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865202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春逝三章/梦 婷

点击率:2607
发布时间:2020.07.01

落花满地春已老,片片碎裂是谁心


晨光透过窗帘,把暗夜的梦驱散。希望是个好天气,给我足够的理由到户外走走。也希望晴好的阳光能驱逐心头挥不去的隐痛。总是被许多与己无关的事情影响到心情,比如听了一曲忧伤的音乐、看到一篇伤感的文字,比如晴空飘来乌云、涌起风沙……

一直期待着春暖花开,以为春天是萌生的季节。每到春来,总喜欢到旷野或山头,放眼望去,柔嫩的绿让人心底顿生暖意,满山的迎春花灿然开放,春风也温柔得醉心。闭上眼,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活着,为了这循环往复的春天,为了这阳光遍洒的人间。

很久以来,拒绝写坦露心情的文字,只想爱着自己的爱、苦着自己的苦,做一支深山里的幽兰,默然开放、寂静幽香、悄然凋零。不求谁青睐,不求谁钟情。不被谁询问和关注。懂我者自然会懂,知我者自然不问。

闲暇时候,捧一杯枸杞菊花茶,到阳台看楼前哪棵树萌了新芽,哪棵树打了花苞。所有的疲惫总会被眼前的景致淡化,知道自己其实是那么容易满足的一个女人。一点新绿、一丝微风、一缕花香、一片阳光,就顿然忘却了烦恼和忧伤。也愿意就这样简单着,纯净安然地度过似水的流年。

楼前种了一排梨树,正对着我窗的是一棵杏树。先是杏树红了满树的花苞,豆粒似的。不几天,就绽成满树繁花,热闹非凡。随着开放的程度,花色一天天淡去,后来竟变成了一树苍白,直至落英满地。目睹了杏花从含苞到初绽,从怒放到零落的过程,虽然有一丝淡淡的怅然,但也明白万物皆是如此,便释然了。每每从楼前走过,也可安然面对一地落花,毫无挂碍。我的期待里,还有一场盛放,在悄然孕育。

果然,几天后的清晨,在婉转的鸟鸣声中醒来,撩开窗帘,一树莹白映入眼帘,梨花开了。急急穿衣下床,先到阳台。一排梨树约好了似的,在初升旭日的照耀下,绽开了满树花朵。微微的晨风中,如婉约的仙子,似纯洁的天使。心境瞬间就因这满眼的洁白变得无比澄澈。

对于一个迷恋春天的人来说,花期总是太短。一场春雨过后,梨花凋落了大半,紧接着便刮起大风,春天少有的大风。梨花终经不起这样的风雨,一场梨花雨,飘散在风中。虽然知道即使没有这场风雨,梨花一样会凋零殆尽。但心头还是止不住疼了一疼。关了门窗,将风隔在窗外,也试着想把这场凋零隔在窗外。

知道这个春天已老去了,经历了一场繁华,看过了一场凋零。为春来欢喜,为春去伤悲。知道轮回的四季注定会有花开花落,就像人生的路途注定会有悲有喜。那片片凋落的花瓣,就像某人凋零的心,为着一场华美的怒放,宁愿将自己低落到尘埃……


初夏,守一朵花开


那人走后,便再也无法安睡。常常是这样,经不得一点惊扰。不管还做着怎样安然的梦,一旦被惊醒,便再难入眠。无论怎样努力,戛然惊断的梦是无法再续了。躺在幽暗中,知道天已见亮。习惯了独处,习惯了静默,任凭寂寞的时光盛开着清冷。独自拥抱着渐凉的被,侧头轻吻着自己淡淡的发香,初夏的早晨,留给我的依旧是一枕悲凉。

索性起身,拉开窗帘,倚窗而望:清晨的薄雾淡淡地笼罩着渐醒的城市。前方绿化带的松柏绿得浓郁苍翠,几株垂柳也褪去了前些日子嫩绿的春装。深深浅浅的绿,清清凉凉的空气,清脆婉转的鸟鸣,在这一刻轻轻驱散了夜的魅影。游离的心仿佛一瞬间回归了,变得平静而恬淡。

岁月如流沙,不觉间已从指缝中流失。一直盼着春天的到来,才欣喜盼来了枝头萌发的嫩芽,等来了陌上盛开的繁花,还来不及细细去品味春的韵味,转眼间已落红飘零、飞絮漫天,季节的脚步已然跨进了初夏。春天都在季节的轮回中老去了,还有什么能抵抗自然的规律呢?

