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111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腾冲五日(朱恩骅)

点击率:4081
发布时间:2016.04.21

飞机降落在驼峰机场,我来到了向往已久的“第一魅力名镇”腾冲和顺。
经过一段台阶,联结镇里两个村落的枢纽之一的长廊就出现了。天已黑透,没有路灯,没有强光,只有手电的光穿梭在黑夜中。长廊的顶上有些藤蔓,但织得不算密,漏洞中映出星光。长廊紧贴野鸭湖,走到湖边,能清晰地看见天空中的星星。星星极多,不是平常的一两颗,而是几千几百,银亮的光芒撒遍大地。星星极亮,四周没有都市常见的霓虹灯,没有光污染,唯有星星发出最闪亮的本色光芒。星空下的野鸭湖,遨游着星光的倒影,随着亘古不变的水波荡漾,时上时下,时左时右。一切都是那么安逸,古朴,原始。
落脚另一村落,虽然灯光骤起,星星骤暗,但也令我感到舒服。漫步夜间街上,四周较静,只有酒吧一条街还传来乐声。凡是遵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和顺店铺都已休息,街上没有忙碌的人群。即使有,也轻声走着,不想打扰古镇的夜晚。这就是古镇人的生活。
腾冲的和顺,使我享受,它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像一杯纯净水,自然,没有任何添加。
次日晨间七八点钟,窗外黑蒙蒙一片。天刚刚亮,已是九点。
早上,去古镇转悠。从另一条联结村落的枢纽大道走,不一会儿,就到了一条小河边。河水有些绿,荡着,漾着,映出一个个白色或褐色的影子。我连忙循着影子向上望,有一群鸭子在水中游着!它们成群结队,或三五一群,或几个一大群,缓缓地漂在水上,像一艘艘银白与褐灰相间的船。那只特别高大的褐鸭,举止更是有趣。只见它从水中直起身,伸直黑绿色的脖子,双翅立在身体两侧不住拍扇,像刮起一阵褐色旋风。抖完了,就马上缩回水中,像在惬意地泡温泉。“还真够悠闲爽快的,这群鸭子。”我自言自语。不远处,一个鸡窝掩映在树丛中。一只红冠大公鸡抖动棕褐的羽毛,和其他几只鸡在稻草堆边漫步,不时看几眼混杂在鸭群中戏水的白鹅。而白鹅却自在地穿梭在鸭中,溅起几点水花。这种鸡鸭鹅俱全的乡村生活,真舒服,真自在,就像一杯热腾腾的豆浆,喝下去,轻松不少。我心想。
下午,乘班车去荷花温泉。温泉是露天的,池子很多,蒸腾着热气。找了一个池开始泡,全身都与热水接触,温暖又惬意,完全不想挪动,就像这样待着,与热水融为一体。温泉真像一杯浓浓的奶茶。现在,我认为,古镇就像一杯热腾腾的豆浆,又像一杯浓浓的奶茶。
腾冲第三天。阳光透过镂花窗,洒在客栈地上。早餐后,我们就去火山公园。
火山公园由黑空山(最高)、大空山(最美)、小空山(最大)构成。这三座火山并列排着,如一道北倚高黎贡山的屏风。我们先去小空山。走进小空山,面前一片翠绿。树木郁郁葱葱,一圈圈环绕全山。走到山顶,发现山中有一个大圆谷,凹陷的谷底与山脚差不多高。谷的石壁长满各种树木,有的向下倾,发红的叶子俯视谷地的几块火山石,似回忆火山千年前的爆发;有的立在路边招着手。像一队仪仗队,在欢迎游客。谷底,有一片黄沙与泥土相间的地,零星地长着为数不多的树,火山的爆发大概炸出了这个谷,地面全是石土,我想。仔细看看黄沙地上摆的火山石,似乎是2014.1.6心的字样。“真好玩。”我想。这个山谷布满自然的一草一木,虽有人为的字样,但取材仍是自然的火山石。
