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30942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家乡的东湾(孙洪升)

点击率:1628
发布时间:2018.08.02

 

我的家乡——南夏口村是鲁北一个名不上经传的小村庄。自明初立村就没出现过显赫的官宦之家,更没有家存万贯的富户商贾。悠悠六百余载的春秋岁月,许、孙、鞠、徐四姓的族人鸡犬相闻、和睦相处;邻里互助,其乐融融。因筑基盖房挖土形成的几个水塘,碧波荡漾,犹如一面面清澈明净的镜子,分布在村庄东、南和西边,给小村增添了不少妩媚和灵气。东湾居三个大水塘之首,曾担负着养鱼、种藕和天然澡池的功用。


养鱼塘


东湾因地处村的东边而倍受父老乡亲青睐和推崇。东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五行属木,是兴旺的象征;加上我村土地皆在村东,村民日出而作,日事稼穑。日暮时分大伙牵着牛驴、荷锄担筐走回炊烟袅袅的村庄,东湾便成了乡亲们洗涮、渴饮牲口的首选湾塘。

   明清时期东湾因适宜养鱼而倍受乡亲们称颂。据村里长者回忆,东湾十年有九年养鱼,并且因水肥鱼长得格外肥大。1948年春天,山东内线兵团在许世友将军的指挥下,发动了解放潍(县)坊(子)、周(村)张(店)战役。我军的后方医院就安排在南、北夏口和洛程三个村庄。地处我村东湾北岸的土地庙成了战士们养伤的后方医院。乡亲们家家腾出房屋给伤员居住。月亮皎洁,水中跃起的鲤鱼惊动了湾边乘凉的伤员、战士和乡亲们。嗬!第二天,乡亲们主动用轮网、抬网等网具和用人捕捉等方式,男女老幼齐上阵给伤员们逮了十多篓鲤鱼和鲫鱼,用一颗颗淳朴善良的心安抚了流血受伤的子弟兵,从此军民也结下深厚的鱼水之情。

   生产队时代,东湾一直是村里(当时称大队)的养鱼塘。不苟言笑、认真负责的许永弼老人一直是村里的护鱼员。早中晚饭食头,他手拿撑子(方言:用线串着的小凳子)坐在湾边看护。大人们自觉维护养鱼秩序,从不私下捕鱼,湾里除放养的鲢鱼、鲤鱼、鲫鱼外,还自生许多麦穗鱼。但是,我们这些调皮的“光腚猴“孩子,瞅着护鱼的许永弼老人回家做饭的空隙,用一个瓦盆或者脸盆,里面放进飘着油花的骨头和干粮,用块塑料布蒙在盆上,周围用线绳扎紧,塑料布上抠个小窟窿方便鱼儿出进,然后轻轻放进湾内,过段时间将盆端上岸,将小鱼抓出来。以此方法捉拿麦穗鱼,一上(或下)午也能逮个一碗半碗,然后拿回家让娘做鱼汤,以解“馋虫”之扰。

   每年临近腊月中旬,大队就安排劳力和机械抽水逮鱼。抽水机昼夜连续抽水,一直将水抽干。人们穿上水靴,站在冰上将冰用镐砸开,然后将冰下泥水中的长江鲢、鲤鱼和鲫鱼捉上岸,活蹦乱跳的鱼儿,引来了无数村民和孩子围观。那时,大队里将整篓整筐的鱼分到生产小队,以质论价把鱼卖给社员们过春节用。第二年春天湾内冰块融化完,湾内水里也时常漂浮着年前捉鱼漏剩的硕大死鱼,引来不少孩子用竹竿打捞。



养藕池


多年的肥水沉淀,东湾淤积了很厚的一层淤泥,像黑炭膏般的肥沃。村里养几年鱼后,再种上莲藕。

   春天,伴着和煦的春风,藕芽露出水面,伸展开稚嫩的手臂,向人们招手致意。夏天,荷叶田田,荷花羞涩地开放,粉扑扑,白生生,像苗条的姑娘、俊俏的小伙站立在在湾里各个角落。蜻蜓不时飞过来,掠过去。“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一缕缕荷花的清香随风飘散,沁人心脾。绿的莲蓬,透着青春的气息向人们展示着欣欣向荣的景色。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东湾边上成了乡亲们休憩的理想圣地:北国的夏夜,蛙鸣如潮;清风徐来,清香阵阵。孩子们围坐在大人的跟前,听着大人们讲故事,望着天上的牛郎和织女星,遥望深邃的星空,编织着无数的童年之梦,犹如长长的丝线飘向远方。

   初冬,下水踩藕的老伯、叔叔们,身穿皮衩衣裤,身上冒着热气,不停地在湾里踩藕。一支支白生生、肥硕的莲藕,装进筐篓,抬到湾边。脆生生洁白如玉的莲藕,走进了家家户户的餐桌。或炖,或焖,或炒,或炸。藕片、藕合、藕块上了庄户人过年的菜盘里,透着庄户饭的香气,飞出农家,飞出农村,飞到城市的饭店......

1975年冬天,伴随着花官公社“农业学大寨”运动的开展,大队组织社员(即村民)“挖湾泥,广积肥”,挑灯夜战对村边三个湾塘的污泥进行了挖掘。次年开春后,大伙把挖出的湾泥推到了田地里,并且给湾塘重新换上了甘甜的黄河水,东、西湾又养上了长江鲢和鲤鱼。


天然澡池


东湾一直是村民的天然澡池。春夏,妇女们用盆端着需要洗涮的衣服或者蚊帐来到湾边,浆洗衣服的同时,还不住地用棒槌(俗称:呱嗒子)捶打衣服、蚊帐,那捶打的声音一直传出很远,很远。

夏天,在地里劳作了一天的男劳力,收工走到村边,便把锄头放到湾边,顺便跳进水里洗个痛快。或仰,或卧,或扎猛子,或打澎澎。总之,先洗个惬意再说。孩子们也不甘寂寞,看到大人们洗澡的很多,便脱个赤条条,跳进水里,不住地向大人们攉水挑衅。但是,孩子们往往成为大人的“攻击“目标。大人们沉下水去,挖出污泥扣到孩子们头上。打着、闹着,湾里笑声不断。

本家有个三叔,黝黑的皮肤,水性极好。一猛子能从湾西边扎到东边,并且三五个人在水里休想逮住他,就像一条滑溜溜的鱼,来无踪,去无影,因此得了个绰号“黑鱼”。只要他在湾里洗澡,整个水湾就像“反了湾”,“吸溜哗啦”到处都是逮他“黑鱼”的战场,他也真像一条硕大的“黑鱼”到处攻击对方,然后又活动自如地从众人间隙里逃脱掉了......

往事如烟,一眨眼东湾洗澡的欢腾场面已经过去四十多个春秋。一幕幕恍如昨天。当年的东湾伴随着村庄规划已被填平,划为村民住宅区。但是,东湾将成为遥远的记忆永驻人们心头,载入史册。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