静静伫立在清晨的微凉中,一切似乎都渐淡渐远了。曾经以为扎根在心底、共度悲欢的那个人,在生活的风雨中变得飘摇不定。莫说一生不离弃,能在风雨袭来的当口保持一个不动摇的肩膀也属奢望。即使共享一把伞,风雨中又能遮挡多少蚀骨的冷呢?执伞的人早已不在乎身边人的冷暖了。承诺相牵一生的人,在牵手的风雨途中,被路旁的花花草草迷离了视线、牵扯了脚步,全然不顾伞下的另一个已淋湿了头发,湿透了衣衫,更湿透了一颗柔软的心。

记得一密友多年前曾劝我“不要写东西了,人不能那样细腻敏感,把自己磨砺得粗糙些。”现在想来,年长几岁的她到底成熟,在起起落落、磕磕绊绊的生活中,把自己历练得柔韧坚强。在爱过、恨过、痛过、哭过之后,超脱一般的达观、淡定。可我,归根到底还是凡俗,无法参透世间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不能参透佛法,了悟尘世中的是非因果。一直以为,生命中可以缺失物质、金钱、名利、地位,但绝不可以没有真爱。爱能使一个人灵魂纯净、生命灿烂。爱的美,是将看穿的精细变得朦胧,直到你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生命中有一个人,陪着我慢慢老去。不因生活的繁杂而麻木、不因日子的琐碎而厌倦。

前些天收到一条短信“繁花落尽春已老,千山难阻两地思。”且不去问写这条短信的人对千山之外的那个人有多少了解,只问那悠长的思念能够承载多久的光阴呢?千山之外的那个女子,又怎能载得动那样厚重的思念?红尘渺渺,聚聚散散,谁路过了谁的心岸,谁叩动了谁的心弦?谁空付了一腔痴情,谁枉费了满怀痴念?那些来得太晚的情,怎能搏动现实的巨手、怎能挽回倾世的绝恋?

“有些人,他们的心田只能耕种一次,一次之后,宁愿荒芜。后来的人,只能眼睁睁看它荒芜死去。”一阵风的拂过、一朵花的盛开,都是冥冥之中的注定。一段情的执着、一颗心的坚守,都只为长驻心底的那一个。为他,坚守平淡的岁月,坚守平凡的生活,坚守情感的空白,坚守心田的荒芜。

一直相信,坚守的心终会开出最美的花朵,让那人在红尘深处凝眸、回转。


陌上花开裙裾飞


五月,绿草如茵,燕语呢喃,微风拂面,花香浓郁。

一袭飘飞的裙,窈窕轻盈。如花般在陌上翻飞盛放。裙裾飞扬处,传递着似有若无的花香。暖暖的阳光轻吻白皙的脸庞,长发如丝,纤腰若柳。随风的方向把心底的思念飘向他方。山风梳理着卷曲的发梢,温软地拂过陌上的寂寞。飞起的裙裾生动无比。

五月,曾经灿烂辉煌。

风在耳畔歌唱,陌上黄花点点,正在深情地绽放。轮回的四季,演绎的总是花开花落、雨来雪往。身着长裙的女子,在风中、在陌上,静看红尘依旧,芳华流淌。而所有的感念、所有的忧伤,一如过往。

看一朵花与蝶儿在阳光下重逢,细诉几多心事。执一颗淡定从容的心,洗尽俗尘,透明到虚无,轻盈如一片风中的羽毛。怀揣一个朴素的愿望,期待一场相逢,让温情暖热内心的坚强……

天空有鸟儿悠悠飞过,衔着陌上女子唇间流淌的歌,似水的柔情,浸湿了遥远的清梦。谁的梦中又流连着飘飞的倩影?蓦然惊醒,已告别翩翩的年少。倚窗凝眸,只有一湾清月,形影相吊。还是轻轻的一声叹息,蜿蜒过盘山路,远方那隔窗兀自一人唱起深情的歌,有谁听见?

陌上,花正开放。满径幽香。朦胧了袅袅婷婷的裙。云,正从远方飘来。穿透云层的阳光一缕一缕,灿若那夜盛放的烟花。裙裾飘飘的女子,思绪轻盈地落在远方深深的梦靥。没有人知道,何为等待?何为心碎?陌上,羽叶纷纷,一片一片,分割眼前绿油油的麦浪。那荒芜的承诺,无踪无迹,了无声息。女子心如止水,她的目光却执着而遥远。

悄悄地忘记一些事情,在花香正浓的季节。抑或将一切捏为陌上尘土,洒向风中。

可是,当风吹来,天空却为何变成一张写满他名字的信笺?白裙依旧,纤尘不染。

回首,岁月依稀。唯有那夜漫天开放的烟花交织着如烟的往事。曾经笑靥如花的女子,也是一袭飘飞的裙,在五月盛放。

一声鸟鸣穿透云层,那云层深处埋葬着一片羽毛。可有人知道吗?

陌上花开,落地成殇。裙裾飘飘,伊人遥遥。

那随山风远去的,是无边的思念,是忧伤的青春……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