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914829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皇帝的膳食(外二篇)/司新国

点击率:4429
发布时间:2019.03.14

皇帝的膳食(外二篇)


文/司新国


有朋友私下问我,你笔下写过平民百姓吃食、地方特色风味,每每叫人食指大动、馋涎欲滴。可不可以写写皇帝的膳食,也让我等长长见识?皇帝贵为天子,穿的是龙袍,坐的是龙椅,住的是“金鸾殿”,行以辇代步,膳食自然也不同寻常。比如说吃什么?怎么吃?猎奇之心人皆有之,写写试试,作为茶余饭后谈资亦为快事。于是乎,查阅资料、探幽索隐,虽是东拉西扯,但也言之有据。熬了两个通宵,就有了这篇皇帝的膳食。

说起皇帝的膳食,最有名的当数商纣王臭名昭著的“肉林酒池”。其实“肉林”是商纣王的专利。而“酒池”往上追溯则是夏桀发明的。夏桀这家伙是个“土豪”,搁现在也是一个出手阔绰的大气之人。弄了个酒池能撑船,风吹过来,酒象水一样泛起片片涟漪。高兴起来就找千把人陪吃陪喝,划拳猜枚。夜夜笙歌,醉生梦死。灭掉夏桀的就是商汤。商汤灭夏,传说起因也是一个“吃”字。有个厨子叫伊尹,是咱河南老乡,后来成为辅佐商汤、治理天下的一代名相。他向商汤献鹄鸟之,因之博得商汤器重,倚为肱股。鹄鸟之羮说白了就是用白天鹅炖的汤,那时候还没有珍稀动物保护法,据说好喝的很。商汤犹嫌不过瘾,问还有什么更好吃的。伊尹就漫天胡侃、一阵忽悠。什么猩猩的嘴唇、獾獾的脚爪,野雁的屁股、大象的尾巴,把个商汤说的食指大动、涶涎欲滴。赶快问:“你会做吗”?伊尹说:“您的疆土太小,找不到这些菜的原料呀”。由此商汤遂起代夏之心。

商汤灭夏传至纣王,已经九世之乱。国势日衰、积重难返。但商纣王仍然“好酒淫乐、嬖于妇人”,较夏桀有过之无不及。酒池华丽转身,全面升级;肉林闪亮登场、极尽骄奢。《史记·殷本纪》记载:“大聚乐戏于沙丘,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说的是纣王驱使三千红男绿女,令她(他)们一丝不挂、互相追逐嬉戏。并击鼓为号,让这些人表演各种动作。一声鼓响,要争先恐后趴在池中饮酒,屁股要朝天撅的高高的;又一声鼓响,要争先恐后跑到肉林吃肉,而且要一脚踩地,一脚蹬在树干上。如此反复奔波,直到精疲力尽。乐得在高台观看的纣王和妲己合不拢嘴。据说有一次玩了七天七夜,竟忘了今夕何夕。直到败困鹿台、自焚而死。“糟丘肉林相枕藉,瑶台倏忽成灰尘”!(明·刘基《前有尊酒行》中句)可见纣王是一个享乐至上的彻底“唯物主义者”,在三千年前就能创造出如此惊世骇俗、艳压群芳的行为艺术,恐怕连现在那些时髦的行为艺术家们也难忘其项背。尤其那些什么什么夜总会老板更应该向他致敬,向他学习。

“惜秦皇汉武”那个汉武帝,尽管“略输文采”,但在吃上却是重口味。《济民要术》记载,汉武帝在海边与东夷作战时,一阵风忽然从地下吹过来一股腥膻香浓复合之味。正所谓“馋猫鼻子尖”,挖开一看是些坛坛罐罐,原来是当地土著居民用乌贼肠子做的鱼肠醤,黏糊糊、白花花的。汉武帝一尝之下大呼好吃,还赐给这东西一个名字叫“鱁鮧”。据说南北朝时的齐明帝萧鸾,亦好此味。且喜用蜜拌之,一餐能吃几升呢。可惜未能流传下来,令当今吃货一族徒生遗憾、腕叹息。

