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8253938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殉祭的童婴/刘志成

点击率:4865
发布时间:2016.02.16

      太阳的金液从窗棂上流入,扰醒了我的梦。妈。妈。揉眼下地的我,像一只迷途的羔羊,嗷嗷地叫着,无助的目光和焦急散落在院子里,在地头,在村中牛尾巴一样的小路上。有河水般哗哗地喧哗隐隐传来。放飞扑棱棱的目光,即见二旦婶家门口围满了人。好奇在箭镞样的脚步里迸溅。即刻有声音清晰传来:


  挽起黄蒿带起沙,

  狐仙狐仙你走吧。

  留下一朵无根花,

  七零零呀,八拉拉呀,

  天长长大日咋办呀。

  又听见一片苦焦的声音:

  天长长大日咋办呀,

  狐仙狐仙你走吧。


  那声音像是晴空打了一声闷雷,地动山摇。又像是海浪喧哗,卷翻了船只。

  乡亲们像折子戏里的不同角色,全在这里登场了。喘着气挤进人群,见弟弟正牵着母亲的衣襟,眼睛骨碌碌地转。人群围成了一圈,像古战场上的排兵布阵似的。中间是一块空地,几捆干柳指向了我寻觅的目光。一个浆水干渍裹身的赤体婴儿,躺在柳上,饥饿已把他锋利的啼哭锈蚀成参差不齐的音符。那哭音宛若胎芽的气息,微微颤动。婴儿的右腿肚已被柳枝划破,有淡血浸出,染出了一片狰狞的仙人掌在干柳上开放。上身两侧,也被柳枝划出了数十道血痕,血粒子如被赶出家门的孩子滴出,令人惨不忍睹。

  那好赖也是一条命哩,孩子敢无罪哇。母亲止不住的泪水,一滴, 一滴漫下。父亲狠狠瞪了母亲一眼,但目光里亦搅动着不忍之色。你们造孽哩,给二旦留一条后吧,二旦婆姨阴底(泉下的意思)知道了,也会感激你们的。人们对母亲的哽咽像是没听见,目光呆愄地盯着婴儿,仿佛怕婴儿长了翅膀飞走了似的…… 

  是在昨天,村口变成了一眼很深很深的井。我又看见了那只白狐,肩扛着半枚落日,在二旦婶家门前开成了一簇洁白的花朵。二旦造了什么孽了,婆姨也叫狐仙给迷上了。母亲的不安在地头轻轻荡漾。外出打工的二旦叔三年来把汗渍渍、咸涩涩的日子晾晒在了远方,一直没有生育过的二旦婶眼眶一天一天瘦了,腰围一天一天粗了(在陕北,人们认为白狐已成了仙,见了不能捕猎,否则必有灾祸降临)。持续两月滑动于二旦婶家门前的白狐,已幻成了村人眼里的神喻。除了我们小孩子,全村人朴实的情愫已被白狐没有分贝的舞步扰得一团糟,凝成了一丝一丝的不安和恐慌。尽管二旦婶家附近已被大人们列为我们小孩子的禁地,但好奇还是亮如闪电窜出,我和弟弟的脚步躲开母亲的目光伸进了夜里。一星一星妖冶的磷火,把通向二旦婶家门口的曲曲黑黑渐次点亮。我们像饮露之蝉,伏在一边窃听。屋内传来一声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随后寂寂无声。弟弟怯怯的目光,如鱼背上闪闪发光的鳞。二旦婶怎么了?我们去看看。临风而栖的好奇和弟弟的害怕撞了个趔趄。弟弟犹犹疑疑地牵着我的衣襟进了院子。舌头在窗纸上轻轻一舔,就猛地拉出了一幅骇人的图像:胡麻油灯若凝血一点,把玩着冷冷的微光。二旦婶裸着下体躺在炕上。两腿叉开,下体血如泉涌,浸红了身底的明沙。二旦婶已晕去,两手落下的姿势像是使劲抓着什么。两腿间置了一个血红的葫芦状的肉团。哇。哇。肉团突然一声嘹亮的啼叫,吓得我的心快要从腔子里崩出,拉着颤成一团的弟弟返身就跑……娃,二旦你婶那是生娃娃哩。当母亲听完我们喘着粗气战战兢兢的述说后,低沉地叹息了一声。父亲则响响地抽着旱烟一言不发。他爸,我过去看看。母亲摞下一句话后,就风风火火地出屋,喊了一帮邻居婶子,走了。一觉醒来,我听见母亲和父亲正在灯下嘀咕:二旦婆姨血迷死了,那娃该怎么办呀?二旦又不在家,娃也不是二旦的。他爸,你说那是狐仙的……母亲的声音颤抖起来……

