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210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怀念我的父亲母亲(刘生梅)

点击率:3719
发布时间:2017.08.31

在那高高的太空上

太阳和月亮最明亮

在亲人中最思念的

就是我那慈祥的爹娘……

常常真切地感到,父亲母亲就在我的身边走来走去,好像我一回头就能看见他们慈爱的目光;可每每伸出手去,却触摸不到真实的他们。

也常常觉得,随时就会听见他们低低地叫我一声乳名,可旋即又知道,这个称呼已跟着父母一起永远地从世界上消失了。谁还能再暖暖地亲亲地叫一声我的乳名呢?在父母先后辞世的这几年间,总涌起二老生前点点滴滴的回忆,却总也无法排遣我对他们浓浓的思念。



父亲上世纪30年代出生在陕西榆林。因爷爷早年嗜毒,以致原本殷实的家道中途破败,也使父亲和他的兄弟姐妹们从小饱经饥饿和困苦。为了能接济家里,父亲8岁就开始给人家打柴、放牛,随后年龄稍大一点又是扛长工、逃荒,忍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极限劳动和拮据生活。

解放后,父亲和母亲辗转逃荒来到原乌审旗河南乡(现无定河镇),养育我们兄弟姐妹5个长大成人,并勤劳操持供我们读书上学、给我们成家立业。在我们儿时的记忆里,父亲就是高高挺立的大山,伟岸的身躯为我们遮风挡雨;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父亲就是让人崇拜的大英雄,责任和担当撑起妻儿老小朗朗的晴空。为了让一家人的生活尽量好一些,父亲起早贪黑地忙活,浑身总有使不完的劲儿。

一年年风霜刻上了父亲的笑脸,一轮轮岁月压弯了他老人家的脊梁。6年前,在我们个个也都为人父母、更深的体味父母的艰辛、更多的想孝敬父母时,慈爱的父亲却病倒了。一生坚强的他不相信就这么被病魔打败,病情稍有好转就挣扎着起来喂羊喂牛,劈柴扫院,每次都是在我们发现后强行劝导回来。

6年多的病痛折磨,让父亲的身体一天天消瘦,体力一天天不支。尽管坚强的父亲与病魔作了无数次抗争,我们也想尽了办法为父亲寻医问药,对症治疗,可终究还是没有能挽救父亲的生命。可恶的帕金森综合症,让父亲受尽了折磨和苦难。常常的,我们眼看着父亲痛苦却无能为力,恨不能替父亲承受哪怕一丁点的痛苦。2011年8月9日,一个刚入秋的日子,敬爱的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终于,父亲解脱了,我们在悲痛的同时,也希望父亲从此后的轮回转世里再没有贫病饥饿,再没有孤独痛苦。

从小父亲就教育我们自尊自重,不要贪恋别人的东西;要尊老爱幼,邻里和睦。他身上永远充满了乐观向上的生活信念和助人为乐的传统美德。亲戚、邻居谁家有困难,他总是不遗余力地主动帮忙接济;甚至经常有一些陌生的孤老流浪汉、乞丐卖艺者讨吃上门来,他都非常同情地给这些人烧火炕、管饱饭,尽管我们当时都很排斥、反对。至今,村里许多人都难忘他的义气,感恩他的热心;至此,他的善良基因已在我们每个子女的血液中流淌。

父亲一生勤快干净,不仅是犁地种田的好把式,而且总是将一家人的生活料理得井井有条。记得小时候我们上学时,冬天父亲每天一大早就叫我们起来别迟到,挂着草筐陪伴我们走过漆黑的乡间小路,目送我们安全地走进校园,然后再拾柴捡粪回到家里;不管是什么样的天气,从不曾耽误过。田里的庄稼长势、门跟前的柴禾草垛、家里的院落卫生从来都是村邻的羡慕和母亲的骄傲。

父亲一生慈爱为怀,伴随着为子女福祉的无私奉献。为了让孩子们能有出息,从没有进过一天学堂的父亲省吃俭用供我们读书学技术,最好的衣服他总是留给我们穿,最稀罕的食品他总是想办法买给我们吃。犹记得小时候父亲肩扛着我去看戏,供销社里的糖果他总是由着我去挑,甜甜的香味至今留在我的心底里。

如今,敬爱的父亲虽已离开了我们,但这份厚重的爱却从不曾走远;父亲勤劳节俭、无私奉献的品德,永远是滋养后人的宝贵财富。正是从父亲充满泥土气息的身上,我找到了正直善良、从容前行的深厚根脉。



慈爱的母亲于2013年12月19日病逝。在母亲走后的这些日子里,看着带有母亲体温气息的衣物用品,怀想母亲81个春秋走过的路及她老人家生命轨迹中留下的点点滴滴和音容笑貌,无尽的哀思与怀念总是时时萦绕在儿女们的心头。

母亲的一生充满了苦难和艰辛。幼年家贫,作为家中老大和长女的她过早地肩起了生活的重担。在和父亲组成家庭后,又是在从陕西到内蒙的辗转困顿和一穷二白中起家,并辛勤抚育5个子女长大成人。期间的辛苦操劳可想而知。就是到了晚年,母亲仍尽量地帮忙看护每个孙子外孙甚至重外孙,才刚刚享受到生活的美好、幸福和轻松没几年,却又追随着父亲撒手而去,这叫我们做儿女的怎不深深的痛心?