赤壁之战结束,孙权在都城建业大摆庆功宴招待群臣。有一种鱼特别鲜美可人,厨子说是搓头鳊、产于汉水。后来孙权的孙子孙皓迁都武昌,其中一个理由就是武昌有槎头鳊。有民谣云:“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宁还建业死、不止武昌居”。可见当时老百姓对迁都是何等的扺触,何等的不满意。

但那时没有人把人民满意不满意、赞成不赞成、高头不高兴当回事,要怪就怪搓头鳊太好吃。这搓头鳊就是毛主席一九五六年六月写于武汉的《水调歌头·游泳》中“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中的武昌鱼。可见孙皓也是个吃货,放在当下若再让他看到热播的《舌尖上的中国》,怕是京城要迁来迁去不消停哩。

我们看多了瞎编乱造的清宫戏,一说皇帝吃饭总会想起“御膳房”。事实上御膳房这个专门为皇帝做饭的机构是清朝才设立的,明朝前期为皇上做饭的是光禄寺。朱元璋放过猪、讨过饭,当过小和尚、过惯了苦日子,深知一粥一饭来之不易,所以十分注重节俭,反对铺张浪费。“宫室器用,一从朴素,饮食衣服、箱有常供,唯恐过奢、伤财害民”。我曾经在博物馆展橱里见过他的膳食录,日常菜是肉炒黄花菜、炒羊肉,蒸猪蹄、煎鲜鱼、焼羊头蹄、五味蒸鸡、糊辣醋腰子、羊肉水晶角、香米饭、三鲜汤、豆腐汤加泡菜之类。明朝后期,因为光禄寺做的饭让皇帝觉得实在“难吃”,后改为“内庖”,让太监为皇上做饭。《万历野获编》中记载了当时京城谚语“四大不靠谱”:“翰林院文章、武库司刀枪,光禄寺茶汤、太医院药方”。其中“光禄寺茶汤”就是御膳,可见饭菜难吃程度。

皇帝们嗜好不同,所以对美食的要求也不尽相同。嘉靖热衷于修道练丹,平日“茹素”。但真要天天吃素也咽不下去,太监们就偷偷往素菜里惨入猪油猪血之类。而隆庆皇帝爱啖驴肠子,但又很节俭。听说因为吃驴肠子每天要杀一头驴,而且吃不吃都要预备。算下来京城一年就少360头驴,干脆拒绝不吃。比起那些贪口腹之欲而惨无人道吃活猴脑的吃货们,要好千倍。可惜到了明朝中后期,朱元璋“奢侈是丧家之源”,“节俭二字徙治天下者当守之”的告诫已被不孝子孙丢到爪洼国去了。士大夫和富商夸贵斗富,穷奢极欲。迎来送往、一味铺张。“酒席下程,备极丰美,铺张供上、竭尽纷华”,尽管崇祯是个勤政之君,崇尚节俭,但也挡不住内忧外患、回天无力。最后吊死在煤山歪脖子槐树上,听人说死时光着左脚,右脚穿一只红鞋。身边仅有一个太监王承恩相随。

清皇室源于东北满族,饮食上也就沿袭了东北满族的饮食习惯。每天只吃两顿正餐,称为早膳和晚膳。早膳一般在早上六点至八点,晩膳在中午十二点至下午两点。夏秋两季则提前一个小时。两顿正餐之后各加一顿小吃,皇帝临时想吃什么随时安排。按照清宫规制,日常膳食由内务府下面的御茶膳房负责。御茶膳房包括膳房、茶房和清茶房。仅膳房就设总领三人、承应长二人、承应人十五人、庖长三人、庖人二十人;加上御茶房和清茶房一百二十多人。此外还有太监一百五六十人。近三百人如众星捧月,服务于皇帝一人。

