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91489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中国西部散文网

>

散文选刊

>

别 离/李兵吉

>

正文

别 离/李兵吉

点击率:1443
发布时间:2020.07.01

风儿轻轻地吹过时光,时间悄悄地将岁月流淌。都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毕业的时候大概便是这般写照吧。

到如今也是经历过一次又一次毕业了,却少有为毕业写点什么的想法,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少有如别人一般对毕业、对别离的多愁善感。这一次却是想了许久,但又无从下笔,不知从何说起……

如果毕业从幼儿园大班最后一学期算的话,只读过一学期幼儿园的我应该不在这一列的,还没将地儿“混熟”就已被带到父亲上班的地方。所以对于幼儿园在记忆里是没有什么印象的,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一种遗憾。

“失去自由”是从小学一年级的第一天开始的。

家里距学校比较远,所以从那时起便开始了早起早出、晚归晚睡、作业一年多过一年,书包一岁重过一岁的路程。小学六年级领毕业通知书的时候应该是最开心的毕业时刻了。或许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儿吧,年少的小伙伴们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毕业,左邻右舍的都在一块儿,从来不曾感受过离别的风,也不曾感慨毕业与别离之间的关系。

在各种作业习题的浸泡中,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不知不觉中经历了这样那样的毕业,每当这样的时刻,身边同学朋友们总是难舍难分,依依不舍。我也慢慢地收拾着东西,静静地与一个个友人依依惜别,几乎都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帮着拿东西、搬行李、送车站,在原地看着车辆带着他们渐渐远去……回到学校一个人最后一次将校园揽入怀中。

到每一间上过课的教室停留停留,大多时候总被一把锁挡在教室之外。有的可以通过窗户看到桌椅、黑板,有时还能透过这些桌椅、黑板最后再回想一次我们在哪个位置,哪一堂课上我们都有哪些囧事,哪一位老师给我们上了什么课程。

有的也就只能看见一堵墙和一扇紧闭的门。我知道以后我再也回不来了,再也不能凭着出入证进出校园,再也不能拿着课本进入教室了,再也见不到曾经一同坐在教室里听课的友人伙伴了。这一别应该也许就是永别,或许这个地方永不再踏入,这些人也将不再相见。到食堂、操场、宿舍最后溜达一圈,这一路上看见其他年级的弟弟妹妹,听见他们互相诉说着学习的苦恼和烦闷,于是便悄悄地告诉他们说不定有一天你们会舍不得这些苦恼。是的,他们茫然的眼神里当然看不出有一个即将别离学校的人正走过他们的身旁。

趁着时间尚早,抓紧时间将每一位友人喜欢的饭店、喜欢的小吃、喜欢的水果、喜欢的奶茶店、喜欢的口味都吃一遍。一边吃一边想着她不要葱、她是某某地儿的、她总是一边吃着肉一边嚷嚷着要减肥……再到校园周边的公园、街道、商场走走,心底莫名的不舍,便瞬间如潮水般涌动……

将校园的夜景装在手机里,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晚了。

宿舍里是打包收拾好的行李,它们似乎在提醒我:你该走了。

伴随着不知名的情绪入睡,又在不知名的情绪中醒来。天还蒙蒙亮,匆匆扒拉几口面包、牛奶,拖着行李开启了一个人的别离。

突然发现有一道暖暖的阳光从树枝里跌落下来,旁边的教学楼也在朝阳的弥漫中变得明亮,花花草草上晶莹剔透的露珠熠熠生辉。这是一个美丽的清晨,尽管汽车的鸣笛和车轮声响奏响了别离的笙箫,尽管整个校园都在不觉中退去、消失。

心间,只留一句深深的怀恋:再见,我的母校!珍重,我的朋友!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