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2797967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春 风 化 雨 /杨洪利

点击率:732
发布时间:2024.04.20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便是春雨之美,她默默地滋润着大地,让大地绿意葱茏,繁花似锦,生机勃勃。她如母亲,默默付出,养育着儿女,让孩子们长大、成人、成才。

  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蓦然想起,已经有几天没去看望老妈了。

  自己年过半百,眨眼间已成家立业35年,距离老妈的第一个拥抱也已经过去了57年。偶尔会慨叹:人的一生真的好短,一眨眼一切犹如昨天。可老妈的爱反而一点儿也不褪色,倒像风,像雨,拂去我心灵上的微尘,点点滴滴滋润着我,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这种爱体会的愈加深沉。

  老妈今年82岁了,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她在农村劳作了大半辈子,深知农村生活的辛苦,为了能让我们兄妹四人走出大山,走进更广阔的天地,总是想尽一切办法为我们创造好一点的学习条件。当时老家有三所中学,按片区招生来说,我只能上二中,可一中教学质量最好,每年都有60%的学生能考上城区最好的高中。因此,老妈到处托亲戚找关系想让我去一中读书。当得知我三叔认识一中校长时,就毫不犹豫地将卖鸡蛋攒下的十几元钱拿出来,让三叔给一中校长买两瓶好酒送去,还亲自杀掉她养了两年的大公鸡,又到集市上买了一块猪肉和一桶白酒请校长来家做客,后来老妈对我说那次请客可是倾尽家中所有。也正是这一倾,为我和弟弟妹妹们铺平了人生起跑的路。

  好的学习环境和学习氛围激发了我们对学习的兴趣,于是天天起早贪黑的背书学习成了我们兄妹几人的日常。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先后考上了中专、大学。在80年代,一家能出个中专生就很让人羡慕了,更何况又出了大学生,方圆几十里的乡亲们都羡慕嫉妒得很,老妈还高兴地请公社放映员为村里人放了三天电影呢。

  放假时候,我和小伙伴们上树爬墙,到处疯跑。山上、树上、田野、河里无处不是我们的乐园,每每玩得开心时总能听见妈妈那甜甜地呼唤,每次都是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地向家走去。孩儿的脸是七月的天,说变就变。我和小伙伴一起玩耍时偶尔而也会发生争执。有一次,放学回家的路上,一言不合就与小伙伴大打出手,当时我是大家公认的杨大将军,打仗自然我占了上风,却被小伙伴的家长找上门来,老妈不问青红皂白先用笤帚疙瘩撸了我一顿,之后拿上家里仅有的几个鸡蛋上门去赔礼道歉。过后老妈问我:“因一点小事就跟小伙伴动手,值得吗?”我无言以对。此后,我记住了,遇事要冷静,三思而后行。

  作为农民,最苦的活是锄小苗儿,需要把身子“一叠三折”,趴在谷垅里把一地谷苗间开。上头是日头吐火,下边是湿气蒸腾,汗水如雨,腰酸腿疼,但老妈却从不惧怕,每年的夏锄时都像绣花儿一样,把弱小的谷苗扯开,将茁壮的谷苗一苗一苗扶正,把田地侍弄得如一匹绿绸似的均匀、齐整。一场小雨后,微风轻轻吹过,恰如一池春水荡着清波。连村里侍弄庄稼的老把式都会去地头观赏,无不夸奖老妈是庄稼地里的一把好手。