走出小空山,我们去乘热气球。热气球外观漂亮。吊着吊篮的热气袋是渐变色,方格从上到下,都是红到紫的七彩颜色,没有一格漏下。进了吊篮,头顶呼呼作响的火焰就把气球拽上了天。俯瞰大地,火山一览无遗。正面是最圆最周整的大空山,树木掩盖了岩浆冲刷的痕迹。千山一碧的大空山,绿树长满山的各个角落,只有上山下山两条路没有被树挡住。大空山左边,是最高最年轻的黑空山。黑空山前据说有个石坡,都是黑色的火山石,这是它喷发的产物,也是它得名的由来。最右边,是爬过的小空山,绿树完全遮住了山路。我站在热气球上饱览火山风光,心想,这串火山,看上去倒也热气腾腾。山上黄黑的岩石,有不少气孔,忽然让我想起了巧克力。
火山,给我的印象就像一杯热巧克力,热乎乎地冒着火山石气孔般的泡。和顺风光,是一杯热腾腾的巧克力,咕咚咕咚地冒着大大小小的气泡。
走下热气球,我们坐车去黑鱼河,顺便看看地貌特色——柱状节理。柱状节理这个名字听起来很难懂,所以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车稳稳地停下,我们顺着台阶拾级而下,很快到了观景台。观景台再往下,有一座桥横跨河岸,能走到一个就在山下的观景长廊。走入观景长廊,抬头仰望,山崖上裸露的岩石,排成了长方体方阵,像一排立在石壁上的大柱子。这就是柱状节理。它很壮观,密密地镶在山上,似乎能顶到天,踏住地,如同山的一群卫队,仔细地守在山旁。据说,它是火山燃烧后冷却的熔岩凝固形成的,是一种地质形态,浑然天成。
沿山路走了一段,我们走近黑鱼河。山路上,听见一阵水声。水声如擂鼓般响起,似源自脚下的某个地方。水声不间断,不停息,响彻山岭。不经意向下一望,只见一段绿如翡翠的绸——黑鱼河。河水完全是绿的,波浪很小,静静地打着旋儿,像雕着各种精细花纹的玉石。我们加快脚步,走到山下的黑鱼河边看。山下,大片的河水不见了,面前是触手可及的一小段河水。河水仍然碧绿,绿中点缀了数块大大小小的黑石。水在黑石上碰撞,撞出成簇雪白浪花,舞动在绿水中。我走近河水,摸了摸轻柔滑顺的水,好像全身上下都更加清凉了。听说,黑鱼河原是地下暗流,接近泉水口,是因为火山爆发才露出地面的。所以水质极好,盛一壶泉水煮着喝,会别有一番风味呢。黑鱼河之所以叫黑鱼河,是因为有许多小黑鱼常在河中游来游去。我们还在河边的一个黑鱼河农家乐吃了两条烤黑鱼,滋味果然鲜嫩可口。顺河向前,不久就到了大路上。俯瞰下面,绿色的水已变为蓝水,这大概就是自然的“春来江水绿如蓝”吧。的确,我“能不忆黑鱼河”?
黑鱼河,如山泉水,自然又沁人心脾。腾冲的印象,又像刚从山泉里打上的水,让人忍不住想掬一捧来品尝它的韵味。
下午,我们去北海湿地晃一晃。北海湿地实际上是一片水洼,上面有大大小小的草甸子。
走过浮在草甸上的桥,便到了游船码头。上船了,船行驶在草甸间的空隙中。我坐在船头,扫视着前方嵌在水中的草甸。草甸有大有小,颜色也各不相同。大的有两艘小船那么大,颜色金黄,因为秋冬之际草都变黄了。小的只有一张课桌大,色泽略淡,像黄水晶一样。最常见的是与小船一样大的,色彩有浅有深,如一条黄缎,充满了渐变色。放眼望去,除了大大小小的草甸外,就是碧蓝的水。北海湿地如一袭华美的袍服。蓝绸子底上镶金黄的“大金块”,缀上玲珑的“黄水晶”,还不忘绕上黄缎,多么绚丽,多么引人注目。船继续开着,突然,面前较小的草甸子动了起来。它并不是像车开过时路旁树退的假象,是真正在横向移动!动着,动着,它渐行渐远,随着蔚蓝的水波晃开了。它已和另一个草甸相差极远,空隙可五船并行。
不久,船靠了岸,我们走上草甸浮桥。远处,飞来一只白色的鸟,轻轻巧巧地落在草甸上。“白鹭!”我立即拿出相机。它起飞了,翅膀扇动,竖起的一刹那像招展白色旗帜。它在空中飞行,借助气流平举双翅,降落得更近了。突然,只听见一阵扑扇翅膀之声,数条白影腾空而起,盘旋数次又降到了湿地中央的草甸上。不一会儿,原来那只也自在地扑打翅膀,飞向那个草甸。
美丽的北海湿地,如一杯色彩美丽的果汁,天然也别有风味。腾冲风光,是一杯美味又诱人眼目的果汁,让人流连忘返,乐在其中。
腾冲第四天,我们决定在古镇里走走,看看和顺古镇。
