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41599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高韶婕散文特辑/我的进城打工生涯

点击率:3032
发布时间:2016.11.21

从农村来到城市,最棘手的事情就是生活。因为农村不管挣不挣钱,都饿不死,自产自销,自家种的够自家人吃,也不用买,如果收成好的话,还可以卖一部分。秋天糜子收了以后,在地势比较高一点的地方,挖一个圆的、深度大概是两人高,直径大约2米的坑,底子、土壁都是糜草,然后把糜子倒进去,把糜草铺在糜子上面,最后才用土盖住。第二年吃的时候再从糜窖里挖出来,用毛驴车拉到磨坊,加出来就成了黄米。来到城市,没地种了,不管吃什么都得拿钱买,没有钱就得饿肚子。父亲一个人挣钱,单位又不景气,一个月挣200元钱,四个人花钱,我和哥哥还在上学,那日子才叫个苦。父亲的老领导乔局长来东胜,父母叫到家里吃饭,谁都猜不到吃的是什么,豆芽、豆腐、粉条,那我们还得省吃俭用一个多星期。平时吃的都是菜贩子卖菜剩下的一些菜叶子,拿回去母亲洗干净了,腌制一小缸,吃四五天,晚上一般吃的是稀粥或菜汤;日子虽艰难,但我们还是很开心 的,这可能就是人们所说的苦中作乐吧。

人常说:“年好过,月难过;要吃好的自个儿熬了,下巴子痒要自个儿挠了。”我暗下决心,一定想办法挣钱,贴补家里。机会来了,父亲在伊盟煤炭局下属单位富源公司上班,这个单位虽挂的煤炭方面的名义,但实际并没有做煤炭的生意,都是做一些羊毛、绒毛、葵花之类的生意,牧民们为了多卖两个钱儿,在羊绒里掺了白灰、沙子……这些次品是没法卖给客户的,所以收回来还得做一些处理,雇好多人坐那用棍蛮捶一天,捶一天挣15元钱,我和母亲就干这活。早晨起来,洗漱之后,便骑着二八自行车带着母亲,浩浩荡荡去了父亲的单位,去的时候是一个大下坡,不费吹灰之力,但是回的时候是一个大上坡,到家之后,汗水已经浸透了全身,除了嘴里,鼻子里、脸上、浑身上下都是沙子、白灰粉,还有满脸的汗珠横一道、竖一道,连清晰可见的两只眼睛都模糊不清了。也许是经济萧条的缘故,也许是积极向上的精神,也许是穷人更懂得过日子的缘故,在那么艰苦的 环境下,我们也没觉得苦,母女俩每天乐得不得了,拿着30元数来数去。

大学时代,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背后是严重的经济危机啊!快放假的时候,就想着假期打工挣点开学以后的零花钱。真是想啥来啥,一个父亲的朋友开的饭馆需要一个洗碗工,一个月挣200元钱,我就这样顺理成章当上了洗碗工。每天吃剩的盘、碗堆积如山!早晨6:00到晚上12:00没有歇脚的时候,汗水每天不是流到眼角就是流到嘴里,累得直不起腰。我辛辛苦苦挣的 200 元钱自己没舍得花,给哥哥买了一件蓝干正好200元钱。一套是240元钱,我只挣了200元,买不起一套,只能买一件。这可学会挣钱了,开学以后,每天晚上去工人文化宫端盘子当服务员,一个月挣150元钱……

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学姐们告诫我,社会是个大家庭,不是书本里写的那么美好,不要太过单纯,也不要过于认真,必须我去适应社会,而不是社会适应我。学姐杨丽梅这样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李梦雅姐姐说:“任何事的前面都不能加一个‘太’字。”我当时还挺纳闷的,这是什么意思,姐姐们为什么都这么说我呢?我有问题吗?我带着好多好多的疑问、漫不经心地步入了社会……就在大二的第二学期上了两个月,我被东胜大酒店提前选走了,成为代培领班。总共选了10个人,我们兴高采烈地跑去报到了。过去的老样子比较落后,坐西向东,大门在东南角,南边是院墙,住宿的地方在正西方向,1~3层;往北一楼餐厅、二楼舞厅。

