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12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春 韵(外一章)冯仓

点击率:3551
发布时间:2018.03.15

乍暖还寒,我们迎来阳光明媚,春意盎然,万紫千红的春天。放眼望去,叠叠山峦,峰谷起伏;清波绿水之间,枯花草、柳树条又将抽芽拔丝;山涧田野,南回凌燕,布谷鸟,雀子鸽于自然相融、如诗如画,一抹新绿,一点鸟语,一片花香,动静有色,色中有声,声香味无不在郁郁葱葱中清馨爽朗。

春回大地,溢满神州,大江南北、欣欣向荣。宋代王安石的“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已把我们在万物轮回中,悄然带入一个既有展望,又具践行的开端,蠢蠢欲动无不含萌萌初心。把酒一夜问春来,万紫千红都是诗,无论登高望远,临江吟唱,空谷幽兰,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点一滴无不激荡墨客之情怀,松风水月又何止只踟蹰着诗人的意境。

春竟这般清绮明丽,又云雾缭绕,细想揣摩,真有禅悦,妙有神奇。

画中有诗,水中涵韵。“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行到中庭数花朵,蜻蜓飞上玉树头”白居易的《忆江南》,刘禹锡的《春词》,这千古佳作,无不让我们春意绵绵,在情景相交相融中置入这散发着幽香的禅境。

大可以忘记往昔,包括冬的寒冷,秋的惆怅,夏季的焦灼,大可以放下包袱,轻松走入这散着馨香的世界,走出焦灼、惆怅与寒冷,走出小屋,走出一个狭小的自我,把心挂在枝头,把眼放在山巅,把胸怀注入一汪碧波荡漾的湖水。

让耳朵静默成瞽者善听,把眼睛定格成聋者善视,寂静地去聆听,会神地去观察,那喜鹊的对白,也会吟诵几许赞美春天的词语,平静的湖面也会掠过矫健的雄鹰,那枝头的心也会在摇摇欲坠中,寻找一种平衡,在惠风和畅里又可悟得几分真如。

春实在太美了,无论李白、贺知章、朱熹还是王安石,诗人们从西周、春秋一直咏唱到现在。诗人们走了一茬又一茬,但关于春的美,春的韵,春的故事,在年轮里却犹如涌泉潮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春实在是太大了,满园关不住,神州放不下,长江头,黄河尾?却又在树枝头,在泗水滨,又在桃花红,杏花白……

把春装进心里吧!把枝头的心,撑的无限大,让春意浓缩成一首诗,一幅画,一个景致,甚至是一段插曲,然后,慢慢体悟它的美,它的妙,它的净洁与充盈。

或许,我们就是滑翔的鸟,绽放的花,枝头的绿,湖中的波,山涧的溪水,空谷的幽兰,畅游在它的神韵里,我们要学会“爱”。

因为有了爱,生命才变的愉悦,世界变得祥和。因为有了爱,艺术才更真切,诗词更有灵性,更具有神韵。

让我们沉静下心灵,在春韵里,慢慢去捕捉,去推敲,去升华。


故乡的井


最萦绕梦乡的是冬季清晨那烟雾缭绕飘散四溢的井,那是故乡的井。

一口井,多少年了,它孩童一样天真地呈现在眼前,仿佛就是自己不老的童年。

井的画面总是最生动和鲜活的。

冬季,井水像一股热泉汩汩而流,顺着村头的小渠蜿蜒又一路欢歌地汇入小河。水渠时而有岔口,通向菜园,菜地,通向秋收冬藏那脸庞漏出的无比喜悦。水是热的,热在人们心里,水又是纯净的,净在人们的劳动中。井水边的那些女人们至今还搓洗着衣服,男人们用扁担来挑水,挑着永不停歇的勤劳精神。

故乡的井,原隶属于晋城七八十年代的红星大队,又落户于西关的五龙河西村,一个比较雅致的名字叫“南市井”。它的记忆永远是丰腴母亲般的,她一边给身边的小河孕育乳汁,一边喂食着我们富庶与祥和的一方生灵,还有带着她远去的,仍旧有着血液故事里的那些人。

故乡的井,是无瑕疵的,是美玉,或者是一幅水彩画,有着仙境袅袅云雾迷蒙的神奇,也有着什么都可以残缺,但唯独她风雅一方,利一方神秀无争而溢美淳朴的心灵。

我忆念故乡的井,无论她走的多么遥远,或者是对于美好的、那些已经消失了的和所有所有村庄一样的心境,她的恬淡、祥和,那种甜到骨子里的清凉与滋味,仍旧魂牵梦萦。

时间在前进,我也在前行,唯有故乡的井静止了,她就定格在那幅画中。我时而漫步踏着她走过,时而回首往事,时而又为它退出历史的舞台,最终消失成画而感到生活中的一丝无奈和伤感。

对于它永不磨面的记忆,是前进路上现在星河学校对面的它,一个圆圆的半边有几间瓦房遮挡,又不太深的井,一个冬季里水会外流散着热气的井。

如今,它又以路的功能存在,每天都承载那么多的人和车。面对井,面对变迁,除了遗憾竟然也会自豪,会说:井就是井,过去,现在它性格好像一点都没变。

有时候,我竟然会忆起水井最难过的日子。好像是一下子故乡的井和周边所有的井都枯竭了,伴着西北片不远处那些煤窟窿的增多,一口口人工水井成了一个个枯井,故乡的菜园也一片萧条黯淡,再也长不出记忆里甜甜的西红柿和高高的黄瓜秧了。

没有井水的滋养,小河也变成腥臭无比,每天流着红的,绿的,蓝的,说不清是什么颜色的工业废水,他们缓缓地流进菜园,流到下游,那段时期,被历史定格在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期。

后来,2003年城中村改造,故乡所有的枯井随城市的容量扩大成路、成楼、成花园。

再到了2007年最后一个南市井也随着两河治理划入了城市规划,最后也消失到了茫茫人海。

走在大路上,穿行于人流间,对于今天的人们,很多已经不知道城市里哪个角落是村庄的井了,但是,唯有我和那些与井有着深厚渊源的人,虽然现在身处高楼大厦,用着方便的自来水,但时时刻刻还能闻到井的芳香,触到井水的甘美,看到画一样井的景色,但我们却再也亲吻不到她的清澈,纯净与自然了。

井、故乡,故乡的井呀……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