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09316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夜宿滇桂界/吴杰贵

点击率:1822
发布时间:2019.01.25

很多年前,就听说百色有个地方叫罗村口。在右江区阳圩镇,往走西边一点,就是云南。

因为工作的缘故,“认识”罗村口已七年有余,但我却没到过这个地方。地处滇桂省区结合部,扼云贵高原南麓,居剥隘河与谷拉河交汇处,西接云南富宁县剥隘镇。群峰连绵,河溪纵横,云贵高原的余脉延伸,位百色市三大地貌分区之中部右江河谷区的剥隘河谷。

百色历史悠久,但交通发展缓慢。据《百色市志》,清百色通往云南仅一条驿道,即从百色西上经平圩、阳圩至云南剥隘界圩。其余通行渠道则为水运。《清实录》载:“乾隆三十年(公元1766年)十一月初十户部议复:广西巡抚宋郡绥奏视:奉准部议,酌定采办铜船期限,……百色至云南剥隘,限七日。”至民国中期,凭借发达的水运网系,百色已经迅速发展成为桂西重要的商埠和最大的鸦片集散中心,“市场畸形繁荣”,可那时的百色乡村路只宜通行马驮及牛马车。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1956年,广西政府修建了百色至剥隘公路(四级),广西通往云南的时间才大为缩短。但在1965年罗村口大桥竣工前,要想从百色顺畅抵达云南省城昆明,还必须横跨桂滇省区交界的谷拉河,完成这一动作还得靠罗村口车渡。

此外,罗村口一带自古贵为广西通往云南的要冲,历为兵家必争之地。太平军石镇吉部与清军在阳圩村右侧之岩设坡有过激烈的争夺战。1916年,袁世凯令广东军龙觐光率部万余人由百色出发进攻驻云南剥隘镇的护国军,龙军主力与护国军发生的数次激战,必经之路正是罗村口。

这些历史的标签,足以令我对这个神秘的地方充满遐想。

最近一个巧合,我得以被单位派往罗村口收费站闭关学习。我再也不用垂涎这份神秘,一份激动顿时涌上心头。

我们是晚上九点多抵达罗村口的。

百色至罗村口高速公路全程五十多公里,大巴车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一路上绕山穿隧,逶迤起伏。当车子到达收费站驻地时,我几乎怔呆了。环视夜的罗村口,唯独小小站区孤独地发出几束微弱的灯光。微光之外,除了黑,还是黑。放眼夜的收费站,车马盈门,千车待迎。除了大货车,还是大货车。从入口处一直伸到视线模糊的大后方,踮起脚尖也没法一口气数得出究竟有多少要送出省的大货车。货车们列着队,敞着灯,燃着发动机,犹如万马齐啸,在群山环抱之下,如庞大的战队,整装待发。

车停了。我们逐个从亮堂的车厢跳下漆黑的地面,借着微光,认领自己的行李箱。然后按照会务组事先安排好的房号入住。

住所不大,两张双层铁床同侧相靠,对面就是一个对开衣柜,衣柜旁便是一台钉在墙上的液晶电视机,电视机下方是一条形方桌,桌子脚下陈着一张可折叠的小椅,往外靠门处便依次是晾衣区、洗漱区和卫生间。这十平方米的空间,简洁而雅观,紧凑而有致,在居室空间利用上不失为一典范。

简单洗漱后,我便躺在床上,听着午夜的罗村口车声隆隆。我脑子里有份陌生的存在,而这份陌生又伴随着屋外此起彼伏的嘈杂声不断地撞击着我的心跳。我辗转难眠。那一刻,我终于对昼夜不分、披星戴月这些词语的含义有了切身的理解。数十米开外的收费岛,不管是人还是车,丝毫没有因为夜的深而萌生休息的想法。

尽管门窗已经紧闭,但是能遮挡的仅是窗外的灯光,那声声入耳、一波接一波的刹车制动声,是完全没有办法抵挡的。我的心随着车声的躁动而无法平静。我悄悄地探下床,摸到一双拖鞋,小心翼翼地拉开一条门缝,轻轻走出了宿舍区。

桂西边陲的大山让我想起了故乡群山的怀抱。


裹着秋的寒意,重新打量着我眼前的这一切。秋的故乡是“夜深风竹敲秋韵”,而这里则是月高轰隆荡回肠。收费岛依然繁忙。我想起了那英的那首歌“白天不懂夜的黑”。我想说的是,这里压根没有黑夜与白天之分。因为收费岛全天都是亮的,收费员夜里干的活和白天没有任何区别。我渐渐将目光从收费岛移向四周,但是前后左右的群山早已将我的视线团团圈住。

即便如此,声响赶不跑月亮,山高遮不住星空。身在异乡,罗村口的夜还是毫不吝啬地把这份皎洁的月光送给了我。我见到了那凝视我已久的明月,还有那漫天洒落的星星。明月照星星,星星拱明月。在故乡以外的地方,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这番令人魂牵梦绕的景象。人也就在这样的时刻,才能让心回归恬静与纯真。

我仰望星空慢慢移步,沐浴着月光赐予的清辉与静谧。突然,一串密集洪亮的吼叫声把我惊醒。我猛地转头,发现十米开外有三条粗壮的大狗盯着我。在我眼神与他们交集的那一瞬,又是一阵拔长脖子、掀牙露齿的猛烈嘶吼,三犬齐发,震耳欲聋。童年训狗的经验告诉我,此刻绝对不能挪步。我淡定地站着,透着微光用眼神传递我的友善,同时吹起挑逗的口哨,用右手轻柔地招呼它们过来。很快那几条家伙也读懂了我的意思,带着警惕向我走来,在靠近我的时候,绕着我的双腿巡视一圈。在它们慢慢朝我摆起尾巴的那一刻,我知道它们已经认可我这个不速之客了。我顺势用了一招我孩童时期屡试不爽的绝技——每条狗送上一口有分量的唾沫。享用完我送给它们的见面礼,这三条起初还是凶恶无比的斗士早已团团围住我的双腿上嗅下舔。

打那以后,我成了那三条大狗的朋友。晚饭后我常常带它们在院子里散步,有时候还把它们带到宿舍门口。再到后来,几乎都是它们自己跑过来找我。不见我就坐在门口草坪等我回来。

后来我留意到,但凡有陌生人进出收费站驻地大门,那几条大狗都会合力迎上去,让来者接受检验。和我一样,但凡心存善良的人,都能很快被它们接纳。我想,这不正如车辆行经罗村口出省需要查验一样吗,如果守法遵规,那当然可以顺畅获得通过,但是倘若心存侥幸,使假欺瞒,偷逃作腻,蒙混过关,岂能过焉?

——选自《中国当代散文精选300篇》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