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109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晨曦中,走过一座老公园(谈鸥)

点击率:4045
发布时间:2016.04.21


红旗路上,车水马龙。
这条老城区上曾经最繁华的街道,如今依旧延续着无限的活力。
就在这条街道的东南端,安静地坐落着一座公园。松陵公园四个大字题在墙上,墙的东侧是公园的大门。两扇普通的铁质大门,敞开着,一眼望得见园内成荫的绿树,和山坡上翠柏环绕的飞檐亭榭。
一道粉墙,似乎隔出了两个空间。墙这边,车水马龙,人声喧闹,各色各类的店铺前,弥漫着跃试鲜活的生活气息;墙那边,花丛树影,空气新鲜而纯净,光阴竟如走慢了一般。
清朗的晨曦中,我走过这座公园。其实我已经无数次地走过这座老公园,在赶早上班的必经路上。
我把自己当做一个安静的过客,在春去秋来的更替中看它悄然的变化,然而当我一次次走过公园的青石曲径,走过小山坡,走过两座石雕纪念碑、走过纪念费老的半开石雕书、走过宽敞的休闲广场,我总疑惑地以为自己走过了一段段历史的光阴,那些久远的过去,那些凝聚着历史的时光似乎就停留在某处,近得让人伸手可触。

清代以前,吴江境内的私家花园颇多,史料上这么记载。
私家花园是专属的花园,在当时只有小众人群可以享有,以后随着年代的更替也衍生转换为公园,是另外的佳话。
而公园,顾名思义也就是公共花园,是大家都可以自由进出游玩的好去处。松陵公园,始建于民国23年(上世纪三十年代),吴江县志上有记载,在当时社会各界人士的支持下,徐姓县长分3期修建了这座公园。
小桥流水、亭台楼榭,碧池水景,尽管史料上没有记载当年公园的美景,但依着想象,总能循到一些印迹。七阳山—没有想过公园内的小山坡原是有名字的,为什么后来没有延续下来呢,似乎无从考证了。沿着石阶上山,山顶有凉亭,遥想当年极目远眺,“长虹卧波”的美景自然是尽收眼底吧!
然后,战争来了。日军毁坏公园围墙、大门,园内建筑、花草树木都遭到破坏,在枪林炮火中,一座公园的痛苦呻吟谁能听到呢?
解放后,新中国成立了,人民政府拨款休葺园内建筑,在山坡四周遍植桧松、玉兰等名贵树种,以后,逐年修复旧设施,又新建了环山石路、儿童乐园等,破败的松陵公园在新中国的阳光下焕出了全新的光彩。

在老公园苍柏环绕青松挺立的深处,矗立着两座革命先烈的纪念碑。
石刻的纪念碑,铭记了一段历史,也铭记钱涤根、张应春这两位革命先烈。1937年,在松陵公园的中山纪念堂前,建造了钱涤根烈士纪念碑;1991年1月,张应春烈士全身雕像在松陵公园落成。
石刻的纪念碑,庄严,无言。
游人走近纪念碑,脚步都会放得轻轻地,他们肃穆地仰望着面前的纪念碑,在沉思中静静缅怀。
历史的书页飞快地翻动着,值得铭记的,永远不会遗忘。
先辈的英雄事迹,在一代代吴江人的口中传颂着,我们怀念钱涤根、张应春,也同样怀念那些激情澎湃,为了革命事业流血牺牲的无名先辈们。
“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生命、劳动和乡土结合在一起就不怕时间的冲洗了――费孝通”在松陵公园西北角的松林下,竖立的一块大石头下,安放着费老的骨灰,石头上面刻着上面这几行字。
费孝通,一个吴江人熟知而亲切的名字,一个让吴江人骄傲的名字。
人杰地灵的故乡孕育了一位清华的菁菁学子;而60多年前出版的《江村经济》让世界开始关注这一片土地。从曾经的贫穷、落后到如今的繁盛、发达,在一个甲子轮回中江村经济有了翻天覆地地变化,这些变化始终没有离开过这位睿智老人牵挂的视线。
大石头前,有一本未全打开的石雕书。一位年轻的母亲牵着一位小女孩的手走过,在半开的石雕书前,小女孩的脚步停了下来,她好奇地在问,
“妈妈,这里有一本石头书呢!”,“是的。”
“谁读这本书呢?”,“是一位有学问的老爷爷!”