那时候的东胜大酒店可是劳动服务公司的下属单位,别小看我们这些服务员,都是未来的国家正式工。我们去了以后正好餐厅刚刚重新装修过,需要打扫卫生。这个餐厅以前一直在营业当中,所以整个后厨、前厅叫个脏啊!铁丝丝加洗涤灵还洗不干净!我们10个人因为刚跨出校门,什么都不懂,彻底的“头 脑简单四肢发达”。干活都是在拼命,头上的水一波完了又一波!我更不用说,从小听父亲说的一句话:“干一行,要爱一行;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好多大的钢蒸锅的外围都是熏黑的油烟污渍,脏得看了没食欲,即使吃了进去,也得吐出来。我圪蹴下、头杵转,好好擦锅子。突然,听到有人喊:“大家先别擦了,都过来一下,欢迎刘经理给咱们讲话。”我们放下手中的活,跑过去,围成一团,听听给讲什么!刘经理发话了:从今天下午开始,凡是长头发的全部把头发剪了,剪成短发!只听到异口同声的声音: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如果想留在这里干,就必须剪掉!从我记事起,就一直留着长发,实在舍不得,就不要剪了吧?我着急地央求着。

刘经理什么话都没说,直接盯着我看了半天,转身走了。

我心中暗喜:啊!太好了!肯定不用剪了!于是我高高兴兴、蹦蹦跳跳地跑过去,嘴里哼着小曲儿,圪蹴下继续擦我的锅子!第二天来上班,姐妹们都成了剪发头,瞄了一眼只有我一个长发。当时还心里正纳闷儿:不是不用剪了吗?怎么都剪了?那我怎么办 呢?唉!不管了,如果不再要求的话,我就不用剪了!一个人心里正偷乐着。突然,这个“黑撒天神”刘经理来了。

“来来来!你叫个甚?来,你出来!你看甚了!说你了!没听见?”他边说边指着我。

我左右看了看,其他人都干活呢!不是说别人,就是说我呢!“你是咋的个意思?别人都剪了发了,就你不剪,你长角着了!你要不剪,就不要干了!”刘经 理怒斥道。

流着泪的我被李梦雅姐姐活拉活扯拉到理发馆,边理发边听雅姐的教训:“你这是何必了,不就剪个头发么,你的工作重要,还是头发重要?孰重孰轻自己想想……”酷似花果山瀑布的飘飘秀发就这样被残害了!为此我念叨了好长时间,只要想起我飘飘的头发,就跟个泪人儿似的!本来以为剪了就没事了,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噩梦才刚刚开始……

以前这个“黑撒天神”不怎么来,自从那次之后,每天早早来,迟迟归!大酒店每天的包桌都爆满,二楼的舞厅都得用,心比针尖儿都小的刘经理每天给我分的台最多,别人一个人分两个台,给我一个人分五个台。别人盯的都是雅间,我一个人盯大厅;不仅如此,还把所有雅间的热毛巾都让我洗!从小在农村什么苦没受过,这点苦算什么,不在我眼里,所以,不管怎么苛刻我都不在乎。我都做得非常好!有一次检查卫生,所有的犄角旮旯我都擦得干干净净。这个可恶的“黑撒天神”查不住了,居然把手伸到桌子底下,摸了一把,拿出来一看,全是灰尘。“桌子底下,估计所有的酒店都不擦,再说,以前从来没说过擦桌子底 下,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吗?要扣分,一分1块钱,扣10分,总共实习工资才190块钱,你这样扣的话,一个月下来,我的苦白受了不说,还得倒贴钱!”我心里嘀咕着。越想越不服气,于是去找刘经理。结果刘经理居然冷笑了:我看你病得不轻!从现在开始,你就别上了!我早已无法忍耐了:走就走!甩了门,扬长而去!

