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132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失宠的农具/【甘肃】许吉荣

点击率:3199
发布时间:2016.06.28

  每当我读着“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唐诗,我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在农村见过的农具,然而,头、铁锨、石磨、碌碡等古老的农用工具,随着拖拉机、收割机、旋耕机等新一代农用机械进入寻常百姓家,这些养活了人类几千年,为人类繁衍生息做出巨大贡献的旧时农具,在农人面前失宠了,纷纷下岗闲置,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新陈代谢,社会进步,旧农具被新机械所代替,这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规律,也是时代滚滚向前不可阻挡的形势。旧农具被农人闲撂在房檐之下,荒场旁边,甚至和丢弃的杂物堆放在一起,罩在农具身上的光环暗淡了,再也不引人注目了,受人关注了,落了个惨遭淘汰的结局,这是农具的悲哀,也是农业生产发展的需要。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无论是人还是物,如果做不到与时俱进,就免不了被别人和别物所替代的下场。令人欣慰的是,旧农具还没有彻底被人们所抛弃,农村不显眼的旮旯里还能看见它,汉语词典里还能查到它,电脑的词库里还有它,这一切都缘于人们对农具的深厚感情。陪伴人类数千年的农具,农人是轻易不会忘记它的,只不过因形势发展的需要,疏远冷落它而已。

  头、铁锨孤零零地站在农家屋檐之下,窥探着农家日新月异的生活,劳累了几千年的它们,无情的岁月早已磨去了它们锋利的尖刃,只剩下满身的伤痕,见证着它们昔日的辛劳,终于有机会好好休息了,但它们确不喜欢这种安逸的生活,浑身铁锈斑斑的它们,仍然做着重返战场,为人类发展再立新功的美梦,“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以前他们整天忙忙碌碌,为人类无私地做着贡献,虽然辛苦,但心里觉得踏实,觉得自己存在的有价值,人们用自己将荒山秃岭挖成一亩亩良田,“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用自己修通了一条条农村公路,“磨损锨角,修通农家路”。拉通了自来水,“挖渠接管用身,流水哗哗入农庭”。接通照明线,不用煤油灯。试问?没有头、铁锨,愚公凭啥子子孙孙挖山不止,世上还能流传愚公移山的故事否?如今农人另有新欢,他们再也派不上大用场了,只是偶尔用它们下地种菜园,上山挖药材,峁梁刨树根。真可谓:“不辞辛劳觉充实,清闲度日犯空虚。昔年农人全靠我,朝出暮归手中拿,今日遭弃屋檐下,失落惆怅无人知”。

  石磨按其使用方式分为手推磨和水磨,手推磨多放在农家灶房里,用来磨豆腐等食物,水磨则建在水流湍急的沟壑边,水磨它是农具中退役最早的,早在70年代它就不受农人宠爱了。如今只有在偏僻的山村里,还可以看到破烂不堪的老磨房,期间躺着失去棱角和牙齿的水磨。我们再也听不到水磨吱呀吱呀的吟唱声,甚至连看水磨的影子都很困难了。至于说石磨一词,或者说石磨这个概念,只有读到北宋诗人文同咏水磨诗时,“激水为矻嘉陵民,构高穴深良苦辛。十里之间凡共此,麦入面出不需人”时想才能想起它,吃着细面,念想粗面时才能想起石磨。念叨“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谚语时能想起石磨,发着“卸磨杀驴”的牢骚时能想起石磨。

  碌碡又名石磙,表面有光面、棱面之差,体型有圆柱形、腰鼓形之别,用途有碾场、压田之分。清朝康熙皇帝,有诗曰:“老农力穑虑偏周,早夜扶梨未肯休。更加乌犍施碌碡,好叫春水满平畴”。碌碡在农家场上滚来滚去,从石器时期一直滚到现在,不知滚过了多少春夏秋冬,帮农人滚过小麦,滚过黄豆,分享过庄稼人丰收的喜悦,也目睹过天灾无情的残忍。对于碌碡碾场的情景,我曾不顾自己学识浅陋,在日记中写到“农家麦场金浪翻,收割打碾连轴转,铁牛拉着碌碡跑,古今结合实新鲜”。

  我们聪明的祖先在辛勤的劳务中,为了发展农业生产,谋求幸福生活,发明创造几千种农具,镰刀,斧头、背篼、筛子、簸箕,竹笼,犁头等,有铁制的,有木制,有竹编的,形式多样,造型别致。依靠这些农具我们战胜了天灾人祸,冲破阻挡人类发展的道道难关,进入了新的时代,走上新的发展时期。如今农具被机械代替了,但我们不能忘记农具为人类发展立下的汗马功劳。应该建一座“农具收藏馆”将天下所有农具收集于此,供后人瞻仰、缅怀,让人们世世代代记住农具,一粥一饭当思农具的艰辛,千丝万缕感恩农具的深情。唐朝诗人彦仁郁在《农家》诗中写道:“夜半呼儿趁晓耕,羸牛五力渐艰行。时人不识农家苦,将谓田中谷自生”。因此,我们要记住农具,敬仰农具,感激农人的辛苦,感激农具的付出,讥笑“将谓田中谷自生”等无知的谬论,使农具的名字永远闪现在人们大脑中。



  (责任编辑:凌 一)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