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58705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哦,零食/赵章强

点击率:1798
发布时间:2020.05.10

不知哪位哲人说过:零食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从孩子的口袋中你能触摸整个时代,幸福的感动就是孩子口袋里的零食。当你看到商店里五花八门、多得你叫不上名字的零食时,除了感慨早年零食稀少,恨不得将眼前的零食搬到那个时代。

在食物匮乏的年代,零食如一块磁铁,聚结人类的智慧。我自认为不是一个对口中之物有着过分追求的人。在我的儿童时光中,我像所有的小孩一样,久处饥饿状态的味蕾,发达异常,如火山下的岩浆,喷涌现出,因此与零食结下了不少缘份。 


爆米花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的口袋瘪得只剩下小石子、小玻璃弹珠等小玩意。我最大的愿望是盼着父母去吃酒,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大人在酒席上,舍不得吃而带回来的诸如花蛤、桂花丸、炸虾等冷盘干货。可惜这样的事不常有,也许大家都很穷,有时亲戚结婚时也不兴办酒席,只邀上双方亲朋好友,喝几杯算是婚宴。

但只要家中来客,尤其是小表弟来时,母亲会变戏法似的拿出冬米糖、爆米花之类的零食来招待,大人们才会顺便分给我一些。这类极度刺激我神经的零食,在我的脑海中定格成鲜丽的印象,以致于我留心起母亲举动,终于发现她是从家中一个大得出奇的水缸中变出的。那时,我还不够这个大缸半个高呢。

一天,瞅准一家人都出去的机会,我搬来凳子,吃力地掀起大缸的木盖,探头望去,视线就被紧紧地凝结成一道光柱,落在缸底那个放零食的布袋。要想拿到布袋可有一定的难度,伸手下去还差十万八千里呢,于是也就急中生智,从门后寻来一支称钩,用它小心翼翼地钩起袋子。拿到袋子,坐在冰冰的地上,我抖抖擞擞地解开袋子,就如进入一千零一夜中大盗的财库。一堆爆米花如顽皮的小孩跳出来。我抑制住激动,怕被母亲发现,先抓了一小把爆米花,放进口袋里,然后再用称钩把袋子放回原处。之后,一个人躲在小阁楼上,一粒一粒细细地嚼着,我感觉像一只饿了三天的小鼠,突然找到一块饼干,享受着世间最美的食物。

几天来,母亲也没说爆米花的事,我用这方法屡试不爽,不过终有一天露出破绽,母亲在中饭时自言自语:“这大缸里的东西越来越少,我记得也没有拿呢?”听到这话,我浑身一激灵,心想坏了,前几天只顾偷吃,没注意布袋已瘦成皮包骨了,幸好母亲提起。


葵花子


即使一粒小小的瓜子,也会在你的齿舌间余香几天,直接拉短了跟零食的距离。大缸里的零食不能再偷了,我爱上了嗑瓜子,我喜欢听瓜子裂开的声音, “啪”地一声,在你的嘴里开了花,壳与肉剥开了,生脆清香。巷口有个老头开了一间小杂货店,卖些糖果、饼干、瓜子之类的东西,我们小孩很少买糖果、饼干这些零食。一是一块糖果就要两分钱。二是糖果一放在嘴里,就被舌头卷得无影无踪。解馋的最好办法是用两分钱买葵花瓜子,杂货店老头嫌两分钱太少,不够用称来称,用手抓就成了买卖的标准。每次我把两分钱递到他手上时,他总不屑地说“两分钱的不卖。”我只得用哀求的眼光看着他。“两分钱的是不能卖的。”他很不情愿地说,“好吧!”他将手伸入盛有葵花子的玻璃糖缸,这时,我会尽量踮起脚尖,以便监督他抓瓜子的情景。我的眼光随着他那布满皱纹的手从空中伸入缸内,我幻想着他的手如果有八个手指该多好呀。听大人们说,手大有福气,能控制住钱财,虽然他有福气与我无关,但他的手大些,就会给我抓起更多的葵花子。

但杂货店老头每次抓起的瓜子的份量越来越少,我总见他从糖缸中抓起一大把,正满心欢喜时,他却故意松开指缝,瓜子从指间哗哗地流下去了。我连忙大叫:“掉了。”老头很诧异地问我:“嚷什么,没有掉下来的!”“那不是刚刚掉下来的。”见我如些坚决,他没好气地说:“再给你三粒吧!” 我在心里骂着:“小气,以后再也不到你的店里来买了。”虽然我在心中说了一万遍不到老头的店里买瓜子,但我下次还是到他的店里去,因为只有他的小店才会买两分钱的瓜子。

