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279776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远去的鞭炮声/李唯峰

点击率:1097
发布时间:2024.01.08

小时候最盼望过年,因为过年吃得好,穿得好,玩得好,最主要的是可以放鞭炮。但那时感觉时间就像一只生了病的蜗牛,走得太慢太慢,想帮它走得快一些,却又无从下手,只好耐着性子翘首以盼。

朝也盼晚也盼,终于盼来了小年。过了小年,村子里就不甘寂寞地开始响起了零星的鞭炮声。这声音似乎在欢迎这来之不易的春节,又像是在提醒劳碌了一年的人们久违的春节就要来临了。

真正的鞭炮大合唱从除夕的早晨开始。家乡的习俗,春节期间吃饭前家家户户要放鞭炮,除夕之夜分二年的子夜时分要放鞭炮,正月初一午饭后送先人要放鞭炮。每当这些时候,村子里鞭炮声比赛似的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久久不绝。有的鞭炮是急性子,一挂鞭炮噼里啪啦很快就放完了;有的鞭炮则像个稳重的成年人,不紧不慢地响。其中还不时夹杂着麻雷子的巨响,把鞭炮合唱推向高潮。整个村庄烟雾缭绕,恍如仙境,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心醉的火药香。

我家有一棵枣树,虽然树龄已高,但并不十分高大。在一根距地面将近两米的平直树枝上,挂着一个用粗铁条弯成的钩子,是专门用来挂鞭炮的。我把家里那个笨重的方凳搬到铁钩子底下,爬上去蹲在上面,让弟弟拖来一挂长长的鞭炮递到我的手里,然后慢慢站起来,踮起脚尖吃力地将鞭炮挂到钩子上,跳下方凳,把它挪到一边。歇了一会儿,我拿上一支早已干透的蒲棒,点燃香肠般粗头的末端,走到挂着的鞭炮下。

这时家里那只大黑狗早被吓得将尾巴紧紧地夹在两腿间,嘴里不住地发出呜噜呜噜的哀鸣,似乎在说:“别放了!我害怕!”它好像知道这样的哀求是无济于事的,就在院子里夹着尾巴跑来跑去寻找藏身之所,最后在离鞭炮最远的一个墙角旮旯里趴下瑟瑟发抖,两眼满是惶恐地不时望望鞭炮,平时的威武霸气消失得无影无踪。其实这时我的心里也有些害怕,但在弟弟妹妹和大黑狗面前不能流露出来,还要勉强装出一副大无畏的样子。鞭炮挂在铁钩上缓慢地摇来荡去,仿佛故意躲避我似的,我用蒲棒点了好几次都没有点上。没办法,我只好用左手捏稳下边编好的引信,故作镇定地把右手的蒲棒凑上去,让引信和蒲棒燃着的一端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引信终于嗞嗞地冒出了火和烟。我转身就往屋里跑,刚一掩上门,鞭炮就噼里啪啦响起来了。

傍晚,放完了鞭炮,挂好了灯笼,年夜饭也做好了。我们一家人围坐在饭桌前,一边吃着年夜饭,一边闲话,享受着天伦之乐。今天晚上屋里破例点上了两支红红的蜡烛,烛火熊熊,屋里比平时亮堂了许多。平时用来照明的煤油灯,这时静静地蹲坐在墙龛里。父亲在一个酒盅中倒上酒,擦燃一根火柴,把它放到酒盅里,酒盅里便冒出了蓝色的火苗。接着拿起一个锡制酒壶在火苗上烫酒。酒壶是圆锥形的,下粗上细,到了脖颈处往上则又下细上粗,拿着脖颈烫酒倒酒非常方便。蓝色的火舌温柔地舔舐着壶底,等到酒盅里的火熄灭了,一壶酒也就烫好了。两杯酒下肚,喜欢喝酒但酒量并不大的父亲有点微醺了,而不时传来的鞭炮声似乎也让他更加兴奋。平日寡言少语的他这时口似悬河,不紧不慢地说个没完没了,并且右手握着拳,大拇指压在弯曲的食指上,在空中不停地上下左右舞动,好像要把积攒了一年的话要在除夕之夜都说完一样。我对他说的话并不怎么感兴趣,但看到他讲得那么起劲,也只好装作洗耳恭听的样子,满脑子想的却是放鞭炮的事。