回到家里,告诉了母亲缘由,母亲和哥哥痛骂了我,说我不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母亲和哥哥合计了合计,给刘经理拿了一条红山茶烟、两瓶二锅头酒,求情去了!我才又回去上班。结果让我在厕所里打扫卫生,并要求厕所里不能有一滴水,要干干净净。

从此我的工作单位改为厕所了,除了吃饭出去,其余时间只要出去,就被带班给骂了回来,我很生气,不想干了,再想想可怜的母亲,还是忍气吞声干吧!上午检查一次,下午检查一次,所有的犄角旮旯都干干净净。在一个月结束的最后一天上午,刘经理带着大队人马来检查厕所,当时所有的人都在,连我9个同学都在。我以为这次检查过应该没事了、应该雨过天晴了、应该让我回到原来的岗位吧!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都转了一圈后,什么都是干净的,没查出什么问题。于是开了马桶的盖,结果里面也是干净的,估计实在找不出碴儿了,他在那站了半天,突然说:这个马桶的窟窿太脏,你把小胳膊伸进去,挨个抠干净了!我一下蒙了,这是个什么事嘛!这不是明着欺负人吗?这么多人面前,我怎么见人?

我没说话,抬起头看了看我的同学,心想:同学们!就此别过了,我要彻底改变我的人生,绝对不过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

想到这里,我笑了笑说:感谢刘经理这一个月来对我的精心照顾和培养,我会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铭记于心,把它当做我奋斗的动力,时时刻刻鞭策着我上进!说完这番话,我很坦然、淡定、从容地抱了个双拳说:就此别过!说完转身就走。

雅姐紧随其后,拉住我:你不能走,如果你现在走了,以后就没机会进来了,三思而后行啊!想想家里、想想你的老母亲!万不可冲动!小不忍则乱大谋!

那时,我已经铁了心,最后连干了一个月的190元的工资都没拿。

一个月如履薄冰最终含恨离去。我怨过,怨的是为什么我刚到社会就遇到了这么一个小人!我感激过,感激的是如果不是东胜大酒店,我可能永远不会感受到世态的炎凉与刻薄!心里已经够委屈了,母亲不但不理解还每天唠叨个没完没了,我都快崩溃、发疯了。

在大酒店工作了一个月把最好的招工时间错过去了。屡屡的失败对我的精神打击越来越严重;对自己越来越没有了自信……毕业以后该何去何从我彷徨、恐惧,每天闷闷不乐,可爱活泼的我变得意志消沉。不久,我们迎来了毕业典礼,从不喝酒的我,居然 伤心得喝醉了,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我浑浑噩噩、六神无主,不知问过自己多少次,我的路在哪里?将去何方?

就在迷茫、失落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打来电话,说她的二哥在北京开着一个大饭店,正在招工,让我去呢!我因为大酒店的事情,想去又不敢去。我回去跟父母说了以后,父母不放心,又见了同学,问清情况以后,父母说:应该没什么问题,又是同学,我们感觉能去。

我忐忑不安地坐着小客货走了好几天才到了北京。到了北京我的心好像安定下来,在去往饭店的路上,我在憧憬这个饭店应该有多大,我们的宿舍是个什么地方。车子左绕绕、右拐拐到了一个小巷中停车了。

咦?是不是走错了?不是大饭店吗?怎么……心里嘀咕着。不是吧!我们都诧异了,不约而同互相看了看。

不到200平方米的小餐厅,坐南朝北,迎着小巷。所有的内蒙古职工就同学她二哥、我和杨青青。其余的就是五湖四海的人。只有一个小房间放着一张单人床,没有其他住的地方,每天晚上把所有的椅子并两排,我们就睡椅子上。这个苦我们都能吃得了。

我一个人去路南的商场买点日用品,无意中看到我用的化妆品芬宝粉饼4.5元,嗯?不可能吧?我们东胜一盒28元,怎么这里这么便宜。揉了揉眼睛,是不是我看花眼了?不行,倒回去,再看看。瞪大眼睛看了又看,还是4.5元。不放心,还是问问比较放心。心里嘀咕着。

请问:这个多少钱?是这个吗?嗯!4.5元。能便宜点吗?要得多可以便宜。最低多少钱?要得多最低3.8元。我心里暗喜,啊呀!原来做生意这么赚钱啊!又一想:不是假的吧?还是先买一盒自己试试吧!惊喜一连串,不但货真价实,质量还比东胜的好!行!差价这么大,看来这个生意我应该能做。在这儿提货,回去卖,这中间的利润太大了。于是,我就像久旱的草原遇到了珍贵的甘露,辞了工作,买了化妆品,坐火车回家。

