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914762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麦索儿饭/王明菊(土族)

点击率:3785
发布时间:2019.12.19

麦索儿饭


文/王明菊(土族)



提起麦索儿,出生在青海的老老少少都知道,它是用七八成熟的青稞粒做成的,是我们青海农区一种特有的民间小吃。由于门源地区气候比较独特,适宜种植青稞和油菜,所以,人们将青稞做成了一道别具特色的时令小吃,给高原特色的饮食文化增添了一抹亮色。

在我年少的时光里,麦索可以说是一种极为奢侈的食品。八岁那年一个秋日,父母亲干完手头上的活儿,带着我去了自留地。我清楚的记得,父亲站在地头,温和地望着我说:“今晚,我们改善改善生活,美美地吃一顿麦索儿饭!”他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含泪的目光立马移向了别处,很长时间才转过身来,和母亲一起站在青稞地边折起了青稞,我当时并不理解父亲的心境,只是带着好奇的心理,也同父母折起了青稞。一开始,锯齿状的麦芒将手刺的烧痛,我总感无从下手,父亲看到我一伸一缩的手,笑呵呵地走到我跟前,耐心的教了起来,他用那双如同乡间的泥路般粗糙而又宽大的手握住我的手,慢慢地顺着青稞的茎秆滑向离穗头有七八厘米处的枝节处,轻轻一扭,就将青稞轻松的折了下来。

母亲的动作麻利娴熟,一双手忽上忽下不停的忙碌着,看得我眼都花了。午时,太阳如同火红的烤炉,烤的我们无处藏身。父亲原本黝黑的脸,变得紫里透黑,汗渍斑斑的背心粘在了背上,他时不时用手撩起背心扇着脊背。母亲佝偻着瘦小的身躯,虽然用头巾将脖子围住了,可发间的汗水依然顺势流入了她的脖根,鼻头上挂满一粒粒亮晶晶的汗水,顺着她的鼻尖一颗一颗慢慢向下滚落,她轻轻地晃动着手中的一把青稞,用扇出的细风取凉。我一会儿钻进地里,蹲在青稞下面,一会儿又坐在地边使劲摇手扇着凉风。

在酷暑时节,干这种活的滋味确实不好受,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学会的“庄稼”活儿。大概两个小时左右,我们摘了四十多把青稞,父母把青稞装进两个大大的麻袋里,背回了家。父母亲用手拍打除掉麦芒,又用镰刀割掉过长的秸秆,整理好青稞穗,然后整齐地摆放在大锅里,倒入适量水,用布或麻袋把锅盖和锅沿的缝隙围得严严实实的,开始煮青稞。

母亲是这项工作的主要负责人,她静静地坐在烟火燎熏的灶台前,不住地往灶膛里添加柴火,直至大锅里热气蒸腾。蒸汽和汗水掺杂在一起,从母亲的脸颊流了下来,她不住的擦拭着脸和脖子,由于天热,再加上火与蒸汽的热量,那密集的汗珠时不时爬满母亲的鼻翼和额头。四十分钟后,停止烧火,青稞闷在锅里,母亲准备簸箕,开始第三道工序。母亲用双手急速的从锅里拿出煮熟的热气腾腾的青稞,顾不上烫,一边“噗,噗”地吹,一边用双手在簸箕的背面轻轻揉搓,不大会儿,一粒粒青绿色的青稞粒儿就从她的手指尖慢慢流淌到铺好的塑料袋上面。我们兄妺双膝跪在母亲的身旁,双手捧起一些青稞粒,也“噗噗”地吹掉麦芒,一粒一粒,放进口中细嚼慢咽,清香甘甜的味道立马盈满唇齿之间。

母亲揉搓完青稞后,用簸箕把其中的麦芒簸出,等她把大部分麦芒清理干净后,全家出动,开始拣青稞里掺杂着的极少部分难以簸出的麦芒,这项工序非常重要,需要我们一丝不苟、尽心尽力地去完成,这也是考验我们耐心的一项工序,因为吃的时候,如果有麦芒存在,不小心吃到肚子里或卡在咽喉处,就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最后一道工序留给了不善言辞,宽厚仁慈的父亲,一项靠体力才能完成的工序——用石磨拉麦索儿。父亲坐在炕沿边上,用右手慢慢推动磨盘,用左手往磨眼里慢慢地灌青稞粒,在“吱扭吱扭”的响声中,青绿纤长的麦索儿就从磨盘的缝隙间轻轻滑落下来,簌簌的像雨丝一样抖落在干净的白布上,令人馋涎欲滴。我和哥哥也想试着推那石磨,可是磨盘太重根本推不动,只能站在炕头边,看父亲拉麦索,迫不及待地抓起一把,放进嘴里,父亲望着我们,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母亲将青绿的麦索放在一个大漆盘中,配上绿绿的葱沫和芫荽段,然后倒进锅里,用炼熟的菜籽油翻炒,不一会儿,麦索的香味就会散发出来,我们兄妹迫不及待的盛上一碗,吃进口中,那香味一下子就在唇齿口舌中颠倒了。

儿时的那顿麦索饭,是我记忆深处吃得最饱,最香的一顿饭,至今忆来,还犹有余香在口,回味良久。三十多年后重温昔日的生活,泪水就会不由自主渗出眼眶。岁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瞬间又是一年,我们兄妹携着八十高龄的老母亲,欢聚于生活在乡村的三姐家里,开始重复当年父母为我们做麦索饭时那繁琐的工序:摘青稞、剪麦芒、煮青稞、捡青稞、拉麦索儿,那一道道工序里,融入的全是厚重的爱。

一向做事认真的三姐继承了父母勤劳智慧的优点,每项工序都难不倒她,五十多岁的她依旧像年轻的时候,干活麻利,脚底带风,在我们的协助下,很快的做完了前面几道工序,唯独拉麦索儿的工序留给了我和我的先生。当长索索的麦索儿从石磨的缝隙中轻轻抖落下来的那一刻,我鼻腔一酸,热泪盈眶,我的思绪,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飞回到了父亲当年拉麦索的情景里。我顺手抓起一撮麦索儿放进嘴里,却怎么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我知道,那是因为父亲不在了的缘故。

记忆中的麦索饭,就是一粒浸透了爱的种子,让我思乡的心无端的膨胀起来;在流水般的日子里,麦索饭那浓郁的香味中散发出的全是我们剪不断的思乡情和抹不掉的乡愁,纵使走过千山万水,尝遍美食佳肴,最难忘的还是家乡的味道!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