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91485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金沙江石缘之江边/周 佳

点击率:3408
发布时间:2019.12.19

金沙江石缘之江边


文/周 佳



去金沙江捡石头是酝酿了好久才成行的,因之前经常听资深石友们说,“能拥有几块亲自去金沙江捡的美石,才真正算得上入门级的石友。”为了能成为所谓的藏家,也为了有几块能拿得出手的奇石,我才有了这次远行。

“有险江必有美石”,金沙江发源于青海境内唐古拉山脉的格拉丹冬雪山北麓,是西藏和四川的界河。

据说金沙江还有黑水、绳水、淹水、泸水、丽水、马湖江、神川等名称。沿河盛产沙金,“黄金生于丽水,白银出自朱提。”宋代因为河中出现大量淘金人而改称金沙江。明代著名地理学家徐霞客经过实地考察后提出“推江源者,必当以金沙为首”之说,从而确认了金沙江作为长江上源的根据。

正是这一条神奇的金沙江孕育出了古老悠久的高原文明,也盛产各种奇石。据了解金沙江石按品种和流域产地主要有金沙芙蓉石,分布于今滇东北巧家县等境内,金沙画面石多分布于西藏地区,而中华金沙彩是近年在四川与云南交界的金沙江流域发现的新观赏石种。因其非常奇特、色彩丰富、纹理变幻无穷而得名。

有熟悉地质结构的专家介绍,金沙彩的母岩体最初成于约10亿年前中元代会理天宝山地层中,这里系双会(会理、会东)古老的地质褶皱基地。这种岩石构成成分复杂、硬度大。含铁岩石呈现桔黄浅红色;含绿泥石岩石呈墨绿色;质地纯的石英显白色;这些就是今天“金江彩”在我们面前呈现出来的五彩缤纷、形状各异、纹理丰富的品相。

石友们说这种古老的岩石是极为罕见,能够经地壳运动脱落而滚入江河中,任由亿万年的水冲砂磨,形成水冲石的就更少,而其中颇具观赏价值的金江彩,就尤为稀有而珍贵。金江彩石大到几十吨重,小的也有几公斤。

此行的目的自然是奔着金沙彩石去的,当天我们冒着小寒节气较冷的天气,从昆明赶到了永仁县城。经当地的好友介绍,由于国家修大型水电站,大坝将水位抬升,沙滩都被淹没,库区内的村庄也都搬迁移民了,金沙江永仁流域已经不好捡石头了。看来计划没赶上变化,后来多年没有见的彝族好友阿钟说明天亲自带我们去临县元谋界内的金沙江看看。钟兄弟酒量好,为人厚道,不愧是经年老友,让我甚为感激。

第二天,天公作美,没有太多乌云,气温回升,太阳也正和云层较着劲,恨不得马上要从厚厚的云堆里钻出来似的。从永仁经京昆高速约四十分钟即到达中华东方古人类发源地元谋县城。

阿钟的皮卡车一直在前面带路。我们路过元谋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黄瓜营镇,再经过一些蜿蜒曲折的山路,远处群峰粗犷、延绵不断,山路两边的山坡上光秃秃的,像被犁耙子耙过一样,有些寸草不生的光景,唯独几堆灌木丛稀稀拉拉的点缀在山上,路越走越荒凉,人烟稀少,看来真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等车越过一个大山梁,不远处看到了一座乡村,村旁伫立着几棵大榕树,树上还有喜鹊窝,低矮的房子四周垒着一排石头墙,村口有小孩们在嬉闹,有老人蹲在石板上咋水烟桶,几头小耳朵黑山羊在村头的小山岗上盘踞着,几处古老斑驳的围墙上还留存有当年红军留下的红色标语。

经过小村落真的就到金沙江北岸了。等我们停好车,大家一起奔跑到江边,只见江水波涛滚滚,气势如虹,两岸山峦起伏,巨石嶙峋,奇险无比。不远处是一个大的渡口,有一艘大驳船和一艘机帆船停靠在码头边等候着机动车和人们驶上垛位再摆渡到对岸去接车,渡人。

阿钟介绍说,江对面是四川省会理县境界,也就是“一江隔两省”。在1936年红二方面军长征北上时,选择了元谋县江边村的渡口徉渡金沙江,成功地调动了敌军主力以掩护红军主力在其他地段过江。后来中央红军顺利地北渡金沙江,摆脱了敌军的围追堵截,四渡赤水,取得了战略转移的胜利。毛泽东在《长征》中写道“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可见红军长征时遇到的许多艰难险阻,但是“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当年红军不畏艰险勇往直前的革命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去学习,去传承。

