前来考察观光的要人名人们挥毫留下的墨宝。我用心揣摸着在碑刻上的那些感动人心的文字和一抹绿色的树林,这是怎样的惊心动魄的伟大的生命呵。我面对碑刻,面对治沙老英模奉献之地、长眠之地,在一片静静的肃穆中凝视、哀悼!

  故乡,永远在我的梦里……

  我静静地伫立在林子里,被咸涩的泪水模糊了眼睛,感受着农家的气息像雨点打在植物叶片上唦唦唦地响声,天空显得越发肃穆、高远、空灵、深邃、激扬……

(责编:刘 军)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