  做法事的神倌在干柳上浇上了煤油,就在掏出火柴“啪”的点燃的刹那,村里的一个牧羊光棍突然扑出,推开神倌,将厚实的大手伸进同时腾起的火苗,一把抓住火柳枝扔出。抛出的柳枝像断线的佛珠四散崩落,稀稀拉拉的燃烧着,几缕抽穗扬花的轻烟如迷,模糊了乡亲们的表情。三彪子,你干甚了?跌倒在地的神倌脸拉得长长的,目光长成了钉子。求求你放过这孩子吧,扑通跪在神倌面前的牧羊光棍,面容忧戚,两目含伤。这是狐种,不烧会给村里带来灾难的,神倌边悻悻地说,边将快熄灭的散开的柳枝拣起,准备往婴儿身上堆。牧羊光棍又像发疯一样扑了过去,阻止了神倌。婴儿的啼哭像连珠炮似的响起,一只胳膊已被烧伤,烂糊糊的一片。牧羊光棍轻轻地抱起孩子,纵横着老泪的脸上满是怜爱。这是老天爷赐给我的。饶过这孩子吧。牧羊光棍再次向乡亲们跪下。三彪子被狐仙迷住了,神倌的声音里渗满了焦急。烧吧。村长迟疑了一下,随即麻木地挥了挥手。人群中走出几个后生,死命地抱住牧羊光棍,并掰开他的手,夺下婴儿,撂在干柳上……

  火苗再次从神倌手中亮起。这时,无力拯救也无法拯救婴儿的牧羊光棍,已无力阻止也无法阻止人群的残忍无情。暴烈的声声哀求和鱼离开水般的歇斯底里挣扎无力换取也无法换取人群的悲悯同情,更不要说让人骇颤得站立难安了。火焰……弥盖。骇人的红打开了一个悲壮的舞台。高过那团火焰的是牧羊光棍歇斯底里的哀泣和感同身受的悲楚。母亲骇怕地闭上了眼,拉上不愿意走的弟弟挤出了人群。烈焰升腾,状如环堵,婴儿青草样娇嫩的面孔被巨大的火蛇所扭曲,宛若呈现的沟壑。嘴巴微微张开,形成了一个看不见的深洞。一阵接一阵响亮的哀嚎,若记忆里狼的叫声。你们根本不是人!你们会遭报应的!流着泪,声音已嘶哑的牧羊光棍像一截在外力的作用下变了形的弹簧,歇斯底里地挣扎着欲摆脱后生们的控制,沉重、阴戾的目光泻露着怨尤,愤怒、抽搐的脸部写满了哀痛。人群依然缄默,盯着越发响亮的烈焰。表情如腾起的轻烟一样迷朦。这时,婴儿的眼睛奇迹般地张开,目光没有任何即定目标地对着无边的苍天。几个围观的邻居婶婶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冷漠,在簌簌发抖中,尖厉地呜叫起来,随后惊恐万状的逃出了人群。 