用膳地点不固定,或在寝宫东西间,或在办事场所。开膳时间一到,侍卫便通知御膳房将膳食送上。叫做“传膳”,然后太监们手捧红色漆盒鱼贯而入。将各种菜肴、饭点、汤羹等迅速端上餐桌,按规定位置摆放好。无关人员一一退下,只留下待膳太监。这时皇帝在太监簇拥下坐东朝西入座用膳,四名太监垂手立于皇帝身后。一名待膳太监站在一旁负责布菜,并用一种银制半寸宽、三寸长的试毒牌对菜进行检测。据说如果饭菜有毒,银牌就会变色。检测后再亲口把每道菜先尝一口,谓之“尝膳”,验证无误后,皇帝才示意待膳太监将自己喜欢吃的菜点盛至碗中开始享用。膳桌旁边一般还会另设一个几案,皇帝觉得哪道菜特别可口,说声“赏”,这道菜便会被放到几案上,待会儿放入配有热水加温的食盒内,送到被赏赐的官员府中或妃嫔宫里。

以十全老人自诩的乾隆皇帝,从乾隆十九年五月十日早膳记录看,菜是肥鸡锅烧鸭子云片豆腐、燕窝火熏鸭丝、攒丝锅烧鸡、肥鸡火熏炖白菜、三鲜丸子、鹿筋炖肉、鸭子糊猪肉、喀尔沁咸攒肉、上传炒鸡、孙泥额芬白糕、珐琅葵花盘小菜、蜂糕、老菜、酱王瓜、苏油茄子。另有粳米膳、野鸡汤。中午点心是“八珍糕”,这“八珍糕”最是费工费时、但不算奢靡。用人参二钱、茯苓、山药、扁豆、薏米、炒芡实、建莲各二两,肉梗米面和糯米面各四两研为细末,加白糖八两、和匀蒸糕晾凉随茶而食。吃下来远远没有现如今一些人满桌珍馐佳肴,加三两瓶三十年茅台昂贵。乾隆最喜“炉食”,至老不衰。炉食即烤制的食品,大多是用猪油烤制。如猪油到口酥、猪油酥烧饼、猪油酥火烧、猪油澄沙馅酥饺子、奶酥油光头、香油麻花等。可见这位“古稀天子”好牙好胃、养生有道。而且对猪油情有独钟、乐此不疲。

至于慈禧太后饮食之奢侈,在中外历史上弄个冠军当当没半点置疑。原本清代皇帝用膳标准为每顿120道菜,还不包括主食、面点、果品。后来有皇帝觉得太过奢侈、亦太浪费,减为64道。到了慈禧太后的老公奕詝登了龙位,外患内困、民生艰难,又减为32道。奕詝驾崩,慈安太后当政施“妇人之仁”,再减为24道。慈安一死,垂帘听政、大权独揽的慈禧立马摆起了谱。不但恢复了每顿饭百十道菜的老规矩,且有过之无不及。

所用餐具皆为金银嵌翠、青花美玉。因为金质碗、碟、盘最能显示皇家气派,故而慈禧最喜欢“金饭碗儿”。御厨们还要绞尽脑汁,将菜品摆成龙、凤、蝴蝶、花卉等各种吉祥图案,或拼成福、寿、万年、如意等字样。慈禧太后身边不乏名厨大腕,如王玉山,专门做慈禧最爱吃的“四大抓”——抓炒里脊、抓炒鱼片、抓炒腰花、抓炒虾。有人算过,慈禧每顿饭耗二百多两白银、折成小米可供15000多个老百姓饱餐一顿。即便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仓遑逃亡西安的慈禧仍然大摆阔气、极尽奢华辅张之能事。从各地调来山珍海味、燕窝鱼翅。仅西瓜每天要吃300多个,因为她只吃西瓜正中间的一点点瓤子。

皇帝用餐有一整套必须遵循的程序。《周礼》规定,帝王进膳时要有音乐,以乐侑食、彰显威仪。清朝的皇帝们尽管已不时兴“钟鸣鼎食”之类,但由乐工演奏一些轻松快乐的吹打曲子还是有的。而且虽然贵为皇帝,最喜欢吃的菜也不得连吃三口。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家规,叫做“吃菜不许过三匙”,因为皇帝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是天字号秘密,绝对不能让人知道的。站在皇帝身后的四名太监便是专门执行家规的。倘若哪个皇帝吃的高兴,对最喜欢的菜己连吃三口,为首太监就会叫一声“撤”,这个菜就立马被撤下去,本意在于皇上所好只能让人捉摸不透,不能让人掌握规律。宫中把这个规距叫做“传膳不劝膳”。而且每天膳食单都记录在案,每月一册、存档备查。所以今天我们才能看到清宫挡案中的大量御膳单,知道这些皇帝们吃什么、吃多少、怎么吃。