走出客栈大门,我们去了图书馆,滇缅抗战博物馆,然后到了古宅——弯楼子民居博物馆。还未进门,就看到博物馆的楼在拐角处绕了一个弯,黑黑的瓦片均匀地铺排在波浪形的屋脊上,有些古朴,又透着一种深厚的韵味。刚走向门,只听见一阵响亮而连续的爆竹声,持续了几分钟,屋内一阵清烟腾起,笼罩了弯楼子。鞭炮声止息,进屋见厅堂里点着蜡烛,摆着供品,对面墙上有一个大大的“寿”字,像一个庙堂。厅堂地上到处是爆竹燃放后留下的红纸屑,似乎刚举行完一个什么仪式。有人介绍说:这种仪式叫“祭三牲”,用于庆贺新年。它自古就有,是一种传统,代代相传。看着,想着,我突然觉得厅堂渐渐拉远,像一本书——一本厚厚的旧书展开。书翻动着,有几页记载这里的繁华昌盛,房产良田数不胜数;也有几页记录房屋主人突遇灾祸,只好逃亡。还有一些写下房屋又重整修,华丽的宅院重获新生。几起几落,几聚几散,书页不停翻过。脑中书页的翻动,好久还没结束,因为古镇的任何一栋古宅,都浸透着浓得化不开的历史厚重。
继续往里走,又是一厅。这个厅是古宅枢纽,四周都是通向各房的门。我正环顾四周,突然发现了一个奇观。古宅木料古色古香,白墙也有些古老的意味,但墙上竟挂了一个蓝色的钟。看起来很精巧,不像一般古宅中的旧家具,很像一些西方宅院的摆设。“奇怪!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钟?”我想。后来,知道因为和顺位于边境,与几个国家都有畅通的贸易,所以这钟才也会出现。了解了这些,我看着钟,似乎又从钟里看出了过去和顺商贾云集,各路店铺齐聚古镇的盛况。
腾冲古镇,又像一杯浓浓香香的普洱茶。每滴茶水,都诉说着一段故事。
今天是在腾冲游览的第五天了。我们去樱花谷和热海。
樱花谷是高黎贡山的一条支脉中的山谷。我们沿着台阶在树丛中拾级而下,很快到了一棵大树边。抬头向上看,树上粗大的枝干间,紧紧钉着一排排木板。木板四周的栏杆就地取材,是表皮斑驳的树枝做的。一条长木条稳稳地接在树上,另一端直达地面,上面刻出了一级级台阶。这是一个树屋。我小心翼翼地扶着木条两端的扶手爬了上去。站在树屋上,四处瞭望,映入眼帘的都是苍绿的树,青翠欲滴。就算是路边的休息亭,也是木头与树皮的完美组合,自然又让人舒心。远处,白雾从山谷中腾起,似乎还有轻轻的流水声。我们终于到了瀑布温泉。刚换好了衣服,我就迫不及待地冲进温泉。这水很轻柔,不烫也不冷,透着山泉独有的温和,像躺在舒适的被窝里。仰望头顶不时漏下阳光的树阴,环顾谷中随处可见的紧抱岩石的古老树根,这大概是仙山中才有的地方吧,令人悠闲而自在。樱花谷的温泉,真像一杯清茶,清澈又醇香。
到了热海,似乎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四周是喷着高高的,据说摄氏九十多度沸水的热喷泉,蒸腾着无止无息的白色蒸汽。有的泉还“噼噼啪啪”地冒着泡,像正煎着饼的平底锅;有的泉没有巨大的泉池,只有小小的泉眼,向上急急喷着映得出彩虹的水流。最壮观的是“热海大滚锅”,水面是浅蓝色的,冒着成片成片银白的蒸汽,使池后“热海大滚锅”五个蓝色大字也渐显缥缈虚幻。池底上,碧蓝中铺着一些白石,空出了泉眼的位置。别看外观如同仙境,水温却让所有人望而却步。摄氏101度的高温,据说曾使掉入池中的牛成了一锅热腾腾的牛肉汤。它周围的几个地热井,完全能煮熟鸡蛋。我还把鸡蛋放在上面,摆了个煮鸡蛋的POSE呢。这个大滚锅,真是像煮沸的浓汤,充满了火热的激情,威武的架势。
和顺温泉,各不相同。有的像清凉的清茶,有的像煮沸的浓汤。有的让人亲近并畅游,有的使人叹为观止,赞不绝口。
                                                                                       选自朱恩骅散文集《我有一个万花筒》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