回来后把我做生意的想法告诉了父母,并卖化妆品赚到了第一桶金。但母亲并不支持我做化妆品的生意,倒是挺支持我卖服装,可是去哪卖呢?民生市场没有空缺的摊位不说,还要交昂贵的摊位费,我倒是敢冒这个险,就是父母不敢,但我做生意的决心已下,父母一看拗不过我便说:你要是能找下地方,你就卖个,本钱家里给你出。于是我在过去的农机公司摆了地摊儿。每天的摊位费是2元钱,当时特流行的是白色、乳白色、淡黄色、淡粉色的亚麻衫,进价15元,卖价35元,卖得特别好,别人叫卖声在我耳边此起彼伏,我呢?第一次做生意,不敢喊,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后来衣服卖不动我着急了,吼出去了:刚到的新款,便宜了!过了这个村没那个店喽!吼出去一个人站在那笑得前俯后仰,心想:我什么时候成叫卖郎了!个性化的衣服能接受得寥寥无几,卖了20多天,还有好多,没办法只能跟着交流大会走了,最终在新庙交流会才卖完……做生意的思想有了,可是眼光不行,卖得没挣钱,保平,但是学了不少经验。

看见工人文化宫每天摆夜市的人特别多。“妈妈,我去文化宫摆夜市卖羊头个呀。”

母亲没做声,应该是默认了,于是我去市场接了好几个羊头回来,放大洗盆里圪蹴下,洗了一上午,煮了一下午,我们谁都没舍得吃一口,晚上出去卖一颗羊头15元,一只羊蹄子1块钱,好不容易卖出一个,还吃不成,让人家又把我赫拉(骂的意思)了一顿。最让人生气的是老天总跟我过不去,自从我摆开夜市,不是天天下雨,就是隔一天下一场雨,气得你真是无语了。

少半年又过去了,我身心疲惫、心灰意冷、失去了信心……我每天坐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抱着  《平凡的世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简•爱》、《红与黑》……开始翻阅,书里的知识又一次充实了我,又一次让我充满信心、斗志昂扬…… 

我回到了家乡木肯淖。盛夏农村的夜晚特别寂静、空旷!蛐蛐儿、知了在放声歌唱,一展它们清脆、嘹亮的歌喉!猪儿、羊儿、驴儿都静静地躺在它们各自的家里,尽情享受着大自然的凉爽,悠闲自得地倾听着优美的乐章!庄稼地里,玉米、山药、韭菜、香菜都直起了腰,伴随着音乐,欢快地跳起了它们的摇摆舞!瞧!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星星,亮晶晶的一闪一闪。像一颗颗珍贵的宝石,那广阔的天空,是一块巨大的屏幕。小星星时而如颗颗宝石镶嵌在蓝色的天幕,闪烁着淡淡的光;时而又如只只小眼睛眨呀眨呀的,好奇地在大地上寻找着快乐。在散心之余帮助祖母务农:锄地、拔草等等。在农村待的这段时间,父亲为我的工作四处奔走,终于有了眉目———父亲的单位伊盟煤炭局办了一个幼儿园,父亲把我安排到幼儿园当了一名大班老师。虽然是临时工,但我好高兴啊。刚开始,我不严厉,孩子们肆无忌惮跳得不可开交,都跑过来:高老师!唵!舌头一伸,做个鬼脸,又跑了。打架的打架、说话的说话、哭鼻子的哭鼻子、唱歌的唱歌、耍玩具的耍玩具……噢!真是一片“繁荣景 象”啊!看得我目瞪口呆、束手无策,心想:这些小孩,怎么就是不听呢?是我管理有问题吗?还是偷偷地看看其他老师怎么管理,学点经验吧!有一天下午,悄悄溜进去一看,又一次无语了。孩子们鸦雀无声,连我的脚步声都感觉震耳欲聋。原来这位郝老师手里握着一根很长的教鞭,吓唬孩子呢。于是,只要是我的课,我也手里握着那一根长长的教鞭。我的教鞭不是打人的,是敲桌子的,外加瞪大的大环眼、怒喝声!嗯!效果真不错!孩子们开始越来越怕我、敬重我了……就在我干得越来越得心应手的时候,又赶上了国家政策的变动……我进了单位以后,母亲央求着她的老领导在鄂旗给我弄了个正式工指标,领导看在母亲在鄂旗当了十多年临时工的面子上,答应了。这一年,所有的公章都盖好了,只剩煤炭局的公章了,这个公章盖了,我就是名正言顺的国家正式工 了。心里期盼父亲能快点给我活动活动,早点成为正式工,省得每天受正式工的欺负。可惜遗憾的是:上了一年多,正赶上 1998年买断工龄,这个公章还没盖,正式工都被买断工龄了,我这个临时工自然也就回家了。我又一次跌入了低谷……每天坐在家里,胡思乱想:连父亲都被解雇了,以后这一家人的生活怎么办呢?我们全家人都惶恐不安,不知道该做什么。我们一家人的生计更是举步维艰!