我在下乡当知青时,听见两个老头聊天,内容是皇帝天天吃的啥。一个说:“皇上住的金鸾殿里,东间一锅油,西间一锅油。想吃油条炸油条,想吃麻花炸麻花,得法着哩”!一个说:“要不咋是皇上哩?天天吃烧鸡、啃猪蹄。烧饼夹油果子随便吃,舒坦着类”!想想看,我们的老百姓如此的朴憨厚,如此的朴实!即便给他们的想象再插上一百个翅膀,他们也不会想到先人们顶礼膜拜、奉若神明的皇帝,一顿饭可以吃的这么骄奢,这么淫逸,这么铺张,这么浪费!

汉代自景帝后“淫侈之俗日日以长”。上自皇帝,下至公卿大夫、庶民工商,无不争为奢侈。吃穿住用极尽奢华,单说一个“吃”字,是“食必趋时”。春天吃鹅雏、秋天吃鸡雏,冬天吃羊羔雏鸟,甚至母腹中的小动物都成了餐桌新宠。连以奢侈著称的汉成帝也发出“方今世俗奢僭罔极,靡有知足”感慨。上有好者下有效焉,延至宋代,奢侈消费已成社会经济重要组成部分。以至朝野“禁令屡颁、奢侈依然”。清代雍正皇帝以史为鉴,曾为宫廷浪费剩饭连下两道圣旨。但随着康乾盛世财富积累,奢侈之风愈演愈烈。直到慈禧太后为一己欢娱,不惜动用军费大兴土木、修造园林。最终求荣取辱、人亡政息,大好河山被列强瓜分。

“方其励精政事,开元之际,且致太平,何其盛也!及侈心一动,穷天下之欲不足为其乐,而溺其所爱,忘其所可戒,至于窜身失国而不悔”。这句话出自《新唐书·玄宗本纪》,是作者给唐玄宗李隆基的一段评语。是说玄宗前期励精图治,治国理政,开元之际,社会经济发展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盛世景象。到他放纵之心一动,竭尽天下之所好也不能满足享乐,且又沉溺于宠爱的人,忘了值得警戒的教训,最终酿成安史之乱,乃至失国逃命而不悔改。作者紧接着说:“专其始终之异,共性习之相远也至于如此,可不慎哉!可不慎哉”!用今天话就是“考究他从开始到最后的变化差异,其禀性因为习染而相距之远竟达到了如此地步。能不谨慎吗?能不谨慎吗”?其实这段话用于历朝历代大多数皇帝亦是恰如其分。“皇帝的吃食”本意非张扬皇帝之奢华,亦在彰显“可不慎哉”的道理。

——选自《西部散文选刊》微信公众平台


稀饭小记


阳城人的一日三餐称早饭为“喝稀饭”,也有叫“喝糊涂”。早上起来,出门碰上人互相打招呼,一句“上俺家喝稀饭吧”,就拉近了距离,透出了亲情。寻常的生活里,饮食习惯年复一年地在传统中延续。

稀饭种类,五花八门,无不闪烁着阳城平民于饮食的智慧。好面稀饭、杂面稀饭、大米稀饭、小米稀饭、红薯稀饭、南瓜稀饭、绿豆稀饭、豇豆稀饭、红薯干稀饭不一而足。其中红薯干稀饭尤为费工费时,先把晒干的薯片用“对窰子”(方言:一种整块石头制成圆桶型,中间凹下、用来舂米的工具)用力一下下捣碎,然后放入锅中煮熟再加面糊。有那懒人怕下力,成片放入也可,只是少了粘稠可口。

好面稀饭就是小麦面做的稀饭,五六十年代小麦产量极低,亩产二百斤左右即算高产。交了公粮,余下口粮有限,穷人家和会过日子的人家,农闲时节早上只喝稀饭不吃馍,农忙时节人要掏劲干活时候才会吃馍喝稀饭。麦面金贵,故称之为“好面”以区别于其它杂面。

