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58820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中国西部散文网

>

散文选刊

>

落花思 /齐凤艳

>

正文

落花思 /齐凤艳

点击率:2737
发布时间:2020.03.03

白露已经过去好几日了,秋天越走越近,广阔的蓝,将季节铺薄,天高云淡,心事也应淡,可我心中却还积淤着盛夏的闷。我是真的老了,医生说我这个年龄身体各项指标都在走下坡路,和二十几岁三十几岁的时候是比不了的,想再做一次妈妈是很困难的。这些话让我郁结。异地的闺蜜小莹前几天打来电话,询问我身体恢复的如何。身体是恢复过来了,但是我的心镜确无法从消沉中走出。但是小莹的建议却蛮不错,她建议我出去走走。

就去西郊的横山吧,山中还有一个横山寺,去烧一炷香或许心情能够平静一些。那天游人不多,却也合了我素来喜爱清净的性格。山安安稳稳地苍绿着,树木也不声张,默默地看着我行走。我做了几个深呼吸后,觉得初秋里的树依然很精神,若是偶尔见到一两片略黄或微红的叶子,不但没让我生出衰零之感,倒是觉得它们为这泰然安坐的山增加了一分灵动。

行走中一个小池吸引了我。它八九十平米的样子,这个大小非常舒适,一种一览无余的玲珑剔透和亲切。池里八九片荷叶和三朵荷花,以恰到好处的数量,画出一个荷塘,更具韵味的,是数十片或更多半个手指肚大的白色小花瓣,漂浮于荷塘的一隅。相对于荷叶与荷花来说,这小落花是渺小的。但是却为整个荷池添了美丽的哀婉和柔情,令我爱怜不已。而正当此时,两位妙龄少女走过。她们个子颀长,一个穿着水兰长袖收腰短上衣,下配深蓝碎花布裙,另一个驼色连衣短裙外罩长款针织披肩。真羡慕她们啊!那么年轻!活力四射!她们翩翩走远时,路边的槐花洒下几点斑驳,又有几片落在小池中,是要留我在池边细赏她们吧。

我小心翼翼地走近池塘。避开小草,避开还在开放的野花以及草地上零星的花瓣,捡几处能够到池边的石头踩着走到水中的落花边。我蹲下身子,伸手掬起水和水中的花瓣。它们湿漉漉的,它们落到水中,是不是要隐藏它们心中的泪?我此时心中一阵酸楚,思绪万千。

花朵姿态美丽,花瓣鲜嫩柔软,那纤细的蕊将大自然最柔嫩的情怀展现给人们。花的精细、柔弱与丽质,让人们常常将花朵比喻为女人,令人看到花就想到女人。从《诗经》开始,花就成为诗词歌赋吟咏的题材,以花比喻女性的许多名诗佳句脍炙人口。花朵开始时是生机勃勃的花苞,饱含期待;盛开时清香盈袖,仪容万芳,明媚娇妍,谁人不争先赏观;而花落时,一阵风吹来,飘零而下,无声无息,化作红泥碾作尘,引起多少哀婉与悲伤啊!常常,落花的哀婉与悲伤比美丽更能够颤抖人心。

此时池中的落花既让我伤春、又令我悲秋。逝者如斯夫!春早已远去,秋已走来。自己也已经进入了人生后半截路途。轻轻放回手中的秋水与落花,多少时光流逝,青春不返。病休那半个多月,无事时,翻看以前的照片。那时,自己多小啊!有一张照片里,我梳着朝天辫,发带系成蝴蝶结,衣领上玲珑地绣着几朵小花。我的眼睛那么明亮,除了快乐的事情,什么都不想。花开则开,花落则落。