母亲的一生伴随着勤劳与俭朴。苦难生活的磨练,塑造了她老人家勤劳俭朴的品格。记得我们上学时,母亲每天一大早就起来给尚小的孩子洗漱梳头、准备早饭,而每一个夜晚,却在我们甜甜的鼾声中为每一个孩子缝新补烂、纳鞋洗衣。

母亲勤劳了一辈子,到晚年体弱多病,却以惊人的坚强和坚韧,耐心细致地陪伴服侍父亲走完最后的人生岁月;而在父亲离世的两年里,母亲依然坚持生活自理,尽量不麻烦子女们。就在她病重半昏迷醒来的时候,嘴里念叨的仍是忙着给疼爱的孙儿煮饭烧水。母亲也俭朴了一辈子,在她晚年,子女们的生活逐年见好,这个一件那个一套给母亲买来喜欢的衣服,可许多都被母亲打包的整整齐齐,甚至都没来得及好好穿上几次;倒是很多袜子和内衣上都留下她一针一线细密的针脚补丁……

母亲的一生满载着善良和无私。她牵挂关注着每一个儿女甚至孙子外孙的身体生活、衣食住行,为晚辈们的成长成功欢欣喜悦,为子女偶有的差池或逆境寝食难安。因为母亲的厚爱仁慈、耐心包容,在母亲走后的这些日子里,我们兄弟姐妹更加地亲近和谐——只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让她老人家的遗愿树成子女们心中高高飘扬的旗帜——永远相亲相爱、和睦相处。

母亲的一生洋溢着乐观与激情。母亲积极乐观,热爱生活。直至80岁高龄,仍然爱听评书,去赶集看大戏,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的颓废与消沉。一辈子热情好客的母亲与亲戚、儿女们谈论家长里短,感叹社会的美好和谐,共同体验生活的幸福与温馨。

母亲为人厚道,干净整洁。无论住在哪里,总是将自己的屋子和衣服被褥收拾得整整齐齐;无论哪个亲戚邻居对她好一点,哪怕只是陪她聊聊天或剪剪头发,她都要时常念叨着找机会回报人家。就在她病重卧床不起的日子里,只要稍微稳定一些,总会和我们讲起每个子女小时候的趣事而谈笑风生,总要叮嘱我们永远牢记别人的好,仿佛忘记了自己的病痛;而我们,也觉得如此热爱生活、大脑思维清晰的她绝不会就此倒下。可谁知,她却毫无征兆地匆匆离去,带着对美好生活无限的眷恋,带着对儿女们无言的牵挂,留下所有的爱,所有的温暖,安详地、静静地走了。

母亲正直善良、做人做事的原则态度,宠辱不惊、福祸安之的涵养气度,平淡冲和、春风化物的博大胸怀,将长久的影响着我们及我们的孩子。如今,父母虽然都已离我们远去,但在我们的身后,永远有两双慈爱的眼睛注视着我们的一言一行……



父母是我们生命的保护神、人生的第一师,父母给了我们生命和希望。他们付出了那么多,却没有享上儿女的多少福,特别是在他们生命的最后时刻,我都因忙于单位的工作而不在身边!我常想,父母一定是在等着我的,父母也一定是实在无力再等待我了……

父母的博大与厚重如黄土地一样深沉。我知道,父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真正生我们气的人,唯一肯永远耐心地等着我们的人。也就是仗着这份爱,我才敢让他们等了那么久。可是,我真的有那么忙吗?我真的注定要为工作而一次次牺牲该尽孝的时间吗?

现在,每当看到和父母年龄相仿、身体又很硬朗的老人,总想走上前去,问问老人家高寿,瞬间,心底便弥漫上无边的哀痛,羡慕别人家老少同堂共享幸福天伦,伤怀我的父母却远远地离我永去!

每当在商店里看到适合父母穿的衣服,还会情不自禁地张望很久,涌起想买一件的冲动。每当听到有人叫“爸”“妈”,仍然会驻足伫立,回味着我也曾这样叫“爸”“妈”的时光,忍咽下那份已然不能的悲凉。

每当感觉儿子的一点小出息或一份孝心,一刹那间还会想:要是告诉父母,他们一定高兴得不得了。但转瞬即意识到:这份喜悦、满足,已无人可以那么在乎地与我分享,心里的那份凄凉无法形容。

我甚至还不能从心里接受,自己已经永远失去父母双亲了!

从今往后,谁还能把我当做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而时时牵挂呵护呢?谁还能迁就包容我的娇蛮任性和无理取闹呢?谁还能心无杂念地对我倾尽爱的所有,跟我一起念叨那些五味杂陈的如烟往事呢……

经历过这些人生最大的伤痛,我还有什么奢求吗?我等不及和父母来世的缘分,它也不能解脱我想念父母的苦情。我只求父母多给我托些梦,让我在梦里再对二老说一遍:爸、妈,能原谅我对你们永难弥补的歉疚吗?能感知我对你们绵绵无尽的思念吗?能听到女儿灵魂深处的呼唤吗——

那黑山顶上的积雪哟

不会消融在冬天里,

我那远在天堂的父母哟

不会忘记在心窝里……”


选自2017年6月28日《乌审报》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