母亲急切地说:要不咱们开个饭店吧。父亲摇头。要不咱们还是买辆出租车吧,看见出租车也挺挣钱的,最起码我们一家四口人的生活应该能保障,不至于饿肚子。我提议。咱们家谁会开车了?你会了?我会了?还是爸爸妈妈会了?哥哥说。哈!谁娘生下就会了?那还不是自个儿学会的?只要爸爸妈妈决定了买出租车,我去上驾校,我上完了,挣下钱爸爸再上。别人家都是 24小时人停,车不停,等爸爸学出来,我跑白天,爸爸跑晚上,这样,会挣得更多。我和哥哥辩解着。就这样,买了一辆奥拓!奥拓车加上出租户共计 67000 元;父亲买断工龄给的46000元,又凑了4000元,共50000元。车牌号为蒙K13260的银色奥拓付了 50000元,赊了17000元。

首先报考驾校的是我。20天说长不长,说短不 短,我顺利地拿到了驾驶执照,胜利归来……刚刚上完驾校的我,对开车还是没什么意识,驾驶执照出来的第二天,我家的出租车就接了回来,傻傻的我居然把它当教练车(212)开了,在倒车的时候使劲打了一把方向,只听见一声巨响!心想:啥响了这是?踩了一脚油门,车还不走。又想:咦?新车倒坏了?不可能吧!还是下去看看吧!一看,傻眼儿了,右转向灯被我碰成个稀巴烂。我的老天,这可怎么给父母交代啊!养车的都有一个忌讳,新车绝对不能有磕磕碰碰,如果犯了这个忌讳,那以后的车可就不好开了,此话一点 儿不假,后来我在出租行业确实一鸣惊人!只要有人提到蒙 K13260,噢,就那个碰碰车啊!

转眼已是1998年了,我也从一个小女孩儿长成大姑娘了。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我开了出租车才真正得到锻炼。每天早晨 4:30起床,洗漱30分钟,5:00准时出车,到7:00我已经挣到30元钱左右,舍不得吃早点,中午不回家,看见人家吃饭,我饿得直流口水,但是,还是舍不得吃,最后坚持到晚上8:00收车的时候,回到家里。饱饱地吃一顿饭,记得当时被饿得双手端碗抖得端不住,先把碗放茶几上,先吃一会 儿,止住了饿眼眼,才能端起碗。不仅舍不得吃,还舍不得穿。记得那时父亲学车回来了,我能有些许时间出去逛逛街,在一个商场里面看上一套三件套,我试穿了一下,非常非常美,而且是爱不释手,回去告诉 了母亲。