一日三餐里,也就稀饭没有技术含量。半碗水、一把面,筷子搅匀,不能有面疙瘩;滚水下锅勺子一搅,待再锅滚(沸腾),稀饭即成。视面多面少、可稠可稀。稀饭里不放其它东西,叫做“寡稀饭”、取寡淡之意,打个鸡蛋搅碎放进去,黄白相间、色味俱全,叫做“鸡蛋穗子稀饭”。一般有客来或家里有人上火、牙疼喉咙疼才能喝这种稀饭,说是能清火消炎。若把红薯、老南瓜切块煮熟,然后放入面糊烧开是为红薯稀饭、南瓜稀饭。如将大米、小米、绿豆、豇豆、红薯干煮熟再下面糊则为大小米、绿豆、豇豆、红薯干稀饭。以上种种,若不加面糊,则皆叫“茶”而不叫稀饭,如米茶、绿豆茶等。

小时候嘴刁,不饿到十分,不愿喝杂面稀饭。杂面稀饭其实就是红薯面稀饭,稀时能照人影,稠时成糊状,搁置到晚上变成一坨“凉粉”。一碗杂面稀饭,再加一块蒸红薯或窝窝头,吃多了胃酸腹胀,打个饱嗝也会冒出一股酸味。娘为哄我们这些小孩子喝下去,会沿碗边吹吹,递给我们说“来,拉个火车!比比看谁拉的响”!“咦,这一口是跑上海”!“哟,这一口是上武汉”!“呀,这一口气喝完就到北京天安门了”!于是我们就会争着抢着,很高兴的大口大口喝下去。喝的时候“呼噜”的很响,此起彼伏、拖着长音。喝完稀饭,娘会用围嘴子(方言:小孩子吃饭围在胸前的布)给我们擦擦嘴,一边擦,一边慢声细语的说:“喝稀饭好,多喝点润肺经哩”!那个时候,娘总是变着法子哄我们吃饭,诸如把红薯面馍做成锅巴子;说是“牛舌头”,带着“锅焦”,咬一口、蘸一口蒜汁,现在想起来还流口水,已然成为我们那一代人的味觉记忆。

稀饭和蒸红薯、包皮馍、白萝卜丝是早晩两顿绝配。蒸红薯有“稀溜”(方言“绵软”)和“干面”(方言“干的掉渣噎人”)之分,蒸一锅能吃两天。包皮馍早已淡出了人们视野,四十岁以下的人几乎不知道这“包皮馍”是什么样子。其实包皮馍很简单,先用好面揉好拽成一个个小面团,擀成包包子一样的圆圆面皮摊开,再把红薯面揉成的面团象放包子馅一样填到中间,包严实擀成饼状在鏊子上翻上几翻炕熟即是。外观看上去象好面饼子,其实好面只是薄薄一层。就这也是来客或者稍微富裕人家才吃得起。吃时再夹几筷子用碎盐凉拌的白萝卜丝,要多美有多美。关健是白萝卜顺气消食、和中除痰,能减轻胃酸和腹胀问题。现在想想,南瓜性温味甘、补中益气;绿豆清热解毒、止渴消暑;至于红薯更是补虚乏、益气力,健脾胃、强肾阴,剌激肠道蠕动、治疗便秘的妙物。那时人的饮食搭配也很科学呢!

大前年我和几个朋友去苏州,头天晚上住在观前街一个旅舍。放下行李简单洗漱之后,我们去附近太监弄吃小吃。这太监弄有200多米长,位于“苏州第一商圈”的观前街旁边,是苏州最有名气的美食街。十几家著名菜馆酒楼,鳞次栉比;松鹤楼、得月楼,一家挨着一家。那天晚上,我们一众人等真个是吃了个肚子圆,半夜醒了还打饱嗝。其它的记不住了,只记着了一个“三拼生煎”、“姚记豆浆”,俱为苏帮名吃。