我接过瓜子,十分谨慎地放入在口袋,靠着墙根,晒着冬日暖暖的太阳,惬意与满足布满全身,时光在一粒瓜子中渐成美好。 


柿子和瓜 


不知为什么,水果是一种最诱人且最令人有无限遐想的东西,颜色鲜艳长相可爱的水果,尤其令人馋诞欲滴。搜索三十年前水果给我留下的印象,唯有柿子和西瓜。那时我们一家七口住在25平方米既旧又漏雨的房子里,没有空地方让祖母铺床,只得将她的床安在谷仓上,她的床似一个空中吊床。在我记忆中,年迈的祖母天天躺在床上,好像很喜欢吃柿子。父母剥好皮后,她用那口无牙的嘴抿着,恍惚中,我周围的空中也弥漫着柿子的香气,软软地触动着我的舌根。有一天,父母差使我到街上买柿子给祖母,我拿着5分钱一个、红红的椭圆形的柿子,努力克制住自己的馋虫,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背转身,轻轻地掀开柿子蒂,舔完柿子上熟透的果肉,一股又涩又甜的味道渗入口中,竟不知是何滋味。

当我站在祖母的床下,伸长脖子把柿子递给祖母时,柿蒂突然掉在地上,我大吃一惊,心想:“坏了,刚才舔得太重了。”

稻熟时节,麻雀很贪吃,需人看管晒在谷场的稻谷,以防稻谷被糟蹋。我总是被父母派去干这类活,一整天我就孤独地坐在树荫下,呆呆地凝视着金黄的稻谷在阳光发出“劈啪”的声响。那时常有小贩挑着担子,大声嚷着:“猪娘瓜有买哟。”由于大人们没有余钱,稻谷成了兑换“猪娘瓜”的临时货币,我曾见看管稻谷的几个小伙伴,瞒着父母,顺手用没晒干的稻谷换瓜。我的父母很舍不得用稻谷换这些“花口货”,我也不敢瞒着父母用稻谷换瓜,那时,我所吃的“猪娘瓜”都是邻居们分给我。

夏夜的晚上很闷热,到小镇街上逛逛是一种不错的消遣方式。那时不像现在水果琳琅满目,种类不多,攫取我的眼球是百果之王——西瓜。摊主用一把像日本武士长短的刀子先切开西瓜,再切成一艘艘帆船形状,每块卖5分钱,那红红的瓜瓤,黑黑的瓜子,在明亮的灯光下熠熠发亮。买得起整个西瓜的人微乎其微,我见过最奢侈的一个胖子,掏钱买了两角钱的西瓜,他大声嚷嚷地要摊主切完,只留拿手的一点瓜皮,我的眼睛被胖子手中西瓜激发出来的光芒,经久凝注。胖子吃得瓜汁飞溅,有几颗溅到了我的脸上,那似有一股甜味,冰凉冰凉的。

晚上,我的思绪被瓜汁撩乱,梦也稀奇古怪,自己竟像孙悟空一样,变成一只苍蝇,钻进街角供销社的门缝里,将商店里的钱都塞进口袋,随后飞出去,用这些钱买了一个又大又圆的西瓜,吃得满嘴都是瓜瓤,比胖子还狠。

变成苍蝇的事好像不能实现,我最大的幻想是成为种西瓜的农民。一次,随父亲到自留地里锄草,我偶然发现一株西瓜藤夹在甘薯藤中热火朝天地生长着,小花们开得正闹,一朵小花下孕育着一个米粒大的小西瓜,我欣喜若狂,仔细扒开藤叶,摘来几朵雄花,就如哥哥给丝瓜授粉那样给西瓜花儿进行人工授粉。接下来几天,只要父亲叫我锄草,我会很爽快地答应,连父亲也很纳闷。一月后,西瓜藤上竟然结出一个小西瓜。我告诉了父亲,他轻轻地将瓜托起,仔细瞧了瞧说:“熟了,就这么大了。”我将瓜蒂掐掉,兴高采烈地抱着瓜回家,切开一看,瓜瓤红红的,母亲切了半个给我,这一次,我终于知道西瓜的全部内容。

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我也有了儿子,成了父亲。有时从街上买来整个西瓜,我与儿子吃了几口,就感觉味道大不如前。每次经过街道,见到一排排摆在篮子里红艳艳的柿子,也找不到儿时的感觉。爆米花、瓜子等炒货,是从小吃得太多,还是吃了爱上火,现在都味同嚼蜡。好几次,我百思不得其解,现在总算得出一种解释:套用一句俗语,我们已与零食产生“审美疲劳“了。而产生这样“审美疲劳”的根源,却是我们的时代,我们的社会,正跳动着蓬勃奋发的脉搏。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