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33449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漓江春早(王 童)

点击率:874
发布时间:2018.06.25

    早春时节,来到漓江,就总能想起儿时熟读并能背下一些章节的《画山绣水》。《画山绣水》是著名作家杨朔的名篇,他名曰杨朔,又写了谐音的阳朔风情,或许是山风水韵早己暗通了吧:尤其是从桂林到阳朔160里漓江水路,满眼画山绣水,更是大自然的千古杰作。这样的描述印在脑海里经年累月,已成了一种心理暗示,如此,当我真游弋到漓江山水间时,就总会按图索骥地去求证去拓印去临摹。但无论是船舱广播的介绍和他人的解说,都是称80里或是60里的距离,总让人摸不着边际。想必杨朔当年是依华里所叙,进入字里行间就延续到了今昔漓江的尽头。

    桂林山水属喀斯特地貌,喀斯特即为溶岩地貌的代称。如此,在桂林山水这突峰耸起而又错落有致的山峦下,却又深藏着另一个溶洞世界。阳朔的银子岩与桂林的芦笛岩就潜伏着这样奇幻的天地。如果说漓江山水佳天下,这地下的蕴蓄也是独一无二的。这两个溶洞一个需乘船从水面穿行进去,另一个则似迷宫让人遁入斗转。这洞中笋样的钟乳石从上垂挂下来,在五色彩灯的反照下,变幻着各种神姿:似松、似狮、似麒麟、似蛇盘虬髯、似嫦娥飞天,似菩萨坐莲,如云连青轴。水中的洞天若龙宫若水帘垂幡,深邃神秘惊恐,仿佛《西游记》中的妖魔鬼怪随时都有可能从这石身中破壁而出。轻唤一声,声波便沿着水面在石柱间深深回荡。

    芦笛岩中的溶洞虽无流水四溢,但之大之深之奇则是引人入胜、让浮想连翩不停涌入脑海。这里攀上低探的每一方空间都是一个童话世界,它们的飞檐斗拱、廊柱幔回间都契合得那样天衣无缝,一方石,形成一座桥,一段岩灵化成了盘丝洞。你在这千回百转的洞窟中举目可见形态各异的如植物若动物的奇石。这些石笋凸显着嶙峋的纹理,或横生出斑驳的颗粒仙人掌般的散发着润泽的气息。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洞中还卧有黑壳沉郁的千年真龟,让人摸一下而念长命百岁。在洞的尽头一片开阔的流水边,在灯影的衬映下,出现了暗峰重重叠叠的另一番漓江山水的形态,让人如痴如梦。

    从这溶洞中出来,回首漓江上神游的风姿,地上与地下的景观融合成了一体。漓江奇特的山水,是千年万年铸就的。漓江属珠江水系,发源于兴安县猫儿山,从桂林到阳朔,参差的奇峰倒影不停地涌入眼帘,以至我望着那从溶洞中正好侧翻过来的直立山体,叹这山顶可曾有人沿绝壁上去过。问同行的一位长发飘髯的风水先生,这里的风水可好。他喃喃道:那当然!但紧接着他又言:这的风水虽好,但不聚气,所以产生不了什么大人物。他这一说,我还真猛不丁想不起这确诞生过什么样的才子佳人,但转而又一寻思,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这些桂系的翘楚人物不就是从这里驰骋上了沙场的吗?李崇仁和白崇禧联手组织指挥了台儿庄大战,歼灭万数日军,名垂千古。李宗仁后成为中华民国的代总统,也是一代英杰了,怎会说这山水里不聚人杰地灵呢。1937年,徐悲鸿也是同我们一样,沿这条水路乘小舟从桂林到阳朔,他在《南游杂感》中写道:“世间有一桃源,其甲天下山水,桂林之阳朔乎!李宗仁闻之他相中在碧连峰里有两颗高大玉兰树的庭院,租屋住下,刻“阳朔天民”图章一枚,作为在阳朔绘画之用。便派人购下此屋,加以修建,赠与徐悲鸿聊作绘画栖身之所。想必他画意勃发,在此留下诸多传世之作了吧。

    漓江的水是碧绿的,杨朔形容她绿的像青梅名酒,而我却觉得这绿似四溢的琼浆玉液,一波一泓裹挟着沿江凤尾竹倾斜而来的绿风,侵鬓而过。徐霞客当年踏足于此,记述着漓江自桂林南来,两崖森壁回峰似已有了一些注解。这山起伏的弧线,有形容是骆驼山,有称是飞马岩,总之,你可尽情地按这高高低低的曲线去任意想象,山形与水波交错映行,一切都意象化了。行进中,游船边突然会有江民撑着一叶小舟惊险地靠上来,用铁钩钩住船帮将鱼虾食品送上,午餐时你就可享有这鲜美的河鲜了。临近阳朔时,夹江两岸飘溢过来一阵果木香味,有人说是茶花香,也有人言是芍药花芳,但这香味却是阳朔特产的沙糖菊树散发出来的。

    来到阳朔,我似还未尽兴,便从邻近兴坪古街旁的鲤鱼登壁再次乘船,披夜色,又游历了一番,这刻山的轮廓,影影绰绰地隐现在星空中,已呈水墨。出圆孔桥,就溶入进了饮烟在江边腾起的迷离中。当船重又回到鲤鱼滩时,莲花峰下的阳朔灯火已透出,灯影映着山姿滑入水中,层层泛开,交辉着阳朔的街景。

    杨朔当年从桂林游至阳朔留下了亦觞亦咏的名篇。而翦伯赞却写下了从阳朔船至桂林的七律句:阳朔溪山春已 深;一路看山到桂林。这一来一往的水路洒进了人们多少的诗情画意呢?这是我们的文化遗产,也是人类的、世界的。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