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38329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反击,我的一次经历(陈平)

点击率:2705
发布时间:2016.12.05

我的父母都是我小学时代的老师,对我管教甚严, 加之性格使然, 从小我就远离打架, 唯恐与打架这个话题扯上关系。 即便在 “文革” 中, 我的父母都成了“专政对象” ,我们一家人饱受歧视、 污辱、 挑衅, 我也是能忍则忍, 忍而又忍, 忍辱负重地过来了。 有人说我老实, 有人说我窝囊。 老实就老实吧,窝囊就窝囊吧。一方面我认为在那种境遇下, 我不会成为好汉, 只能是个弱者, 与其鸡蛋碰石头, 还不如回而避之, 不吃眼前亏, 保护自己。

不过,我也不会自诩这一辈子就没和人打过架, 就没和人动过武。 在我的记忆当中, 我也曾 “该出手时就出手” , 与人凶猛异常地打过一次架。不过, 我想, 那不是打架, 只能叫回击与反击罢了。 那场面、 那情节、 那对手, 至今让我历历在目, “仿佛就在昨天” 。

那件事发生在 1975 年仲秋的一天上午。当时, 我在我们旗的一个村里当知青。那天一早, 我从一个小镇乘上了火车, 要去旗里办一件公事。 当火车行至一个较大的火车站时,我乘坐的那节车厢上来了一个年轻男子, 坐在了我对面的空位上。这人不胖不瘦, 个头比我稍高些, 穿着整洁, 皮肤白皙, 头发梳理得油光锃亮, 脸上露着不无得意的笑意。 尽管有十来八年没见了, 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曾是我父母的学生, 高我两个年级。 他也认出了我,伸出一只柔软的手来握住了我的一只满是老茧的手。 尽管在那一瞬间, 我的眼前闪现出了他哥哥前些年因 “造反” 而 “走红” , 因极 “左” 而批斗而暴打我父母的凶相, 但我觉得他哥是他哥, 他是他, 便与他心平气和地交谈起来。

我们都谈了些什么,如今已毫无记忆了。无非是一些个人的经历与现状而已。只记得当他兴致勃勃地说到他计划写一部长篇小说, 憧憬着当一名大作家而一鸣惊人的时候, 我只是出于好意说了一句“要想成名成家可不容易啊! 眼下全中国有几个人能出书呢? ” 无论是从这句话的含义来说, 还是从我当时的心态和表情来说,我觉得我的这句话说得都是很正常的, 绝无讽刺与挖苦等意思的。可就是这句话竟然惹怒了他, 激愤了他, 让我无论如何也意想不到的是,他从我的对面倏地站了起来, 朝我的胸口一拳打了过来, 同时, 口里冒出了一句当时最充满 “阶级斗争” 口气的狠话: “你爸是右派!” 是他欺人太甚了, 还是我出于一种本能的反击?似乎这两方面的原因都有, 我毫不犹豫地攥紧我坚硬的石头般的拳头,一个猛击, 就砸向了他的面部, 顿时, 殷红的鲜血就从他的鼻孔穿了出来。只见他趔趔趄趄地栽倒在了座位上, 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手绢连忙擦了起来,嘟嘟囔囔地不知又说了几句什么, 再也不敢向我发威了。这阵子, 车厢里的旅客或朝我们这里围了过来, 或在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将目光投向了我们这里。我呢, 从打他变态发狂开始什么也没说, 始终没有作声。等到两位乘警来到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也没有申辩。只是当一位乘警问我们互相认识不认识的时候, 我才说了声 “认识” 。我不作声, 我不说话,却有人替我说话, 有人为我作证。围在我们身边的乘客有的十分客观地向乘警讲述了事情的经过,有的则愤愤不平地表达了看法。人们都说是他不对,是他太不像话, 是他缺乏起码的道德。两位乘警见众口一词, 是非分明, 也就没说什么, 把他带走了。

他走了, 我坐在座位上就想, 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人群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人!那么, 在漫漫的人生路途中, 我该怎样对待人群中与人性中的善与恶呢……

他走了,再也没有回到原来的座位上。火车到达我们要下的同一火车站的时候, 我发现一位乘警将他带下了火车,将他交给了站台上的一位值勤民警, 两位警察交谈了几句话,那位值勤民警将他带进了车站的一个房间……

他走了, 这些年来我也再没见过他,也没听说,也没发现他出版过什么长篇小说, 甚至连一篇短文也没见他发表过。说实在的,我和他的人生旅途都走过大半了, 不知他如何。我对人生也好对社会也好, 看得也比较明白了, 比较透彻了,我还是希望他,期盼他在人文知识方面有所积累, 在文学创作方面有所成就的。文学是人学。如果在文学方面有了一定的知识积累和创作成果,恐怕人生的路就会走正了。我们这个社会真善美的成分也就增多了, 社会也就趋于和谐了。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