母亲问:多少钱?180元钱。母亲和父亲商量了半天:买个吧!母亲随即拿出200块钱递在我的手里。(都是5块、10块的零钱。)看到这一幕,我的 既高兴又激动,搂着母亲的脖子,在母亲的脸上亲了一口:妈妈!你真好!随即满心欢喜去了商场。到了商场以后,又左试试,右试试,怎么看都好看,就是有点贵了,心里嘀咕着。心想:还是搞搞价吧!母亲这么疼我,如果能给省两个钱最好。一分都不能便宜,原来280元,现在也是最后一套,你也不要麻烦我,你要买就买,不买你走人,不要占我的地方,影响我做生意。老板娘爱搭不理。听完她的话,我的心里有点不舒服,心想:牛甚了牛,又不是就你一家卖的了,我还是去别处看看吧。想到这的时候,我三心二意地离开了,很快去了新欣市场,有一家和她家的那套衣服差不多,试了试,左照照、右照照,结果还是不合适,哎!算了,还是去买那套吧,看来给母亲省不下了。当我穿上自己的衣服时,无意中碰到了裤兜,不好!我的钱呢?不翼而飞了,老天!完了完了,这该怎么办呢?我边哭边跑回家……

家里接车的时候就欠了17000元。所以家里的主要任务是挣的还债,这一年的费用是4000多元,还有吃、喝、家里的一切费用都刨外,眼瞅着上1万元了出事了。母亲手里拿着折子高兴地说:好好跑,明天再能跑上200多元咱们就能上1万元了,攒上1   万元咱们就还债。老妈太高兴了,还点儿少点儿,早还完早头轻眼亮,要不然睡觉都不踏实。

第二天照旧,早早起床,早早出车,往日到了7: 00就能挣30元左右,但是,那天居然空跑了一早晨,不远不近的被别人拉走了,单我拉不上。着急的我就跟热锅上的蚂蚁,母亲昨天晚上就给下达了命令,今天一定要挣够200元,到现在还是一分没有,直到上午10:00多,还是没什么进展。在伊煤路由北向南慢速行驶的时候,突然看到路边有人在招手,我欣喜若狂,但是,一看我的车和这个人的中间有一辆电动三轮车不紧不慢由北向南行驶着,当时,在情急之下,闪过一个念头,如果我超过三轮车,再绕过 三轮车,停在这个人跟前,5块钱就到手了。判断距离,这样很可能会肇事,转念又一想,管不了那么多了。再犹豫不决,5块钱被别人抢走了,一上午连5块钱都没了,于是,轰了一脚油,猛往前跑,哧!一脚 猛刹车便停到了打车人的面前。

正兴奋地等着客人上车,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 一声巨响!停的车居然朝前出溜半米,咦?怎么了?停的车自己会跑了?

回头一看,完了,为抢5块钱的生意,居然被电动三轮车追尾了,哎呀,我那个气呀,今天是怎么了? 怎么这么倒霉,一上午不开张,好不容易开一张,还来了个赔钱买卖。下车一看,原来后左转向灯被撞成个稀巴烂,我那个心疼,新新的车,又被撞了。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慌了,心乱如麻,着急,怎么给家里人交代啊!该怎么办?还是先报警吧!警察勘察完现场,两辆车一起扣回去了!没辙了,只能给家里人通知了。

跑出租车最喜欢刮风、下雨、下雪,这样坐车的人特别多,遇到这样的天气,一天能挣三百五六,这一扣不要紧,连处理事故带修车,将近8天。要不说人的命运只有天能主宰,任何人左右不了,这8天冰天雪地生意好得不得了。我们全家干着急没办法,只能耐心等待……又一个下午,我的车由西向东慢速行驶,正在过绿洲商城的十字路口时,被交警拦住了,把车靠右停下,交警二话不说,抢过钥匙,扭头就往车的方向去了。我一看急了,紧随其后,他上车,我也上车。你下去!交警怒斥道。车是我的,你凭什么 要扣,扣也得说出个理由哇?我生气地辩解着。没有理由,想扣就扣了,不服你告个!交警说着打着车、挂了挡,踩了油门就走开了。我一看着急了,伸手边拔钥匙边说:你是交警哇,光天化日之下明抢了?我还没说完,交警的拳头已经打在了我的左脸上,只觉得我眼冒金星、头昏眼花。交警把车停到原公安局(刘氏批发部的西侧)的后院,我下了车追着这个交警,他居然一溜烟儿跑了。又气又急的我被打了脸,怎么能受得了,越想越气,大笔一挥,写了举报信。没想到那封信惊动了管交通的赵强市长。那个交警挨了处分……

现在,虽然多年过去了,但那些经历,已成了我人生的一笔财富……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