三拼生煎说白了就是三种馅儿做的水煎包子。现做的生煎很烫,底面煎的酥酥脆脆。软软的外皮裹着肥瘦相间的猪肉馅儿、粒粒饱满的虾仁馅儿、清清新新的芥菜馅儿。造型萌哒哒的,看一眼就超级想吃、再蘸点醋更加美味。最奇葩的是姚记咸豆浆,宽口浅底的蓝边大碗里,一勺酱油一勺醋、一撮榨菜一撮葱;讲究的再搁点虾皮。豆浆滾烫,师傅功夫老到。舀上一大勺,乳白色的热豆浆飞流直下,倾入碗里、瞬间起花,竟小有“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之致。又要一蝶焦脆油条,切寸许、即泡即食。吃完擦擦嘴,觉得好吃归好吃,只是豆浆有点咸、生煎有点腻。总是没有在老家晚上弄一碗稀饭喝喝,既养胃、又润肺。同行王兄问老板有没有“糊涂”,老板被问的“糊糊涂涂”、一头雾水。我说:“糊涂就是稀饭,稀饭就是粥,是不加东西的稀粥”。老板这下才不“糊涂”,但也是似懂非懂。向右一指道:“转过这个弯就有卖粥小摊,潘玉麟糖粥、皮蛋瘦肉粥、生滚鱼片粥、精品毋米粥、状元及第粥……应有尽有”。

我们几个相视而笑,知道稀饭是喝不成了。也就断了念想,看夜色己晚、遂打道而归。


小年夜的幸福期盼


在儿时的记忆里,腊月二十三在豫东俗称小年下,是大年的前奏,也是灶王爷上天的日子。

送灶的爆竹一响,家家户户就开始忙碌起来了,除了吃奶的孩子和坐月子的媳妇,村里几乎没有闲人。大人劈柴,小孩帮忙拢成堆,大人写春联时,小孩在一边磨磨墨拉拉纸。村里一天到晚饮烟袅袅,香味四起。蒸馍的、磨豆腐的、下粉条的、煮猪头猪下水的,炸油条麻花麻叶的。于是,愈来愈浓年味儿就从各家各户的窗棂里,从左邻右舍蒸馍煮肉炸油条的幽香里,从零零星星炸响的鞭炮声里飘了出来。飘呀飘,飘过一年又一年,直到现在仍然弥漫在记忆里。也许是年龄越大越恋旧,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想起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想起小时候兄弟姐妹一起过小年的日子,忽然之间双眼就盈满了泪水。

早在古代,人们就把祭灶列为五祀之一。《礼记·月令》记载:“祀灶之礼,设主于灶径”,唐代诗人罗隐《送灶诗》亦有“一盏清茶一缕烟,灶君皇帝上青天”名句。可见两千多年前就有祭灶之礼,且代代相沿成习。不论你是在外做官、还是云游经商;不管你是在天涯海角、还是异乡他乡,只要进入腊月,思乡的愁绪就会无边无际地漶漫开来,想回家念头就会如开了春的野草般疯长。没有一种感情比亲情更浓烈,没有一种温暖比得上过年回家,必须在祭灶前一日回家团聚过年,吃灶糖,祭灶神。

南北风俗不同,祭灶的日子也不一样。有在腊月二十三,有在腊月二十四。宋代诗人范成大老家祭灶就是腊月二十四,他的《祭灶词》对祭灶有详尽描述:“古传腊月二十四,灶君朝天欲言事”,是说这天灶王爷要上天汇报工作了。“云车风马小留连,家有杯盘丰典祀。猪头烂熟双鱼鲜,豆沙甘松米饵圆”则说的是给灶王爷准备了一大堆好吃的。“男儿酌献女儿避,酹酒烧钱灶君喜”说的是祭祀时女人要迴避,灶王爷酒足饭饱且收了钱很欢喜。至于“婢子斗争君莫闻,猫犬触秽君莫嗔”,明着说就是人间那些是非长短,你灶王爷既然得了好处,知道权当不知道,也别生啥气。“送君醉饱登天门,勺长勺短勿复云。乞取利市归来分”,最后归结一点,是说到了天上,见了玉帝,一定要请他遍洒甘霖、降福于人。最好弄点钱回来利益均沾、大家分分。诗写的细致真实、饶有情趣。