在晨曦中,我走过一座老公园。
东区的休闲广场上,一群白衣红裤的晨练者,神采奕奕地操练着,成了清早公园里的一道靓丽风景。蹒跚学步的稚子,拽着大人的衣角豪情地要去登高。清早的老公园,处处洋溢着新鲜的活力。已是金秋时分,园内高大繁茂的桂花树,正尽情地吐露着芬芳。清朗的阳光洒在密密的花蕊上,枝叶间犹如缀满了点点金光。
时光无声地流过这座老公园。桂花开了,谢了,又开了。
在晨曦中,我走过一座老公园。
循着一路芬芳。

垂虹塔影相辉映

四月的一天,我看到一群白色的鸟,掠过春水泛绿的河面,掠过青瓦白墙的计成小园,掠过杨柳掩映的垂虹遗迹,盘旋着飞向那座刚刚建成的华严塔,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我看到这一幕动人的春天景致,忍不住赞叹,垂虹桥边将不复寂寥了。
认识垂虹桥,先是在别人的文字中,知道这座始建于宋代的长桥,曾经名扬天下,成为三吴胜景之一。后来,办公室搬迁,有些惊喜的发现临窗的风景竟然就是垂虹遗址。只是,年久失修的长桥已在六十年代坍塌,如今留下的只是断垣残影。幸好还有词人姜夔的那首《过垂虹》,“自琢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萧。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吟唱着的诗句,穿透了岁月的阻隔,任后人去回味畅想。我曾试着去想象那卧波长虹的气势,想象在清朗的月夜下72石孔是一种怎样宛然的景致,想象着文人骚客登临吟咏时的诗意豪情。只是我推窗目之所及的,只是一座寂寞的断桥,些许苍凉地留守在安静的河畔。青草一季又一季地从石桥的隙缝间泛绿,而垂虹桥过往的辉煌只停留在追忆中。
偶然的,在史料上看到一幅画,是明朝时,江南才子文征明的次子,一位叫文嘉的苏州人所作。画作于嘉靖二十年(1541年),距今已有四百多个年头。我不懂欣赏古画,但看得出画卷疏秀雅致,幽淡清远。而让我留了心的,却是画卷上的垂虹亭桥的景色。白虹垂天的长桥在这幅平远构图上笔墨略淡,倒是坐落在桥堍两端的“垂虹亭”清脱秀丽。更吸引我目光的,是那片烟波荡漾的湖面之北,一座隽秀端庄的宝塔耸立在松林翠竹间。画上有诗题曰:白虹垂天通水邦,玉洲宝塔标云幢。石梁插波七十二,野航白鸟飞成双。五湖一点落杯底,青山片片明舡窗。故人把手恍春梦,地主却得口吴江。在这幅幽远的画卷面前,我所有曾经对垂虹景观的想象,都被还原了。只是又有一些遗憾陡增,那飞檐翘角的垂虹亭随着桥一起消失了,难道那座秀美的宝塔也就这样无声息的湮没在岁月的长河中了吗?
没想到不多久,安静的垂虹遗址公园旁,变得喧闹起来。原来是垂虹景区将要重建华严塔,附近还要新建古宅计成园。于是,跟随着那些轰隆作响的庞大机器一起破土、动工的,是我一份期待的心情。五月的前夕,挺拔端庄的华严宝塔终于露出了它全新的面容,虽然装修工作尚未全部完工,但仰望观赏的游人已从四面而来。始建于宋崇宁三年的华严塔,在垂虹桥坍塌的同一年,被彻底拆除。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巧合,抑或是一场冥冥中的约定。
如今的垂虹断桥再不寂寞了,耸立在苍翠松林间的华严塔一水之隔与它遥遥相望。那前尘里几百年风雨的共同洗礼啊,又怎样在后世中延续呢。它们会在霞光初放的清晨,或者风清月朗的黄昏,借着水波喃喃私语吗?会的,风儿会听到,鸟儿也会听到,那些络绎前来观赏的游人,用心一定也会听到。
                                                                                          选自散文集《灯花结》(山东画报出版社)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