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59170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野草颂(王宏刚)

点击率:3810
发布时间:2017.07.11

我的村庄,在黄土高原,一眼望上去似乎接近天空只有一步之遥。白天看太阳,夜晚数星星。而那些野草们,居住在山坡上,兴高采烈的生长着。它们仰望着天空,自由自在,舒畅的无法形容。在晨曦里,或在暮霭里,尽情地伸展着,啜饮着露珠的滋润,黄土高原上的季节,还冷着呢。而那些布满大地的野草们,却不觉得冷,看起来小巧玲珑,弱不禁风。可是,顽强着呢。

你看,天地间都是野草。唯有带着深度的那些颜色,定是花儿们。粉的、红的、紫的、白的、黄的,星星点点。而花儿陪伴着野草,从此没有了悲怆,没有了孤寂,没有了凄凉,而是有些清寒。必定,自然界里的空间是大的,难免有不同的节气变化。野草是适应了这些环境,不管条件是多么严峻,还是残酷。它们奋力拼搏,把勇气,把决心,都融为一体,在季节的顺应下,温驯的潜伏在大地上。而那些无名的野草,可多啦,叫不上来名的,叫上来名的。每一株,都是柔和的,细小的。像一些小小的念想,贴心贴意,它们相依相偎,簇拥一团,不排斥,不打闹,不争吵。宽容大度、善意、疏落,惊而不鸣,淡雅而安逸。不骄不躁,沉着冷静。自个儿在土壤里长得虔诚,参禅一样。

这些野草,它们选择了隐姓埋名,从不招惹事非,炫耀霸气。而是找个角落,默默地守护在村庄。拒绝浓妆艳抹,荣华富贵,接近大自然,纯真、朴实、素雅,淡然。

生长在村庄里的野草啊,它们矮矮的,小小的。从每一株植物的根基里,独自破土,独自发芽。我暗暗自喜,在与花相比,野草可就伟大多了。于是,我在累了的时候,去欣赏它温柔的度量。野草不需要肥料,不需要精心呵护。在村庄里,它只喜欢宁静,从不与那些桃花、杏花、梨花去比华丽的着装,去争娇俏的容颜。可你发现,野草与那些开得高高在上,点缀在枝头的花朵,却是如此的融洽,和谐共处。你开你的花,我长我的草。也许这是野草的宽容大度之处吧。

这只是村庄里生长的野草。而我是对它另外有种看法,所以,我的看法和观察,是力求让这些野生的草有个尊严,有个地位。不在默默无闻的被人遗忘,或者割断它生命的咽喉和根源。我是敬佩,敬佩它顽强的活着,我目睹了被踩踏,被夭折,被破坏,被折断的那些流泪的野草。除了坚强不屈还是坚强不屈。要是人受到这种百般欺凌,好歹还有个诉苦的地方,而野草呢?你说,还有什么东西比它更能忍受这种疼痛呢?它把一生的叶子,根蒂都奉献给了张三家的牛,李四家的羊。其实,草也挺不容易的。俗话说: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而野草的生命虽然短暂,可它具有野火烧不尽的精神。来年时,它还会回到村庄里,继续着它平平凡凡的人生。

黄土高原上的野草,很真实,坦诚。随便找个地方,就会长得水灵灵、绿油油,野茫茫一大片。沟壑、山涧、崖壁、山坡,都有它们的身影。那些姿态与颜色,看过去像地毯,像画卷,像波澜壮阔的大海。微风轻轻一吹,绿浪起伏,一浪压在一浪上,一点儿不觉得失魂落魄。我深信这些野草是经得起大风大雨的。要不,早就退缩在角落里,或躲在避风的地方去了。我相信,这肯定是草的王国里,神仙在保佑。这是草儿们积下了大德,方才会这般安心的悄悄生长,那般热闹非凡。不信,你看在雷雨季节里,狂风大作时,往往是树木断枝残叶。而野草,毫发未损,扎根在原地,牢不可破,保持一身凛然正气,挺立着,坚持到底。任风雨交加,它们总是笑傲江湖。

当我行走在黄土高原之上,沿着窄窄的小径看着野草不急不慢,就这样长啊长啊,从平原长到山顶。不过一个春天的时间里,野草就开始大面积的返绿。王安石没有对我的村庄赞美过,而他也未曾想过一个高原的春天是怎样的。所以他的“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的那种境遇、境界、心情、遭逢,都化作一阵春风,或是邀约那轮明月,在春天的飘泊里,远离故土的所有思念。其实呢,就是一棵根,春天里野草不愿离别的土壤,永远系着的那些根,把思念牢牢拴住。要说那江南的春天固然美丽、迷人,而那些吹绿天地间的风更是可爱极了。来时,是风送给了万般柔情,而去时,只是感叹秋日里的枯萎,也是风送走了那一场盛宴,那一场悲欢离合。感伤里,秋风扫落叶,那种悲情,凄凉。

有一点,完全是可以证明的。有土壤的地方,只要你仔细看看,野草还是聚集在一起,它们手拉着手,肩并着肩,在蓝天白云下,它们在空旷的大地上,任意分布着,占据着自己的土地。错落有致,井井有条,这样的野草,只能在我的村庄里找到。你想也想不明白的心情,草的心事,只有草儿们明白。

这样的野草,不是《本草纲目》的野草。它们不具备救死扶伤的本领,没有文雅的名字,没有华丽的外衣;也不是从《诗经》里走出来的野草,没有诗意,没有美的惊艳的句子,没有那些花儿们妩媚的吸引力,少了些妖气,少了些燃烧爱情的热烈。可我想,在人类诞生的那一刻,野草提前就诞生了,因为,它在尘世间,与我们约好了一场相遇。

我在想啊,想啊。野草究竟来自何方?你是否在大唐盛世之时,也像那些花儿迷醉过诗人,让那些才子佳人对着你举杯吟诵,习文一篇呢?你是否在那个王朝的土壤里生长的如此绚烂,要么张狂些,这样才适合你在盛唐时的顺应规律。或者说,更适合你在那些风流才子心中的地位。

可是啊,我只是一种猜想。不过,眼前的这片黄土高原之上,你具有着骨子里的一种纯粹,有着一种与世隔绝的清凉之美。整个黄土高原的草儿们都在齐刷刷的生长着,只有我对着你吟诗作赋,多么安逸的时光啊。

有时候,野草的性子像人一样,随着环境,随着气候变化,随着地理位置。譬如,在村庄里生长的野草,相对而言,极是温和,像个听话的孩子。而走出村庄之外的野草,可能见多识广,随性子生长,它们避开了约束,挣脱了自由。这样才称得上野草。野草压根是野性子,像脱缰的野马,驰骋四方。它们哪里都去,把足迹踏遍千山万水。随着风起又风落,寻找着自己的方向和家园。它们带着自己的儿女,到最后,还是走不出人类的牵绊。世界上被人们幻想着一种草,叫忘忧草,如果有此种草,该是一种多么幸福的感觉呀。

所以,那些无名的野草与有名的野草,在植物界里,一定会更多更多,数不胜数。我想,不管野草们有何等地位与身份,它们都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尤其是那些走进药典的草儿们,可就是最值得称道,最值得敬畏的了。它们用短暂的一个秋天,延续了人类的生生不息。人们啊,一定要感谢那些野草,感谢野草的精神。

选自作者网易博客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