  一股焦糊的味儿在空气里泛涌……男人们的脸色依旧僵尸般铁青,呆板。一滴浑浊的泪珠,从父亲干涩的眼眶流出,若鲜嫩欲滴的青草在春天里疯狂……

  火焰在绝望地呼号着魔鬼之音。婴儿的目光已经散乱无神,眼睛的瞳孔在向上飘着。火焰越来越大,发出了嘎叭嘎叭的响声。婴儿挣扎了一下,发出了最后一声低的几不可闻的哀嚎就不动了。火焰升腾,血红笼罩,焰火什么也望不见了,惟听到嘎叭嘎叭的断响声在爆裂。牧羊光棍的呜咽突然像豆子一样忽啦啦散开,一片一片…… 

  血红的火焰在跳跃。我再也抵制不住自己,眼泪夺眶而下……多年后,当我读到鲁迅的《孤独者》时,结尾处的一段文字令我心有所感,又想起了那场嘎叭嘎叭的火焰,及被人群操纵命运的那个婴儿:

  潮湿的路极其分明,仰望太空,浓云已经散去,持着一轮圆月,散出冷静的光辉。我快步走着,仿佛要从一种沉重的东西中冲出,但是不能够。耳朵中有什么挣扎着,久之,久之,终于挣扎出来了,隐约像是长嗥,像是一匹受伤的狼,深夜在旷野中嗥叫,惨伤里夹杂着愤怒和悲哀。

  麻木是死亡的另一种诠释。沉吟着这段文字的我,不由得暗然神伤……那样的狂烈乞求使人心生怜悯、狂烈挣扎让人凄肠百结的一个人,那样一个在冲动中让自己的善良泄露无遗、也让自己想要掩饰的一切泄露无遗的一个人,那样一个散发着人性芬芳、而那人性芬芳又更令人糁撼心魄的一个人,究竟使我们看到了什么?哎,人性善良是为了平安,人性泯灭也是为了平安。

  那次事后,牧羊光棍也疯了。我们一帮小孩子常常跟在他身后学他说话:翠翠呀,我对不起你呀。我眼睁睁地看着咱的孩子被下地狱的恶人给烧死了。我真——没用——呀。有时,他偶尔会追着我们:打死你们这群恶人。打死你们这群恶人……

  狐仙的魂已上了三彪子的身了。牧羊光棍的凄凉幻化成了乡亲们眼中一丝丝一丝丝的恐慌。二旦叔久无音信,家就成了荒宅。夜里时闻狐声飘漾,白日里偶见狐影窜窜,村人足迹少涉。两年后的一个周末晚上,在几十里外的乡中学读书的我,贪赶路回家,适经荒宅。其时月光朗朗,远处犬吠声徐徐飘来,内心也不怎么害怕。转刻,月亮缩了缩脖子钻进云层。星星亦像在打盹,惨淡无光。夜空好像倾倒了的墨水,陡添阴森。一星一星的磷火像一把一把的钥匙打开了夜陡峭的大门。我的神经,因徘徊在虚构边缘的狐仙烫伤。竖起来的心颗在凸凹不平的小路上痉挛。树影幢幢,二旦婶居住过的荒宅也随着我的脚步一晃一晃。除了风搬动着风,就是脚步的声音。泛黄的传说一路浸透了衣衫。就在过荒宅时,顿觉阴风呜呜吹来,头皮感觉到紧巫巫的(紧张的意思)。突然,看见院子里有一庞然大物,瞪着两只灯盏样的眼睛,长着两只牛角样的怪角。荒宅窗内亦悄无声息地伸出了一西瓜大的头颅,两眼如夜明珠阴森发光。我吓得瘫软在地上,抖作一团。月光忽然倾泻下来,惊魂未定中抬头看,原来是一只猫头鹰站在窗棂上。战战兢兢站起,窥视院内,见有一头毛驴在晃动着两耳悠闲自在地吃草。啊?我的出现惊动了吃草的毛驴,倏地窜向了黑暗中,旷野就泡在了一阵蹄声里……

(责编:白 才)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