在所有的鞭炮中,二踢脚让我既敬畏又着迷,不过我不敢用手拿着放。为了过放二踢脚的瘾,我就把二踢脚短短的引信破开,一点点弄出里面的火药,这样引信燃烧的速度就慢了一些,我跑到安全位置的时间就长了一些。放二踢脚要在开阔地带,既要注意地上,更不能忽视了空中。如果空中有遮挡物,非但二踢脚上不了天,还有可能发生安全事故。我的一个同伴在放二踢脚的时候,就因为粗心大意,二踢脚升空后碰到了上方的树枝反弹回来,炸伤了他的脚踝,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只好拄了一根木棍。我们看见他,就模仿他走路的样子,并且叫他“铁拐李”。我吸取了他的教训,把二踢脚竖放在宽敞的地上,又抬头看了看上方,并没有什么遮挡物,才用两块砖把二踢脚轻轻夹住,再去点引信。二踢脚的引信在下部一侧,正好在砖缝中,粗粗的蒲棒伸不进去,只好用香去点。我右腿弓左腿蹬,伸长右胳膊,用右手拿着点燃的香头去砖缝里寻找引信。因为紧张,我的手抖动得厉害,往砖缝里戳一下转身就跑。跑到安全位置,捂上耳朵等了半天也没有动静,只好战战兢兢地走近二踢脚查看,这才发现引信根本没点着,只好硬着头皮重新去点。为了给自己打气,我嘴里不停地念叨:一切二踢脚都是纸老虎……这样一念叨,心里镇定了许多,手也就听使唤多了。听着先地上后空中的两声巨响,看着空中炸出的小团烟雾和天女散花般纷纷飘落的纸屑,我心里美滋滋的,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刚打了胜仗的将军。

在我的伙伴中,广动的胆子大得出奇,他是唯一一个敢用手拿着放二踢脚的。他用小小的左手虚拿着大大的二踢脚的中上部,看上去就像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王成握着爆破筒。他吸了一下鼻涕,用得意而又轻蔑的目光扫视了一下我们这些“胆小鬼”观众,然后很有风度地吹亮燃着的蒲棒,慢悠悠地点燃了二踢脚的引信。一声巨响,二踢脚窜向了天空;又是一声巨响,空中炸出了一小团烟雾。周围响起一片叫好声,广动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了,成了我们心中顶礼膜拜的英雄。

我还很喜欢摔炮。那时的摔炮像个两头扎紧的小粮食口袋,又像当时常见的水果糖,里面装着火药和绿豆粒那么大的石子,只要往地上一摔就会发出一声脆响,炸出的小石子到处乱飞。摔炮不但可以用手摔响,还可以用脚踩爆。还有一种升级版的玩法:找块平坦的地方,用鞋底轻轻地来回搓,搓着搓着就爆炸了。这种爆炸时间不确定的玩法,让人痴迷而又深感刺激。衣服口袋里装着几个摔炮,就像随身带着几颗手榴弹,胆气顿时增加了许多,再也不怕那些专门欺负小孩的大鹅、公羊、恶狗了。

盼年,感觉日子过得太慢;过年,却又觉得光阴似箭。鞭炮燃放得再多,鞭炮声再响,也留不住时间的脚步,不知不觉已是正月初五了。

这天,吃罢早饭,我们在大队部前那棵高大的国槐树下集合了。经过磋商,我们决定换个环境,到野外去玩。于是,我们一路向北,走出了村庄,走进了原野。野外大地辽阔,天空高远,沉寂肃穆,仿佛是另一个世界。我们在原野上有说有笑,变着花样放着各种鞭炮。在鞭炮声中,一群十岁左右的孩子,徜徉在一九七八年的那个料峭而又温暖的初春里。


——选自西部散文学会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