  1996年,我们兄妹几人先后毕业都留在了城里工作,老爸老妈也离开农村老家来到城里,那时我们哥几个还处在起步发展阶段,正像俗语说的“扯个菜叶还盖不过腚来”,生活都不富裕,我们共同集资3000千多元买了在城郊山坡上几间土房,房子是临建的,很破,没有院子,也没有任何手续。为了使居住条件好些,我们没日没夜地修补屋顶,加固土墙、吊房顶、用纸糊房子……为了有个小院,爸妈一有时间就用小车推土平整房子周围的小沟,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硬生生将房子周围的小山坡推成了一个平整的小院。那些天,老妈的手磨满是血泡,用创可贴粘了一层又一层。后来听老爸说,老妈每天晚上腰腿痛得厉害,可她坚决不让老爸告诉我们,第二天还是老早起床乐呵呵地做饭、喂猪、喂鸡、推车、修房、平整院子。每当看到平整的菜园里长出嫩生生的菜苗时,妈妈的脸上、心里都溢满了幸福。

  因多年劳累,2008年老妈身体免疫系统出现问题,原本易发的口腔溃疡突然严重,口腔和舌面的溃疡面高达80%,吃饭已成问题。城里几家大型医院始终查不出原因,此时老妈的手脚和身体也出现溃疡面。发展到这种情况,老妈还强忍疼痛坚持喝奶,并笑着安慰我们说:“没事,过几天就好了。”作为儿女的我们已心急如焚,商量决定必须马上去北京协和医院治疗。入院后很快确诊为因免疫力低下引起的多形性红斑狼疮。找到病因,病情当天就得到了控制。只住了两天,老妈就嚷嚷着要回家治疗,并背着我们去商量医生要出院。回家后在医院工作的二姑经常到家里看望老妈,并根据病情及时调整用药,在外地的妹夫也动用了在医院工作的同学关系,了解这种病的治疗和用药方案。经过一个半月治疗老妈的病终于痊愈。在整个治疗过程中,老妈一直都是乐观的,没给我们太多压力,也正是这种积极乐观的心态,使她的身体尽快得以康复。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春节时候,按惯例我们都要去老妈那里团聚,四世同堂,其乐融融。2022年春节正值新冠疫情传播高峰,老妈考虑到家人的安全,多次打电话告诉在本地和外地的孩子们不要去她那里,都不要出门,不要聚集。那年的春节我们虽然近在咫尺,却没能团聚,可大家都过了一个安全的春节。

  随着岁月的流逝,看着她的白发,她的皱纹,她日渐蹒跚的步履,我们深深地意识到,老妈,她真的老了。我们想让老妈放弃劳作,安享晚年。所以,希望她跟着我们去楼房住,可老妈说:“楼房憋屈,还是喜欢住在平房,出来进去也方便,这样舒心,只要你们过得好,我不求别的。”

  现在老妈与哥嫂住在一个大院,老妈住四间,哥嫂住三间。为了让老妈生活有规律,虽与哥嫂分住两处,但还是在一起吃饭。哥嫂主厨,老妈也常常参与并随时指挥。哥嫂对老妈的衣、食、住、行安排得非常细心,冬天不等老妈起床,锅炉就早已烧好,四间屋子暖暖的,哥嫂每天早晚都给老妈量一次血压,不论啥事都要问一问老妈,听听她的意见,哄得老妈很开心。今年哥嫂的养猪场也不干了,三个人一起侍弄小菜园,再养点鸡鸭鹅狗,生活得悠闲自在,每天乐乐呵呵的老妈逢人就说:“这一辈子,只要有吃有喝有平安,我就知足了”。

  老妈的一生是勤劳的。虽年过八旬,还是抢着做家务,挖地、种菜、除草、间苗样样都行。她总是细心呵护着亲朋邻里的关系,教给她的孩子如何走路、做事、做人,像窗外的风、柔细的雨,默默地把温润的、爱的种子播撒在孩子们的心间,让它们生根、发芽、长大。

  晚风穿过树梢,雨停了,星光微闪。夜色仿佛将母亲的深情融化成一滴晶莹,落成一个梦境,让我的心依着清风,看时光轻轻划过,细细聆听着母亲的声音,有一米阳光照得心暖暖的。

  母亲,就是我心中的那缕微风、那阵细雨,那束亮光,虽无声,却细腻、温婉、明亮,滋润并照亮着我… …

  ——选自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