人们对祭灶的重视,跃然于纸。富裕人家灶火(厨房)的北面或东面都设有灶王神龛,以敬灶神。没有神龛的人家,就直接把赶集上店买回来的灶王爷,恭恭敬敬贴在灶台墙上。两边对联写的是“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横披是“一家之主”。祭灶这天,会点上香烛、摆上供品诸如柿饼子、祭灶糖之类。听爷爷说,灶王爷吃了甜食,给玉帝汇报时嘴巴就会变的很甜。临行时还要给灶王爷喝点小酒,让灶王爷喝的晕晕乎乎。老几辈信的都是“天灵灵、地灵灵,离地三尺有神灵”,把幸福和平安乃至于健康都寄托在了各路神仙身上。祭灶拜神虽然是大人的事,但是最高兴的莫过我们这些小孩子,因为有祭灶糖吃。

祭灶糖在阳城又叫麻糖,是用麦芽糖加入芝麻,置于铁锅上熬制而成。最早的灶糖据说源自东北,又叫“关东糖”。制做时加有小米,是专门祭神用的。清人所写《燕京岁时记》中记载,当时祭灶,供品中就有关东糖。色泽乳白,风味独特。后来才渐渐走下祭坛并传播开来。妈妈说请灶王爷吃麻糖,是要把灶王爷嘴糊上,好让他“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灶王爷吃不吃跟我们没半毛钱关系,我们关心的是天快些黑下来,炮快些响起来,一家人快些坐下来,祭灶糖快些吃起来。现在的祭灶糖又叫麻糖,味道甜美,酥香焦脆。豫东南一带以商水舒庄、大武所制最有特色、最具风味,当然也最好吃。早已成了阳城人过年不可或缺的佳品。某种意义上说,祭灶不吃祭灶糖,就没了小年味。那时候的祭灶糖似乎和现在不太一样,是四方形的。特别黏、特别甜、也特别有嚼头。

小年夜,妈妈一边用刀背把灶糖砸碎分给我们,一边说:“别抢别抢、人人有份”。小时候糖是稀罕物,轻易吃不到哩。糖到手里,“咯嘣”就是一口。妈会说:“急恁很弄啥哩?招呼(小心)着粘牙哩”!糖到嘴里需用力才能咬碎,那种甘甜顺着口腔直甜到五脏六肺,感觉整个人就是糖做的。有一年小弟的糖舍不得吃完,剩下鼻疙瘩大的一块用纸包住藏了起来,竟被家里的小狗衔了去。糖粘着了小狗的牙、小狗张不开嘴,急的呜呜呜呜在地下乱拱。小弟撵着狗打,眼看着己进狗肚子无望夺回。又哭又闹谁也哄不住,直到妈妈又给他一块才老实。

至于范成大诗中所说那些美味佳肴,诸如“猪头烂熟双鱼鲜、豆沙甘松米饵圆”则是春节才会有的。尽管物质紧缺、生活拮据,祭灶晚上的饭比不上年夜饭丰盛,但对于北方人来说,饺子是少不了的。

祭灶晚上,姨妈把萝卜切成薄片放入烧开的滚水中煮熟,生白菜切丝用盐稍腌,二者都用布兜住,使劲把水挤出、然后剁碎掺入猪羊肉中。姨妈手巧,包的饺子玲珑精致、皮薄馅饱,而且都是元宝形的。等点过三遍冷水,饺子煮好捞入碗里,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看上一眼肚里就咕噜咕噜叫着流口水。配上几瓣大蒜,或者再将香菜蒜苗切碎放醋弄盆酸汤,那才真叫一个得法,真叫一个舒坦呢。奶奶一声“小将们开吃了”,我们连蹦带跳,一拥而上。一个个像饿狼一样,眨眼间一锅饺子就没了踪影。急得奶奶连声喊,慢点吃多着哩,小心烫嘴。’

几十年过去了,祭灶名存实亡,只留下一个节气。消灾避祸,祈求幸福寄托予神灵的事亦不复存。也许若干年后,我们的孩子,我们孩子的孩子再也不会把过小年当回事,他们不缺吃不缺穿,生活的每一天都胜似我们以往的过年,更少了一些得到的喜悦和企盼。但在小年这天,甚至每一年的每一天,人们对幸福生活的期盼和追求却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我常常想,如果有一天,没有了灶糖、没有了饺子,没有了爆竹,没有了家人的团聚,小年还有什么滋味?


——选自《三联节气》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