此时,我们已迫不及待地开始在北岸的大河滩上捡石头了。松哥和他媳妇一起跑到了滩头上,我和智慧哥紧随其后,可望眼沙滩四周全是污泥覆盖,江边河里的石头身上也是一层厚厚的黑泥,我们每挑选到一块石头都得放到河水里洗洗干净才得以见到庐山真面目,这样一时半会也没有发现几块中意的石头,心里不免有些淡淡的失落。

午后,我们继续沿北岸寻找,等遇到一位放牛的大爹,一打听才知道捡石头要去江对面也就是南岸才有好石头。

这时我们才恍然大悟,赶紧登上江边渡口的机帆客渡大铁船,买了两元一张的船票,赶往对岸。驳船上是人和摩托混装,坐船的老百姓们有说有笑的,好像都习以为常了,我也是感觉挺好玩的,朝老船长示意,看着他那刻满沧桑的面庞上也露出了笑容,他双手稳操方向盘,沉着冷静地盯着前方的水面,一位老把式,似乎摸准了金沙江的脾气,已把它完全收服在手中了。

不一会我们就到了达河对岸,下船没走几步就踏上了一大片黑黝黝的沙滩,在蓝天白云之下,细腻顺滑的沙粒在太阳照耀之下金光闪闪的,难道真是遇到了古志中记载的“日灿金沙”。我们一路前行,踩着自己的身影和前后的脚印,仿佛在大漠中行走。

果不其然,南岸的金沙江便流露出温柔的姿态,水流舒缓,滩涂的石头裸露,毫不遮掩,江边的河水也清澈见底,呈翡翠色,青青绿绿的,让人看着都养眼,不像北岸那灰头灰脑的场景,完全是一片“江南水色”。好多形形色色的石头自由地躺在沙滩上,让我们可以去尽兴地欣赏,去随意地挑选,一时间我们都有点眼花缭乱,但又爱不释手。滩头上有各种小巧玲珑的彩色石子,还有各种奇形怪状,色彩斑斓的大石头,它们都质地坚硬,皮实圆润,纹路自然,韵味十足,尽显金沙彩石的魅力。

我们时不时就捡到一块好石头,便呼喊其他朋友来欣赏一下,很是兴奋。特别是松哥一身黑色的作训服,他已经卷起裤脚,脱下鞋子,淌进浅水,弯腰摸石,不知疲倦。我也是一身迷彩服,赤脚下河,跟着松哥一前一后的,水面上也多了两个弯腰弓背的流动的背影。嫂子在岸边拾着些小彩石,不时给我们拍照。慧哥已不见人影了,原来他另辟新径,去开辟新的战场了,应了他的个性,不愧是搞情报工作的,捡石头也不走寻常路。我们这些行伍出身的汉子们都很有毅力,干劲十足,真是“石不醉人,人自醉啊!”

在不知不觉中,快到渡船下班的时刻了,我们显然还意犹未尽,阿钟也开皮卡过江来接了,我们赶紧用事先准备好的麻袋将选好的石头装好,因为收尾工作有点匆忙,收获的石头也良莠不齐,只有带回家再去处理了。

此次金沙江之行,因为时间关系,下午三点才决定渡江去对岸去捡,结果才发现好石头都在对岸,就像人生的好戏在后头。金沙江还真是有性格的,它把污泥和浊水都排泄到了北岸,将最美的,最清澈的江水全留在了南岸,等我们侦查完“水情”,已浪费了好一个上午。

南岸水清、石美,又让我们一时目不暇接,加上兴奋,简直静不下心来好好的去寻觅那块心中的美石,往往是捡到芝麻丢了西瓜。等刚找到感觉,时间又由不得我们去磨了,因为轮渡最后一班船是下午五点左右。在慌忙中又丢失了几块好石头,还好我执意抱着那块圆润的弥勒佛石上了车,不然等回到家还会有些小遗憾。但我们也不虚此行,也算是和金沙江第一次约会,彼此多了一些了解,也算摸懂了它的一些脾气性格,为下次和它亲密接触积累经验吧。

遇到美石也是一种缘分,就像交朋友一样,有的会擦肩而过,有的会中途离去,也有的会成为一辈子的挚友。有抱着美人归的欣喜,也有失之交臂的遗憾,其实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块美好的石头,只要我们执着去寻找,总会有一份收获,那种历经千辛万苦的经历才是我们最难忘的回忆。就如松哥所说的“媳妇就是他永远的春天,不管山高路远。”松哥十八岁就从湖南参军来到了云南戍边,嫂子是云南人,他俩的爱情也在美丽的抚仙湖畔生根发芽,几十年如一日,他们的精神就像这金沙石一样平凡而可贵,我握着一块金沙江的小彩石写完了这篇游记,其实人在旅途,只要有心、有德、有道,处处都会有好石缘。

——选自《滇韵文学》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