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01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红军圪崂(李光泽)

点击率:3665
发布时间:2018.03.15

在陕北黄土高原上的一条沟壑入口,有一个小村庄,叫做沟口村。沟口村地处黄河岸边,河对岸是山西的三交镇,村里一个叫做桑坪则的向阳的山圪崂里,曾经有过四座坟,埋着四名红军战士,人们把这四座坟叫做红军坟,把红军坟所在的山圪崂叫做红军圪崂。逢年过节的时候,村里的几个船工会相约到红军圪崂去祭奠这四位烈士,一直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四位烈士的忠骨被移葬在烈士陵园为止。如今,红军坟虽然不见了,但是,红军圪崂这个富有纪念意义的名字却一代一代传了下来,倒是桑坪则这个名字已经很少有人提起了。

1935年12月,中央在陕北瓦窑堡召开会议,决定红军东渡黄河,征战山西,史称东征。当时,盘踞在山西的国民党军阀阎锡山为了阻止红军东进,在黄河沿岸构筑了大量碉堡,派驻重兵把守,封锁了所有渡口,甚至将沿河的坡坡洼洼都削成陡壁,形成了一套“固若金汤”的防御体系。如何渡河,是红军东征的最大难题。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为了摸清阎锡山的底子,毛泽东让彭德怀和林彪安排侦察兵乘着羊皮筏子,夜渡黄河,在山西做了半个月的侦察工作。紧接着,又安排侦察兵身披山羊皮袄,装扮成放羊老汉,在黄河西岸反复观察地形,最后确定红军在两个地方同时渡河,一个是绥德县沟口村,另一个是清涧县河口村。从字面意思上看,沟口和河口,都是出口,由此出去,应该都是出路。这两个渡口,本来相距百里之远,彼此之间没有什么关联,但是因为东征,后来成了人们相提并论的两个兄弟渡口。

沟口村被确定为红军东征渡口以后,上级给沟口村所在的绥德县苏维埃政府布置了几项特殊的工作任务:赶1936年春节之前,给红军每人赶制一套绵军装;为红军筹集两万斤军粮;秘密制造八只可容纳三十人的渡船,训练一批可靠得力的水手。此外,要找一批熟悉三交镇地形的向导,以便将来给渡过黄河的红军带路。

当时,正值寒冬腊月,红军战士们大部分还穿着单衣薄裳,冻得瑟瑟发抖。时任陕北省政府主席的马明芳亲自交给时任绥德县苏维埃政府主席的李万春十七头驮满黄金、白银和大烟的骡子,让他换成棉军装。当时,棉花和棉布在苏区十分紧缺,时间那么紧,任务那么重,着实让李万春犯了愁。他左思右想,最后,终于想出一个高招,他把红白交界地带的一部分可靠商人动员起来,让他们到阎锡山的地盘上去买棉花和棉布。同时,组织大量群众,像蚂蚁搬家一样把布匹和棉花运回苏区,然后通过妇女组织,动员婆姨们用土法染布,浆布,撕棉花,摊棉花,裁的裁,剪的剪,缝的缝,夜以继日地赶制棉衣。那段时间,她们根本无暇顾家,生火做饭都成了男人的事。但是,她们让一个寒冷的冬天变成了暖冬,让一个个红军战士感到了贴心的温暖。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在长征途中饥一顿、饱一顿的红军队伍,在陕北落脚以后,军粮依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那时候,陕北的老百姓也吃不饱肚子,但是,为红军筹粮,大家一百个愿意。你家出三升,我家出一斗,很快就凑齐了七十石、折合两万多斤粮食。之后,运粮的平板车、毛驴子在乡间小路上你来我往,一根绳子不断头。三四十里地内所有村庄的碾磨都转了起来,碾米的碾米,磨面的磨面,家家户户都忙着给红军做干粮。

造船是个技术活,不是谁都能够胜任。时任绥德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局局长的李应起是沟口村人,从小在黄河岸边长大,浮的一手好水,搬的一手好船。组织便让他兼任红军东渡黄河的水手总工会会长,具体负责造船、培训水手和摆渡工作。李应起从沟口、吴家渠等几个村里抽调了一批好木匠和好铁匠,在沟口村通往王家山村的一条偏僻的拐沟里开始秘密造船。造船用的木料,就地取材,农村树多,砍倒就是。八只木船如期造好以后,他又从几个村里抽调了一批水手进行了夜间搬船训练。与此同时,秘密派人到黄河东岸去,找了二三十名年轻的向导。

1936年2月17日,毛泽东签发了《东征宣言》。东征的红军队伍共1.1万人,叫做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彭德怀任司令员,毛泽东任政委。下辖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红一军团为左路军,林彪任军团长,聂荣臻任政委,计划从绥德县沟口渡河;红十五军团为右路军,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委,计划从清涧县河口渡河。《东征宣言》一发表,红军便进入了临战状态。红一军团迅速向黄河岸边集结,分头隐蔽在沟口、峁上、碌碡峁、王家山、王家庄、康家畔等几个村庄。

2月20日,农历正月二十八,是正式渡河的日子。沟口村群众杀了十几头猪,为红军队伍践行。夜幕降临的时候,红军开始向渡口集结,八时整,渡河准时开始。指挥所就设在沟口村的一孔窑里,电台哒哒哒响个不停。渡口离沟口不远,当地人习惯称它为牛蹄钵渡口。牛蹄钵渡口上,八只木船一字排开,一入黄河,便同时出发,迅速驶离。正月里,正是黄河流凌的时候,大河之上,除了冰块撞击木船的声音,就是一片寂静。突然,听到黄河对岸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原来,是李应起掌舵的由二十四名勇士组成的渡河先遣队在快靠岸的时候,被巡逻的敌人发现了。于是,偷渡立马变成强渡,水手猛力划船,先遣队员甩出一排手榴弹,赶跑了巡逻的敌人,率先在山西省中阳县三交镇坪上村登岸,把阎锡山精心布置的防御体系撕开了一道口子。不一会儿,先遣队便占领了敌人的阵地,并发出了信号弹,河岸上出现了几道炫目的红光。见此情景,黄河西岸等待渡船的红军将士和群众一片欢呼,他们把事先准备好的麦秸点着,燃起一堆一堆的篝火,火光把黄河照得通红,把返程的渡船照得通红,黄河在一瞬间变成了一条红河,八只渡船在一瞬间变成了八只红船。之后,红一军团主力部队相继成功渡河,第二天黎明时分,就完全占领了三交镇,并且一路高歌猛进,把阎锡山吹嘘的“固若金汤”的防御体系,撕了个稀巴烂。但是,在渡河过程中,有四名红军战士不幸牺牲,被老百姓埋在了沟口村的桑坪则圪崂。当地老百姓曾编了一首民谣:“正月二十八,红军结疙瘩。沟口过的河,坪上往上爬。”这首描述红军东征的歌谣,至今还在陕北黄河岸边的老百姓中间传唱着。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