还有一张是小学毕业时我与妹妹和同村的四个女孩一起照的。我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我们爱花,爱美,想像花一样美。我们会将自家庭院里种的金盏菊、马蹄莲、丁香等的花,做成花环戴在头上。那时,我们爱花,却不懂得爱惜花的生命,我们是花好“直须折”。我们最喜欢芨芨草花,因为它能染红指甲。常常是晚饭刚过,几个人将采来的芨芨草花聚在一起,放到大碗里,加一两粒明矾,用捣蒜锤将花捣碎,糊到指甲上,再用准备好的芝麻叶包好,用线缠牢、系紧。然后,就各自回家睡觉。当然是睡不着的,翻来覆去地想第二天早上指甲会不会变红,是不是十个指甲一样红,妹妹的会不会比我的红?直到想得太累了,实在太困了才睡着。一般情况下,第二天我们都会发现,芨芨草花成功地将我们的指甲染红了,我们会高高兴兴地又聚到一起,伸出四五双指甲染红的手,高兴得手舞足蹈。那时,我从来不会想芨芨草花被我们捣碎,它们疼吗?

花被用来比喻女性,女孩十五六岁到二十出头的年龄,被称为花季,包括高中时期。高中那张毕业照,我好久没拿出来看了。每次看,我必然会先找到一个男同学。他是我的初恋,多么青涩啊!我们没有合照,只有这一张集体合影算是我们的合影吧。我们那个年代很保守,没有表白。在校园里,当我看到他迎面走来时,我会看他的眼睛,当我看到他要看见我时,我就将眼睛挪向别处,心里美滋滋的,暖融融的。我们后来考了不同城市的不同的大学。我永远记得收到他的来信时,我走到校园一处安静处,打开信……当然,后来我们分手了,但无论如何,我应该感谢他使我的青春多了一道风景。回想十八九岁时的萌动和小心思,应该是年纪越大越觉得珍贵和美好的吧。

花季时的照片都已经泛黄了,那照片上的面孔却永远年轻着。是的,我年轻过!此时,又有几片花瓣飘落。忽然,我发现它们仍然是美的!“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成半面妆”,宋祁的词句入画入境,落花美不胜收!李清照在一首词里这样描写落花:“风定落花深,帘外拥红堆雪”。它们的美在岁月里,在记忆里。因为它们开放过,美丽过。落花,也是花啊!

此时,两位五六十岁的大姐姐走了过来。她们从头到脚都收拾得利利索索,没有刻意地选择时尚年轻地衣服款式和鲜艳的颜色来掩饰自己的年龄,也没有浓妆艳抹遮盖皱纹和岁月,她们很从容。看到我在池边,她们对我说:“姑娘,看看这里多美,这落花多别致有韵味,帮我们拍几张照片吧!”我拍一张,她们看一张,她们夸风景,也在夸自己。最后,她们说:“我们帮你拍一张吧!你这个年龄真的是好时候啊!我们虽然六十来岁了,但是我们还是喜欢拍照,我们不嫌弃自己老,等过几年拿出来看,发现原来前两年我们这么年轻……”她们感染了我。

在这初秋的小荷塘边,数片白色纤小的落花竟给我带来如此多的思绪,就是刘勰在《文心雕龙》中所说的“人禀七情,应物斯感”吧。今天这两位姐姐,她们对我的感染和启发,也是收获呀!人生的最好状态,就是从容。从容地对待生活和时光的馈赠与掠夺。两位大姐姐曾经拥有过花一样的年龄,虽然老了,她们以从容的心态对待岁月的留痕。并且,花朵落下来的时候,也是从容的吧!

此时,俯仰天地草木,我不是一个人,我被万物拥抱着。纵然我已不再年轻,落花还能够触动我,我还有一颗柔软的心,这不是很值得庆幸的事吗!于是,我继续前行。我的脚步轻快,目光沿高高的树尖舒展,来时的郁结全然不见,我不必去上香,我已释然。我向那两位年轻女孩的方向追去。槐花不时地轻轻飘下,当它们落在路上、草丛,大地就生长出一种纯洁的芬芳。

——选自《西部散文选刊》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